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刘宏算计 占据再变
    汉都洛阳。

    长乐宫,刘宏刚刚下了早朝,坐下殿中。十常侍之首张让在一旁伺候着,

    刘宏坐在塌前看着各地的奏章,十分苦闷,刘宏想起最近最为困惑的黄巾之事,便揉了揉额头,说道:“让父,如今王师讨伐黄巾贼兵,战事如何?”

    张让道:“如今,左中郎将皇甫嵩,斩黄巾贼将波才与长社,大破汝南黄巾。南阳太守秦颉,斩黄巾贼将张曼成与宛城,大破南阳黄巾。幽州刺史刘焉,斩黄巾贼将程志远与蓟县,大破幽州黄巾。黄巾贼兵大势已去。目前,北中郎将卢植正在冀州广宗和张角相持,卢植建筑拦挡、挖掘壕沟,制造云梯。张角技穷,唯有据城而守,相信很快就能扑灭张角,戡平叛乱。”

    “让父,黄巾无根无萍,不过皮肤之患。豪门诸阀才是朝廷的大敌。道门得天书三卷,盅惑百姓,势力壮大,倘若和诸阀合力,则汉室亡矣!朕密令绣衣使谶言:‘得天书者得天下’,又令暗子唐周揭发张角想要造反,道门不得不反,诸阀不敢与之牵连!”

    张让听着刘红慢慢说着这天大的密辛,没有一点波澜,想必早就知道了,或者他就是参与者,张让知道刘宏还有下文,不敢插声打乱,静静地站着,低头不语,等着刘宏的下文。刘宏仿佛为大乱中死亡的百姓默哀了了一会,沉声道:

    “世人都说:铁打的世家,流水的王朝。世家诸阀为我汉室大患,不除天下便不得安宁,我布局天下,就是为了替我刘氏子孙,为我汉室江山除此大患。道门作乱没有底蕴,他们只能抢,中原大旱,百姓无粮从百姓中抢不到,只能抢世家的,抢豪强的,道门和诸阀相争,必定两败俱伤。现在天下大乱,各地豪门遭受重创,目的也达到了一半。可是那些顶级世家,并没有削弱多少,我们该怎么办呢?”

    张让低着头等了一会,刘宏没有再说话,他拿不准刘宏是什么注意。现在天子不是以前那个只知道叫自己让父的小孩子了啊,天威难测,现在皇帝越发的高深莫测了。圣上睿智,布局天下,希望是我大汉之福吧。张让沉吟一会,说道:

    “圣上想必早有主意,既然问到老奴,老奴逾越,也就说两句。汉室之患,门阀也,门阀之首,袁氏也。想要对付世家门阀,袁氏不得不除,袁氏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天下。袁槐还是当朝太傅,位列三公,陛下需要慢慢图谋他们,冀州是袁氏的根基地之一,冀州乃钱粮广盛之地,不可为袁氏所用。冀州现在卢植和张角在冀州相持不下,正可破坏袁氏的根基。”

    刘宏看了张让一眼,有些精光闪过,果然是服侍自己十几年的老臣,果然合自己的心意,不亏自己的信任。刘宏道:“那你说要怎么削弱冀州呢?”

    张让知道刘宏早已拿定主意,不过是问问自己,不敢抢了刘宏的风头,道:“陛下,老奴愚钝,只能相处这么多了,陛下想必成竹在心,早有打算,老奴等着替陛下办事便是。”

    刘宏笑道:“让父啊让父,这么多年了,你对我忠心耿耿,我还能猜忌你么?你还是这么小心。我有个想法,你也替我参详一下。”

    刘宏说道:“而今卢将军和贼首张角相持与广宗,卢将军当世名将,必会很快打败张角,卢植也是当世大儒,必不会削弱冀州门阀,这不利于我们的谋划。朕打算可以派遣使者前去督军,找一个过错将卢植召回京师,另选一将前去冀州平叛,你看如何?”

    张让听完,如此黄巾之战要再起波澜啊,大战之下不知多少人骨肉分离。果然不愧是汉家天子啊,心性凉薄,一言一语决定百万性命。也罢,只要能灭了世家,些许牺牲算的了什么?张让片刻之间心思百转,脸上不漏声色,恭敬的对刘宏拜道:“圣上此计甚妙,卢将军刚正不阿,不知变通,确实不利于谋划。可另选一个和冀州诸阀不和的将领,如此而来大战之下,必定削弱冀州底蕴、袁氏根基,老奴门下黄门左丰,为人机警有些手段,忠心可靠,可以作为使者前去冀州,必可召回卢将军。但陛下不知该用何人为将呢?”

