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刘焉问策
    李牧和赵云两人在成军之后,便吃住在军营之中。二人晚上共读兵书,研习军略,白日操练军马,印证所学,每日饱餐之下,军士日渐雄壮,兵马也渐渐有成,队列军阵也慢慢熟练,兵锋日渐强盛!来日厮杀见血之后,便可成为精兵,只要有钱粮,便可以此为骨干,扩充成上万大军。

    当然李牧只是一个过客并没有那么大的志向,不过倒是自己回归的时候,也可以将手中的势力交给他人,换取李氏的富贵,也不枉自己来这一趟,而且万一自己以后还会来这个时空呢?现在留下一些势力总是好的。

    李牧见军势渐成,便开始洒下斥候探马,探查周边形势,和黄巾军动向。平日里没事的时候,李牧比便去往郡县和邹靖校尉商议黄巾之事,以求和邹靖打好关系,在来日的战事当中,让他给自己说一些好话。

    这一日,突然传来消息,黄巾军主力大军已经从范阳开拔。五万大军以程志远为主将,邓茂为副将,一路攻城拔寨,浩浩荡荡的慢慢向往幽州州府蓟县赶来。幽州刺史刘焉决议在蓟县凭借深沟高墙抗击黄巾,进行决战。

    李牧和赵云二人得到了消息之后,知道留给自己等人成长的时间不多了,两人便也开始加紧训练军队,撒布斥候探查敌情。这日李牧两人正在训练士卒的时候,突然后探马来报:蓟县城外来了一彪人马,打“刘”字认军旗,李牧听完士卒的禀报之后,便知道肯定是刘备的军马来了。刘协虽然在原时空坑了刘备一次,但是却还没有朕的见过刘备,李牧便打算前往一探。

    李牧和赵云二人打马来到临近蓟县城外的地方,远远便看见一彪人马在前行。只见那对兵马,人人兵器在手,寒光闪闪、枪矛林立,威风凛凛。行进之中仿若一人,枪兵在前,刀盾手在中,骑兵护在两翼,斥候探马让来不断。虽只有三百余人,却有三千人、三万人的气势,浩浩荡荡,在滚滚烟尘中席卷而来。

    刘备兵马的探马看道李牧二人在远处观看军阵,便迎上前来问二人为何在此。李牧言道:“我乃是蓟县李牧李凌峰。早就听说过刘玄德的威名,听说他招募义勇来抗击黄巾,特来一见,劳烦小兄弟通禀一声。”

    刘备等人,也早看见李忠二人在此观看,听得探马相报,便打马迎上前来。

    “哈哈,早就听说过凌峰贤弟的名声,今日一见果然更胜闻名啊!!”

    李牧便看向说话那人,只见刘备身长七尺五寸,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面如冠玉,唇若涂脂;旁边两人,一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另外一人,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不用猜刘协就知道,肯定就是张飞和关羽了!

    “哈哈,我也早就仰慕玄德兄的名望,之事一时无法相见,没想到今日再次相见,一起共抗黄巾,真是荣幸荣幸啊。”

    刘备也看向李牧赵云二人,只见李牧身长八尺,一身白衣,剑眉星目,端是威风凛凛、旁边一人,虽然年幼,但是已经身长八尺,身姿伟岸,生得龙眉凤目、齿皓朱纯,也是一表人才,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凌峰贤弟,这是我二弟关羽关云长、三弟张飞张翼德,二人都有万夫不当之勇。不知你身旁这小兄弟是?”刘备介绍到身旁二人道、

    “见过几位兄台,这是我义弟赵云赵子龙,乃是枪神童渊的弟子,一身所学得其真传,也有万夫不当之勇!!”

    几位互相见过,刘备道:“如今黄巾作乱,看到刺史的募兵榜文,我便与两位义弟编练乡勇来到州府,相助刺史大人来抗击黄巾,今日凌峰贤弟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哈哈。早已听说玄德兄的义举,我现在和子龙也在整顿兵马招募乡勇,来抗击黄巾,现在黄巾势力很大,有几万大军,现在正往蓟县开来,不日便可到达。俗话说,一人计短,仲此次前来正是和玄德兄商议黄巾之事?’”

    ‘“黄巾军有什么好商议的,不过一些鼠辈而已,若是敢来,我一矛一个都给杀了便是!!”

    “翼德,不得胡言,黄巾军数万人马,岂可小觑!不过我们刚来此地,对情况也不熟悉。现在军马行进之中,也不便多言。我们等人都是乡勇义军兵少将寡,抗击黄巾还是要刺史大人为主,待我扎下营来,到时一起去拜访校尉大人,你看怎么样呢?”

