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每逢穿越必有迷茫
    “让火影辅助来我这里,我有事要问他。”许久之后,猿飞日斩对着门外说道,门口暗部应声离开。

    不过一会儿,志村团藏就到了。不得不说,两人虽然同龄,又是多年挚友,但站在一块根本没法比。论卖相,猿飞日斩五官端正,不怒自威。志村团藏呢?右半边脸被绷带缠了一圈又一圈,多数是毁容了,下巴上的刀疤……挺萌的。再说气质,猿飞日斩接任火影近二十年,在第二次忍界大战中带领木叶重回忍界第一,如日中天的猿飞日斩举手投足间霸气四溢,尽显一代忍雄之姿。而团藏整天躲在暗处,算计这个算计那个,时间久了,就连毛孔里都散发着阴谋家的气息,一看就不像好人。

    作为猿飞日斩的好友,本身也是火影辅助,志村团藏很不客气地坐在猿飞日斩对面。猿飞日斩见怪不怪,盯着团藏的独眼,目光灼灼。两人就这么默默对视着,也不说话。

    “猿飞,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这样的对视,一只眼是比较吃亏的,因为对方的数量是你的两倍。很快团藏就受不了来自猿飞日斩身上散发的压迫,开口打破的压抑的局面。

    猿飞日斩和志村团藏,既是好友也是对手,当年两人竞争上岗,争夺三代火影之位,团藏因一时怯懦败北。时过境迁,现在的两人虽然都是木叶的大佬,但是身份却天差地别。一个是万众瞩目的三代火影,被村民和忍者爱戴,一个是隐藏在暗处的忍之暗,心狠手辣,被人们畏惧着。团藏无数次后悔当初的选择,认为如果自己当上火影,绝对会比猿飞日斩做得更加出色。另一边,猿飞日斩对于团藏多年委身暗处,为木叶默默奉献很是敬佩,同时也惊于团藏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一直压制他,不让他获得更大的权利。所以两人的关系并没有曾经那么纯粹了,每次见面都是一场博弈与妥协。

    “根在水之国很活跃,你想干什么?作为火影的我为什么一点也不知情?”

    “哦?你已经知道了!一些小事罢了,无足轻重,如果火影大人需要知道,我自然会公事公办。”团藏一惊,不愧是我宿命中的对手,对木叶的掌控有如铁桶,刚开始行动,就被发现了。

    “这可不是无足轻重的小事,战争已经进行到了尾声,我不想因为一些不必要的原因,让木叶从谈判桌又回到战场。”

    “木叶需要更多优秀的养分。”

    “从他国汲取养分?”

    “是的,汲取木叶没有的养分。这次的忍界大战,我发现了木叶很多不足,而这些,都是可以弥补的。”

    “什么养分?”

    “血继界限!”团藏瞪着独眼,看着猿飞日斩吐出四个字,有如惊雷。

    “你疯了吗?别国的血继界限出现在木叶会造成怎样的后果,别跟我说你不清楚?你这是要把木叶得之不易的和平再次拖入战争的泥潭吗?”

    猿飞日斩瞋目裂眦,怎么也没想到团藏会这么疯狂,先不说团藏的计划能否成功,就算他成功了,后果也不堪设想。拥有血继界限的忍者虽比不上核弹头尾兽,但也是每个村子独有的高端战力。假使有一天,宇智波和日向的血迹流落在其他忍村,木叶定然会不停地暗杀,甚至不惜发动战争。同理,其他忍村也不会容忍木叶盗取他们村子的血迹,要知道其他四国垂涎火之国的资源和财富不是一天两天了,一旦发生战争,木叶将四面受敌。

    “猿飞,你太言重了,你我都知道战争不可能轻易爆发。第二次忍界大战马上就要结束,不可能再次开启,接下来就是各国修养声息的时间,这是最好的时候。如果我的计划成功,等到下次战争爆发,木叶必会将其他忍村甩在身后,到时候横扫四大忍村,重现初代时期的辉煌也不无可能。”团藏一点也没有犯了大错的觉悟,向猿飞日斩勾勒出完美的宏图。

    “停止你的行动,我以火影的身份命令你。”见团藏死不悔改,猿飞日斩怒不可遏,气得差点掀桌。

    “这事事关木叶的崛起,我不会收手的。”团藏也来了火气,起身说道:“过了这段时间就没有机会了,况且只有战争才能让木叶更加强大。”

    “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我不会同意,长老们也不会同意的!”猿飞日斩气急而笑,指着对着团藏喝道:“我不会让木叶毁在你手里,如果你执意一意孤行,不要怪我不念多年的情分。”

    团藏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紧握着双拳,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夭折了。猿飞日斩说的没错,目光短浅又胆小怕事的长老不会同意他这种做法,那群人正抱着猿飞日斩的大|腿,高唱征服呢!

