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幼年赵云
    李牧听完张世平的话,也不由得感叹骑起刘备的好运气来,特么的果然是授天眷顾啊!人家刚想要起兵,上天便派来两员大将,还有人送粮草军械和兵器战马。刘协再想想自己刚刚穿越的时候的样子,心中更加苦闷了!特么的任何人果然是不一样啊!

    我们不一样……

    李牧想到此处,再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在那边打下了一些基业,可是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又被系统坑到了这个孤家寡人的地步。而且还随时都有魂飞魄散的风险,这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啊!特么的自己还得再找豪杰相助啊,刘协想到此处,脸色不禁又冷了几分。

    张世平看着李牧脸色不好,便说道:“李兄怎么脸色不好,可是遇到什么难事?

    李牧想了想,便说道:“如今世道奸邪作乱,民不聊生,我也想要组建义军,除贼安民,一展男儿本色。但是乱世之中,豪杰并起,我想要图谋大事,还需要豪杰之辈的帮助。可是我却找不到豪杰可以相助自己,所以才会心中苦闷。”

    李牧说完之后,本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心思问道:“对了,兄台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不知何以教我,这左近之地,可有豪杰之辈?”

    张世平听到李牧的话,心里一动,对李牧笑道:“哈哈,李兄勿忧,看来是天意使然。若是你前几天问我,我还真不知道哪里有合适的人选。但是现在嘛,我还真知道一个奇人来到了幽州,如今就在蓟县。只是他是听闻公孙瓒的名声前来相投,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请得到了。”

    李牧道:“不知兄台说的是哪位英雄?”

    张世平说道:“仲兄也是豪杰之辈,武艺高强,可知如今天下有哪些武道宗师?”

    李牧只听说过王越的名头,对于其他的人不太知道,便倒了一杯酒请张世平明言。张世平喝下酒之后,便说道:“江湖中要说武道宗师肯定是剑圣王越、枪神童渊、天刀李彦了。”

    说起天下征战,就不得不说武艺超群之辈。

    说起武道就不得不提起这三大宗师,都是以武入道,神鬼莫测之辈。

    剑乃百兵之君,说起剑道首先要说起帝师王越,曾教授桓帝、灵帝剑术,在江湖有剑圣之称,如今任虎贲将军之职。

    王越早年修炼剑道,18岁匹马入贺兰山,单骑独剑踏平贺兰山三十六寨,取羌族首领首级而归,无人敢当其锋;30岁周游各州,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他力大无穷,豪气盖世,乃是当世第一豪侠!!!

    枪乃百兵之王,说起枪术首先要说起枪神童渊,早年得奇遇见到百鸟朝凤之景,自此隐居深山十年,开创百鸟朝凤枪法,出山之时枪法大成,走遍天下无敌手,江湖人称蓬莱枪神散人!座下弟子更是天下闻名一人是北地枪王张绣,另一人是西川枪王张任。

    刀乃百兵之霸,说起刀法首先要说起天刀李彦,李彦与童渊同出一师,便是上代大宗师玉真子,得其刀法真传,挑战江湖刀法名家而无一敌手,江湖人称天刀。座下弟子吕布得其真传,霸道更甚其师,一杆方天画戟打遍并州无敌手,匈奴闻其名而丧胆,现在并州丁原手下任职。

    张世平接着说道:“如今枪神童渊的三徒已经出山,现在就在幽州,不知李兄对他有没有兴趣呢?”

    李牧听说枪神徒弟出山,便猜到了应该是赵云来了,李牧顿时吃了一惊,难道赵云这么早就出山了?难道自己跟赵云确实是有缘分?自己之前是从公孙瓒手里讨要的赵云,看来这一次自己是要直接截下来了啊!李牧想到此处,装作惊讶的说道:“此话当真?枪神童渊的三徒出山了?不知是何方人士?”

    张世平笑道:“他乃常山真定人,名为赵云赵子龙,一身百鸟朝凤枪,尽得其师傅枪神童渊真传,有万夫不当之勇。我从涿郡赶来蓟县时与之相遇。当时我们遇到一伙黄巾兵,约有百余人,正在苦战。赵云从旁杀出,一枪便杀得一人,黄巾不敌,皆倒戈而走。子龙与我们同行来到幽州,路上听他起他敬佩公孙瓒杀胡的英明,要去北平投奔公孙瓒。”

    李牧听到张世平的话之后,顿时确定了自己和赵云的缘分,便接着说道:“哈哈哈,世上竟有如此英豪,就算不能共谋大事,我也要见上一见,就劳烦世平兄引荐了”

    张世平笑道:“不愧是李牧李凌峰,这一听起有豪杰前来,就忍不住想相见了,你我兄弟何须如此客气,赵云今日并未入城,我已与他约定明日巳时在南城门相聚,到时我便带你去和他相见。”

    “哈哈,如此多谢兄台了,今日酒肉我请你,小二上酒,今日不醉不归!!!”

