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 阵斩张宝
    。

    “哇!呀呀呀!我老张忍不了了,让我张飞先登,捅他们几万个窟窿!!”

    只见张飞一声大喊,便踏上云梯,也不拿盾牌,一只手将丈八蛇矛舞的密不透风,弓箭和滚木礌石都不能近身,张飞蹭蹭蹭的快速登城。

    关羽见张飞沿着云梯登城,怕他危险,便也开始登城,分担张飞的压力。关羽一杆青龙偃月刀,一手春秋刀法,真是勇猛无敌,舞的虎虎生风,水泼不进,箭矢、滚木礌石都是被一击而飞,关羽也快速登城而上。

    “子龙、子威。我们也登城,不能被别人小看了!”李牧说完,和赵云管亥几人也开始登城,几人也都是武艺超群,万夫莫敌,区区箭雨,滚木礌石,都不能近其身。

    很快,五人便都登上了城墙,那真是猛虎入羊群,没有一合之敌,黄巾军触之即溃,被杀倒一片,很快将这一段守城贼兵杀散,身后锐士也登上城墙,杀得城上黄巾无不胆寒!

    只是黄巾军十五万大军,五人是杀了一个又来两个,黄巾是数不胜数,杀之不完!不过几人也不是为了破城,为身后锐士杀出了一片容身之地,便不再往里杀去,只是守住这一段城墙,跟贼兵纠缠在一起。

    几人杀的是风生水起、好不自在,黄巾是鬼哭狼嚎、抛兵弃甲。黄巾军根本不能将五人赶下城去!

    董卓和李儒带着众将,在广宗城前高地督战。在董卓和众将看来,义军不过是一批刚拿兵起器的农夫,瞧不上他们,对义军这边的战局并没有关注。李儒无意间看了一眼李牧等人攻城的情况,大惊失色。没想到攻城还不到两刻钟的功夫,李牧等义军竟然攻上城头,并且还站稳了脚跟,心中大急!

    李儒急忙向董卓说道:“主公,你快看!义军已经攻上城头,并且已经站稳脚跟了!”

    董卓听得李儒所说,也是吃了一惊,连忙向李儒指的地方看去。只见广宗城上,义军已经占领了一段城墙,五员猛将在黄巾军中左冲右突,无人能敌。义军锐士也不断攀城而上,已经杀散黄巾,在城头上站稳了脚跟。

    李儒见董卓看了过来,说道:“那当头五将真是虎将,骁勇善战,在万军丛中纵横无敌,恐怕每个都不下于华将军之勇啊。他们现在还没有出身,主公可以拉拢他们,为己所用。”

    华雄听到李儒这么评价那五个人,竟然跟自己相提并论,大为不屑。华雄自恃武力,一向自视甚高,藐视天下,冷哼一声,对李儒道:“先生,那五个人怎么能和我相提并论!黄巾贼兵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我视他们为蝼蚁,反手之间可为齑粉!那几人我看也只能杀一杀黄巾贼了,几个乡勇村夫能有什么勇力!先生言过其词了!”

    董卓也一向眼高于顶,极为看中出身,那几人在董卓看来也不过是乡勇民夫,并不在意。董卓一向喜欢华雄,视其为第一心腹大将,听到华雄所言,对李牧几人更没了兴趣,轻笑了一声,说道:“华将军勿恼,你乃我西凉第一猛将,那几人如何能与你相提并论。文优啊,咱家不料黄巾如此不济事,那几人竟然攻上城头,站稳脚跟,这广宗不会有破城之虞吧?如此而来,可对我们的计划不利啊,你看我们如何是好?”

    李儒观察了一阵大军攻城的情况,说道:“主公且看,我观察了一下,义军和郡兵之间泾渭分明,并没有合兵攻城,否则这广宗就真有破城之虞了。那义军兵马不多,攻上城头后,郡兵也没有去相助,广宗城中还有十五万黄巾军,义军后继乏力,待得力竭之后,必会被黄巾赶下城下。主公勿忧,广宗断没有破城之虞!”

