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二是一种生活态度
    “第二组,飞竹蜻蜓对冈野二助!”

    上场的两人一人全身裹着绷带,一人骨瘦如柴,这是一场应该发生在重症监护室的比斗。两人都不是近战体术类型,在一番投掷苦无,替身术,投掷手里剑,分身术,投掷烟雾弹,变身术之后,气喘吁吁的飞竹蜻蜓一拳撂倒了晃晃悠悠的冈野二助。他们展示了在校生应有的匮乏攻击手段,以及自己的体弱多病的身体素质,但总的来说,他们的水平还是可以的,比起和平年代,处于战争阴影下的在校生们,已经可以熟练使用自己的所学。

    “第二组,飞竹蜻蜓获胜!”

    虽然对战没有任何亮点,两个学生的身体也差强人意,但相田老师还是很满意,你不能指望所有人都是卡卡西那种天才,第二组已经达到了他的预期。

    ……

    “第五组,原野琳……”

    “啊,是琳!”肾受打击的带土听到琳的名字满血复活。

    “……对猿飞阿斯玛!”

    “!”阿斯玛一愣,脸色狂喜对着带土说道:“嘿嘿,绝望吧,带土,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请千万手下留情,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小弟了。”带土开始跪舔,平民出身的琳战胜从小受着精英教育的火影儿子,这种事……怎么可能,他只是傻,又没疯。

    “不可能的,带土,为了尊重这场对决,我会拿出全部实力!”阿斯玛义正言辞拒绝了这次可耻的交易,探头贴在带土的耳边,阴测测道:“带土哟,就带着对我的愤恨和绝望努力活下去吧!”

    一脚蹬开抱着自己大腿嗷嗷大哭的带土,阿斯玛两步就跨上了场,一招土遁?黄泉沼困住了企图游走攻击的琳,然后很绅士的敲晕了她。面对带土几欲噬人的眼神,还声称自己已经手下留情了,本来想用土龙弹来着。

    “……”杜克在一旁默不作声,准备回家后就给阿斯玛立碑。你这么叼,三代知道吗?你以为带土是为了谁要毁灭世界的?少年,你已经成功作死,为了不被你牵扯,从此咱们友尽。出于人道主义,汝死后,汝妻子吾自养之,汝勿虑也!总之,一句话,阿斯玛,你安心的去吧!

    对战一组接着一组,很快就到了杜克,而他的对手……

    “第十组,御手洗杜克对战夕日红!”

    “上吧,杜克,就决定是你了,狠狠扁她,一定要给我报仇啊!”带土再次抱起大腿,然后又被一脚踢开。

    “杜克,我这里有几份不错忍术卷轴,我觉得放学后可以讨论一下!”这下轮到阿斯玛不淡定了,抱起了杜克的大腿。

    “哼!阿斯玛,你这是在干什么,你这是要打扰这场公平的对决吗?你枉为火影大人的儿子!”带土爬起后一脚踢开阿斯玛,学着他之前的语气说道:“忍者的对决不容许侮辱,杜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他会拿出全部的实力,因为这是对红的尊重。”

    现世报来的好快,阿斯玛哀嚎不止,只能寄托希望杜克是个水货。这不怪阿斯玛看扁红,不论是在哪个世界,在战场上女性都处于弱势。速度、力量、耐久,女性几乎全方面落后男性,这是天生的。即便是三忍一点红,站在所有女忍者巅峰的纲手,在三忍中也以医疗忍术而闻名。

    羽衣没有丝毫迟疑,当先就走进了演习场中,对面是唇红齿白,眼睛也红的小萝莉,蛮萌的。阿斯玛和带土不看好女性,杜克可不这么认为,女人可是能顶半边天的,日后五影协力对抗宇智波斑,女性就占了两个名额,而且,隐藏boss大筒木辉夜也是女的,火影世界,女人可是很危险,尤其是会忍术的女人!

    “杜克,一定要手下留情啊!还有红,不要气馁!”阿斯玛在场外喊道。昔日告白的‘女神’对战现任憧憬的女神,有种晚间八点档的视角。

    杜克没理他,反倒是夕日红很不爽瞥了阿斯玛一眼。

    抽烟、好色、胡乱表白、对女性不尊重,这是一个白痴!一般来说,在女性心目中留下这种形象是没希望了,可怜的阿斯玛,恋爱之路,任重道远。

    夕日红看着杜克,掏出苦无戒备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杜克,不得不说,精致的小脸蛋让红有些自惭羞愧。

    作为一个男的,你长这么漂亮干什么?

