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战后所得 刘协整军
    渔阳郡、公孙瓒大营。

    公孙瓒看着斥候送来的军报一脸不敢相信,蓟县大战持续月余,双方相持不下,黄巾略站上风,而今一夜之间,黄巾军竟然被大败,连程远志都被杀了。自己大军现在距离蓟县还有百里有余,就算自己轻骑赶往也得一天时间,现在仗都打完了,自己去了有什么用呢?看着军报公孙瓒一阵头疼,便招众将前来商议。

    众将进的帐中,看见公孙瓒脸色不好,坐在帅帐里一动不动,众将也不敢说话。公孙瓒过了了片刻,看向众人道:“诸君先看看这封军报吧。”

    说完把军报给众人观看。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为首一人看过之后不禁发出声音,众人不禁好奇,拿过军报一看,也是吃惊不已,一脸不敢相信,这不科学啊,黄巾军败了?这你仗都打完了,我们咋办啊,不按套路出牌啊,你黄巾军胜了也行啊、、、

    “将军可曾确认?两军相交,黄巾之前还处攻势,相持月余,双方久战不下。如今黄巾竟然一夜之间全军覆灭?”公孙瓒看向说话那人正是自己太守府长史关靖,字士起。

    关靖追随公孙瓒多年,公孙瓒一直很信任此人,见是他说话,皱皱眉头,没有发火,说道:“军报岂是儿戏?我已接到七封信报,都是如此,此事已经确认,现在我们行军至渔阳,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公孙越(公孙瓒的弟弟)道:“我们大军如今已经到了渔阳了,距离蓟县也就百里有余,如果现在回军,一定让刘焉老儿笑话。现在蓟县城内也是损失惨重,我看大哥就直接统率大军打败刘焉,做那幽州之主罢了,到时候给朝廷上表,就说刘焉被黄巾杀了!大哥灭了黄巾,自请为幽州刺史,朝廷还能派来别人不成!”

    关靖急道:“主公,万万不可啊。现在虽然乱世初显,但虎死尚有余威,何况四百年的大汉呢?幽州不过是主公囊中之物,搓手可得!主公不可冒此天下之大不韪,冒然进军,给人口实。如今时机已失,主公还是先撤回北平,再细细谋划吧。”

    公孙瓒也早有退意,听完道:“也罢,幽州早晚可得,看来此次天意不在我,时机已失,先撤军吧!”公孙瓒便召回田楷部,徐徐撤回北平。

    。。。。。。

    幽州、蓟县。

    李牧打马赶向城中,战争的痕迹还没有消散,但已有了几分生机。城中军士往来不断,百姓听说黄巾军已经被打败,也开始出门,店铺也开始做起了生意。李牧一路走来,心里很是沉重。乱世之中,百姓都很容易满足,有一份安定,有一餐饱饭就够了,可是这也很难得到啊。李牧走到刺史府,让军士禀报,便往府中走去。

    “凌峰果然少年英豪,此次大战多亏了凌峰啊。且随老夫入内说话”刘焉听到军士禀报,带领堂中众人,迎出大堂来。此次大战,李牧处理甚多,最后也是凭借李牧施计才打破黄巾,刘焉对他也有了几分好感,才带众人出来迎接。

    不过,李牧也不需要大汉的官职,而且还需要刘焉拨给军械粮草降兵,来加强自己的势力,好让自己有击败黄巾、夺取天书的实力。李牧也不敢居功自傲,故意将战功推给刘焉,道:“明公夸奖了,凌峰靠明公支持,才得以聚集乡勇,助明公破贼,不敢居功。此次大战多靠明公指挥若定,临敌不乱,才得以蓟县不失,使得黄巾人疲马乏,军心不稳。凌峰才得以袭破贼营,大胜黄巾,凌峰不过明公马前卒尔。”

    众人轰然应是,多亏刺史大人临敌不乱才得以击破贼兵。刘焉不知道李牧的想法,现在见李牧不居功自傲,对他又高看几分,见他少年得志,今后必有一番作为,也有意交好。再加上李牧眼睛都不眨便将如此大功让给自己,刘焉心中更加高兴,便说道:“凌峰不必客气,此战你先乱其军心,再破营斩将夺旗,当为首功!我定向朝廷上表,为你请功。”

