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章 :打破蓟县黄巾
    李牧打定主意之后,思考了一会便对留言说道:“明公,在下认为玄德兄所言甚是。程远志、邓茂,都是草莽之徒,若以激将之法阵前斗将而斩之,必乱其军心,一战而胜之。我募集乡勇五百,现在军士都配备马匹,乃是骑兵,不善守城。我想驻扎城外,与蓟县成掎角之势。”

    “若与贼兵斗将而斩之,我可先行攻其背后打乱他们的部署,刺史再发兵正面击贼,一定能让黄金贼兵首位不可兼顾,一战而胜之!若是贼兵察觉,大事不成,也可游离城外,其攻城之事,伺机击其侧翼,使其不能安心攻城,减轻守城的压力。也可击其粮道,让其不能安心攻城!明公觉得如何?”

    “好!好!好啊!得两位相助何愁大事不成?来人吩咐下去准备酒食,我要款待贵客!”刘焉又看众人道:“现在午时将至,你们就留在我府上吃饭吧,吃过午饭,再散去吧!”

    几人在刺史府吃过午饭各自散去,刘备拔营到城中驻军,李牧赵云二人回到军营之中。

    果然不出几日,便看到见蓟县城南烟尘滚滚,有大军开来。俗话说的好,人一过万,无边无沿。只见这支兵马无边无际、数不清的人马席卷而来,当头打着两个大旗,一旗书“程”一旗书“邓”、正是程远志邓茂二人统帅的五万黄巾。

    二人统帅黄巾,摆下阵势,兵分九队旗列五方,程远志邓茂二人,披甲骑马站在阵前,见城门紧闭,城上甲士林立,戒备森严。邓茂打马上前,向城上喊道:“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如今汉室君臣昏庸,阉宦当道,荼毒天下、民不聊生、如今天公将军大起义兵,天下群起而应,百姓无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尔等还不打开城门迎接大军,若有迟疑我等杀进城去,必屠尔等三族,到时悔之晚矣!!!”

    邹靖上前道:“尔等逆贼也敢言说天命?尔等食大汉之粮,受大汉恩惠,不思报效朝廷,竟然盅惑百姓,反叛朝廷。如今王师已出京师,尔等黄巾贼寇不束手就擒,竟然还敢来幽州作乱!程远志邓茂,你二人不过边军一小兵,也敢口出狂言,黄巾难道没有人才吗?”

    “呀呀呀!!!无胆鼠辈,哪个敢出城与我一战?”邓茂大怒道。

    “哪个出城取其首级?我定向刺史为其请功。”

    但见刘备道:“我愿往城外与其一战,定擒杀此贼!”说罢下的城去。

    刘备与关张二人率领本部人马,出的城门,在城墙下列开阵势。

    刘关张三人披甲骑马站在阵前,张飞打马直奔邓茂而去:“反国逆贼,还不早降?”

    但见张飞身着乌金甲头戴乌金盔,坐下乌骓马,丈八蛇矛舞的虎虎生风,一声大喝,吓破敌人胆。邓茂只见一道黑影狂奔而来,来不及抵挡,便被张飞捅下马去!“还有哪个前来送死?”

    程远志见邓茂一合便被斩杀马下,心中大惊,拍马舞刀就想上前,左右道:“官军人少,敌将强悍,将军何不挥军掩杀,为邓将军报仇,以策万全?”

    程志远听到,下令众军向前,直取刘备所部。

    刘备见到(这是刘备的内心是懵逼的,丫的怎么不按剧本走啊,不斗将,怎么直接人多大人少啊!!!靠靠靠!!!--#)黄巾众军掩杀,措不及防,关羽拍马而出:“哥哥速带军入城,我前去救援三弟,为哥哥断后!!”