    “如此也好,那我们明日一起去拜见校尉大人如何?”

    刘备和李牧商量好,明日一起去拜见邹靖,便分开了。

    刘备看着李牧二人远去,好像在思索着什么,没有说话。

    “大哥,这李牧现在也举义军,看其人也不是易于之辈。恐怕也对几万黄巾有些谋算,我们现在只有兵马三百,正需要黄巾降兵来扩充势力,恐怕这不是一件好事啊。”关羽在一旁说道。

    关羽说完之后,见刘备不说话便又道:“程邓二人,插标卖首之辈,战阵之上,便可擒杀他们。刺史府现在兵马齐备,黄巾又是反贼,刺史府定不会收降黄巾军,公孙阀远在辽东边关,只要我们给那些黄巾,一条活路将功赎罪,定可整编他们择其精壮、扩充大军,他们这次正是我们扩充兵马的好时机啊。错过这次,jin ru中原,诸阀都在募集义勇、扩充实力,黄巾降兵乃是诸阀的口中之肉,到时候不好谋算啊。”

    “他敢?黄巾兵乃是我们眼中之物,哪个敢抢,我张飞定要和他拼命!!!”

    “现在说这个还早,程远志邓茂也不是易于之辈,黄巾也不可小觑,我们还是慢慢计较。刺史刘焉与我同为汉室之后,还是见过刘刺史在做打算吧!!不过我刘备志在复兴汉室,定要带二位贤弟,拜将封侯,光宗耀祖,敢挡我路者,哼哼!!我们且先找地方扎营,见过刺史,探查敌情后,再细细谋算。”

    李牧二人回到大营,jin ru帅帐之中。

    “大哥,今日观看刘备军势,虽然兵马不多,但是军马雄壮,士气高昂,不可小视啊。刘备、关羽和张飞也是豪杰之辈,好似对我们有些敌意,恐怕来者不善啊。不知大哥有什么打算”

    李牧想了想便回道:“刘备此人我早就听过,此人虽有仁义之名,但乃是枭雄之辈,一遇风云便可化龙扶摇而上。关羽,多年流落江湖,逃过官府追捕,又闯下偌大名头,有万夫不当之勇,熟读春秋战策,乃是智勇双全之士。张飞也是万人敌,骁勇敢战之人,这三人确十不可小觑!”

    “但此次黄巾,关系到你我大事,也关系到我的一件性命之事。如今乱世将起,你我还是要扩充实力,以备将来。他们虽然不可小觑,但只要你我兄弟同心,就是刀山火海我也能过上一过,有何惧他们。蓟县乃是我的根基之地,我李氏在此经营多年,这次黄巾之事我志在必得!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次日一早,李牧交待管亥继续操练士卒,看好营寨,便与赵云带领护卫往蓟县城中赶去。

    蓟县为幽州州府,幽州为边疆重地,护卫中原,联通北胡。蓟县更是重中之重,经过汉室多年经营,刺史也多为皇亲贵族。蓟县已经成为一座重城,城墙高达十余丈,箭楼林立,城墙上兵士往来不断,护城河更是连通河道,水流滚滚滔滔不停,端是一座险要之地。

    此时黄巾大军正在攻来,城门关前有甲士在侧,盘查往来民众以备黄巾细作混入城中。关前摆着枪刀剑弓弩戈矛,城墙上都是擂木炮石,墙上摆着队伍旗号,彩旗招展、杀气腾腾。过了城门还有一座瓮城,端是易守难攻,城中兵精粮足,也不怪刺史实行焦土之策,在蓟县和黄巾决战了。

    李牧两人进去城中直奔校尉府去拜见邹靖邹校尉,到得门口让军士禀报,便进的府中,府中也是护卫甲胄在身,刀枪林立,还有卫士往来巡逻不断,以防黄巾细作探查军情刺杀将领。

    二人进的府中,还没进大堂,便听到大堂中有人说道:“李牧李凌峰乃是本县子弟,与玄德你一样也是一个豪杰,此次也是募集乡勇讨伐黄巾。一会你们可要好好亲近亲近,此次黄巾之祸,也需要你二人一起配合。”

    原来刘玄德三兄弟已经赶到府中拜见邹校尉,二人到的大堂,见邹靖正在和刘备说话,关张二人站在刘备身后,见到二人进来,邹靖与刘备便起身迎接。

    “哈哈,凌峰你可来迟了啊,我与你介绍,这是涿郡刘备刘玄德,乃是汉室之后涿郡豪杰,此次募集乡勇前来相助剿灭黄巾。玄德,这就是我与你说的李牧白子凌了,有什么需要问询的可以找凌峰相商。凌峰,你可是本土子弟,此番可要与玄德好好亲近一番。”邹靖笑道.

