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烂大街的铃铛任务
    木叶,火影办公室。

    “你把全部的事情都告诉了他?”猿飞日斩戴着火影斗笠,点燃旱烟,仔细看完御手洗紫霄的任务报告。上面写满了有关杜克的资料,包括其血继界限已经觉醒,以及昨夜的经过。

    “是的,火影大人。”御手洗紫霄干脆的点头,没有为自己辩解。

    “你就不怕他因此憎恨这个村子?”猿飞日斩一口接着一口抽着旱烟,脸部被烟雾笼罩,凌厉的目光直刺御手洗紫霄,独属于火影的气势瞬间拔高到顶峰。

    “我更害怕他对我失望……”御手洗紫霄无视猿飞日斩散发的威严,发自肺腑说道:“作为忍者,我并不合格……但我却并不后悔。我愿意一力承担此事造成的全部后果,无论是怎样的后果。”

    又是一个朔茂吗?猿飞日斩沉默了。

    任务还是感情,这是每个忍者都会面临的选择。忍者被视为没有感情的工具,或者说,没有感情的工具才是最为标准的忍者模板,但忍者在成为工具前,首先是个人,只要是人,谁也不能完全抹杀自己的感情。

    “火影大人……”

    见猿飞日斩沉然不语,御手洗紫霄忍不住出声,但话未说完便被打断。

    “我并没有责怪你,这次任务可以说是失败,但也可以说是成功。因为你给了那孩子羁绊,你教会了那孩子火的意志!你做的很好!”

    猿飞日斩抬起头,笑道:“这才是真正的木叶忍者。”

    “多谢火影大人!”

    “不用谢我,只是那孩子既然觉醒了水无月的血继,之前我给他安排的带队老师就不合适了。水门虽然优秀,我也很信任他,但经历了昨晚……”

    “您的意思是?”

    “新的带队老师,必须和那孩子很熟悉,他们之间要有羁绊。”

    “木叶还有和杜克很熟的上忍?”御手洗紫霄有股不祥预感。

    “不是一直有吗?”猿飞日斩狐狸般笑道:“虽然身份不合适,但那都不是问题。非常时刻,自然有非常的办法!”

    ————————————————————————————————————————————————————————————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上忍指导老师。”御手洗紫霄面无表情,萎靡不振。就在刚才,他暗部部长御手洗紫霄被撤职了,部长职务由副部长暂代,全权负责暗部大小事宜。他降职为暗部特殊顾问,而且还是挂名。

    说好的不责怪呢?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去哪了?小队里其他两个分别是火影的小儿子和现暗部暂代部一长的女儿,好厉害,好厉害,再加上前任暗部部长的养子,好一个权二代组合。这孩子果然是个坑,我的膝盖已经粉碎性骨折,今后的人生恐怕要跪着走完了!

    天台上,身穿上忍马甲的紫发中年人,面朝火影岩,眼角噙满泪水。火影大人,我是来当保姆的吗?这两个小鬼的的家学忍术就够他们学一辈子了,真的需要我来教授忍术?

    “初次见面,我是木叶上忍,御手洗紫霄!”

    杜克愣神看着面前的紫发颓废男,心里嘀咕着。不应该啊,看你平时挺忙的,怎么还有时间带队?你这样不务正业,当心工作不保。

    就在刚才,阿斯玛的欢呼声中,相田老师宣布杜克、阿斯玛、红三人,新组成一队,然后就被僵尸脸的紫发老师带上了天台。

    “带队老师和监护人是同一人,那我不是亏大了?品行兼优的上忍老师,我也好想要啊!”杜克望天忧愁道。

    “这个人我认识,经常和我老爸在家里喝茶……而且他也姓御手洗……”阿斯玛对着两人悄悄说道,然后对着杜克一阵猛盯。

    “他是我的养父,关于这件事,是个悲伤的故事啦!”杜克摆摆手,一脸嫌弃。

    “原来如此!可是他看起来没什么干劲,不要紧吗?”红忧心忡忡,队伍里有两个奇怪的家伙已经很糟了,没想到带队老师更加不靠谱。

    “……”御手洗紫霄。现在的孩子们还真是……我能打人吗?应该可以吧!

    “首先,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吧!比如喜欢的东西,讨厌的东西,以及梦想爱好之类的,这样大家才能更好的认识。”御手洗紫霄提起精神拍了拍手,将窃窃私语三人注意力唤回:“就从老师我先开始吧!”

    “刚才说过了,我叫御手洗紫霄,没错,我是杜克的养父,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事物,讨厌的是……杜克,梦想和爱好这些都是机密,恕不奉告。”

    “……”杜克。除了讨厌我,其他跟没说一样,你到底有多讨厌我啊!

    “……”阿斯玛和红。除了知道你们的家庭环境很复杂,其他什么都不知道,这种介绍有意义?

    “那么接下来就从右手边开始,一个一个介绍吧!”