    次日,李牧早早便会和张世平来到城门处等待赵云。

    临近巳时,就听远处哒哒哒的马蹄声传来……

    马上坐着一青年,只见这青年看起来年岁不大,却已经身长八尺,身姿伟岸,那人生得龙眉凤目齿皓朱纯,坐下一匹白马,那马通体上下,一色雪白,没有半根杂色,浑身雪白,马头至尾一丈二,蹄至背八尺多,大蹄腕儿,马头隐隐还有犄角长出,正是西域名骑-夜照玉狮子。

    赵云头戴一顶皂纱转角簇花巾;身穿白袍;腰系一条玲珑嵌宝玉环条;足穿一双金线抹绿皂朝靴;背跨雕弓马鞍上插一壶箭;手持亮银梨花枪,生的端是俊秀!!!

    张世平远远看着赵云打马过来,赶紧向前迎,边走便说道:“仲兄赶紧过来,这就是那赵云赵子龙。”

    赵云看到二人,也把马停住,翻身下马前来相见。

    张世平道:恩公,终于到了,今日入城定要我好好招待一番。这是我兄弟李牧白凌峰,也是难得一见的豪杰。仲兄,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的,解救我和商队与危难之间的,枪神高徒赵云赵子龙了。”

    赵云接道:“张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我习武之人的本分,你别总恩公恩公的叫着,这不是让我折寿么?些许小事何足挂齿!这位就是李牧李凌峰?早听说过李兄的大名了,今日一见果然是当世豪杰!”

    李牧看着赵云的模样,嗯!果然还是那么的帅,但是还没有后来的沧桑感,看来确实是初出茅庐啊。李牧现在和赵云还不认识,只能慢慢打关系,李牧便也凑趣儿的接道:“平日里也总以为自己是一番人物,今日见了子龙才知道自己差远了啊,听世平兄说你一人便杀散百余黄巾,真是名师出高徒,果然有万夫不当之勇。这宝驹也是非凡,果真宝马配英雄啊!”

    “哈哈,李兄客气了,不过说起这马。乃是我下山时,师傅赠与我的,乃是西域名马,夜照玉狮子。”

    张世平说道:“二位别在城门口站着了。我们不如到城中一起饮酒再谈?今天我张世平一定要好好照顾下恩公!”

    三人便往城中走去,入得城中。赵云看了看周围:“说起来还是前些年来过蓟县,现在看起来怎么萧条了好多,奸邪当道,祸国殃民啊,奈何奈何!”

    张世平说道:“可不是么,现在黄巾作乱,乱民四起,九州之内,遍地烽火,连年征战,多地已成焦土。商旅都通行不便,多是人财两失。这次要不是遇到恩公,说不定我和苏双也就栽了。”

    赵云道:“黄巾为祸,荼毒苍生。我一路走来就遇到了好几伙黄巾,不过现在朝廷大军已经和黄巾主力相持大战,黄巾贼寇多聚集在一起,没有散兵作乱,百姓还好过一点。这次统兵的乃是帝国大将皇甫嵩和儒将卢植卢将军,二位将军志勇超群,乃是当世名将,定能早日扫灭叛乱,堪平四海。”

    李牧听到此处,便也试探的问道:“如今幽州有程远志领五万大军袭来,刺史刘焉发榜招募乡勇,不知道子龙来到幽州,有什么打算呢?”

    赵云道:“我此行打算投白马将军公孙瓒,云一直仰慕白马将军护卫边疆,横扫诸胡的功绩。如今学成下山,正是报效朝廷,保家卫国建功立业之时。”

    李牧心想:这赵云看来真是打算投奔公孙瓒了,自己怎么留下他呢?公孙氏兵精粮足,公孙瓒又是北地大将。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刘协了,没有天子的名分,又没粮没病,看来自己想留下赵云不容易啊,但子龙英武过人、当世豪杰,不管如何还是要想办法留下他啊。

    赵云因为思索投奔公孙瓒之事,李牧又在思索,留下赵云之事,一时大家都没说话。

    这时,三人来到一家酒楼门前,正是公孙酒楼。门口一小儿早过来招呼。

    张世平道:“小二,把马牵下去精细草料好好伺候着,一会少不了你的银子,楼上一个雅间备好。”

    小二牵走马匹,有人迎出门来,把三人带入雅间之中。三人找座位坐下,因为时间还早,所以小二说道:“几位爷是待客啊还是现在就点菜呢?”

    张世平道:“现在就开始点菜,我这次要宴请贵客,你且先取一坛好酒,再来一些果品肉食,拿手好菜再来几个,银子少不了你的。”

    不多时,小二便拿上来一坛好酒,几个下酒菜,招呼客官慢用,张世平嘱咐小二,没有吩咐不要来打扰,便让小二出去。

    小二应诺便走出雅间,三人开始喝酒。张世平先表谢意,敬了赵云两杯,三人又一起喝了几杯,言语间也开始熟络起来。李牧见自己胡思乱想有些怠慢了赵云,便也不再乱想,只要自己真心相待,有张世平在旁相帮,想来应该有几分希望留下赵云。

    李牧想了想,看向赵云道:“白马将军确实是当世英豪,杀得鲜卑蛮夷不敢南望,威名赫赫,天下传颂!只是如今北地诸胡还算安定,而九州之内战火不止,子龙难道没有在此次黄巾之乱中建功立业的想法么?”

