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李儒之谋
    。

    董卓虽然不知道李儒为什么打断自己,但是董卓一向信任李儒,看到李儒打断自己,知道他必定有什么别的想法。出于对李儒的一贯的信任,董卓便也改口搪塞道:“嗯,文优说的极是。李义士,咱家这就下令鸣金收兵,回营为你部庆功。你部休整之事,回营之后再做商议,你看如何?”

    李牧见董卓已经拿定主意,也只能道:“一切全凭明公做主!如今明公要鸣金收兵,我等也就先回军中。收兵回营后,再去拜见明公。”

    李牧说完之后,便以率军回营为由,拜别了董卓。在李牧几人拜别之后,董卓随即下令鸣金收兵,准备晚上给李牧庆功。

    广宗城随着官军的撤退,又安静了下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黄巾军也开始打扫战场,抢救兵士,整备防御工事和防御器械,准备明天的大战。

    一天的战事又落下了帷幕,只留下了满地的死尸、残破的兵器旗幡和还在燃烧的攻城器械……

    董卓统领大军回到大营,先令众将安顿好军士,再令人杀鸡宰牛准备晚上的庆功宴。自己直奔大帐,开始写报捷奏章,上奏朝廷今日战阵黄巾贼首张宝之功。董卓措辞之后,写好了奏表。为了掩人耳目,董卓也没有完全吞没李牧之功,提了下李牧之名。董卓随即令人八百里加急,带着奏章和张宝首级赶往洛阳,向刘宏报捷献功。

    大军安顿好之后,董卓因为先前之事,并没有直接擂鼓聚将。而是先招集西凉众将前来议事,众将来到董卓大帐后,文武左右坐定。

    董卓巡视一周见众将到齐,直接向李儒问道:“子优啊,今日那李牧阵斩张宝,取其首级而还。立下大功。李牧身负重伤,损失惨重,向咱家提出要养伤休整兵马。咱家平李得他大功,正要答应他的请求,你却拦下了,不知你是何意?”

    李儒知道董卓一定会询问自己这件事,早已经有了准备。

    果然,刚一开始议事,董卓便第一个问自己这件事,李儒成竹在胸,从容起身走到大帐中央,对董卓拜道:“主公明鉴,主公以为李牧此人如何?”

    董卓听到李儒这么严肃的反问自己,不知李儒是什么意思。他低头想了想,今日之战李牧的表现,李牧拜见自己时的场景,然后说道:“咱家看来,李牧所部虽然只是义军,成军时间不长,但是其军阵雄壮,军士奋勇敢战,可见其有统兵之能。今日观阵,其率部在城上拼杀,最后斩杀张宝,李牧其人也算骁勇善战。自身武艺过人,麾下兵精将勇,李牧有大将之才。”

    李儒听完董卓所言,没有做评价,又对董卓说道:“主公,此人的过往,我已经打听过了,主公且听一听再做打算。李牧是幽州蓟县人士,在乡里颇有名声。先前黄巾渠帅程远志,率军五万攻伐幽州。幽州刺史刘焉兵马不多自知不敌,随即放榜招募乡勇守城。李牧便率五百乡勇起兵相助。”

    “待得程远志率军到得蓟县,李牧先向刘焉提出骑兵在外,与蓟县互为犄角之策,自己亲自率所部骑兵在外,袭扰程远志所部。使得程远志不能安心攻城,失了锐气。待得黄巾兵马疲惫,其效仿陈胜吴广旧事,施腹中藏书之计,乱黄巾军心。其后更是亲自率军夜袭,阵斩程远志,攻破黄巾大营。由此可见,李牧其人足智多谋。”:

    “李牧在蓟县打败黄巾之后,缴获颇丰。刘焉大肆赏功,李牧没有要钱粮赏赐,独独要了黄巾降兵,择其精壮来扩军,才有了如今五千兵马。由此可见,李牧其人胸怀大志。”

    “再说今日攻取广宗之事,冀州兵马已经和黄巾征战一年有余,可以算是精锐之师了。可是五万冀州大军连番血战之下,损失惨重,竟然都不能攻上广宗城头。李牧所部,不过是一些乡勇和黄巾降兵,战斗不过蓟县一次。但是今日李牧却统领这几千人马,用了不过两刻钟的时间,便率部攻上城头,最后更是斩杀张宝,取其首级而回,由此可见李牧其人骁勇善战。”