    刘备带兵直往城门而去,关羽汇合张飞,二人刀起矛落,大杀四方!贼兵见二人过处,无不反身就逃,这时城墙上射下箭来,黄巾军见奈何二人不得,也变守军归去。

    程远志收拢大军,副将邓茂被斩,大军士气低落,远道赶来,体力攻城器械也有些不足,便没有在攻城,大军撤后十里,扎下营寨,砍伐树木打造攻城器械。

    刘备等人,见黄巾军撤退,便往刺史府中而去。刘焉早得兵士汇报,见众人进去大堂,便道:“如今贼兵不上当,不可斩其头领,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刘备便道:“如今斩其副将,敌军气势已泄,而且军械不足必不可攻城。城中兵精粮足,又有李牧帅军在旁袭扰,断无无破城之虞,待得其士气消减,兵马疲惫,到时帅军掩杀,一定可以击败他们。”

    刘焉看了看没有说话,这时邹靖说道:“关将军骁勇,斩其副将,现在没有破城的危险,但久守必失,现在郡兵分散各处,城中兵马不多,公孙阀离蓟县不远,明公可以向其求援,到时其一支兵马袭击敌军后翼,我们出城而战令其首尾不能兼顾,必可战而胜之!”

    刘焉看了看邹靖,说道:“断无千日防贼之理,派出使者向公孙阀求援。”

    刘焉派出使者向公孙阀求援不提,且说李牧和赵云,见黄巾军袭来,便隐与城外山林之中,见张飞阵斩邓茂,而程远志没有上当,也就没有了挥军掩杀的心思,见程军扎下营寨,也便回到军营。

    “大哥,如今贼兵没有上当,大军围城,我们该怎么办呢?”赵云道。刘协今天本来看到这场大戏还真按照剧本来了,邓茂果然嗝屁了。本以为程远志也会跟着上前,刘协都已经准备好大军冲锋抢夺战功了。但是没想到程远志竟然直接全军掩杀了,好在刘协早就感觉事情没有这简单,没有全军押上。

    刘协看到张飞吃瘪了,笑着说道:“哈哈,子龙不要着急!放心,肯定有你打仗的时候,如今刘备计划不周,老天也是让我们建功啊!大哥已有妙计,且等过些时日,黄巾军士气低落,人马疲惫,便是你我建功的时机了!!!”

    黄巾军扎下大营,四面挖深沟,布下鹿角树栅,有五六层之多,最里面一层用铁锁勾连。一副长期围城的阵势。程远志派出军士扫荡四面郡县、多取粮草军械以补自身不足,抓捕工匠壮丁,打造攻城器械,只待攻城器械齐备,便挥大军攻城。

    邹靖见黄巾军如此沉下气来,心中不由一阵苦意,为不使贼兵安心打造器械派出刘关张三人阵前挑战,令李牧帅骑兵四周扰贼,拖慢黄巾军打造军械的进度。

    程远志见官军杀来,则派大军杀散,不给刘备阵前斩将的机会,派出军士保护工匠民勇,一心打造攻城器械,不顾袭扰官军,就要靠大军以众击寡攻破城池!

    邹靖一时也无策,只能希望使者早早请来援军,到时里应外合击败贼兵。

    。。。。。。

    幽州边地北平

    北平太守府内,今日北胡听闻中原乱起,有南下的意思,白马将军公孙瓒召集众将,正在府内和众将商议此次胡人南下之事。正商议间,这时兵士来报:有刺史使者到临。

    公孙瓒让兵士将使者带来,公孙瓒问道:“你自称是刺史使者可有凭证?此来何事?”

    使者答道:“我这里有刺史大人亲笔信一封,如今黄巾作乱为祸天下,黄巾贼兵渠帅程志远统领五万贼兵讨伐幽州,正在攻打州府蓟县,贼兵势大,城内兵马不多,将军骁勇名传天下!刺史大人特派我来向将军请援,希望将军派一部兵马讨伐贼兵,到时刺史大人从城内杀出,里应外合定能一战击破贼兵!到时刺史大人定位将军请功!”

    公孙瓒让兵士接过书信,看过后确实是刘焉字迹,也盖有刺史印章,便与使者道:“使者劳累一路辛苦,你且退下吃些酒食,我与众将商议下出兵之事.,稍后再召见答复与你。”

    使者应诺再次拜道:“希望将军早日出兵,不使幽州生灵涂炭!!”

    公孙瓒让兵士把使者带下去与些酒食,看向众将道:“如今黄巾作乱,蓟县告急,刺史求援,我们可该出兵?诸将都是智勇之人,可有什么可以指教我的吗?”

    话音刚落,一将站起身来,公孙瓒抬头看去,此人身高七尺,相貌俊朗,甲胃在身,有股逼人英气、正是公孙瓒手下大将田楷,随公孙瓒一起征战多年,打的北胡闻风丧胆!智谋出众,可谓是心腹手足,公孙瓒见是爱将起身,便道:“将军何以教我?”

