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 陈宫谋划
    。

    李牧看到官军的三万大军在黄巾军的守备之下,不断被打退死伤惨重,却连城墙都登不上去,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赵云等人看着前方的连天大战,伤亡惨重的官军,再想想明日就要自己的军队开始轮换攻城,脸色也都一阵发白。众人互相对视一眼都十分无奈,眉头紧皱。

    赵云爱兵如子最先忍耐不住,指着大战之地对李牧道:“大哥,黄巾自起兵以来已有一年。黄巾连年征战之下,百万黄巾如今成就了这十五万黄巾锐士!现在广宗城中军械充足,黄巾军也是为了防备大军攻城,准备的十分充分。广宗虽然不是州府巨城,没有护城河,但也是城防坚固,又有着十五万黄巾锐士守城,可谓是固若金汤。”

    “安平军、广平军,这三万大军久经战阵也算是精锐猛士。如今攻城几个时辰,连城头都没登上去过。我在心里也是推演了一番,黄巾军如此战力之下,找不到一点破城的希望。这样强攻不是办法啊,只能白白折损军士。我们五千人马,可不够这么消耗啊。董卓那贼子实在是可恨至极!大哥,你说我们如今该怎么办?”

    李牧经过南郑之战之后,对于攻城之战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像广宗这样的情况,除了拿人命去填,没有别的办法。但是董卓大军在侧,刘协也没有别的方法,便回道:“如今董卓势大,两万西凉铁骑在旁监军。董卓又是被朝廷任命,前来提领大军,总督冀州战事。他强令我们攻城,我们也不能不听军令,否则他必定那我们开刀,杀鸡儆猴!我们如今之计也只能攻城了,到时先生就留守大营,我和子龙子威率军攻城,尽量保护士卒。如今军士久经训练,军阵娴熟,也需要经历一场血战,方可成为精兵,这次大战就当练军了吧。”

    陈宫听完也是微微点头,又突然想到什么,对李牧说道:“如今也只能如此行事了,但是主公有一事不可不防啊。明天攻城的军队有阳平和清河两万军和我们一万义军,如今我等义军一盘散沙。攻城之战消耗如此之大,就怕那两家郡兵让我们做炮灰取送死啊。”

    这时,赵云说道:“先生说的极是,但是大哥恐怕我们着急,有人比我们更加着急吧。大哥可是忘了刘备刘玄德了么?”

    李牧听到赵云所说,暗道要不是赵云提醒,自己还真是忘了此人。李牧想到刘备微微一笑,把刘备的情况先和陈宫说了一下,又说道:“如今战事如此险恶,他的两千人马,只怕填进去就没了。我们还有五千人马,能挺得一时。他肯定比我们更着急。刘备有两千军士,他的两个义弟关羽、张飞也有万夫不当之勇,再加上我们五千大军,如此而来足够自保了。刘备暗藏韬略,必能看清如今局势,他既然比我们更着急,那我们且回大营,等着刘备前来相商攻城之事,回营。”

    李牧等人刚回到营帐没有一会,军士来报,有人自称幽州故人刘备刘玄德带着两个人,前来拜见,李牧听到军士禀报笑道:“哈哈,看来这刘玄德是真着急了啊,来的如此之快。只怕连大营都没回,看过攻城战事之后就来了。故人相访,你们且随我去迎接!”

    李牧听军士禀报刘备带着两个人前来拜访,便带领陈宫、赵云、管亥去营门处迎接,远远便看见刘备和两个义弟在门口等待。

    李牧对于刘备自然十分了解,不用刘备先做姿态,李牧先开始了他的表演。李牧几步上前,拉住刘备的手,热切的说道:“玄德兄,别来无恙乎!蓟县一别,真是好久不见啊。没想到你我又在次处相遇,真是有缘啊!”

    刘备被李牧抓住双手,亲切的问侯了一番,心中暗道:谁是你兄弟啊,在蓟县抢夺黄巾降兵时,怎么不见你我关系有这么好啊,呸,装模神作书吧样!