    刘备见众人只说李牧全然不提自己,眼看功劳都要分配完了,自己不可在降兵之事上失了先机,心里也是十分着急,出身道:“哈哈,凌峰过谦了啊。叔父说的甚是,此战凌峰当居首功也!此次多亏凌峰妙计,才得以速胜敌军。”

    这时众人看向刘备,刘备又接着说道:“叔父,此次大战我除了初战二弟斩杀邓茂,助叔父守城,便再没有什么功劳,与凌峰相比可谓乏善可陈。看着黄巾贼寇祸乱家国,心中十分悲愤。现在幽州黄巾已经剿灭,但是王师还在冀州和张角相持不下,我与叔父同为汉皇后裔,现在黄巾乱国,我不能坐视不理,叔父要坐镇幽州,我打算去冀州支援。”

    “现在击败黄巾,有很多黄巾降兵,历来杀俘不祥,幽州也不好安排,若让他们散去可能为祸地方。他们也是被奸人迷惑,不如让他们戴罪立功,我想请叔父拨付给我一些降兵,我愿意教化他们带领他们一起去冀州相助王师,平灭黄巾!”

    刘焉听得刘备说完,再看看李牧的神色,也是一阵头皮发麻。得,自己这贤侄不抢功劳,直接抢战利品了,但是李牧刚立下大功,他岂能愿意?

    黄巾降兵经历大战,再稍加训练,就可以成为强兵,还不用安家费,可比直接招募乡勇军士,强多了。自己也是打定主意,等朝廷平定黄巾之乱,就去别处任职。犯不着为他人作嫁衣裳,强留下降兵,还得花费钱粮进行安置,才不想要这些降兵。但是也不能给刘备啊,那样别人怎么看待自己啊,李牧刚立大功,自己就过河拆桥,以后谁还敢为自己卖命?

    只是这降兵,该怎么分配呢?李牧刚立下大功,不能薄待了他,必须厚赏。刘备与自己同为汉室之后,自己又刚认他做侄子,也不能亏待,不然连自己侄子都能亏待,别人谁还会跟他呢?刘焉想的虽多,但也不过片刻,刘焉一阵头大,没有什么好的想法,便看向从僚属官,希望有人进言,给自己提点建议,也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众人看刘焉望向自己,也是没有主意,赶紧低下头去。刘备李牧二人都是强豪,现在手下还有兵马,都不好招惹。二人都为幽州刚立下大功,李牧虽然立下首功,但刘备和刘焉关系更近,表为叔侄。不管怎么说,都得得罪一人,自己也不要黄巾降兵,和自己没多大关系,犯不着得罪白刘二人。

    李牧眼看自己定为首功,定然能收取最大一份战利品,现在刘备出来搅局,也是一阵气大。刘玄德啊刘玄德,坏我好事。不行不能让这厮坏我大事,不能便宜了他。现在要给刺史一个台阶下啊,怎么办才能符合刺史大人的心意呢?

    李牧沉吟一下,考虑得失,心里有了想法,抬头道:“玄德兄高义,凌峰佩服,黄巾降兵确实不好处理,杀之不祥,也显得明公不够仁义。但他们毕竟是罪民,若是放了,不足以展现国威。他们虽受奸人所惑,但毕竟也有人命在身,散到四方,幽州必生大乱。”

    刘焉见白凌峰挺身而出,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对他好感又添三分,知道他也想收编向军,还说下文,自己也对他有些好感,便接着问道:“凌峰所言,甚合我意,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李牧接着说道:“此次黄巾作乱,幽州损失惨重,亏得明公统帅大局,将士用命才赢了下来。但是功必赏过必罚,明公还要抚恤阵亡军士,犒赏三军、安抚四方,必定需要很多钱粮。虽然黄巾贼兵搜刮四方,缴获了一些钱粮,但不足以弥补幽州损失。此次我部虽然也是大战有所损失,但明公却要背负着整个幽州的重任,凌峰深感明公之累。凌峰受明公知遇之恩,无以为报,此次缴获财物,本来也是幽州财产为贼人所得,我部就不要财物赏赐了,抚恤军士的钱粮,我也一并自己承担。”