    田楷见公孙瓒看向自己,道:“如今乱世,主公有什么志向呢?”

    公孙瓒道:“如此乱世,正是英雄建功之际。我公孙瓒也有些威名,希望能建立一番功业,与诸位同取荣华富贵!”

    田楷又道:“夏,五百年止于商,商,五百年止于周,周,三百年而骤起春秋战国,是时天下大乱,引来英雄辈出,由此可见,国运盛衰长短俱凭天意!如今汉室已有四百年的江山,如今君臣昏昏、阉宦当道,乱贼四起,民不聊生。如今中原大旱颗粒无收,百姓易子而食,道门张角以天书惑众,乘机而起,可见汉室气数将近矣!”

    田楷又道:“如此乱世,正是英雄辈出之际,主公何等豪杰,北据诸胡,使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急公好义,天下早有名声,如今乱世将起,主公应早做打算。幽州、边疆重镇,城池险要,民风彪悍、有兵源,有战马、可为根基之地!而将军出身公孙氏多有钱粮,可聚得精兵猛士。若中原陆沉、主公在幽州振臂高呼,北地豪杰必群起而应起。到时大军南下冀州取其钱粮,东并青州兖州,西进并州雍州,全取北方精华之地,以北攻南,乘势而下,何愁大业不成?”

    公孙瓒大笑道:“哈哈,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得将军相助,胜过十万大军矣!!!”

    田楷又道:“如此而来、若举大事,必先取幽州,若取幽州,刘焉就是最大的敌人!刘焉若在将军没有名分可以攻取幽州。现在黄巾围城,将军可隔岸观火。若黄巾攻破蓟县斩杀刘焉,到时黄巾必也兵马劳顿,伤亡惨重,将军可趁势而攻击黄巾,一战而破之,攻灭幽州黄巾,到时上表朝廷再使钱财贿赂十常侍为之外援,有十常侍为将军表功、以将军功绩必可为幽州刺史,到时便可坐镇幽州,以观天下而图之!”

    “若是刘焉打败黄巾了呢?到时刘焉必责怪将军见死不救,如果这样又怎么办呢?”有一将问道。

    “等黄巾攻城惨烈之时,将军便可发兵。刘焉若胜,则将军击黄巾,刘焉为求全功必亲帅大军攻之。将军可找寻机会,使刘焉死于乱军之中。到时亦可图谋幽州。”

    “哈哈,如此甚好!带使者前来见我。”

    公孙瓒见使者到来,说道:“现在北胡即将南下而牧马,我职责在身,不可妄动!若胡人击破边关,到时幽州一定生灵涂炭,为祸十倍于黄巾。待我率军击退胡人,必亲帅大军救援蓟县,蓟县城高池深,贼兵一定不会轻易就能破城,你且回报刺史大人,且坚守些时日,待我击退胡人,便前往救援。”

    使者见公孙瓒不想出兵,便急忙赶回蓟县回报刺史早训他策破敌。

    不多几日,黄巾军打造好攻城器械,开始攻城,一阵嘹亮劲急的号角声,黄巾大军一部随之而动,手持盾牌,结成盾阵,阵内士兵背着沙袋石块,开始填护城河。一时城上箭如雨下,拖着长声的箭雨如黑云一般罩向黄巾军阵,虽有盾阵保护但黄巾也不断地兵士中箭倒地。

    程远志已经在城下拖了多日,今日志在必得一定要填平护城河,不顾伤亡,抓捕的壮丁不断派上。护城河虽然水流喘急,但万人之力下也不断被填平。

    见黄巾军开始攻城,李牧与赵云二人兵马太少,也不敢攻击黄巾大阵,只能在侧翼一直袭扰黄巾军,诱杀黄巾骑兵,程远志骑兵不多,也没有办法,好在李牧军少,便以箭阵防住侧翼抓紧攻城。

    几日过去,黄巾虽然填平护城河,可以借云梯蚁附攻城,军士虽然悍勇,肩扛云梯、口衔长刀而上。但城内准备充足,又有刘关张这样的勇将,攻上城头便被杀下来,一时也伤亡惨重,城楼之上更是死尸伏地,血流不止,熊烈战火升起的浓烟,滚滚着弥漫了整座城池,一时幽州军和黄巾僵持不下。

    虽然暂时无破城之虞,但黄巾军不断攻城,刘焉心里也是压力很大。这日刘焉见使者回来,却不见公孙瓒援军,心知大事不妙,问道:“你可到达北平,见过公孙将军?他怎么答复?”

