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 李牧攻城
    。

    刘协挂念征战之事,第二天一早,便令众军士早早起身埋锅造饭,众将士,用过早饭之后,李牧便和刘备合兵一处等待号令。众将士都坐下休息,只等出征鼓声响起,便出营前去攻城。李牧和刘备等人左右无事,正在商谈一会攻城要注意的事宜。

    正在李牧和刘备商议的时候,只见阳平校尉和清河校尉带领麾下军将走了过来。两人很快走到李牧等人面前,按剑而立,盛气凌人的问道:“你们可是此次相助攻城的义军,你等都为白身,见到我等朝廷校尉怎么不来拜见?”

    李牧见二人带着手下军将过来,就知道二人不怀好意。经过昨日的征战之后,现在大家都知道黄巾军守城战力不俗,现在乱世将至,自己的手下将士都是以后崛起的本钱,谁敢轻易放弃?俗话说得好,死道友不死贫道,既然一定得有伤亡,那就让别认为自己来火中取栗好了。

    李牧之所以愿意和刘备联盟,刘备手下战力不俗利用的好的话,可以更快的让张角败亡,是其一;这预防官军欺压,逼迫自己为其前驱便是其二了。虽然这些郡兵军将能力不咋地,但是毕竟是朝廷重将,而自己等人现在是白身,能不发生冲突还是不要发生冲突为妙。

    李牧虽然忌惮两人身份,但是心中对于这两个人却是没有一丝顾忌。反正现在左右无事,就拿这两人逗逗闷子也不错。李牧想到此处,便起了玩笑的心思,装神作书吧好像没听懂两人说话的意思,便对二人道:“我乃是蓟县李牧李凌峰,这位是涿郡刘备刘玄德,我二人奉幽州刺史刘公的命令,前来冀州相助朝廷讨伐黄巾。我等与二位互不统属,所以才没有前去拜见。实在罪过,不知两位校尉大人前来,有何指教?”

    阳平尉和清河尉见他们两人合兵一处有七八千人马,实力也不可小觑。但这主事之人竟然连自己等人呵斥他,不怀好意都看不出来,不如来软的,便说道:“我们都是为了讨伐黄巾,虽然互不统属,但也应该互相帮扶。如今董将军让我们攻打广宗城池。我等不敢抗命,只能攻城了,我们手下有两万军士,可以承受。你们只有七八千人马,只怕会伤亡惨重啊。俗话说的好,分则两伤,合则两利。不如我们合兵一处,共同攻城如何?”

    李牧见两人到了这个时候还故神作书吧虚伪,便也一脸玩味的看着两人,戏谑的问道:“哦?如此而来,便要多谢校尉大人指点了,那不知不知校尉大人想怎么个合兵攻城之法啊?”

    阳平尉和清河尉见李牧好似有些心动之意,心里想到:果然是无知匹夫。二人脸上却是带笑,对李牧说道:“我二人麾下骑兵比较多,不善攻城。但是我等部众多带弓弩,而且精通骑射步射之道。我观两位壮士麾下军士,却是十分精锐悍勇,必然都是骁勇善战,勇力过人之士。我看不如我二人麾下步骑游离在外,射杀压制敌军,你二人率部趁机攻城,如何?以两位麾下大军的勇武,说不定能破了这广宗,斩杀张角,到时可就立下了泼天大功,名声名望直达与天子耳中。封侯拜将都可期啊!两位壮士,你们看如此攻城如何?”

    李牧见他们两人露出了真面目,果然想要自己替他们去送死,心中暗怒,特么的你诓人送死能不能找个好借口啊,老子长得这么像傻子。李牧心里十分不岔,便也不给两人脸了,便随口答道:“哦,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看不如何啊,不如将立下大功的机会,让给两位如何?”

    此事两位校尉没有想到李牧会不同意己方的安排,便没有认真听李牧说的话,只听见李牧说话,便说道:“既然你们同意,那就合兵……”

    两人说了一半才反应过来,李牧说的不对劲。特么的,这厮说的是不如何,没有答应咱的要求啊,还特么的说着这么随意,这时再耍老子?两名官军校尉反应过来之后,顿时大怒,大声喊道:“你说什么?不如何?你这是在耍我们了?”

    李牧看到这两玩意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心中对二人更加不屑一顾,撇撇嘴角,不屑道:“你们认为是耍你们,那就是耍你们咯。当我是傻子么,想骗我去送死?不如这样,我部来压制黄巾射手,你们率军夺城如何?我部绝不跟你们争功!”