    赵云道:“正是如今九州不宁,才需有猛士守卫边疆,胡人看似安定,但就像饿狼一般,一旦漏出破绽看出我边疆虚弱,定会打马南下,所以一定要不给诸胡以可乘之机。而云不才,便愿做这保家卫国之人。如若给胡人以可趁之机,不知道多少我汉家百姓要家破人亡啊。不知道李兄有什么可以指点我的呢?”

    张世平看二人有些僵持,便说道:“二位都是当时英杰,各有主意,且慢慢商谈。现在黄巾幽州程志远部起兵犯境,刘太守发榜招募义军保境安民,凌峰兄也是有些担忧乡里百姓。现在北地边军不可轻动,而幽州兵马散布各方,蓟县兵马不多。程志远邓茂也有些名声,程远志为幽州渠帅,二人略同些军略,又有数万大军。若是给程远志破了蓟县,则幽州危矣!幽州不保,则边疆必乱啊”

    赵云听完吃了一惊:“我刚入城还不知道。黄巾在幽州竟也有如此势力?幽州局势也到如此地步了么?”

    李牧见这场戏有门了,便也接着说道:“如今黄巾张角与卢植将军正在冀州大战,张角为预防朝廷调边军南下,特令程远志邓茂二人在幽州编练大军,二人在范阳聚集五万兵马。程远志邓茂二人都善使大刀,有些勇名。早年曾效力边军,也算懂得兵法和练军之道。如今正在范阳日夜操练军士,筹集粮草军械,据说不日就要北上了,如今刘刺史张榜招募乡勇,正是我辈建功立业之时,我想要组建义军,保境安民。”

    赵云听到李牧的话,拱手一拜说道:“兄长果然好志向。乱世出英雄,如今正是我辈建功立业之时。云此去虽然志在投奔公孙将军,效力边疆,但既然黄巾来犯,云岂有坐视之理。兄长若有需要云出力的地方,尽管交待便是。”

    李牧见赵云暂时同意帮助自己了,也是有些高兴。虽然还没同意彻底留下,但是已经有了个好的开始,再加上自己心里也有了一些注意,也就没再多说。三人言语说开,赵云对李牧的志向也有些佩服,又有张世平在旁说和,三人也是酒兴大起,吃了一个多时辰才结束。

    三人酒罢,李牧接着说道:“子龙刚到蓟县,还没地方落脚吧?既然打算留在蓟县,抗击黄巾,住客栈也不是长久之计,不如先去我家如何,正好我们也商量下组建义军之事。”

    赵云想了想,如此到也方便,便道:“也好,如此打搅凌峰兄了。”

    三人出了客栈分开,赵云随李牧往家里走去。

    赵云年幼的时候,便离家随师父童渊进山学艺,如今年方十六岁。学艺归来,回到冀州没想到将自己养大的兄长,却重病在床,见自己归来去,了心中牵挂竟与世长辞。想来兄长去世前的对自己的期望,师父的嘱托,和自己两位师兄的天大的名声,自己可不能落于人后,心里的压力又是打了几分。

    自己此行幽州正是要追随公孙将军,马踏蛮夷、纵横草原,打下自己的名声。建功立业,马上封侯,才不亏亲友的期望。初见李牧时,见他竟有反对自己去边疆建功之意,再加上心中悲痛,话语里便有了几分恼怒之意,后听他之言,也是为了百姓,见自己本事,想自己助力抗击黄巾,心里也有了几分愧疚之意。

    此时细细打量李牧,见李牧目炯双瞳,眉分八字,身躯八尺。威风凛凛。听其名声,平日里乐善好施行侠仗义,在这幽州也是有好大的名头,心里对他也是有了几分好感。

    李牧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跟赵云刷了一波好感度,李牧带着赵云到了家门口,说道:“好了到家了,我带你去见过我父亲,我父亲见到你一定欢喜。”

    赵云随李牧来到中堂,李忠早听下人禀报:李牧带着一俊朗少年回家,也迎了出来。李忠见赵云唇若涂朱,十五六年纪,睛如点漆,面似堆琼,真是一个好后生,心里也有些喜欢,出言道:“牧儿,这位小友是?”

    赵云见到李忠说话,知道是李牧父亲,拜道:“见过伯父,我乃是常山真定人,赵云赵子龙。”

    李牧道:“子龙乃是枪神传人,有万夫不当之勇。此来助我募集义军,除贼安民,这次有子龙相助,我对黄巾之事也多了几分把握,大事可期啊。”

    李忠道:“原来是枪神高徒,刚一进来我看就不像常人,英武过人,端是一个好后生。不知子龙家中还有何人?”

    赵云道:“家中父母早年去世,由哥哥照顾养大,后来随师父进山学艺,现在学成归来,兄长辞世,家中仅有我一人了。”

    李忠道:“子龙不要太过伤心,把这里当自己家就行,不要太过拘束。”

    这时听得李牧说道:“父亲我有一事相商,不置可否?”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