    使者道:“公孙将军言语胡人南下,不敢分兵,只能击退胡人,再图发兵救援,明公早作打算。”

    刘焉想到,以公孙瓒的威名,胡人早就丧胆,还敢南下?必是不想救援我,如今乱世将起,他一定是图谋幽州,想坐观我和黄巾死战,再捡便宜。幽州公孙阀势力太大,中原又是门阀遍地,如今乱世将至,待过了此劫,还是要给自己找一个好点的根基之地啊。

    正是刘焉的这个想法酿成了又一场祸事,打开了乱世的序幕,吹响了浩荡乱世、诸侯并起、群雄逐鹿的号角,葬送了四百年大汉的最后希望!!!

    黄巾军与幽州军在蓟县征战已有月余,双方相持不下杀得那是难解难分。

    城墙上、那风中猎猎招展的‘刘’字纛旗,已然残破褴褛,,似乎顷刻间就会坠落。城墙下更是死尸伏地,血流成河,浓浓的血腥味与汗气味相互夹杂着,充斥在空气中,刺鼻难闻。

    疯狂的杀戮,让人们都杀红了眼!!漫天的的烽火狼烟,让将士们迷住了心。兵士欲加地愤怒,战争越来激烈,杀戮还在持续,这次战争也到了最艰难的时候。

    幽州北平郡。

    北平太守府内,白马将军公孙瓒看到探马传来的蓟县军报,大笑几声,对众将道:“果如田将军所料,现在蓟县之战已有月余,双方相持不下,已经杀得人疲马乏。两虎相争已是两败俱伤。双方都是强弩之末,大势已成,我们取幽州的时机已经到了!我决意出兵讨伐黄巾,平定幽州。众将哪个敢为大军先锋,为大军开路,打通蓟县的道路?”

    众将听完,纷纷上前请战:“愿为主公效死,鞍前马后,在所不辞!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见众将如此积极请战,公孙瓒笑道:“哈哈哈、、、我常常听闻,古时候老秦人骁勇善战、闻战则喜,秦王凭之扫灭六国一统天下!今日众将听说战事,如此积极,老天也要我成就一番功业啊。我得众位将军相助,何愁大业不成!田将军此次就以你为先锋,统领步骑五千为大军开路。严将军(严纲,为公孙瓒大将)你协助续儿(公孙续,公孙瓒之子)驻守北平,提防胡人犯境,保我后路不失,调拨粮草供给大军。续儿遇事你要多听严将军教导。其余众将随我亲帅大军步骑各一万讨伐黄巾,攻取幽州,同取荣华富贵!!!”

    众将大笑纷纷应诺,各按命令行事,准备大军开拔。

    蓟县一时成了幽州各方的焦点,内忧外患之下,仿佛行驶在暗礁密布之地的战船,随时可能被一个大浪掀翻,幽州这艘巨舰也不知会驶向何方!!!

    。。。。。。

    蓟县城外,李牧军营。

    “大哥,现在黄巾攻城甚急,城中虽有准备,刘关张三人虽然骁勇,但兵士也损失惨重,随时有破城之虞。公孙阀隔岸观火,随时可能来分一杯羹!我们虽然带领铁骑袭扰黄巾军侧翼,使其不能专心攻城,但是不能改变根本啊!可是现在近有黄巾之祸,远有公孙阀之患,唯有速胜黄巾才能解决,大哥之前说已有破敌之策,不知是何妙计?”赵云心事重重的对百中说道。

    李牧现在已经有了破敌的计策,只是现在时机不到,没办法实施。听到赵云的话,李牧笑着说道:“哈哈,子龙不要着急。公孙阀虽然意图不明,但是只要胜了黄巾,刺史占据大义,他们也就没了浑水摸鱼的机会。现在虽然乱世初现,但民心仍然向着大汉。不占大义,他们必不敢冒然出兵,他们虽然实力雄厚,但是短期不足为虑。黄巾军虽然攻城很急,但是他们只是一群乌合之众,顺风仗还好打,攻城死战不是他们的强处。现在他们久攻不下,早已没了初来的锐气。人疲马乏。军心不稳,正是破敌的时机。”

    李牧看到赵云还是有些不放心,李牧便接着说道:“子龙,你可知黄巾军因何而聚?”