    只是如今有求于人,刘备心里一阵吐槽,脸上确实热情无比,两眼看着李牧,眼泪都快掉了下来,十分感动。

    刘备对李牧说道:“备何德何能,劳子凌兄挂念,如今备一向安好。早就听说子凌兄来到了广宗大营,只是军务繁忙,一直没时间前来拜见。如今方有余暇,备连忙带两位义弟前来相见,子凌兄,可是别来无恙?”

    李牧被刘备看的一阵恶寒,身体一阵发凉,赶紧松开了刘备双手,特么的姜还是老的辣,自己玩不过他啊。李牧见此,便不再试探刘备,转移话题把陈宫介绍给刘备:“子龙和子威两人,玄德兄在蓟县已经见过了。这位是陈宫表字公台,前来助我聚兵讨贼,我以师礼待之。公台,这位就是我常跟你说的涿郡豪杰刘备刘玄德了。他身后两位是他的义弟,二弟关羽关云长和三弟张飞张翼德,武艺超人。义薄云天,都是英雄豪杰,有万夫不当之勇。”

    陈宫几人相互见过,刘备听着陈宫的名字耳熟,想了一下,出言道:“先生可是东郡陈公台先生?”

    陈宫身为天下名士,对刘备能猜出自己不感到奇怪,道:“区区不才,正是足下。没想到玄德公这样的豪杰,也听说过我的名字,实在荣幸,荣幸啊。哈哈……”

    刘备心里暗道:李牧还真是走运,竟得如此大才相助。不过李牧刚到广宗不久,料想陈宫跟随李牧时间不长,看看自己能不能拉拢他,若能得他相助,对自己也有很大助力。

    刘备心思百转,脸上却十分恭敬,整理了一下衣衫,又对陈宫深深一拜,道:“先生说笑了。先生为海内名士,足智多谋,才华盖世,名声流传天下。先生大才,备岂能不知,岂能不闻?今日得见先生,三生有幸!”

    李牧见刘备竟然有打陈宫主意的想法,也是暗怒:好你个大耳贼,如今有求于我,还敢打我属下的注意。不等陈宫说话,李牧上前将刘备拉起,说道:“哈哈,玄德不必如此大礼(咱俩辈分没差那么大,不必给我行大礼),先生一向不注重俗礼(先生看不上你这种俗人),见到故人,一时激动,确是忘了请玄德入营了,确是我的过错,玄德且随我入营一叙。(别乱激动,想想自己来干嘛的,想想入营怎么求我!)”

    说罢,李牧便带领众人前往中军大帐,大帐里只有几个案塌,当中帅案上放着几个竹简,旁边挂着一幅地图,再没有其他的东西,十分简朴,李牧带众人走进大帐,分左右坐定。

    李牧令军士奉茶,便对刘备说道:“军中简陋,玄德勿怪啊!我看玄德兄行色匆匆,恐怕玄德兄此来,不只是为了找故人叙旧,这么简单吧?不知玄德兄此来何事,只要是我李牧力所能及的地方,我决不推辞!”

    刘备看向李牧,又是一阵无语,我和两位兄弟一直从容不迫,你哪里看出我行色匆匆了啊!

    再说我此次来为了何事你不知道啊,这对两家都好啊!怎么就成了我找你帮忙了啊!

    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刘备道:“子凌兄果然慧眼,备此次前来确实有事相商。如今卢师返京,董卓主持战事。董卓此人刚愎自用,嚣张跋扈!现在强令我等诸军攻城。子凌兄早上想必也去广宗城下观阵了吧。安平广平二军也算是精锐之师,可是血战数个时辰,伤亡无数,却连城头都攻不上去。不知子凌兄如何看待此事,攻城之事有何打算?”

    李牧微微一笑,对刘备道:“子凌愚钝,如今董卓势大,除了听命攻城之外,我是一点主意都没有啊,不知道玄德兄何以教我?”

