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说好的神兽呢
    “你一定是青鸾吧!”火影杜克激动道,这可是神话世界的特有的生命。什么是神话?是人类对超自然的幻想,是最终,是代表一切的存在,是有神仙妖怪存在的高等世界。这意味着从此以后,杜克们可以触碰到高高在上的神仙法术,威力无边的法宝,以及所有生命追求的超脱万物——永生不死!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不是青鸾,虽然刚出生的时候我也以为自己是,我是杜克,穿越成了……急冻鸟。就是宠物小精灵世界里的急冻鸟!”急冻鸟杜克翻了翻白眼,真不愧是我,想法都一样。

    火影杜克暗道可惜,原来是个西贝货,急冻鸟和青鸾完全不能比啊!掉头看向小恐龙,期待道:“那你呢,是来自魔法世界吗?穿越成了魔兽,是不是有巨龙的血脉?那个世界有神和恶魔存在吗?”

    “不,我穿越成了加布兽,在数码宝贝世界。”

    “……”现实真是好残酷,说好的神仙和众神呢?我的天庭、地府、神山、冥界全没了……宠物小精灵和数码宝贝,画风换的好快,逼格都被拉低了!三大民工漫孬好也能算是全龄段动漫,这两部……我过了小学就没看过了!下一次会不会出现皮衣凹凸曼?背后还有拉链的那种,好羞耻!

    “那你呢,为什么会穿越成女孩?”急冻鸟杜克问道,他刚刚来到这里,思绪还没理清。

    “是男孩,如果你觉得奇怪,我可以变成穿越前的样子。事实上你们也可以,只是因为一模一样的脸交流起来太别扭,所以我们都维持现有的样貌。”火影杜克解释道。

    “我有点乱……”加布兽杜克呆呼呼的,这不奇怪,还在成长期,智商有待提高。

    火影杜克也不知怎么解释,几人伸手……爪放在一起,开始融合记忆。

    ……

    半夜!

    梦的时分,杜克推开趴在身上的哈迪斯,走出客房,光脚来到庭院,满月将他的身影拉长。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力量在心头酝酿,如鲠在喉,不吐不快,让他难以安眠。

    “这种感觉,是急冻鸟和加布兽带来的新力量?”

    经脉中查克拉剧烈涌动,像蚁群爬过,酸麻肿胀,杜克难以安静思考,索性不再压制,顺着身体涌出的力量,挥动起双拳。拳风划过,卷起急速摩擦产生的热浪,发出沉闷的破空声,是加布兽的近身绝技:机关枪组合拳。

    “不,不是这种感觉……”

    一连串拳脚劲气扫过地面,杜克挥舞越来越快,拳势也更加凶猛,庭院的泥土被狂风肆虐,草坪早已不翼而飞。远远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在暴风中舞动,风势越来越急,似乎没有尽头。

    房顶上,御手洗紫霄和夏树并肩而立,在睡梦中惊醒的两人,此时还穿着睡衣。

    “紫霄,他怎么了?”夏树有些担心。

    御手洗紫霄没有答话,凝神注视着下方的杜克,今夜的风格外寒冷。

    “好难受,要炸了,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气喘吁吁的杜克停下无用的发泄,明明四肢疲惫,大脑却无比清醒,身体却不断涌一出着力量,他却找不到钥匙,不知怎样指挥这股力量。

    “哈…哈…哈……”杜克弯腰双手扶膝,嘴里喘着粗气,带着阵阵寒意,在空中结成冰晶。

    “这是什么?”

    难道是急冻鸟的力量?不,感觉不一样,更像是我自己内心在觉醒什么,究竟是什么……好痛苦!

    力量的积压让杜克犹如火炉,想要宣泄却找不到突破口,烦闷至极。在无法忍受的痛苦下,杜克仰天长啸,无限的寒意从体内爆发,犹如暴风雪过境,将整个庭院覆盖,冻结成冰。月光下,银装素裹,以杜克为圆心,整个庭院与世隔绝,仿佛进入了冬季。

    “这是?”夏树惊讶到捂着嘴,不敢置信。

    “终于觉醒了……水无月的血继界限!”御手洗紫霄喃喃自语,完成了三代火影下达的s级任务,他却一点也不开心,心里空落落的。

    让夏树回屋后,御手洗紫霄从高处一跃,跳到杜克身边,不顾他身上透骨的寒意,扶着他关心道:“还好吗?”

    “紫霄叔叔,我感觉……从未这么好过!”杜克喷吐着冰冷的气息,四肢百骸犹如冰块般严寒,这种温度不应该出现在正常人身上,他却精神奕奕,和没事人一样。

    “不用担心,只是觉醒了属于你自己的血继界限。”御手洗紫霄将杜克扶回客房,踢开趴在被窝上的哈迪斯,将他放在床上,和好被子,顺便掖了掖被角。某神经大条的二货在美梦中翻了个身,发出不满的哼哼声。

    “我有血继界限?”杜克躺在床上,许久之后才问道。就在刚才,血继界限觉醒的那瞬间,一切疑问都得烟消云散。为什么全村被杀,唯独自己活下来……为什么水之国的小鬼会被木叶忍者抚养……