    这是听得刘备道,“凌峰兄弟,你可到晚了啊。我与校尉大人可是聊了半天了。校尉您有所不知,昨日我和凌峰兄弟已经见过了,端是一个豪杰。只不过当时我在行军便没有多谈,凌峰兄弟,此次抗击黄巾,你我可要通力合作相助校尉大人了,可不能让校尉大人失望啊,哈哈。”

    “哈哈,应该的。蓟县本来就是我的家乡。有什么需要只管找我便是。我和我义弟可是一早便动身了啊,我们来的可不晚啊,这不正赶上了么?哈哈。此次抗击黄巾,你我二人定要好好合作一番啊,相信在校尉的统帅之下定可击败黄巾,建立功业。”

    “凌峰、玄德啊,你二人晚些再好好亲近。你们今日来的正好,昨日刺史大人正要我今日汇报黄巾敌情,商谈讨伐黄巾之事。此次你二人举义兵相助讨贼,便于我一起过去见过刺史大人吧,商议如何讨贼吧。”

    几人轰然应诺,便于邹靖前往刺史府中。

    刺史府,离校尉府并不远,几人一路上各有心思,也没有多说话,不一会便到达刺史府,邹靖让卫士前去禀报自己带义军首领前来拜见商议黄巾之事。

    不多会,卫士便回来,请几人jin ru府中,带几人走进大堂。

    几人走进大堂,刘焉正坐在大堂之上。

    刘焉为汉鲁恭王之后裔,汉章帝元和中,鲁恭王一支徙封竟陵。刘焉年轻时在州郡任职,因为宗室身份而被授予郎中一职,后因师祝恬去世而离职。在阳城山,讲学教授。有被推举为贤良方正,被司徒府征辟。后来历任雒阳令、冀州刺史、南阳太守、现在刺史幽州,代天子监察北地边关,防备胡人作乱。

    多年为官生涯,代天子检察天下,身上自有一股英雄之气,但见刘焉坐在那里,便如虎踞龙盘,剑眉鹰目,仿佛没有什么看不清的,眼中精光闪闪,脸上又有一丝疲惫,看来黄巾之乱也给他一些压力。

    刘焉看见众人拜见,道:“现在黄巾迫在眉睫,不必纠结于虚礼,邹校尉,你且说一下,现在黄巾贼兵情形如何,还有多久会兵临城下,城中军备如何?”

    邹靖道:“探马禀报,现在黄巾贼兵距城百里,程远志。邓茂统领,约有五万余众。然贼兵多有老弱妇孺,敢战精壮约有三万。贼兵日行三十里,大概三日会到达城下,现在军备充足,军中士气高昂,城中百姓也十分积极。军士也已经安排好防御任务,城中也有甲士巡逻以防骚乱。城外探马斥候往来不断,断不给贼兵袭城的机会。蓟县城高池深,兵精粮足、贼兵缺少攻城器械,训练不足,暂时没有破城的危机”

    “另外禀报刺史大人,刺史大人日前发榜招募乡勇抗击黄巾,民众群起而应,此二人乃是义军首领,这位是本县子弟李牧李凌峰,这位是涿郡刘备刘玄德。这次他们二人统领义军协助剿灭黄巾。”

    刘焉抬头看向二人,先对李牧说道:“你李氏世代在蓟县居中,在乡里也多有名声。此次黄巾来袭,黄巾军荼毒天下,生灵涂炭,若是让黄巾破了蓟县,到时候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此次你组建义军,定要好生努力,助官军击败黄巾。你李氏乃蓟县望族,可要做好表率啊,你父亲前番捐出钱粮,我也看在眼里,等击败黄巾我一定为你向朝廷请功。”

    李牧见到了自己装逼的时候,便笑着道:“大汉养士四百年,敢不以死相报?今黄巾作乱,四百年的大汉江山正处于百年危难之中,越是在这危难之中,就越是英雄辈出之时。刺史大人乃是无双国士志勇超群,现在刺史大人下榜招募义军,我李氏世食汉禄、世受皇恩,不思报国与那禽兽有什么不同呢?某定要鞍前马后,辅助明公,剿灭黄巾!!!”

    “说得好!天下若多几个像凌峰这样的英杰,怎么还会这么乱呢?此次剿灭黄巾,我顶向朝廷为尔请功,凌峰你可要努力报效朝廷啊!!!”