    “你不用幻术吗?比试体术,可是会吃亏的。”杜克顶着哈迪斯,双手叉腰,善意提醒道,无论是体术还是忍术,他都自信有压倒性的优势。忍者的三大心得,体术、忍术、幻术,只有幻术,他还没见识过,遇到日后的幻术上忍,有些跃跃欲试。

    幻术指的是一种精神攻击的方法,通过自身强大的精神意念,和一些看来是不经意但却隐秘的动作、声音、图片、药物或物件使对方陷入精神恍惚的状态而在意识中产生各种各样的幻觉。忍者通常为以查克拉干扰对方五感,扰乱对方查克拉,使其陷入幻觉。攻击手段虽多种多样,但目的都是一样的,扰乱对手精神思想,掌握五感,使其陷入幻觉的世界。

    “你知道我会幻术?”夕日红疑惑道。作为女性忍者,身体素质比不上男性,家族也没出现过查克拉庞大的忍者。夕日真红在教导女儿的第一天就侧重了幻术的培养,而夕日红也很争气,在幻术上很有天赋,进展喜人。但这些事,红在学校从来没和别人提起过。

    “作为一名合格的忍者,情报的搜集必不可少。”杜克开始胡诌,熟知剧情人物的能力,也算是一种情报能力……未卜先知的能力。料敌于先机,这才是穿越者真正的金手指。

    “既然如此……”夕日红掏出一把手里剑,连同苦无,漫天花雨洒向杜克,躲在暗器后靠前几步,结印道:“幻术?魔幻?落樱奈见之术!”

    闪开暗器,杜克刻对上了红的双眸,一股吸力将他的注意力拉向对方,紧接着,地转天旋,脑袋昏沉,浓浓的倦意袭来。沉沉的睡意侵袭下,杜克连忙咬了下舌头,体内的查卡拉疯狂转动。幻术很精密,破解起来只需简单粗暴,被队友打醒或者使用庞大的查克拉自行冲击。

    庞大的查克拉,只是瞬间就将红苦心经营的幻术陷阱撕碎。红完全没想到这个同班同学的查克拉量如此庞大,幻术被强行冲开,没有防备之下,受到了反弹伤害。她闷哼一声,小红眼一翻,很可爱地昏了过去。

    “啊——红!”场外的阿斯玛如丧妣考,看他痛哭流涕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三代火影猿飞日斩挂了。

    “啊哈哈哈!干得漂亮,就是这样!”带土载歌载舞,和阿斯玛形成了强烈的反比。

    “好厉害……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凯敬佩说着,不明所以,但赢了就是赢了。

    “红输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红不是发动了幻术吗?为什么自己会睡着?”

    “不知道,也许是幻术失败,受到反弹了!”

    “太可惜了!”

    “……”

    不明所以的围观群众,自行脑补了刚才的对决,优等生的红不可能会被平时毫无干劲的杜克打败,那么就是红自己打败了自己。群众的脑部是可怕的,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总愿意相信自己认为的真相。

    “第十组,御手洗杜克获胜!”相田老师很是满意,两个学生之间的战斗不到五秒,但非常精彩。幻术之间的碰撞,看似短暂实则惊险无比,第十组的对战已经达到了下忍水平,胜利的杜克固然实体更甚一筹,但夕日红也不可小觑。

    “第十一组,宇智波带土对战福田正一!”

    “哈哈哈,轮到带土大一爷登场了!”

    面对实力平平的福田正一,带土很有信心,美中不足的是琳还在昏迷,看不到他大显身手。

    “可恶的阿斯玛,早晚有一天干掉你!”

    “你们觉得谁能赢?”阿斯玛不怀好意道:“应该是福田吧!虽然他很弱,但是带土可是吊车尾,更弱!”

    “没那么简单,带土平时是逊了点,但他的综合评分是被理论考试拖后腿。实战上,他还是可圈可点的,如果……他不大意的话。”杜克很想给未来boss长长脸,但不知怎么的,他觉得赌带土赢,会被打脸。

    “不会吧!我觉得带土的手里剑还是很厉害的!”面对泼冷水的二人,凯仗义执言。他说的的确没错,宇智波一族的手里剑投掷是木叶公认的第一,带土虽然被誉为宇智波之耻,但手里剑投掷在班上也是名列前茅……当然,这也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他不犯二!

    “看我的宇智波流手里剑之术!”带土伸手摸向腰间,就要施展绝技,对面的福田正一如临大敌,左右跑动,试图规避。

    十秒钟之后,福田正一停下脚步,气喘吁吁,疑惑看着带土,说好的宇智波流手里剑呢,怎么还没来?是打算消耗我的体力?可恶,小看了你这个吊车尾,竟然有如此心机。

    “那个……呃……相田老师……我的刃具包丢在家里了……”

    众人绝倒!

    “第十一组,福田正一获胜!”相田老师翻了个白眼,不等比赛继续,干脆利落道。

    “不要啊!相田老师,我还有宇智波流体术和宇智波流火遁啊————”悲伤的带土被相田老师扔下场,获胜者福田正一。

    “你看,我说了吧!带土肯定赢不了!”阿斯玛一副我已熟知一切的表情,从刃具包里掏出一根棒棒糖,香烟款式的。

    “呵呵!”杜克擦了擦头上的汗,现在才发现刃具包没带,你神经是有多粗?幸亏没赌你赢,不然妥妥被打脸,凯的脸已经肿了!

    ……

    还在找”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