    “我叫夕日红,喜欢的食物是芥末八爪鱼,讨厌的食物是甜食,例如蛋糕。梦想是成为纲手大人那样强大的女忍者,爱好……应该是学习幻术吧!”红第一个介绍,怯生生的样子还挺萌的。

    “原来红讨厌甜食,我一直都不知道……难怪上次送她蛋糕被她扔进了垃一圾桶,害我惆怅了好几天,原来是礼物不对。”阿斯玛从刃具包里掏出了小本本,记录下红说的每一句话。

    “我觉得红把你的蛋糕扔进垃一圾桶,并不完全是因为讨厌甜食的缘故。”杜克探头看了看带土手里的小本本,低声说道。

    “怎么讲?”

    “红的家教很严,平时待人接物彬彬有礼,就算讨厌蛋糕也不会当着你的面扔进垃一圾桶,她讨厌的不是蛋糕……是你才对吧!”

    “……”

    阿斯玛闻言一脸绝望,不过很快就斗志高昂,在紫霄的提醒下站起来说道:“我叫猿飞阿斯玛,喜欢……”

    阿斯玛偷偷瞥了眼旁边的红,看到对方投来的目光,立马目不斜视,继续说道:“喜欢的食物是香肠,讨厌的食物是甜食,尤其是蛋糕。梦想嘛……是和喜欢的女孩子……一起下将棋。”

    和喜欢的女孩子一起下将棋……真是纯洁的梦想!杜克心里想着要是自己和喜欢的女孩在一起会干什么。这还用想,除了女孩还能干什么?

    “嗯……啊!将棋是不错的爱好!”紫霄言不由衷夸奖了一句,心道不愧是三代的儿子,家学渊源。小小年纪就开始撩妹了,就是水平差了点。

    “我叫御手洗杜克,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和讨厌的东西,说到梦想……似乎也没什么,至于爱好嘛……也是多种多样的。”

    “……”红,这样不是只知道你的名字吗?不愧是一家人,自我介绍的风格都一样。

    “……”阿斯玛,虽然听不明白,但似乎很厉害。

    “……”紫霄,以后连白天都要面对这个坑货,被坑的时间要被乘以二,一想到这,头风开始发作了!

    “咳咳!”场面一度陷入尴尬,紫霄轻咳了两声,结束了冷场。

    “刚才的介绍大家都彼此认识了,那么从今天开始,紫霄班正式成立!”紫霄起身,带着三人走向木叶训练场:“今天我们有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只有我们紫霄班才能完成的任务。”

    “已经有任务了吗?太好了,是什么任务,刺杀三代火影吗?”阿斯玛激动道。

    “只是演戏,并不是那么危险的任务,而且,木叶的忍者不可能会刺杀火影大人……这钟话以后不要再说了!”紫霄强颜笑道,熊孩子的话给他不少压力,虽然有时他也挺想这么干。

    “什么吗?真是没劲!”阿斯玛不爽道。

    四人边走边说,很快来到演习场,深入之后停在一条小河旁。

    “在我手里有两个铃铛,你们的任务是在天黑之前从我手里抢走它们,你们有三个人,而我手里只有两个铃铛。这意味着,你们三人中有一个会被判任务失败。失败的人会返校重读,也就是说最起码会有一个人会被淘汰,当然也可能是三人全部淘汰。”紫霄把两个铃铛系在腰上,收起笑容,严肃道:“不抱着杀死我的决心,是抢不到铃铛的,忍者的战斗没有手下留情这一说法。”

    “可是……”红急忙指着头上的护额问道:“我们不是已经成了登记在案的下忍了吗?”

    “作为上忍指导老师,我有权否决你们的忍者身份。”

    “怎么会?”阿斯玛大惊,咬紧牙关。好不容易通过毕业考核,还和红分在一个班,如果真的被淘汰了,家里的老爹……即便是拼上性命,也绝不能被淘汰。

    杜克挠了挠头,没有丝毫惊慌,抢铃铛这个套路,在木叶可谓一脉相承。自来也、鸣人都经历过,任务的目的并非是要下忍们抢走上忍老师手里的铃铛,而是要在上任老师面前展示自己。有所区别的是,猿飞日斩重视小队的基础实力,而卡卡西更看中队员们的团结。

    “老师,用苦无也没关系吗?”杜克突然出声,在吸引了紫霄注意的同时,甩出手中的苦无,双手飞速结印。

    微风掠过,一只大手搭在杜克肩上,紫霄说道:“就知道你会这么干,小子,不要急,有的是时间,要等我说开始才可以进攻!”

    好快……什么时候到我身后的?

    杜克松开结印的手,不敢相信,明明上一次没有这么快的,是放水吗?如果上忍都是这种速度,那金色闪光得有多快?

    “好快!”阿斯玛和红回头看向紫霄,咽了口唾沫,眼睛完全跟不上,真的能抢到铃铛吗?

    “开始!”

    还在找”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