    “今天李牧阵斩黄巾贼首张宝,取其首级而回。如此泼天大功,李牧却不居功自傲,更是主动分润功劳给主公,不提请功之事,却借机提出要休整兵马,可见李牧其人的心胸韬略。”

    “主公,那李牧智勇双全、骁勇善战,又胸怀大志、腹有韬略,可谓当世豪杰。我观李牧此人胸有大志,很难为我所用。其人不能为我所用,又如此豪杰,以后恐怕会成为大患!主公不如借黄巾之手而杀之!李牧斩杀了张宝,张角必定十分恨他。只要主公不答应他养伤休整,强令他攻城,张角见到李牧攻城,肯定会调集精兵强将杀了他!主公以为如何?”

    董卓听完李儒所说,没有立刻回答,低头思考得失。董卓此人虽然粗鲁残暴,但是向来喜爱勇武之人。董卓今日见到李牧也是起了爱才之心,又想到李牧兵不过几千,将不过两员,又无权无势,成不了什么大事,最多做一个大将,恐怕是李儒过虑了。今日观其行事,李牧此人并非不懂变通,很识时务。自己现在提领冀州战事,李牧在自己手下做事。自己可以先施恩惠,再慢慢将其收为己用。

    董卓想完,说道:“文优言过其实了,李牧兵不过数千,将不过两员,而我铁骑无数,战将千员,他能成什么大患?再说了今日李牧斩杀黄巾贼首张宝,立下大功,自身身受重伤,请求养伤。我若强令其攻城,恐怕将士心中不平,若是失了军心,谁还敢为我卖命。现在李牧也是在我掌握之内,不如先应允了他的请求,施与他恩惠,将他收为己用。”

    李儒听完董卓所言,想了想李牧确实实力弱小,自己谏言也不过是出于谨慎。既然主公已经拿定了主意,没必要为了李牧,忤逆主公的意思。李儒就没有再多说李牧之事,李牧也不知道自己已经不知不觉中,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李儒想过之后,说道:“主公明鉴,此事可能确实是我多虑了。主公我还有一事想要禀报,主公可还记得驱黄巾西去巨鹿入太行之策,如今时机到了!”

    董卓见李儒说起先前谋划,顿时来了兴致,正身道:“文优可是已经有了主意,但说无妨!”

    李儒见董卓来了兴致,知道自己表现的时间到了,抚须而道:“主公要削弱冀州,必须驱赶黄巾贼西去巨鹿jin ru太行山为患。若要黄巾西去巨鹿,则必须要削弱巨鹿防线,而今机会来了。”

    “主公已经攻城两日,损失惨重。但是除了李牧所部建功,其余兵马全无建树,连城头都攻不上去。而今李牧受伤,其所部损失惨重要休整。主公可以提出从别处调兵马前来攻城。而今广宗周边郡县,除了巨鹿郡,各郡都已经派遣了大军到广宗大营。主公可以我西凉铁骑游击四方,黄巾断不敢出城,巨鹿无需那么多兵马防备为由,从巨鹿调两万兵马前来广宗大营攻城,如此而来,巨鹿兵马不多,就为黄巾打开了缺口。主公再令我部铁骑疏于防范,黄巾见此,必然不会再坐困广宗,定往巨鹿而去,如此大计可成!”

    董卓听了李儒所说,心里大喜,道:“妙啊!妙啊!文优此计甚合咱家心意,就依此行事。待一会庆功宴,便和众将商议此事。”

    董卓和众将议事完毕,遂下令擂鼓聚将,开始庆功宴为李牧庆功。

    董卓和西凉众将议事完毕,便下令击鼓聚将,开始庆功宴。

    三通鼓毕,冀州军将和义军将领也都来到董卓大帐,李牧带着陈宫、管亥、赵云三人都来参加。

    董卓见众将都左右坐定,便令军士开始端上酒肉,庆功宴正式开始。

    军士将酒肉端上,分别给众将在案上摆好,便退向旁边。

    董卓举起酒樽,见众将看向自己,说道:“如今黄巾神作书吧乱、荼毒百姓,致使民不聊生,天下大乱。幸得天子圣明,派遣忠臣良将统率大军,方才平灭各地黄巾,将贼首困在广宗。咱家得天子信重,得以来到冀州主持讨伐黄巾的战事,如此才能和诸位将军并肩神作书吧战,深感荣幸!这第一樽酒,我等理应敬天子,遥祝圣上龙体安康,我大汉国运永存!”

