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哈士奇做忍犬真的没问题吗
    木叶村外围,一家兽医院坐落在这里。除了偶尔有忍者会带着自己的忍犬前来看病,大多数时候,这里还是很安静的,如果你能习惯一天到晚不会停下的狗叫声。作为木叶,不,作为五大忍村首屈一指的忍犬饲养家族,犬冢二字就是这行里的金字招牌,长期处于垄断地位,与木叶很多家族都有供货合同。比如刚刚家主去世的旗木一族族长,几年前他就在犬冢家订购了八只实力出色的忍犬,在战场上大放异异彩。畅销木叶多年的老字号,加上客户良好的口碑和宣传,犬冢家近几年来军火……咳咳,饲养及兽医救护生意越做越大。生意做大了,场地自然要跟着扩张,加上不断有村民投诉扰民,所以犬冢家就搬到了木叶外围。

    “紫霄大人亲自登门,受宠若惊!”

    犬冢家内,这一代的家主犬冢重亲热的招呼着御手洗紫霄,两人对坐品茗。杜克因为年龄太小,陪坐在一边,在他对面是一只毛发浓密的……高加索犬。灰黑色的毛发犹如钢针,一张凶狠的脸正居高临下俯视着他,很高,很大!

    “重,你这话骗骗那些不清楚犬冢家本事的小忍者还行,想骗我可不行。”御手洗紫霄笑着回应道:“以你犬冢家主的实力,恐怕在我进入犬冢家一公里范围的时候就发现我了吧。”

    “哈哈哈,紫霄大人太抬举我了,你说的那是日向一族,我们犬冢一族可没有这个本事。”犬冢重谦虚道,两人相互恭维了一番,属于大人之间的虚伪。

    “久闻犬冢一族饲育的忍犬本领不凡,所以这次厚颜前来,是想为犬子重金求购一条出色的忍犬。”对于私生子事件,御手洗紫霄已经可以坦然面对了,人这种生物,是会习惯的。不得不说,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紫霄大人严重了,若是知道你有需要,重必定亲自上门!”犬冢重闻言,微微转头打量了杜克一眼,淡淡笑了笑,露出了一对犬牙。

    也许是错觉,杜克觉得这位犬冢家主再听到‘重金’两字的时候,眯眯眼里爆发出闪闪的金光,就连他对面这只高加索,狰狞的表情也温和不少。

    “亲自上门就不必了,只要你不嫌我不请自来就好。”

    “又说笑了,紫霄大人能来分明是蓬荜生辉才对!两位这边请。”生意上门,犬冢重也不再客套,带着御手洗紫霄和杜克径直来到了饲养忍犬的狗舍前,那条高加索也寸步不离的跟着。

    一排犬舍前,上百条忍犬规规矩矩排成方阵,犬牙交错,目光隐有杀气。犬冢重开始不遗余力向御手洗紫霄和杜克推销自家血统高贵的各种名犬,从出身到品相,再到一日三餐和日常训练,方方面面说的杜克非常心动,一时间选择纠结症都出来了。

    “紫霄大人,这里的忍犬都经过悉心培育,他们的父母也都是经验十足的优秀忍犬,血统优良,有没有看得上眼的?”犬冢重说完期待道。

    “重,我说的可是重金!”御手洗紫霄淡淡扫了眼面前的忍犬,拦住跃跃欲试的杜克,笑眯眯道。

    “有多重?”犬冢重双眼再次爆发出金光,杜克敢打包票,刚才他那不是错觉,这位老兄眼里真的会放光。

    “最重的那种!”

    “呵呵呵……既然紫霄大人这么爽快,我也就不再藏着掖着了。”犬冢重一脸市侩,转身对着高加索犬说道:“鬼丸,带路!”

    “好的,重!两位贵客这边请!”名为鬼丸的高加索犬点头哈腰,和犬冢重站在一起,就像招呼客人的掌柜和店小二。

    我该说什么?果然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狗。杜克默默吐槽,御手洗紫霄则见怪不怪,暗部和犬冢家有一纸长达五十年的购销合同,从出厂到售后一条龙,犬冢重什么人他太清楚了。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话没说到点子上,就别想看到好货。

    鬼丸迈着飘逸的步伐,七绕八绕,在一间不起眼的狗舍前停了下来。三长一短的口哨声后,三只幼犬步履蹒跚小跑了出来,围着鬼丸打圈子,很是可爱。如果不是御手洗紫霄这个老江湖很满意的在点头,杜克根本就不相信这三只摇头晃脑的幼犬品质比刚才那些要好。毕竟阿拉斯加、萨摩耶外加哈士奇的组合很难有说服力。

    这是成功凑齐了雪橇三傻啊!坑爹呢!我这还不如回去刚才那里,至少那里还有狗中四疯,再怎么也比三傻要靠谱吧!