    刘备见李牧滴水不漏,也罢,如今势弱,我就先低头吧,刘备也是果断之人,打定主意便道:“如今董卓势大,城是肯定要攻的,但是怎么攻城确是要好好想想了。明日攻城的军队是阳平、清河两郡两万郡兵和我等万余义军,阳平、清河拥兵两万,我等义军若不结团自保,恐怕我等会被逼着去做前锋,白白送死啊!”

    “以备看来,不如你我两家合兵攻城,你我两家加起来有七千大军,凌峰手下兵精将勇,我们三兄弟虽然不才,却也有些勇力。再辅以公台先生之谋,你我两家方能保全自身,不被逼着去送死啊!”

    刘备说完,李牧看向陈宫点了点头,陈宫起身说道:“主公,我认为,玄德公所言极是,我们两家合兵,方可保全自身,能自主攻城,如此而来,可以减少伤亡,保存实力。公不才,想到一策,依此而为,或许可以保全军士,也能让那董卓无话可说!”

    刘备听到陈宫有保军之策,心中也是大喜,连忙开口道:“不知公台先生有何良策?”

    陈宫看向李牧,见李牧点了点头。

    陈宫抚须而道:“宫也是刚刚想到一个计策,如今玄德公愿和我们合兵攻城。我部赵云、管亥有万夫不当之勇,主公也是武艺过人。玄德的两位义弟关羽、张飞也是有万夫不当之勇,如此而来,我们两家可各从军中选取精锐数百,组成一军,再由主公带领赵、管、关、张等将军一起攻城。”

    “以我们两家最精锐的甲士成军,再加上诸位将军的勇力,定能攻上城头。不过登城之后切不可往深里拼杀,城中军力充足,我军断不能破城。只需把守城头,待军士力竭便可退下休整。如此而来可以保存实力,不白白折损军士。其余攻城诸军虽然苦战,但连城头都攻不上去,我军攻上城头,敌军势大而被赶下城来,董卓对我部也不能苛责。”

    众人听到陈宫所言,沉思片刻,也没有想出更好的主意,也只能如此行事了。

    李牧道:“玄德兄,不如我们就依此行事如何?我军人马较多,就出六百精锐甲士,你部人马教少就出四百精锐甲士,补足一千之数,你看如何?”

    刘备想了想也没有别的主意,再听李牧所说,他出甲士六百,自己出甲士四百,而且他亲自带军攻城,想必关羽和张飞也没有危险。刘备也就没有多言,答应下来,便回营前去挑选兵马,准备军械,整顿兵马准备明日攻城。

    李牧送刘备等人出了大营,又回到大帐坐定。

    李牧看向陈宫道:“我观先生刚才有些言语不尽之意,想必先生是还有什么要指教我的?如今刘备等人已经走了,先生可以告诉我了吧。”

    陈宫用手抚了抚胡须,对李牧拜道:“主公见微知著,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主公。刚才之策我确实对刘备有所隐瞒,主公且听我说,不过此策有些危险,不过有赵云管亥两位将军在,又有关羽张飞二人相助,想必是有惊无险。”

    陈宫见李牧点头,接着说道:“主公我看那广宗城三面都有些险要,大军铺展不开。只有城东地势平坦,适合大军攻城,今日安平广平两军也是选的城东攻城。如今广宗城上,张角坐镇城楼,而张梁,张宝两兄弟分别坐镇左右两边防守,那张梁还有些将才,张宝却只是一个莽夫,争强好胜之辈。主公明日攻城,可攻取张宝所在的那一方。待得主公等人攻上城头,那张宝自持匹夫之勇,必前来相战,以求将主公等赶下城去。”

    “如果张宝前来相战,到时主公当可取其首级。到时黄巾定然惊慌暴怒,主公不可恋战,可以装做重伤退下城来。以主公阵斩张宝,斩将夺旗之功,可以借口自己身受重伤,军士损失惨重,向董卓请求退军休整。主公刚立下如此大功,董卓也不能逼迫主公带伤攻城,如此而来我军就可以保全了。而且张宝身为三位贼首之一,主公据此大功,汉中太守之位可得已!”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