    幽州经过月余大战,府库钱粮已经所剩不多。现在大战得胜,要犒赏三军,抚恤阵亡,修整城池,州府财政压力十分大。李牧二人也是看了自己榜文才招募乡勇,又是替自己作战,功劳也十分大,自己不得不赏功。幽州将士再加上负担二人部众的赏赐抚恤,压力更大了。

    自己要去别处任职,军士军械带不走,钱粮自己可以带走啊,有了钱粮也方便自己就任后,开创大业。听到李牧不要财物赏赐,也不用州府抚恤军士,心里十分高兴,抚须而笑,亲切的看着李牧道:

    “凌峰,这次大战为首功,功劳不可不赏,但是这次州府经历大战,府库确实已经空虚,钱粮所剩不多,你能体谅老夫的难处,我心里十分高兴。我定要上表朝廷,奏明你这为国为民的拳拳之心,你虽然不要财物赏赐,但是我也不能让你太过吃亏,不知道你想要什么赏赐呢?”

    李牧道:“如今黄巾作乱,荼毒天下、祸国殃民。我白氏居大汉之土,食大汉之粮,现在朝廷危难,百姓受苦,不思报国与禽兽何异?我李牧愿意率领乡勇义士,助朝廷戡平叛乱,也让天下看看我幽州男儿的风采。但我部经历大战,又冲击黄巾大营,损失惨重,急需补充。黄巾降兵虽为幽州之祸,但也能转变为幽州的福分。现在幽州经过黄巾叛乱,急需人口补充,可以从黄巾中选出精壮编练为军,那么剩下的老弱妇孺之辈也就没有威胁了,可以充斥幽州人口。仲希望明公能让我部选择一些黄巾精壮,补充一些军械,也好补充实力,转战四方,协助王师剿灭黄巾!!”

    众人听完一阵沉默,刘备更是心里更是叫苦,自己起兵本来就是靠三弟张飞献出的钱粮,张世平资助的马匹军械,现在继续钱粮补充。现在李牧不要钱粮赏赐,只要黄巾精壮军械,自己缺少钱粮,如何和他相争,奈何奈何啊!!!

    刘焉见众人不语,便道:“凌峰果然是国之栋梁,少年英杰。你既然有心为朝廷效力,我也不能不帮助你。邹校尉,此次剿灭黄巾,有多少缴获?”

    邹靖见刘焉问自己,便道:“此次缴获已经清点完毕。黄巾掠夺各地,但是大战月余,粮草所剩不多,约有万石。钱财合计有两千金,黄巾归降有两万余众,多为老弱妇孺,精壮七千余。刀枪戈矛不计其数,但是甲胃不多。铁甲有五百余,皮甲有万余。”

    刘焉听邹靖说完,思索了一会,李牧现在不要钱粮给自己很大的助力,想想自己心中谋划,马上也要离开幽州。也罢,自己也便成全与他,看看他能成长到什么地步,也给这乱世添一把火,拿定主意看向李牧道:“凌峰,你心有大志,愿意为国效力、杀贼建功。你是我幽州男儿,我为幽州父母,很是为你高兴。老夫便为你补充五千精壮,军械便给你补足皮甲五千,刀枪戈矛,你可以自己缴获中选取补充,你看怎么样呢?”