    “你会后悔的,猿飞,你才是木叶的罪人。”团藏阴沉着半边脸转身离开,话不投机半句多。一群低能根本理解不了我的伟大,果然我才应该成为火影,只有我才能带领木叶走向辉煌。

    “等一下,水之国的那个孩子,他是什么血迹?”猿飞日斩问道。

    “水无月!”团藏头也不回,推开火影办公室的大门,径直离开了。他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成为火影,到时没人能阻止他带领木叶走向辉煌。

    “水无月吗?”猿飞日斩扶着额头:“这还真是一个麻烦,这么头疼的事,该找谁呢?”

    一个小时之后,一脸懵的御手洗紫霄拿着猿飞日斩亲笔手书的s级任务,离开了火影办公室。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啊?都说了我不蹚浑水,为什么要我来执行这个任务啊?我好歹也是暗部部|长,为木叶流过血,立过功,不带这么玩人的。

    御手洗紫霄估计永远忘不了自家老大那张丑恶的嘴脸。

    “紫霄啊!你的才能在木叶都无出其右,这个任务非你莫属了。你办事我放心,呵呵!”猿飞日斩和颜悦色地拍着御手洗紫霄的肩膀,很和颜悦色。

    呵呵你妹啊!我肩膀都麻了!你拍就拍呗,又没说不让你拍,另一个手干嘛要结印,这是恐吓吧!一定是恐吓吧!

    内流满面的御手洗紫霄表示小细胳膊拧不过大|腿,老大挖坑让你跳,含|着泪也要跳,而且一边跳还要一边说,这个坑我好喜欢,下次还要跳。

    ————————————————————————————————————————————————————————————————————

    一觉|醒来的杜克只觉得脑袋疼,胸口也疼,浑身都疼。

    原来被雷劈这么疼!不对,我在卫生间里被外星人的歼星炮正面命中,怎么只是疼,我还活着?我插,我记得当时我还没提裤子呢!下|流的外星小婊砸!这隐隐作痛的菊|花,难不成我脱处了,不要啊,这也太悲催了!

    “不幸啊!”

    还没等杜克睁开眼,大脑传来剧痛,他只来得及哀嚎一声,又昏了过去。断断续续的记忆碎片从脑海深处涌|出,一团乱麻,中央处理器表示运存内存不足,自动关机了。

    “不认识的天花板!”

    再次醒来的杜克捂着头哀叹道,接收到那团记忆,或者说彻底融入这具身体后,他已经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是哪了。

    火影忍者!

    刚开始,杜克是拒绝的,看过火影的人都知道,这个世界非常残酷。就拿主角来举例吧!男主刚出生就死爹死妈,从木叶第一权二代沦为路边的野狗,男二号七八岁的时候,除了哥哥,全家…全族都跪了,唯一活着的哥哥竟然还是凶手,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好不容易熬到大结局,两个主角还断手了。连主角都活得艰难如狗,更何况配角和路人,据说,超级配角主角的大舅哥都死在了最后一战,真不知道战前他竖了怎样丧心病狂flag。

    现在,杜克还是拒绝的,因为他的身份只是水之国边境一个普通农家的普通小鬼,平民中的平民,废柴中的废柴,在五大国一抓一大把,在这个拼爹的世界,他就是路边的野草,随时被人无双。

    “话说,我现在是在哪里啊!”杜克迷茫了,这一世他也叫杜克,和上一世在红旗中长大的杜克一样平凡。平凡的身世,平凡的国字脸老爸,平凡的瓜子脸老妈……好吧,老妈还是蛮漂亮的。不出意外,他们一家和忍者不可能扯上关系。

    不过,意外如果能够预料也就不叫意外了,带着面具的忍者冲进村子,开始肆意杀戮,一边倒的屠|杀没有任何悬念。杜克最后的记忆就是倒在血泊中的父母,以及走向自己的面具忍者,然后什么都没有了,黑屏了。

    “为什么没有刀伤?”打量着身上几块ok绷,杜克费解了,面具忍者用的是一米左右的太刀,而他身上没有利器造成的外伤,反而酸麻酸麻的。

    难不成,面具忍者对我实施了惨无人道的全身按摩?手法还行,他几号来着……啊呸,怎么可能会是按摩啊。我应该是被人救了,能从忍者手上救人,必然也是忍者,是水之国雾隐忍者吧,毕竟我也是水之国的三代良民啊!

    好难啊,脑容量完全不够用了!这究竟是火影还是柯南!要不要一上来就这么烧脑,我现在可是只有四岁,比死神小学生还小三岁呢!

    忍痛站起来的杜克打量着房间内的布局,简洁空旷、线条感和立体感很强,标准的日式风格。好吧,这都是屁话,杜克懂个鬼的日式风格,他只是看到了榻榻米上的被窝。

    “新手村一般不都是会有村长老爷爷吗?”一脑子疑问的杜克迫切想找个人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哟,小鬼,你醒了啊!”

    穿着黑色网纹装的紫发中年男子推开了拉门,一脸不爽地样子。

    “啊!出现了,新手村的老爷爷!”

    “真是不可爱的小鬼!”男子更加不爽了。

    还在找”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阅♂读♂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