    董卓听后便安下心来,只要对自己的计划没有影响就好,就没有对李牧等人多问。

    李儒这边观察一阵见广宗没有破城之危,便安下心来了,可另外一人确是越来越生气了。

    张宝在李牧等人刚攻上城头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张宝本想亲自率军过去,将李牧等人杀下城,却被左右亲卫劝住了。张宝便调集精兵强将,想把李牧等人杀下城去,解城头之危,却不料调过去的精锐也是一触即溃,渠帅将领也战死了好几个。张宝见此情景心里大怒。

    如今大哥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大哥也没有孩子。自己神作书吧为二弟,本来大哥百年之后,应该是自己继承黄巾大业。可是大哥一向偏爱三弟张梁,认为张梁比自己更适合继承大业。如今自己和张梁各自守城一方,也有大哥考较本事的意思。

    张梁那里应对两万官军,都没让官军攻上城头。而自己这里迎击的不过是一万之众,却不到两刻钟便被官军攻上城头,到现在都没有将他们杀下去。恐怕大哥对自己更不满意了,黄巾大业离自己更远了。

    张宝想到此处,心里大恨。暗道,不行,不能如此等着了。自己得亲自去将那几个敌将斩杀了,让大哥看看自己的本事。张宝想完拿起兵器招呼军士,就向李牧等人杀去,亲卫实在是拦不住,也只能跟着冲上来保护张宝。

    李牧早就看见了张宝所站的位置,奈何张宝离得太远,中间隔着黄巾兵太多,自己杀不过去,杀过去也容易打草惊蛇。李牧便特意调整位置,杀到了离张宝最近的方向,等着张宝沉不住气,自己前来送死。

    李牧一边厮杀一边观察着张宝,见张宝只是调兵遣将前来攻杀,自己就是不过来,心里也是暗暗着急。再过一会,自己等人可就要力竭了,到时只能退下城去,张角不来,这可如何是好啊!

    老天好像听到了李牧所想,天意也是让张宝今日授首。李牧等人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就见张宝率领亲卫,向着李牧冲杀过来。李牧看到张宝已动,向自己杀来,心中大喜。不过李牧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一击不中,一旦让张宝逃脱,黄巾军必定将其护卫起来,到时候在大军丛中,自己再想杀张宝可就难如登天了。

    李牧一边暗自观察张宝,一边暗自蓄力,准备夺命一击。步战不同于马战,马战大开大合,只能靠自身武勇。步战则不同,可击敌不备,一击毙命。张宝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张宝观察李牧许久,知道李牧武艺高强,而且还有四员敌将互相援助,要正面击杀太难,便想混在军士之中,趁其不备偷袭将李牧斩杀。

    李牧见到张宝到了自己附近,混在军士之中,按兵不动,便猜到了张宝的想法。心思一转,心里有了一个主意。李牧假装没看到张宝,故意转身背对张宝,一戈将一个黄巾兵捅死,假装长戈被黄巾兵尸体纠缠住,抽不出来。李牧感觉背后生风,眼角一斜,果然看见张宝持刀向自己劈来。李牧猛地回身,抽出佩剑,大喝一声:“张宝!纳命来!”

    张宝不知道李牧已经知道自己就在附近,听得李牧一声大喝,心中大惊,身体一顿,动神作书吧慢了一分。高手过招,毫厘之间就见胜负。更何况李牧本来就比张宝武艺高强,用的更是人屠白起的杀神剑法。只见李牧趁张宝被震慑心神,劲力消散而后力未生之际,一剑隔开张宝大刀,反手就是一剑,寒光闪过,张宝头颅便冲天而起。

    李牧伸手接住张宝头颅,大喝一声:“张宝首级在此,谁还敢来送死!”

    黄巾贼兵听见李牧大喊,心中大惊。连忙向着喊声处看了过去,只见李牧手中拿的一个头颅。头颅还瞪着双眼,死不瞑目,看其面相,正是张宝,黄巾军都惊慌失措,一阵大乱。

    “地公将军死了……”

    “地公将军被官军斩杀了……”

    李牧知道黄巾安定下来之后,必定会拼死报复。他趁黄巾军大乱之时,将佩剑归鞘,提起长戈,便开始向后撤退,撤退时看见赵云就在自己附近,边退边向赵云喊道:“子龙,快安排军士撤退,我将张宝斩杀。黄巾乱过之后,必定拼死反扑,赶快安排撤退,我来断后!”

    赵云刚才已经听到李牧刚才大喊,知道李牧已经将张宝斩杀,心里也是又惊又喜。这时又听到李牧喊自己,才反应了过来,连忙通知管亥、关羽和张飞安排军士撤退,自己等人断后。

    一千锐士死伤了一些,再加上有人并没有上城,城上锐士并不多,很快撤下去大半。黄巾军见官军斩杀了张宝,装完逼现在还想跑,连忙逼上前来拼杀。但是李牧赵云等人断后,人人都有万夫不当之勇。黄巾军也是没有办法,拦不住众人。李牧见登上城的锐士都已经撤下城去,故意卖了一个破绽,让黄巾兵在自己背上劈了一刀。

    赵云不知道李牧是装的,见李牧受伤,大惊失色,连忙让李牧下城,自己和管亥断后。黄巾军也是群龙无首,追之乏力,很快让李牧等人撤了下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