    “雾隐村独有的血继界限,水无月一族的冰遁!”御手洗紫霄没有试图隐瞒,不等杜克发问,继续说道:“暗部小队在执行任务时发现了你,有两队忍者正在抢夺你,一队是雾隐忍者,另一队是……木叶忍者。救下你之后,我们得知你拥有水无月一族的血脉,那队木叶忍者也是为此而来。于是火影大人将你扣下,并交由我来抚养,希望将你培养成优秀的木叶忍者。这也是我的任务……s级任务!”御手洗紫霄低着头,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只有模糊的轮廓。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么多?随便编个理由不就好了,小孩子很好骗的!”杜克望着天花板,像是穿透了墙壁,看到了夜空。

    “如果不说出来……似乎会失去一些很重要的东西!”御手洗紫霄沉默片刻,低声说道。

    听到这句话,杜克充满仇恨的心瞬间冷却下来,转头看了看身旁似乎老了十岁的紫发变一态,将被子蒙住头发出闷声:“是节操吗?那种东西在你穿上紧身服的时候就没了……没事的话请出去吧!明天是我和上忍指导老师见面的第一天,不能因为迟到留下坏印象。”

    “你……”御手洗紫霄愣住了。说好的仇恨呢?说好的相爱相杀呢?

    “你什么你……难道你要我上演复仇记?和你一番大战之后,被你放过,侥幸逃出木叶,过着颠沛流离,被人悬赏追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然后加入某个企图统一治世界的非法组织,最后再带着仇恨回到村子杀死所有人……”杜克露出脑袋一脸嫌弃:“你该不会真这样以为吧,不得不说你的想象力太low了!”

    “……”御手洗紫霄挠了挠头,貌似还真是这么想的。

    “关门,不送!”杜克哼了一声,再次将头埋在被窝里,发出鼾声,假装睡着。

    吃了闭门羹,御手洗紫霄并没有恼火,低声说了声晚安,带着愉悦的心情,离开了客房。房间外,等候多时的夏树默默站着。

    “那孩子意外的……成熟呢!”夏树笑着,脸上洋溢着温馨。

    “不是成熟……应该是羁绊吧!”御手洗紫霄抱着自家老婆,嘴角含一着笑意:“作为忍者,却被感情左右,我真是废物!”

    “不,在我心里你是英雄,拯救了这个家的英雄。”夏树靠在御手洗紫霄怀里,单手轻抚着男人的面庞。

    两人相拥,享受着对方的浓浓情意,看着自家老婆如花似玉的面庞,御手洗紫霄不禁有些蠢一蠢一欲一动。夏树也感觉到了什么,嗔怪瞥了紫霄一眼,那万种风情,差点使他化身月下银狼。

    “小点声,回房。”夏树眼泛秋波,双颊隐约如桃花,娇滴滴道。

    “遵命,老婆大人!”御手洗紫霄二话不说,扛起夏树走回房。大起大落的人生太过刺一激,幸福来得太突然,这时候只有摩擦才能让人冷静。

    “不过火影大人那里,你想好怎么交代了吗?”夏树有些忧虑,毕竟是s级任务,现在基本可以判做失败了。

    “现在不要说扫兴的话,明天的事明天再说,现在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杜克和红豆已经长大了,需要一个弟弟或妹妹!”

    “讨厌!”

    ————————————————————————————————————————————————————————————————————

    第二天!

    一夜未眠的杜克大清早就爬了起来,昨夜化身老黄牛的御手洗紫霄辛勤劳作,耕了一晚上的田,现在二人腰酸腿软,还没起床,杜克简单弄了些吃的打发红豆,便匆匆赶往忍者学校。

    战后的木叶急需补充战斗力,所以忍者的数量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补充。除了将六年的在校时间缩短为三年外,分班制度也有所不同,为了最大效率的将新人下忍培养成可靠的战斗力,在他们毕业后,都会打散单个独立分配到不同的小队,依靠经验丰富的前辈来带队。相较于和平时期的分班模式,这种三个老手加一只萌新的小队在战场上成活几率更大,刚毕业的下忍也能迅速找准自己的位置。例如凯,他就被分配到了他老爹迈特戴的小队。

    带土如愿以偿和琳一起被分配到了一名上忍队下,那名上忍有着耀眼的金发,以及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是个可靠的年轻人。就是不知道带土在看到队友死鱼眼之卡卡西后,会是什么表情。卡卡西未毕业时,班里很多女生喜欢他,其中就有琳。这次分班与其说是带土的胜利,倒不如说是琳的胜利。

    “带土运气真好!”阿斯玛十分羡慕。

    “是啊!”杜克很赞同,带队老师是金色闪光,不仅品行端正,武力值也是一流,再过几年,就能成为单挑界扛把子。人品实力双保险,能遇到这么优秀的带队老师,运气可不是一般的好。

    “我也好想和红分到一组。”

    “……”

    杜克决定不再搭理这个坑货,小小年纪不学好,整天满脑子都是把妹,就算给你把到了又能怎样?难不成你还能让三代火影当爷爷?最多就是亲亲罢了,那种无聊的事……好像也蛮羡慕的……我也好想亲亲!

    还在找”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