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7章 张角定策
    。

    庆功宴之后,李牧所部便不用再去攻城,李牧所部兵马的日子,便过得悠闲了起来。李牧背上伤口是他故意卖的破绽,伤口并不深。不过几日,伤口便好的差不多了。只是为了不去攻城,李牧便一直呆在营帐称病养伤。

    李牧也知道黄巾大势已去,自己轻松的日子没多久了,毕竟等他回到自己的时代,继续刘协的人生之后,便要面临诸侯的挑战了。李牧乘此闲暇之时,日日和陈宫讨教兵书战策,和赵云、管亥两人切磋武艺,不断地丰富自己的能力以备来日的挑战。

    李牧这里日子越来越悠闲,有的人日子却越来越过不下去。转瞬之间,官军攻城已经有七八天了。自从巨鹿兵马支援到来,官军有了生力军,攻城是越来越急了。虽然官军损失惨重,但是广宗城内缺医少药,黄巾军也是损失很大。好在黄巾军兵力充足,仍能坚守住城池。但是守城也越来越不容易了,每每官兵攻上城头,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赶下去,广宗随时都有破城的危险。

    城内弓箭火油早已经没有了,全靠拆城里的房子,做成滚木礌石勉强坚守,但是城里能拆的房子也拆的差不多了,再这样下去只能跟官军打白刃战了,就没有多少地利可言了。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广宗城内快没有粮食了。

    这日,官军鸣金收兵以后,张梁安排好军士防备官军偷袭城池,便赶往张角府中。张角因为张宝之死,受的打击太大,再加上自己本来就身体不好,已经卧病在床。

    张角见得张梁进来,便问道:“三弟,现在城内情况如何,还能坚守多长时间?”

    张梁看着张角卧病在床,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渐渐枯瘦下来,心里也是十分不是滋味。昔日自己兄弟三人拥兵百万,席卷九州,天下仿佛嗟手可得,那是何等意气风发。但是现在二哥已经战死,大哥卧病不起,自己独木难支,黄巾大业也是大势已去,心里不禁暗叹了一声,实施多劫啊!

    张梁上前拉住张角的手,宽慰张角道:“大哥勿忧,广宗固若金汤,官军定然攻不下来。大哥安心养病即可,黄巾离不开大哥啊。”

    张角见张梁面有忧色,这么说肯定是想安慰自己,不想自己劳神,让自己安心养病。只是这广宗城中,又有什么真能瞒住自己呢?

    张角双手握住张梁的手,说道:“三弟,不用担忧我,我的身体我知道。现在恐怕城里快断粮了吧,广宗怕是守不住了。三弟,我身体恐怕是不行了,你不用管我,你带军突围吧,能突出去多少算多少,也给黄巾留下一些种子。”

    张梁见张角这么说,跪下哭到:“大哥,你不要多想,你乃是天授之才,身体很快会没事的。我已经找到破围之法,如今有了一些头绪,正是特来和大哥商议的。”

    张角知道张梁有些将才,见张梁这么说,定是有好主意,急忙问到:“三弟,你有什么主意,但说无妨,我一定支持你。”

    张梁道:“大哥,自从董卓统领汉军以来,久攻广宗不下,已经是人疲马乏。现在董卓又从巨鹿调了两万兵马前来广宗,广宗西面防线已经空虚,我们可以西行经过巨鹿退往太行山脉。太行山藏百万兵都绰绰有余,我们只要退到太行山整军待变,定能东山再起!”

    张角听到张梁所说也是有些心动,脸色都红润了一些。只是张角好像突然想到什么,脸色又有些苍白,不禁咳嗽了两声,对张梁说道:“可是城外有董卓的两万西凉铁骑,我军如果出城,董卓率骑兵衔尾追杀,我军恐怕一个都跑不了啊!”

    张梁道:“大哥,如今在城中我们是有死无生,只能奋力一搏了。董卓的大营设在西北方向,我军正要西行可以夜袭他的大营,从他的大营突围。只要我们能击破他的大营,使西凉铁骑大乱,他就短时间不能追击我们了。广宗往西二十里便有条河,只要我们过了河,把桥烧毁,他就追不上我们了。董卓刚愎自用,狂妄自大,他肯定料不到我们敢从他的大营突围,肯定没有防备。出其不意之下,我们定能击破他的大营,冲出重围!”

