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犬冢家的商业代言
    “真不是紫霄大人,应该庆幸当初那纸合约不是和你谈的,否则犬冢家一定损失惨重。”犬冢重恭维道,不愧是三代火影钦点的暗部部长,杀价的本事差点让我招架不住。

    “重,你太谦虚了。”御手洗紫霄眼里精光闪过:“看来我有必要和火影大人提一下这份长约,似乎有重签的必要呢!”

    御手洗紫霄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严重怀疑暗部上一任部长,任职期间吃拿卡要,收受贿赂,给木叶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冤枉啊!”

    犬冢重失声道,不知怎么的,底气有些不足。他赌咒发誓这份长约绝对没有水分,一切都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经过双方的认可,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灰色成分。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问道:“明人不说暗话,紫霄大人是觉得价格不满,还是……”

    “重,大家都是聪明人,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木叶最好的忍犬都出自你们犬冢一族,很多家族都在你这里购买忍犬,但真正能将忍犬挥使如臂的,也只有你们……”御手洗紫霄道:“我的意思……忍犬已经有了,难道没有配套的干货?”

    “那绝不可能!”犬冢重摇头道,目光坚定,声音也冷了下来,关系到家族传承的秘术,即便是死也不会妥协。

    “没你想的那么夸张,我又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御手洗紫霄见犬冢重准备关门放狗,连忙道:“朔茂那家伙在你这购买八只忍犬时,你给的售后服务应该是加了料的吧!”

    御手洗紫霄的意思很明显,我不是贪图你家的秘术,而是木叶白牙买狗时肯定有赠品,现在我也在你家消费,理所当然也该给我。不给,可不要怪我发飙!

    犬冢重闻言,脸色舒缓下来,给白牙的秘籍尚未涉及家族秘术,送给御手洗紫霄也不无不可。想到这,悬着的心松了口气,如果可以,他真不想和暗部部长恶交,家族里在暗部混饭吃的不少,况且暗部也是大主顾,不好得罪。不过,即便没有涉及到家族秘术,但那也是犬冢家历代研究总结的经验,不能这么轻易交出去。

    “紫霄大人,你要知道并非是我小气,可是朔茂大人当初可是一口气购买了八条之多……”言下之意不是我厚此薄彼,而是和人傻钱多的木叶白牙比起来,你杀价杀得太厉害,消费额度不够赠品的标准。

    “价格好商量!”

    “如此甚好!”

    两只老狐狸对视一眼,纷纷笑了起来。

    喂,村子的利益就这样被你们出卖了吗?火的意志呢?忍者的信念呢?杜克不敢再看,专心逗弄二货,生怕自己纯洁的心灵被污染,长大以后成为他们这样可怕的大人。

    “不过谈钱就伤感情了,朔茂大人当时同意帮犬冢家做些宣传,所以我才……”犬冢重补充道。

    木叶形象代言人旗木朔茂:你还在为狡诈的敌人无法跟踪而束手无策吗?你还在为潜入间谍精湛的变身术而忧愁吗?你还在为战场上面对复数的敌人而烦恼吗?犬冢牌忍犬,百年品质,良心口碑,你值得拥有!

    无数跟风忍者在犬冢家置办忍犬,想要成为下一个木叶白牙,那是犬冢家最辉煌的时刻,犬冢重每天过着数钱数到爪抽筋的‘痛苦’生活!

    可惜随着白牙过世,这些都一去不复返。加上死前名声臭了,昔日偶像派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代言商犬冢家的生意跟着一落千丈,犬冢重正愁着呢,没想到御手洗紫霄不请自来。暗部部长的实力或许比白牙有所不如,但人家是实权派,和偶像派的群众基础不一样,手下小弟众多,这事有搞头!

    “忍犬并不适合我!”御手洗紫霄摇摇头,每个忍者都有独属自己的战斗风格,他和忍犬配合不来。

    “不用参加战斗,只要紫霄大人平时带着溜溜弯就行。”犬冢重耐心道:“偶尔有追踪任务,给它个机会展示一下,犬冢家的忍犬在这方面可是最拿手的。”

    “听起来不错,不过我平时没太多时间,从小养的话……”

    “没关系,我这里有成年的,市场价两千万两,现在只要九九八,相当于免费领回家。”犬冢重接过话。

    “还要九百九十八两?”御手洗紫霄很不高兴,代言费没看到,我还要倒贴!这些钱夏树可没有给我预算,难道要动用我的小金库?

    “没办法,走个形式,毕竟以您的身份,我直接送会落下口舌,影响不好。”犬冢重一副奸商嘴脸,偏偏还说我是为你考虑。

    “好吧,那就这么定了。”

    无耻的虚假广告代言合同签订之后,犬冢重拿出了部分非机密的忍犬培训秘籍交给了御手洗紫霄,这还是看在对方答应做形象代言人的份上。否则就算你是暗部部长,也哪凉快哪待着去。

    期间,犬冢重信誓旦旦,当初给旗木朔茂得代言费都没这么高。至于真相是否如此,已经无可查证,因为知情人木叶白牙,卒!