    听到董卓说言,众将跟着举起酒樽,向南(京都洛阳方向)遥拜道:“愿圣上龙体安康,我大汉国运永存!”

    众将拜完,一饮而尽,放下酒樽。军士连忙上前给众将将酒满上,董卓见众将酒已满上,又道:“得天子信重,咱家得以主持冀州战事。自得天子诏令已来,咱家是食不知味、夜不能寐,苦死讨伐黄巾之策,唯恐辜负圣上的信任。到了广宗大营之后,诸位将军看得起咱家,都是奋力拼杀,全力攻城,咱家心里甚为感激,在此咱家敬诸位将军一樽。”

    众将举起酒樽向董卓拜道:“我等敬明公!”

    众将拜完,一饮而尽,军士再次上前给众将将酒满上。董卓又道:“今日攻城之时,蓟县义士,李牧李凌峰骁勇善战,率部攻上广宗城头,斩杀贼首张宝,取其首级而回。咱家才得以有了一些功绩可以向天子报捷,方才不负圣上信重,这心中才稍微安定一些。特设此宴,给李义士庆功,我等敬李义士一樽。”

    众将举起酒杯齐呼:“我等敬李义士!”李牧连呼:“不敢”

    众人皆一饮而尽。三樽酒已过,董卓令众将自饮,众将开始各找熟人敬酒吃肉,好不热闹。

    待得众将喝酒吃肉,时间快差不多了,董卓给李儒使了一个眼色,李儒起身离开桌案,走到大帐中间,对董卓拜道:“主公,凌峰虽然斩杀张宝,但是自己遭敌将偷袭,身受重伤,麾下也是损失惨重,需要养伤休整。现在诸军各部也是损失惨重,广宗城现在急切之间恐怕难以攻下,主公需要再寻良策啊!”

    李牧见董卓一直不提自己养伤休整之事,心中也是十分着急。现在见到李儒提起此事,连忙起身道:“赖明公信重,某才侥幸斩杀张宝,自己确是遭敌将偷袭身受重伤,麾下兵士也是损失惨重,短时间恐怕难以上阵杀敌了。恳请明公准许我养伤休整,待伤势稍好,再为明公鞍前马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董卓听两人说完,饮了樽中酒,看向李牧笑道:“哈哈……!凌峰斩杀贼首张宝,立下如此大功,咱家已经上表朝廷为你请功。既然凌峰你身受重伤,需要休整,咱家也不能不通人情,你部且先休整一番,咱家另有重用。”

    董卓对李牧说完,又看向李儒说道:“如今攻取广宗剿灭贼军之事,确实进行的不顺利。子优,你可有何妙策?”

    李儒说道:“主公,以我之见各部虽然损失惨重,但是讨伐黄巾之事确是耽误不得。主公可再调兵马前来相助攻城。如今广宗周边各郡基本都已经没有了兵马可以调动了,唯独巨鹿还有三万兵马。在我看来,我们有两万西凉铁骑游荡在广宗城外,黄巾贼兵断不敢出城,否则我两万西凉铁骑可以轻易将之辗为齑粉。如此而来,巨鹿的三万人马也就没必要都在巨鹿境内防御了,可以调两万兵马前来广宗支援。”

    董卓听李儒说完,道:“嗯,咱家以为子优所言是这个道理,诸位将军你们以为呢?”

    众将知道董卓肯定早就和李儒商量好了,这是在自己等人面前演双簧。只是如今董卓势大,众将都不敢反对,再加上事不关己,皆轰然应诺,听从董卓安排。

    董卓见众将同意自己的安排,便不在多言,同众将喝酒吃肉。

    庆功宴散去之后,董卓便派人前去巨鹿传令,从巨鹿郡调两万兵马前来广宗大营相助攻城。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