    张角听张梁说完,夜袭董卓营寨,大军突围的计策,心中一动感觉有几分把握,便考虑了起来。那两万西凉铁骑都是骁骑健马,若是这两万铁骑不乱,自己就算率大军突围了出去。西凉铁骑在大军后面衔尾追杀,自己也会被其逼的走投无路,全军覆没。如今也只剩下从董卓营寨突围,扰乱其兵马,令其不能追杀这一条路了。

    张角也是果敢善断之人,既然没了别的选择,那么只能如此奋力一搏了。张角拿定主意对张梁说道:“三弟,就以你之策行事,这西凉铁骑都是骄兵悍将,必定小觑我军,没有防备。西凉军神作书吧战全凭战马,若是失了战马,其战力至少少了一半。没有了战马,西凉军也就不能追击我们。”

    “此战之关键就在于不让西凉军骑上战马。我之前观察,西凉军安营扎寨之时,战马都安置在后方马厮照料。三弟,你选一个骁勇善战之将,统率一支快速劲旅。突围之时,令其不用管别的,直接杀向西凉大营马厮放火。一来,可以令战马受惊冲撞西凉军营寨,二来可令西凉军战力大失,失了战马也就不能追击我们。”

    张梁听完张角所说,也是一脸认同之色,说道:“大哥,你身体不好,不能神作书吧战。此战就由我先率一支劲旅,夜袭攻破董卓大寨,你再随后统率大军突围。我攻进董卓大营之后,直接奔袭西凉军马厮放火,驱赶战马,马踏敌营。”

    张角听张梁要亲自率军夜袭,让自己在后领兵突围,心中十分感动。再看看自己的身体,又是十分无奈,对张梁说道:“三弟,我疾病缠身,此战只能靠你了。我看事不宜迟,就定在今夜突围。现在是戌时,我们子时出城,这样还有一个多时辰准备。你前去整顿兵马,什么辎重都不要了,只带自身兵器铠甲和干粮。只要我们大军突围出去,什么都还会有的。若是突围不出去,带再多东西也是别人的。”

    张角和张梁商量好计策,张梁便退下去准备大军突围的事项。张梁先将所剩不多的粮食都拿出来埋锅造饭,让兵士全部吃饱,之后令军候以上的将领都来到自己的大帐。

    张梁见众将到齐,起身走到案前,深深一拜,说道:“当今天下,天子无道,阉宦为祸,百姓民不聊生、流离失所,皆易子而食。我大哥张角想要扶乾坤于即倒,救黎民于水火,带领我和二哥张宝举义兵讨伐无道。诸位将军信任我们三兄弟,皆生死相随,一度席卷九州,令昏君闻风丧胆。但我黄巾大业遭逢大难,如今受困于广宗。蒙众将不弃,仍然生死追随。梁,深感荣幸,在此拜谢诸位!”

    众将听完张梁所说,见张梁拜向自己,都是感激涕零,连忙对张梁拜道::“我等誓死追随将军,复我黄巾大业!”

    张梁起身又道:“如今官军围城已经快两月了,全赖诸位将军坚守,才保得城池没有失陷。但是城中现在已经没有粮草了,今天晚上已经把所有的粮食都吃完了,只剩下一天的干粮了。”

    众将听完,都是大惊失色,人群一阵骚动。一将出声说道:“将军,如今城中断粮,我们该怎么办?我看不如趁着还能杀敌,跟官军拼了。”

    张梁见众将骚乱,拔剑而出,仓啷一声,众将都看向张梁。

    张梁举起手中宝剑,大笑而道:“哈哈哈……,诸位,虽然我们现在没了粮草,但是我们却有了生路!如今官军久攻城池不下,已经是人马疲惫,兵无战心。而我军在城中距城而守,以逸待劳,可以说是兵强马壮!我军被围两月,从未出城迎战,官军如今必然心生懈怠,疏于防备。我军若是出其不意,夜袭官军大营,必能破围而出。只要出了广宗,我们就如龙归大海、虎入山林,定能东山再起!现在我军断粮,已无退路,诸将可敢与我拼死一搏,复我黄巾大业!”

    众将听完张梁所说,感觉也有几分道理,若是趁夜突围,官军没有防备,有很大的可能成功。再加上如今大军断粮,已经没有了后路,也只能拼死一搏了,众将想过之后,轰然应诺,对张梁拜道:“愿为将军效死,复我黄巾大业!”

    张梁见众将战意沸腾,士气已经起来,开始下达命令,令众将现在就去集合人马,大军子时出城。令军士除了自身兵器铠甲干粮,别的都扔了。自己又亲自挑选了一万精锐,为大军先锋,率先冲击官军大营。众将听完张梁将令,开始去整顿兵马,准备趁夜突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