    在得到御手洗紫霄亲口承诺绝不外传这份秘籍之后,犬冢重才心满意足将二人送到门口,并保证御手洗紫霄的忍犬会在24小时以内送到他家里。

    黑白相间的毛发,蓝色的瞳孔透露着蔑视与凶残,像一只小狼崽,小小年纪就有着不属于同龄忍犬的高傲气质。就卖相来说,这只忍犬还是挺物超所值的。在与御手洗紫霄商量过后,杜克给它起了个威风凌凌的名字——哈迪斯,对此御手洗紫霄完全不能理解,他没觉得这个有些拗口的名字一点也不霸气,比起犬冢重的忍犬鬼丸差了不止两条街。杜克没有过多解释,认定了这个名字,二货也很喜欢,不停摇着尾巴。

    来到新家的二狗子一点也不怕生,在庭院里撒泼打滚、挖坑刨土,啃坏木质家具及地板若干、弄死花草无数。直到在每个角落里都留下气味浓郁的不明液体,才欢喜地停下破坏的步伐。在夏树的抱怨中,御手洗紫霄得知仅仅一天,家里就损失了五万两,愤怒的‘一家之主’告诉杜克,这些钱都会在他的零花钱里扣除,于是杜克也愤怒了。

    是夜,本着不打不成器以及棍棒底下出孝子的道理,杜克在哈迪斯头上种了三个大包。精力旺一盛的二哈在杜克的物理催眠法下沉沉睡去。忙了一天的杜克也无精打采,躺在被窝里进入梦乡……

    梦里一片黑暗,无边无际,只有脚下一条小路散发着淡淡的灰色光芒,引导着杜克向前走去。这纯粹的黑暗并不邪恶,也没有引人堕落和颓废,无法让人产生和死亡有关的可怕想象。它平和宁静,包容一切的状态,让杜克无比安心。高贵、沉默、神秘,这才是真正的黑暗。它有着不能被理解的孤独,这孤独从无到有,永恒不变,黑暗包容一切。

    在这奇怪的梦里,杜克心渐渐放松,因穿越带来的危机感也不复存在。顺着灰色的小路慢步行走,一点也不急着终点在哪,此刻他只想这样一直静下去。

    不知走了多久,杜克回神之后眼前是一片灰蒙蒙的空间,上下左右全部散发浅灰色的荧光。在踏入这篇空间之后,杜克失去了对方向和时间的感悟,没有重力没有方向,就在他不知所措时,身后一只手搭在了他肩上。

    难道是鬼片噩梦,该不会是贞子吧!杜克冷汗直流,吓得一哆嗦。闭紧双眼,试图强加意志改变自己的梦境,贞子生前也是大美女,只要我梦的好,噩梦也会变春梦,贞子也会姓小一泽。

    “喂,你的想法也太下一流了吧!”

    听到身后有些无语的说话声,杜克不由转头看去,这声音仿佛发自他内心,只是被另一张嘴说了出来。

    我有两张嘴?

    转过身,一高一矮两个人出现在杜克面前,高的那个目测一米八,身强力壮,肌肉发达,古铜色皮肤外加一张浓眉大眼的国字脸。矮的那个一米七左右,腰里别着一把太刀,嘴角带着淡笑,书生气质扑面而来。

    “基佬和小鲜肉……这是最新的出道组合吗?为什么我的梦里会这么奇怪?说好的小一泽贞子呢?”杜克嘴里说着槽点十足的话,眼睛却一眨不眨看着二人。好眼熟啊,我是在哪见过他们吗?

    “我们并没有见过……也不对……应该说我们每天都在镜子里见过。”基佬的话没有任何逻辑,但偏偏杜克还觉得很有道理。

    “镜子里见过是什么意思?”杜克追问道。

    “字面意思。”基佬。

    “我们是你,你是我们!我们是我,我是杜克!”一旁的小鲜肉受不了两人毫无营养的对话,插嘴道。只是这几句逼格十足的话说完之后,杜克的逻辑已经找不到了。

    “有些乱……让我整理一下。”杜克揉了揉太阳穴,努力寻找丢失的逻辑。听不懂,但内心却非常认同,这是什么情况?

    “太麻烦了,让我们直接交流吧!”

    基佬一巴掌拍在杜克肩上,紧接着,小鲜肉也笑着将手搭在了杜克另一边的肩膀。杜克想要挣开,两人异口同声道:“不要动,集中注意,你会知道这一切!”

    还在找”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