    赵云道:“张角得南极仙翁赐下天书太平要术,散施符水,为人治病,广传仁义,十年生聚,又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愚惑百姓,方聚的百万黄巾。”

    李牧说道:“张角是一个豪杰,但不过是装神弄鬼之辈罢了。愚惑百姓还行,行军打仗,他不过相当一幼童,黄巾军必灭。子不语怪力乱神,不过既然他装神弄鬼聚集黄巾贼军,我们也就以鬼神乱之。”

    李牧又道:“你可知陈胜吴广旧事?”

    赵云道:“前秦残暴,民不聊生。陈胜、吴广率领900余名戍卒在蕲县大泽乡因误时杀死押解戍卒的军官,发动兵变。以陈胜为将军,吴广为都尉,建立张楚政权,天下群雄群起响应而覆灭暴秦。”

    李牧道:“今日我们就重演大泽乡旧事,搅乱黄巾。现在黄巾军久攻不下,军心不稳,而且程远志因邓茂之死急于求成,不惜伤亡,致使士卒离心。黄巾军粮草不足,多有在河边捕鱼充作军粮,黄巾军乌合之众,老弱妇孺混杂在里面,你且领军士捕鱼,用朱砂在白绸子上书写“黄巾灭天公薨“几字,我军与黄巾交战多有斩获,你且令细作穿黄巾军服,混入黄巾军中,伺机将鱼放入黄巾军捕来的鱼中,现在黄巾军军心不稳,我们在晚上可令军士大喊,‘张角授首,黄巾已灭’袭击黄巾军营,黄巾军惊疑不定,必生大乱,一战而破之!”

    赵云听完了李牧的计策之后,顿时惊为天人,大笑着说道:“哈哈哈,大哥此计甚妙,黄巾军破矣!!”

    梨木看到安抚住了赵云之后,便又接着说道:“嗯,子龙既然你也觉得大哥此计不错,那么这件事便交给你去准备吧。子龙,你且先去准备,挑选精明细作,明日便依计行事。”

    赵云连忙出声应诺,然后前去准备朱砂白稠和挑选细作之事。

    第二天一早,赵云带人准备好鱼,放好绸书,令细作穿黄巾军服,混入黄巾军中。成败便在此一举,细作走了之后,赵云便开始担忧起此事会不会败露来。赵云心中着急,也顾不上其他的事情,便一直在辕门附近等待细作归来。

    赵云一直等到快到午时的时候,终于又细作前来回报,已经将鱼混入黄巾军所捕的鱼中,他们为防万一,一直等到黄巾军午时埋锅造饭,看着黄巾军将他们制造的丹砂鱼取走了之后,才令人回来禀报。

    赵云听到计划已经顺利实施,心中大喜。赵云让细作继续去观察黄巾大营的动向,自己便亲自前去跟李牧禀报此事:“大哥,大事已成矣,细作已经成功将鱼送入了黄巾大营之中,想来此时黄巾军一经发现此事了,破敌就在今晚。大哥果然没妙计啊!哈哈哈!”

    李牧对于此事早已经成竹在心,听到赵云的话之后,李牧自信的一笑,接着说道:“好!既然如此,那么我便书信一封,你亲自前去面呈刺史大人。待见今夜子时,黄巾乱起,遍请刺史大人统帅城中兵马,一举击破黄巾贼!!!”

    李牧书信一封与刘焉约定共击黄巾之事暂且不提不提,且说这黄巾军中,因为久战不下,伤亡惨重,粮草也有所不足。程远志又因邓茂之死性情残暴,蓟县久攻不克,动则打骂士卒。初战便折副将,黄巾军本也士气不高,现在又没了初来的锐气。军士也质疑程远志的统兵能力,一时士卒怨声载道。

    这日正要做午饭,听得一声“啊!!”众人以为出了什么事,纷纷围了过去,见竟然从一条鱼腹中,剖出一条绸书。虽然识字的人少,但很多兵士聚集过来其中也有识字之人,有人读出:“黄巾灭天公薨”。众人惊疑不定,这时又听得几人惊喊,“这里、这里也有绸书!!”