    李牧听完刘焉所说,心中大喜,自己本来打算能有三千精壮就够了,刘焉竟然给自己五千!自己要是有了这五千大军,再稍加训练,便有了击败张角完成任务的能力。这也算是没有辜负了自己的一番努力。立名目如此厚待自己,心里十分激动,向刘焉拜道:“明公如此大恩,仲十分感激。我定不负明公嘱托,一定为国效力,堪平四海,以求回报明公大恩。”

    刘焉看李牧如此表现,心里十分满意,又看了看刘备,也罢,刘备毕竟是与自己同族,自己也认他做侄子,也便帮他一把,道:“玄德,此次大战,你先统率部众斩杀邓茂,灭黄巾锐气。又助我守住城池,出力也很多,我上奏朝廷定表明你的功劳,此次便给你部也补充两千精壮,赐百金,粮草千石。”

    刘备听完,心里也舒服了一些,虽然精壮比李牧少,但是有了这些钱粮,自己安抚军士、赏功抚恤所需钱粮也算是够了,缓解了很大压力。如今粮草也有了,也算是有所收获,刘备对刘焉拜道:“多谢叔父,备本为汉皇后裔,虽然略有薄功,也不过是自己的本分。叔父如此厚待,备心中十分惶恐。备以后一定努力杀贼,挽江山于即倒,救苍生于水火,以报叔父厚恩!”

    刘焉听完对二人道:“现在大战刚刚完毕,你二人统领大军,想必有很多军务要处理。老夫也是事务繁多,你二人且去领取赏赐,安抚军士!”

    李牧刘备二人听完拜别刘焉,跟随邹靖去领取钱粮军械,选取精壮。

    李牧和邹靖刘备三人,出的刺史府,李牧令人速去通知赵云,让赵云统兵来城外降兵大营,与自己汇合选取黄巾降兵。邹靖和刘备要先去府库给刘备取金银粮草,李牧便拿手令,先来到黄巾降兵营,与赵云汇合,选取精壮。

    李牧来到营前,拿出手令,令军士集合黄巾降兵。军士见到手令,便去集合黄巾兵。稍后见黄巾降兵集合完毕,对他们说道:“你们跟随张角作乱,本来是要诛九族的罪过,但是刺史大人仁义,念你们也是被奸人所惑,给你们机会将功赎罪。我奉刺史大人的命令,来选取五千精壮,愿意追随我的,免去罪责,有家眷者也可带出营中。我部军饷每月千钱,顿顿饱饭,伍长什长都从你们中选拔,以后如果有战功,一定按照军功升迁。可有人愿意追随与我?”

    众人本来就都是反贼,见到李牧到来,还以为是处决他们的。现在听到李牧是来招兵,心里也是计较,现在乱世能有口饱饭就不错了,何况现在还有军饷拿,而且伍长什长也从我们中选拔,虽然官小,但也是军官啊。昨夜大战就是此人率先攻破大营,阵斩程远志,在他麾下也能多打胜仗保得性命,万一以后有了军功,未必不能封妻荫子。

    众人拜道:“愿追随将军,将功赎罪!!!”

    李牧见到众人应诺,对众人道“愿意追随我的站在我左手边的位置,不愿意追随我的去往右边。不愿意追随我的人也绝不难为你们,但是追随我的人,要遵守我的军规,现在让你们自己选择。”

    众人听到李牧命令,分左右站好,愿意追随李牧的有六千余,李牧又从中选取精壮五千,取出众人家眷,又率军取出军械装车,一路押送往自己军营走去。黄巾兵一路转战,大多都没有家眷,剩下的一些家眷,也便安排在自己庄园中。黄巾兵见到李牧给众人安排家眷,对他也十分感激。

    现在又来了五千人马,以前军营比较小,驻扎不下这么多人,便拔寨,往自己家庄园旁边安下大营,方便补给,万事具备,只待整编黄巾降兵。

    二人扎好大营,便来到李牧帐中,赵云一脸苦色对李牧说道:“大哥,如今又来了五千人马,本来是件好事,可是如今上次大战的赏赐、阵亡军士的抚恤还没有发下去。现在大哥又不要钱粮赏赐,只靠大哥家中维持。恐怕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李牧看着赵云,笑道:“哈哈,子龙,看你愁眉苦脸一天了,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这件事不用发愁,我早有办法。程远志率部从范阳郡攻到蓟县,一路攻城拔寨,劫掠四方。虽然路上有些花费,但是也不会只有两千余金的剩余吧?”

    赵云道:“那这是怎么回事呢,莫非程远志派人将金银藏了起来?”