    “重,你确定这些值重金?”本着小心为上的原则,御手洗紫霄还是问了一句。

    “紫霄大人,它们可是目前犬冢家最重的了,本来是留给家族里的年轻忍者的,不过谁让您面子大呢,只好忍痛割爱了。”犬冢重痛心疾首,依依不舍看着鬼丸面前的三只幼犬,一副你赚一翻了的模样。鬼丸也跟着附和,这次真是亏大了。

    杜克看呆了,那只哈士奇在对着自己咬裤脚、摇尾巴,似乎是在卖萌讨食。这样真的好吗,毕竟咱们还是第一次见面。还有,你作为忍犬的自尊自爱呢?你对得起那张高冷的狗脸吗?

    如果犬冢家的新手忍者得到这三只忍犬,未来二十年内,霸占木叶吊车尾家族毫无悬念。尤其是那只哈士奇,小小年纪已经初显二货本质,绝对是坑的一手好爹。

    “的确不错,都是精品!”御手洗紫霄欣喜道,见杜克和哈士奇挺有眼缘,便问道:“这只什么价?”

    “……”大叔,要不咱再考虑一下,刚才那些忍犬其实蛮不错的。

    杜克努力把自己对哈士奇的二货感官甩出脑外,安慰自己,御手洗紫霄的眼光不会错的,作为犬冢家精心培育的忍犬,必然有其独到之处。自己不该用前世的固有思维去看待这个世界,哪怕它们长得一样,但忍者的世界不是常理来看待的。卖萌只是哄抬身价的营销策略,本质上这是一只优秀的忍犬。

    想到这,杜克收起自己的有色眼睛,对着哈士奇微微一笑,以示歉意。如他所料,哈士奇不再摇尾巴了……它翻过身躺在地上,四脚朝天露出了毛茸茸的小肚子。

    “……”果然,二货那烙印在灵魂深处的忧桑气质,即便是世界的意志也改变不了!

    “不愧是紫霄大人,一眼就相中了最出色的这只。”犬冢重‘遗憾’道:“这只血统高贵的幼犬本来应该由下一任犬冢家族长来继承,可惜命运似乎并不眷顾犬冢家。”

    鬼丸在一旁抽泣道:“重,你要三思啊!这可是犬冢家的未来!”

    “不要再说了,鬼丸!”犬冢重紧握双拳,浸一湿的双眼流淌出鳄鱼般的眼泪,抱着高加索发出撕心裂肺的低吼:“我们犬冢家立足木叶的根本是什么?并非是顶尖的饲育技术,也不是独有的拟兽忍法。言而有信,这才是犬冢一族不变的宗旨。即便是拼上犬冢家的未来,我们也不能失信于人。”

    一人一狗相拥在一起,向杜克阐释了鬼哭狼嚎和睁着眼说瞎话这两个成语的含义。

    “……”御手洗紫霄。

    “……”杜克。

    喂,这戏有点过了,导演呢,赶紧喊卡。

    “咳咳!”不忍直视的御手洗紫霞打断了一人一狗,撇嘴道:“重,差不多就行了。已经到了犬冢家未来的高度,你在继续下去,我都不敢买了。”

    “并非是我言过其实,而是事实就是这样。”重抹去眼中的泪水,搓一着手指,对着御手洗紫霄肃然道:“一千万两,概不还价。”

    喂,犬冢家的未来就值一千万两吗?还有你收放自如的演技,奥斯卡欠你一座小金人啊!

    “杜克,我们走,人家不想卖。”御手洗紫霄拉起杜克,欲要转身。

    “等一下,价格可以再商量……”犬冢重拦下二人,试探道:“不知道紫霄大人的心理价位是多少?”

    “十万两,概不还价!”

    犬冢重一口老血噎在喉咙,差点气死。十万两是什么概念,火影办公室交给忍者的b级任务一般也就这个价,难道犬冢家的未来在你眼里就值一个b级任务?最起码也应该是个s级吧!这已经不是价格的问题了,这关乎犬冢家的尊严。

    为家族尊严而战的犬冢重说道:“五百万两,概不还价。”

    “二十万两,概不还价。”

    “二百万两,概不还价。”

    “三十万两,概不还价。”

    “……”

    你们俩每次报价都概不还价,为什么还能继续谈着,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面对漫天杀价,唾沫横飞的二人,杜克无言摇了摇头。最后,犬冢家的未来,被二人以八十万两的价格成交。对此御手洗紫霄还有些不满,认为价格虚高,他的心理价大约在六十万两左右。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之后,三人一狗再次回到主厅品茗。杜克抱着怀里的二货,生无可恋,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对外来者满满的恶意。明明是想增加一些外力武装自己,可这个拖后腿的是怎么回事?如果敌人掏出一包狗粮,它会不会摇尾乞怜……

    还在找”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