    众人见又有人发现绸书,不似有人做伪,有人道:“难道是鬼神示警?莫非天公将军他已遭不测?”众人骇然!

    因为事情奇异,又事关重大,众人与亲友口口相传鱼中藏书之事,“黄巾灭天公薨”几次更是传遍军营,如今黄巾军情势不明,要早做打算。程远志帅大军攻城不下,又返回营中,因为攻城不顺饮酒之后,又打骂士卒,便jin ru睡梦。没想到就因为这一顿酒让黄巾军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大军回营之后,出征的士卒也都听说了鱼中藏书“黄巾灭天公薨”之事,都惊疑不定。因为程远志残暴,喝酒之后又打骂士卒,也不敢闯入营帐问询,只等明日再议。

    因为黄巾军多迷信鬼神之说,黄巾军以为得鬼神示警,黄巾军已经战败,天公将军已经毙命,兵士惊慌不定,士气全消。程远志就算此时醒来,也难说安抚大军,更何况已经酒后入睡。此时黄巾军就如一个火药桶,只要一个火星就能轰然炸开!!!

    李牧赵云而来自从结为兄弟,起兵以来,二人每逢战事都是冲锋在前,撤退在后。纵横敌军、无人能挡、骁勇无比。军士都二人十分敬重,兵为将胆,将是兵魂,将不畏死,兵不惜命、再加上有如此勇猛的主将,战胜敌军战场上活命的几率也比较大,几场仗下来兵士也有了几分精兵之态,越加精悍,士气高昂。

    临近夜里,李牧召集将士:“诸位兄弟随我起兵以来,都十分用命,仲在这里谢过大家了。现在黄巾作乱,生灵涂炭,乱世之中正是我等建功立业之时。而且我等多是幽州男儿,而今家乡父老都在城中,若蓟县为贼所破,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现在黄巾贼兵久攻不下,失了锐气,已成疲兵。将无战意,兵无战心,我已用计乱其军心,只需一彪人马杀入敌营,定可使其仓皇逃命,必可一战而破之!!!建功立业就在今晚,诸君可敢随我马踏敌营,斩将夺旗?”

    军士轰然应诺:“愿随主公出生入死,在所不辞!!”

    “哈哈,今得诸君之助,何愁大事不成,今夜兵不卸甲马不离鞍,亥时埋锅造饭,子时随我出兵,定要马踏敌营,斩将夺旗,战后我定禀明刺史,为兄弟们请功!!!”

    。。。。。。

    幽州。蓟县城内。

    且说刘焉得到赵云送来的密信,详细询问了赵云,李牧的计策谋划。听到李牧部愿先行率铁骑,马踏敌营,待得敌军乱起,再让他派出城中大军发兵接应,一战而破黄巾,刘焉便有些意动。只是此事事关重大,刘焉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便找来邹靖商议。

    邹靖道:“现在黄巾攻城甚急,大军损失惨重,公孙阀虎视眈眈,只要有一线生机就要抓住啊。何况以现在黄巾的情况,李牧的计划很大可能会成功呢?就算计划不成,对城内驻军也没有损失,若是计策得逞,则能一战而平灭黄巾,刺史大人为什么要犹豫呢?”

    刘焉听完很以为是,便和赵云约定按照计划行事。让邹靖吩咐下去,大军做好准备,只等子时出城破敌。

    时间一点一点流过,亥时,李牧令兵士们埋锅造饭,喂养战马,补充体力。稍作休息,临近子时便率大军出营。人衔枚、马裹蹄,用布缠住马嘴,令其不发出声响,牵着马匹慢慢向黄巾军营潜去。

    “子龙,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待得一会冲入营中,你率飞龙骑奔走四方,冲散敌军。毁其营帐,多在四处放火,不求杀敌,只要令他们大乱,不能聚集便可。我率白衣军直冲贼兵中军大帐,斩杀程远志,程远志一死,敌兵无首,定然大乱。”

    “大哥,你是主将,怎可孤身犯险?还是你来放火,我去冲其帅帐吧!”

    “子龙,我知你心意,不必多言。那程远志远非我敌手,子龙难道想跟我争功吗?只要令众军大喊“黄巾已灭,张角已死。跪地者者,顽抗者死!”,贼兵惊疑不定,必然不敢死战。我断无危险!”