    李牧道:“藏是藏了起来,但不是程远志藏了起来,而是我派人藏了起来。我率军最先攻破黄巾中军,斩杀了程远志,黄巾军四散而逃,我jin ru程远志帐中,帐中多是金银珠宝,我便带领心腹军士,乘乱将大部分金银运出藏了起来,约有五千金,足够我们花费了。”

    这里先说一下汉朝的钱币制度,汉朝钱币多为五铢钱,金子不多,一般作为统计单位和储藏货币。一金约等于一万钱。一石粮食约为五百钱。一石粮食约等于现在的六十二斤粮食。我们本书就取个整数一金等于万钱、粮食一石五百钱、一金能买二十石粮食。一石粮食约一个人一月的口粮。

    “大哥不早告诉我,害我白白担心。如此就好,我已将将士们的军功记录在册,什么时候将将士赏赐抚恤发下去呢?”

    “此事宜早不宜迟,明日便发放下去,让黄巾降兵旁观。用金银刺激他们一下,激励他们的勇气,也更好为我所用,而今朝廷大军正在冀州广宗和张角对峙,我们得赶紧整编好大军,赶往幽州,也去会一会天下英豪!我估计此次大战过后应该会平静一段时间,你我要抓住此次时机,建立功业。将来朝廷赏功,也好能找谋求一块好点的立身之地,你我的底蕴和诸州强阀可是相差甚远啊,再不拼命争取可就晚了啊!”

    “云愿意跟随大哥去会一会这天下英豪,大哥志勇超群,骁勇善战,定不比他们差。凭我手中枪,大哥手中长戈,这天下哪里去不得!!”

    二人相视大笑。李牧二人笑的开心,而有的人就开心不了了。刘备随邹靖取出钱粮仅仅百金,粮草千石,又赶紧去挑选城外大营精壮。李牧已经挑选过了一遍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歪瓜裂枣,刘备花费一些力气,优中选优,才勉强挑选出了两千人,又去挑选了一些军械,往自己大营赶去。

    关张二人,早早就在营中等候了,见得刘备回来赶紧去迎接。本来看见刘备带回两千人马,还挺高兴的,但听到李牧竟然挑选了五千人,自己这两千人,还是李牧挑选剩下的,都十分气大。

    关羽脸本来就红,现在气的脸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了,张飞更是气的哇哇大叫:“李牧那小子不过是在城外游走,最后凭诡计才破了黄巾。我等兄弟三人,可是在城中死战月余,刘焉那老儿还认大哥做侄子,怎么如此轻慢与我们?”

    刘备也是一阵气苦,看了看张飞没有说话,这时关羽道:“我看哥哥带回财物也不多,只有百金,粮草千石,全部换成粮草,也仅够大军食用月余。将士们是哥哥实现大志的根本,万万不能散去,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刘备三人也是一阵相顾无言,唉声叹气,钱粮也不是能变出来的啊,刘焉不用想了,肯定不会再拨给钱粮了。乱世之中军队是立身之本,万不能散去,可是没有钱粮大军肯定哗变啊,这可如何是好?

    刘备见关张二人也没有主意,低头想了一会,有了主意:“我恩师北中郎将卢植如今率领北军五校(屯骑、越骑、步兵、长水、射声五营)的将士,在冀州平定黄巾军,如今正在广宗和张角叛军相持不下,我们且去那里相助我老师,他肯定不会薄待我们。如今天下英杰都聚集在广宗,我们也正好赶去会会天下豪杰,闯出一番名声。”

    张飞道:“哥哥去哪里,我便跟哥哥去哪里,正好去广宗会一会张角那老儿。说不得我们还能斩杀张角,也看看那三卷天书写的什么?”

    “三弟勿要胡言,如此我们便前往广宗吧!”