    两人见心中所想被猜破,来软的是不行了,只能来硬的了。二人抽剑而出,二人手下军将也是抽出兵器,指向李牧,喝到:“如今愿不愿意由不得你们了!敬酒不吃吃罚酒,如今你们是愿不愿意都得去攻城。不然的话,那就是抗命不遵!我现在就斩杀尔等,然后再去驱赶你们部众前去攻城!”

    李牧见郡兵军将拿出兵器指向自己,脸色毫不变色,一脸平静看了赵云一眼,点了一下投。只见赵云长枪一动,枪影寒光洒向四方,枪花如朵朵梨花飘然落下……

    郡兵众军将只见寒光一过,自己手腕一痛,兵器便啪啪落地,全然看不清赵云是如何打中的,心中大骇!

    赵云收回长枪,站回李牧身旁,李牧微微一笑:“如今二位还有何可说?难道想在这大营之中和我等大军火并不成?”

    阳平尉、清河尉见李牧麾下一人便如此厉害,打的自己众人兵器脱手而不知。自己等人远非对手,便知道自己奈何不了李牧等人。自己等人也失了颜面,便没有多说话,捡起自己兵刃,便带军将退回本阵。

    这时,另外一些义军首脑见白忠等人如此厉害,也怕自己被郡兵驱赶攻城,便纷纷前来拜见李牧。众人想和李牧等人联合攻城,只是李牧对此战已经有了谋划,一来统领众多义军行事不便,二来也不想彻底激怒两郡官兵,便没有答应。

    “咚、咚、咚……”

    “咚、咚、咚……”

    就在此时,突然震天动地的战鼓声响了起来,大军攻城的时间到了,李牧和刘备连忙率领大军出营,向广宗城下行军。

    不多时刻,二人便率军到了广宗城下。黄巾军听到官军大营中战鼓声,也都已经上城防守。李牧看到张角依然站在城楼处,张梁站在左边半段城墙带领军士防守,张宝站在右边半段城墙带领军士防守。

    李牧想起陈宫所说,便向右半边城墙那边行军,准备攻打张宝所部防守的城墙,大军在广宗城前开始展开军阵。

    李牧和刘备的中军兵马按阵势列开,轻骑护住两翼。一千锐士站在军阵前面,千人都是李牧刘备从大军中精选而出,人人威武雄壮、骁勇善战。锐士人人持盾带刀,肩上扛着攻城云梯,只等一声令下,便冲锋向前。

    在一千锐士身后,两军所有的弓箭手列在其后,旁边有盾兵保护。

    李牧见军阵列好,便对刘备、陈宫,说道:“玄德兄、先生,你们守好本部大阵,我这就准备带众将攻城!”

    刘备陈宫二人,也嘱托李牧,不要贪功恋战,小心保重。

    李牧按剑走到一千锐士之前,赵云、管亥、关羽、张飞等将跟在李牧身后,准备攻城。

    “杀啊!杀!杀!杀……”

    这时听到喊杀声响起,那两万郡兵已经开始攻城。

    李牧也没有多说,抽出佩剑,指向广宗城,大喊:“擂鼓,攻城!将士们,跟我杀!”

    “杀!”

    身后一千锐士也是大喊一声杀后,便不再呐喊。听着军阵响起的战鼓声,随着鼓点,跟在李牧身后向广宗城墙冲锋。一千锐士冲锋起来,阵型不乱,如同乌云一般像广宗城席卷而去,虽只有千人,行进中步伐一致,恍惚间有了万人的气势。

    一股磅礴的,无坚不摧的气息从这一千锐士的身上暴发出来……

    这时城墙上的黄巾军,看到了李牧等人奔袭而来。

    “快看,官军奔袭,他们速度好快,快!弓弩手准备,瞄准下方敌军,放箭!”

    一声令下,无数的箭雨呼啸而下,一千锐士都不用将官吩咐,都统统低下头,举起手中盾牌护住要害,一步不停,保持速度向城下冲去。

    一千锐士不断在箭雨中前行,不时有人中箭倒地,可是军阵中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仿佛死神一样,无声的杀来。

    随着袍泽的倒下,剩下的军士身上杀意越来越浓,杀气越来越明显,只等待最后发泄出来……

    这时,李牧本阵的弓弩手也到达了城墙前,在盾牌的掩护下开始反击,压制城墙上射手,李牧等人压力小了很多。锐士只带着云梯,没有推着其他攻城器械,速度很快到达广宗城下,架起云梯,开始蚁附攻城。

    锐士沿着云梯,口衔长刀举着盾牌开始登城,可是锐士不是被旁边的弓箭射下来,就是被滚木礌石砸下来,死伤惨重就是攻不上去,云梯也被砸坏几个。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