    “诺,谨记刺史教诲,敢不从命?”李牧拜道、

    “你是刘玄德,涿郡人士?”刘焉看向刘备道。

    刘备看刘焉问自己,心里想到。这李牧嘴也太能说了,我一定要拉近关系,不能让太守偏向于他,还是多拉虎皮,大家都是汉室之后,拉拉关系吧。

    刘备道:“我正是刘玄德,家师卢植,早就听说过刺史的威名,乃是治世能臣,师兄公孙瓒,也在刺史治下,多次和我说过刺史大人的功绩,今天能募集乡勇帮助刺史大人,真是三生有幸啊。”

    刘焉笑道:“哦,你师从大儒卢植?子干大人(卢植字子干)品德高尚,匡扶社稷。救世济民,我十分钦佩。竟然提起过我,真是三生有幸!!”

    刘备说道:“不敢隐瞒刺史大人,家师以前在涿郡授学一段时间,见大人治下,国富民安,说起过大人治世之道。只是后来圣上召见,不曾与大人相见。”

    “你乃是国姓,可是汉室之后?”

    刘备见刘焉终于问到点上了,连忙说道:“玄德乃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汉景帝陛下玄孙,世代在涿郡居住,现在黄巾乱国,饿殍遍地、虎狼横行,听闻中原大旱,颗粒无收,百姓易子而食,深感社稷不宁。现在刺史大人想要挽江山于即倒、救苍生于水火。发布天子诏书,树立榜文募集义勇,剿灭黄巾。我刘玄德乃汉室之后,岂可落于人后?定要随大人兴兵讨伐黄巾贼,重整山河、再造乾坤!!!”

    “哈哈,玄德有此雄心壮志,不愧是我汉室子弟,我皇族四百年受黎民供奉,当此危难之际,正是我刘氏皇族中兴汉室,治国平天下之时。此次得两位相助,何愁黄巾之祸?”

    刘焉看向刘备又道:“玄德听的你说,你乃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汉景帝陛下玄孙?如此而来,你乃是我族侄啊!玄德若是愿意就称呼我一声叔父如何?”

    “玄德敢不从命?叔父在上,受侄儿一拜!”说完,刘备向刘焉拜道。

    “哈哈,明公今日收的佳侄,真是一件美事啊。明公叔侄二人平灭黄巾,必成一番佳话啊!!!恭喜恭喜!!!”邹靖笑道。

    “如今黄巾马上就要兵临城下了,贤侄统帅义军前来相助,不知贤侄可有什么应对之法么?”刘焉问道。

    刘备心想,考验自己的时间到了,若是自己应对得当,必能讨得刘焉欢喜,到时杀败黄巾,必能在黄巾降兵之事上讨得便宜占得先机。

    刘备也不愧是枭雄人物,心思百转。

    刘备想了想说道:“黄巾贼兵有五万之众,而今敌众我寡、若要胜之,必须要出奇制胜。黄巾贼兵人数虽众,但少经训练,又有老弱妇孺之辈,乃乌合之众也。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程远志邓茂,二人以前乃是边军,因事流落江湖,一向看不起官军,乃是好胜斗勇之徒。我的两位义弟,都有万夫不当之勇,若是阵前斗将必可一战而擒杀之。到时黄金贼兵没有首领,我军趁机而杀出,必可一战而胜之!”

    “哦?你身后二人便是你义弟?”刘焉看向关羽张飞二人道。

    “这是我二弟关羽关云长,河东解良人、这是我三弟张飞张翼德涿郡人。两位都有万夫不当之勇,必可阵斩程远志邓茂二人!还不拜见刺史大人!”刘备向刘焉介绍二人道。

    关羽和张飞两人见到刘备介绍自己,都上千对向刘焉一拜。然后说道:“我等必为明公擒杀敌首,平灭黄巾!!”

    刘焉看了看关羽和张飞二人,看到他们人人身有异相,威风凛凛,便夸赞道:“哈哈哈,玄德的两位义弟真壮士也,本公就期待着看你们来日如何杀贼了!!!”

    刘焉劝慰完了六倍之后,便又看向李牧,说道:“凌峰世居蓟县,对周围的地势都比较熟悉。不知凌峰对黄巾之事有何见解,可有退敌之策?”

    李牧本来就知道刘备剿灭黄巾的那个版本,就是斗将杀死了程远志和邓茂,使黄巾军一战而亏。但是刘协经过了几番战斗之后,已经知道了大军作战的套路。邓茂也就罢了,程远志坐拥五万大军,怎么可能身为义军主帅,却出去和别人单挑呢?

    李牧感觉其中肯定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或者故人写史的时候,直接春秋笔法一笔带过了。但是无论如何,李牧已经决定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再加上刘备与刘焉现在互相以叔侄相称,关系火热,李牧便起了去城外扎营的心思,到时候不管是抢夺战功还是啥的,都不叫从容。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