    赵云见李牧直接用话把自己逼到死角,也就不再多言,以大哥的身手,在这黄巾之中想必也没有危险。只求多多扰乱敌军,待得刺史大军杀入,再去接应李牧,。

    很快到了子时,李牧率军在黄巾营不远处等待,一丝声音都没有,见到了子时,李牧拍马而上,对众军道:“诸位兄弟,建功立业就在此时,跟我杀!”

    此时离黄巾军不远,以骑兵的速度,转瞬而至,子龙当先,一枪便挑飞营前鹿角,拿出弓箭射杀守夜之人,大喝,“黄巾已灭,张角已死。朝廷大军已到幽州讨伐,尔等还不赶紧跪地求生,难道想要死吗?”黄巾军惊疑不定,一时不敢有所动作。

    前军乘机甩出钩锁勾住栅栏,借马力拉飞营寨栅栏,为大军开路。见官军骑兵杀入营中,黄巾兵大喊:“官军袭营了啊,官军袭营了啊,兄弟们快跑啊!!”黄巾军轰然而散。

    众骑片刻便杀入黄巾营中,大呼:“黄巾已灭,张角已死。跪地者者,顽抗者死!”。黄巾营中片刻便大乱。赵云率军,在营帐四处放火,见有人聚集,便率军冲散,黄巾军也不知来了多少人,只听得营中到处是火光,到处是喊杀声。

    听到,官军喊声,再结合白天的鱼腹丹书,心中大骇。难道黄巾军已经平灭了吗?天公将军已经就义?不然官军怎敢出城?

    黄巾军本来也多带老弱妇孺,本来也刚放下锄头,拿起锄头,当兵没几天,又缺乏训练。黄巾头领有心聚众抗敌,黄巾兵士胆气已丧,四处乱逃,也聚集不起来兵士。有的聚集起来的也被冲散,黄巾头领见大势已去,也便开始逃命。

    乱势很快传遍军营,黄巾军炸营了!人马互相践踏,军士互相残杀,营中已成修罗场地。城中大军见得黄巾营中乱起,刘关张当头率领大军,乘势杀来!至此,黄巾军败局已定!!

    李牧没有管四处乱逃的黄巾兵,率军直插程远志中军大帐。程远志,听到账外喊杀声震天,外面火光闪闪,惊慌失措赶紧拿起兵器,出的帐来见大营烟尘四起,帐篷被点燃,浓烟滚滚。哭喊声,喊杀声,马嘶声,乱成一片,大惊道:“今夜谁当值?这是怎么回事?”

    左右道:“大帅,张将军当值,下落不明。官军袭破大营,大势已去!大帅赶紧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啊!”

    “贼子好胆,我若如就此逃命,怎么对得起天公将军,怎么对得起五万兄弟,随我整顿兵马,迎击敌军!!”

    这时,只见一彪人马杀如中军大营,为首一将,座下闪电白龙驹,身着亮银鱼鳞铠,头戴亮银麒麟盔,手持长戈,浑身是血,恍若神魔,正是李牧白子凌!军士也都骁勇无比,杀得黄巾军四散而逃,很快就杀到程远志帐前。

    程远志见来将不凡,威风凛凛,大喊:“来将通名!”

    “我乃蓟县李牧白子凌,今日天兵杀到,还不跪地投降,乞求活命,否则就要借你头颅前去请功了!!!”

    程远志听李牧喊道,气的哇哇不叫,左右劝道:“大帅再不走来不及了啊!”

    程远志推开众人,提起大刀,翻身上马:“哇呀呀!!小贼纳命来!”拖刀拍马就向白子凌杀去。白子凌见状也不管旁边小卒,拍马向程远志杀来!

    两人迎面而来,程远志当先抡起大刀,向李牧面门劈来,李牧用长戈挡住大刀,又交手几次。两人打马擦肩而过,白子凌顺势格开大刀,一记回马枪,回身一戈正中程远志后心。

    见得命中,白子凌回身转马,左手一剑砍飞程远志首级,右手接住拿在手中,大喝一声“程远志已死,尔等还不投降!!”李牧军也跟随大喊:“程远志已死,投降免死!!”