    关张二人听完,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赶往广宗投奔卢植,三人钱粮不多,也不多在幽州停留,便拜别刘焉,前往广宗而去。

    刘备拜别刘焉,去往冀州投奔北中郎将卢植清缴黄巾,暂且不提。且说李牧赵云二人次日召集大军。五百精兵在前,五千黄巾降兵在后,按照队列,大军站定。

    李牧赵云二人,站在点将台上,看着这五千五百人马,心里是激扬万分。自从自己到达这个世界,再到刘焉下榜招募义军,自己受诏起兵以来。自己收赵云、败黄巾,斩程远志,终于又聚起五千余大军。

    这些兵马自己可没有借助天子的旗号,全是自己努力所得,真是快慰啊!李牧想到此处,大步上前,抽剑指天,大喝一声:“杀!杀!杀!”

    众军士听到刘协的喊声,也都跟着齐呼道:“愿为主公效死,刀山火海,万死不辞!杀杀杀!!!”一时喊杀声震荡四方,杀气惊得鸟雀冲天而起,又无边豪情,又有万分壮烈……

    李牧反手将剑插回剑鞘,众军喊杀声立停,巍然不动。经历一场大战,如今兵精将勇,侵略如火,不动如山,已是初具强兵雏形……

    李牧对众军道:“如今奸邪作乱,盅惑百姓,祸乱家国。将士们随我起义兵平乱,而今已有月余,人人奋勇当先,拼命死战。仲得将士用命,才立下一些功劳。军法有言:有功则必赏,有错则必罚,而今众将士人人用命,拼死杀敌,我必厚赏之,来人抬上来。”

    李牧话音刚落,这时只见数人人抬着几个大箱子走上点将台,打开箱子里面都是金银铜钱,李牧将箱子踢翻在地,铜钱洒了一地,将士无不哗然,而不敢妄动。

    李牧看到众军表现,很是满意。拿起军功策,看向众军道:“现在开始赏功,屯长管亥,自随军以来,每战无不用命,斩首无数,赏十金,迁为别部司马,独自统领一校人马,为大军前哨。”

    蓟县张三,斩首二十级,赏两千钱,升为屯长……

    蓟县李四,斩首十级,赏千钱,升为队率……

    ……

    ……

    ……

    很快军功赏赐完毕,李牧又道:“此次大战将士阵亡三十,每人抚恤万钱,我亲自安排人发放到阵亡士卒家中。”

    幽州地处边疆,一般田地约为500钱一亩,抚恤金万钱,足够买二十亩良田,在当时已经是很多了,将士们听完军功赏赐,抚恤金额,无不感激。黄巾降兵看到李牧赏赐军功,可是一贯贯的铜钱,真金白银直接发到手中,再加上管亥基本来也是一流民,现在迁为别部司马,将士无不热血沸腾,士气大涨。

    “这次赏功完毕,儿郎们不要懈怠,明日起开始整编大军。如今乱世,还有的是仗打,儿郎们好好训练,下次奋勇杀敌,我一定不吝惜赏赐。今夜宰猪杀鸡,犒赏三军!!!”

    众军轰然应诺,“愿为主公效死,在所不辞。剑之所指,冲锋所向,死不旋踵!”

    李牧赏赐完将士,和赵云二人来到帐中。

    赵云道:“经过大哥这次赏赐,如今大军士气已经已经起来,容易整编多了,不知大哥想如何整编大军。”

    “黄巾降兵,已经历大战,算是强兵,但是黄巾散漫,没有军纪,我们每人留下百人精兵,平时作为卫士,战时作为打破战事僵局的力量。将剩余的白衣军,飞龙骑作为骨干,队率军候,充入黄巾降兵中,一定能能让大军很快形成战力,时不我待啊!黄巾军多为亲属同乡,这次也可打乱他们,重新整编,防止他们串联生事。从黄巾降军中选拔勇武敢战之士,作为伍长什长,也给他们升迁希望,如此大军就可以安定了。”

    次日,李牧开始购买战马弓弩,铁甲军械,大军开始整编,最终得军五千。

    李牧为主将,赵云为副将,各领亲卫一百,四校人马。

    四校人马,一千轻骑,步兵三千,选取心腹作为校尉。

    管亥为别部司马,统兵一千。轻骑一百,步兵九百,为大军先锋。

    大军整编完毕,购买粮草,修整完毕。李牧与赵云便拜别父亲和刺史刘焉,率军直往冀州而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