    刘宏道:“让父办事,我最是放心。使者之事就由让父安排了,一定要安排妥当,不可坏了大事。关东门阀实力雄厚,不可小觑。历来关东出相关西出将,两者多有不和。而今世家门阀势大,压迫关西将门很多年了。可以驱虎吞狼。”

    “并州刺史董卓出身西凉,征战多年,杀伐果断,虎狼也!现在可以驱虎吞狼,朕打算让他去往冀州统兵灭贼。董卓为关西将门之首也,和关东门阀素来不和,与袁氏多有恩怨,此去冀州,两者肯定会勾心斗角,两虎相争必有伤亡,朕可以坐收渔翁之力,一可削弱门阀,二可给世家豪门树敌,使关西将门和世家豪门彻底分裂”

    张让知道董卓,其人自持战功,居功自傲,野心勃勃,用他不知道是祸是福啊。张让想了一会,除了董卓也没有别的和门阀牵扯不深又能做下削弱地方之事的将领,无奈对刘宏道:“陛下,董卓此人,虎狼也!放纵任性、粗野凶狠。现在陛下扶持他,恐怕将来他实力壮大,有了异心,成为大患啊!”

    刘宏笑道:“董卓不过一匹夫罢了,空有勇力,胸无大志。只要有朕在,给予高官厚禄,他必定能为我所用!董卓又用力,但是名声不好。出身西凉,世家门阀也不容于他,他也只能为我所用,否则世家门阀就能吃了他。”

    张让看着一脸自信的帝王,仿佛看到了先帝爷,当年先帝爷在世时,也是这样一脸自信,仿佛没有什么能难住他。先帝幼年为帝,太后临朝,外戚把持朝政,名为皇帝,实为傀儡。先帝韬光养晦十三年,才一鸣惊人,一除内嬖、再诛外臣,诛灭梁冀、废免邓氏、禁锢党人,才得以亲政临朝,肃清寰宇。

    如今圣上也是如此大志,布局天下,自己何其幸甚,伺候两代如此明君。圣上要带领大汉走向从未有过的辉煌,再创大汉千年帝业,能跟着圣上成就大业,何其有幸啊!

    张让很是为刘宏高兴,宦官没有后代,也就没有未来,只有主子。圣上就是宦官的天,宦官的一切,所以古时有很多皇帝宠幸宦官。张让身为十常侍,虽然贪恋钱财,但是对刘宏忠心耿耿!

    张让看着刘宏的一脸豪情,有摸了摸自己的满头白发,为了圣上大业,就算是死我张让也在所不辞!谁敢挡圣上之路,就是我张让生死之敌!

    张让看着刘弘,脸色很是和蔼,一点也看不出往日的凶名。张让对刘宏说道:“圣上胸有四海、腹有韬略、气蕴山河,乃是千古明君也!如今顺应天意、铲除门阀,定可肃清宇内、所向披靡!!陛下所为乃是有汉以来从未有过的壮举,圣上威名必名垂千古,功业必定盖过历代先帝!!”

    刘宏听完张让所说,心中也是涌现无限豪情,仿佛天下就在手中,一切尽在掌握,哈哈大笑道:“让父说笑了,我怎么能和历代先帝相比。现在大业也不过进行了一小步而已,还需小心谨慎,细细谋划。”

    刘宏,喘了口气,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神色之中多了几分凝重。又说道:“现在各地世家门阀,已经遭受黄巾重创,只剩下冀州之地。董卓恼怒袁氏诸阀久已,只要召回卢植,再令董卓领军,有了这次机会,董卓必可给袁氏重创,大事可成矣。袁氏为诸阀之首,遭此重创,必不可再领袖群伦。世家门阀多在关东中原之地,等到平灭黄巾,大赏军功。在中原遍封诸侯,到时候中原有世家门阀,有草莽豪强,袁氏也不能一家独大。诸侯为壮大自己,必定征战不休,消耗实力。”

    “天地如棋盘,落子四角为最佳也。高祖皇帝。光武皇帝,都是凭借关中益州之地,占得天下边角,再积蓄势力,最终谋得天下。朕可在关中凉州之地,蓄养兵马。再广封宗室与幽州益州和荆州之地,,积累实力。待得中原诸侯消耗虚弱,朕选一上将从幽州顺势而下,直取冀州,我再统帅大军,取益州之粮,出关中,两方夹击之下,冀州定矣,以北方之力,南下中原,必可一战而定。再选一上将,出荆州,借地势之力,顺水而下江南,江东定矣。如此朕必中兴汉室,再创汉室千年基业!!!”

    刘宏与张让两人相对大笑,笑出了多年布局、步步为营的艰辛,笑出了对世家门阀的绵绵恨意,也笑出来了对未来成就大业的期望……

    张让对刘宏一拜,走出殿中,召来黄门左丰,下皇帝诏,令他出巡冀州,以观战情。张让下过诏令又暗中他寻找机会,找出卢植过错,上表朝廷,待得朝廷下诏将其带回京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