    黄巾军士见程远志一合便被枭首,李牧宛如杀神一番,心中大骇:“大帅死了,大家快逃命啊!!”随即,有人跪地投降,有人四散而逃!李牧随即令人告诉赵云,不要担心,已经斩杀程远志,让他赶来汇合,自己也拿着程远志头颅追杀敌军,收拢降兵。

    刘关张统率大军杀到营前,见黄巾营中大乱,四散奔逃。张飞道:“大哥我们快入营冲杀吧,别让白家小子把功劳都抢了!!”刘备道:“二弟,你率骑兵在外,追击乱军,别让他们逃到别处祸害百姓,尽量收降敌兵。三弟你随我杀入营中,控制住局势,大家随我杀,跪地者生,顽抗者死!!”

    刘备率大军也杀入营中,彻底击溃了黄巾军,四处响起喊杀声!!大战整整持续了一夜,天明时才控制住局面,营中死尸遍地,血流漂橹!残缺的兵器旗幡,到处都是,大战停歇军士开始打扫战场,救治伤兵,收拢降兵,清点敌营物资军械。

    大战完毕,军士稍作休整,开始打扫战场,掩埋死尸。这时赵云走来,二人已经大战一夜十分疲惫,也多做没客气,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二人虽然一脸疲惫,但是大功告成也有一分喜色,赵云说道:“恭喜大哥,施妙计乱黄巾军心,又最先袭破黄巾大营,阵斩贼首程远志,必为此战首功,早晚名传天下!此次大战缴获颇丰,刺史大人也会多做赏赐上表朝廷也会为大哥请功吧!此次我军也有些伤亡,治疗伤病抚恤阵亡士卒也要不小花费啊。”

    李牧笑了笑没有说话,看向赵云道:“赏功之事就看刺史大人安排了,就算赏赐不多,我昨夜打破程远志帅帐,也缴获了一些金银,足够善后开销了,我军伤亡如何,将士才是你我立身之本啊。”

    赵云道:“大哥,此次可谓大战全胜,因为黄巾军没有准备,片刻之间便被我们袭破大营,我部也多为骑兵,只做骚乱,黄巾军也追不上我军,损失并不大,阵亡三十,轻伤百余人,伤兵基本上稍作治疗,就可以再上战场。此次大战过后,兵士也见血了,大胜之下,军士士气高昂,可以算是精兵了,此战收获很大啊。那管亥也是骁勇之辈,此战便冲锋在我身后,斩首无数,大哥从难民营将他收留,此人也是忠心耿耿可以重用!”

    因为是骑兵,重伤者基本就落马了,不是被后续战马践踏而死,也会被黄巾兵补刀,所以骑兵基本不会有重伤,重伤落马就死了。

    “子龙,你且统计阵亡将士花名册,等见过太守后,便把抚恤发下去,万不可凉了兄弟们的心。伤兵也赶紧救治。为将者必赏罚分明,现在我们人手不多,就先由你统计军功,等见过太守后,再犒赏三军,发下赏赐,可以先告诉弟兄们,也让兄弟们先高兴下。你把管亥叫来见我。”

    “是大哥,我这就去安排。”

    赵云听完李牧命令,便下去安排,顺便把管亥叫来。管亥人好像铁塔一样,浑身衣甲还在往下滴血,听李牧叫他,一路向李牧跑来,到得李牧面前,嗡声道::“主公,你叫我,有什么吩咐。”

    “哈哈,子威别紧张。前些日子,黄巾军作乱,事情比较危急。我自从把你带回大营,便把你交于赵云,一直也没有召见你,你可有怨我?”

    管亥嘿嘿直笑,:“主公从难民营中,提拔我做屯长,对我有知遇之恩,我怎么会抱怨主公呢?自大战以来,主公每战便冲锋在前,撤退在后,算无遗策,将士们对主公都很敬重哩!”

    李牧看着管亥哈哈大笑,看得管亥都不好意思了,李牧笑着说道:“子威啊子威,别人都说你空有勇力,脑袋转不过弯来。你呀,面傻人不傻,嘴里真会说话,此战缴获无数,也收降了很多降兵,这次我们会扩军了,到时候让你做军候如何?”

    “主公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愿为主公效死,在所不辞!!”

    “好了,你且下去看看赵云有什么要帮忙的,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要去见刺史,为将士们请功了!去晚了,可没有我们什么事了啊,哈哈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