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不科学的世界
    一路急行,杜克全程瞬步赶路,三天之后他发现一件严重的事……他迷路了。荒郊野外,鸟不拉一屎的地方连个鬼影都看不到,想找人问问都不行。

    因为瞬步并不熟练,很多小技巧还没掌握,导致杜克赶路时多次走错了方向,有几次发现后改了过来,更多时候他本人也没察觉到,于是乎,现在尴尬了。

    “区区迷路,怎么可能难得到我?我又不是更木剑八那个脑子里只有肌肉的野兽,让我用学科来解决这个菜鸟驴友才会纠结的问题。”杜克信誓旦旦,野外迷路不要慌,在尸魂界更是如此,只要找准东西南北,就不存在迷路,因为最中心的位置是瀞灵廷,这是最好的路标。

    “嗯,让我想想……植物是迷途驴友的好伙伴,首先要找一棵树……”杜克就近找了一棵大树,用心观察了起来。

    “按照太阳东起西落的规律……树的影子会指明东南西北……是怎么说来着的?记不清了,不过没关系,我还有很多种辨别方法,这难不倒我。”杜克本想借助太阳辨别方向,结果记不清具体门道,于是换了个方法。这个方法……还是先找一棵树。

    “根据植物的习性,其南侧的枝叶茂盛而北侧的则稀疏,还是很简单的。”杜克给自己点了个赞,然后看了看眼前的树……貌似这棵树长得比较均匀,枝繁叶茂长势喜人,看不出哪里茂盛哪里稀疏。

    “没关系,不能再一棵树上吊死,换一棵试试。”杜克没有放弃,换了一棵树……又换了一棵树……再换了一棵树……

    “尸魂界的树真是强迫症患者福音,竟然都长得没啥区别?”无语的杜克放弃了依靠植物习性分辨东南西北的方法,不甘失败再次换了个辨别方式。当然,还是要找一棵树。

    “一刀流居合!”

    五指紧握斩魄刀柄,借助刀与刀鞘的摩擦力,在出刀时制造出瞬间的爆发力。剑芒闪过,大树拦腰被分成两段。淡淡的杀气弥漫开,杜克轻轻舒了口气,将斩魄刀归鞘。

    “让我来看看,年轮宽面是南方……竟然一样宽,真是奇迹!”杜克仔细研究一会儿,拿出斩魄刀比划了一下,惊异发现,一不小心找到了棵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树。这棵树的年轮密密麻麻,数不胜数,不知长了多少年。这倒没什么,关键是年轮竟然是标准的圆形,用圆规才能画出来的那种。心里一股不祥的预感,杜克转身又砍到一棵大树,一样的圆形年轮,宽度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是谁和我说植物是不会骗人的?这明显是口胡!科学证明,尸魂界一点也不科学……所以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郁闷的杜克无法接受迷路的事实,只能归结与尸魂界与前世不同。尸魂界整个世界都是由灵子构成的,前世那套理论在这里一文不值。

    “迷路的时候,靠直觉是不可取的,只会在原地打转,该怎么办……有了,还有一招。”杜克抓耳挠腮,最后还是给他想出了一个办法。这个办法涉及神秘学、概率学、天体学、心理学等等,非常难以掌握,非紧急情况不能使用。

    杜克掏出斩魄刀,立在地上,脸色肃穆,眼皮一眨也不眨,然后轻轻松手,啪的一声,刀落在地上。

    “很好,刀头指的方向,就决定是你了!”

    三天后,饿得头晕眼花的杜克终于走出了那片该死的树林,抢了几个面目狰狞的大汉,夺来了他们的食物和水,狼吐虎咽吃了起来。对此,他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这是尸魂界不成文的规则,弱肉强食,他以前也是这么活下来的。

    丢下几个哀嚎的大汗,杜克紧了紧斩魄刀后就去寻找有人的地方,这几个壮汉实力低微,让他拔刀的资格都没有,不是理想的磨刀石。一路上经过几个小村落,只有寥寥几个人,几乎人人都是亡命之徒,为了搞到一点吃的,都要经过一番生死相向。看到杜克的斩魄刀后更是露出了贪婪的眼神,只可惜实力太差,连杜克的衣角都摸不到。

    “更木剑八就是在流魂街外围锻炼出的野兽型剑道,为什么我却连稍像样点的对手都没遇上,难道强大的家伙都离开这里了?”杜克吃着抢来的食物,瞬身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后,已经是百米开外,朝着最荒芜的地方走去。

    杜克通过几个村民口中得知,他已经踏入了北流魂街70号区域,属于非常靠后的地区。在这里,每天都有新的魂魄诞生,同样也有无数魂魄因争斗而丧生。混乱无序、不堪入目,是这里最真实的写照。

    当杜克出现在一个破败的城镇门口时,一双双嗜血的眼睛转过来,明显可以感觉到空气中飘扬的血腥味。杜克踩着焦黑的泥地,走向人群,掏出一水壶喝了一口,在所有人粗重的喘息声中,说道:“想要水吗?”

    杀气腾腾的魂魄们衣衫褴褛,瘦弱的身躯一阵风就能吹倒,一个个蠢一蠢一欲一动,舔一着手里残缺的兵器,眼中闪烁着疯狂的光芒。

    “还是说想要我手里的斩魄刀?”杜克亮出腰间斩魄刀,眯着眼问道。

    这句话打破了众人最后绷紧的神经,他们嫉恨着冲向了杜克。在场很多人手里握着断裂生锈的刀剑,甚至是木棍、石头。在混乱的流魂街,食物和水的确重要,但和一把锋利的兵刃相比就不值一提了。只有实力才能活得长久,这群魂魄比谁都清楚,斩魄刀的可贵之处,那是无论如何也要得到的宝物。

    “杀了他,那把刀是我的!”

    “都给我滚开,谁敢和我抢,我就宰了谁!”

    “等抢到了再说,谁抢到是谁的!”

    对冲来的人群视而不见,杜克缓缓抽出斩魄刀,一阵阵刀兵相交的声音传来,伴随着一声声惨叫声。斩魄刀锋利的刀刃毫无阻拦划破皮肤,切开肌肉,斩断骨骼,溅起热血带来死亡。一击致命,不留活口,这些流魂还没察觉痛楚就一声不吭倒地身亡,只有几个xing yun儿在临死前发出了悲鸣。

    劈!砍!刺!扫!削!

    杜克的斩魄刀越挥越快,每一次斩击都更难阻挡,角度更加刁钻也更为致命。他的身体在接受记忆,将那些sha ren如麻的剑道记录在每一个细胞中。

    四溢的血色!

    倒下的尸体!

    无力的惨叫!

    看到周围的同伴一个个的倒下,而杜克却依旧高速地挥舞着手中的刀剑,几乎毫发无损,那些围攻他的人彻底的崩溃了,对方的强大,根本就不是他们可以匹敌的,人数在这一刻没有优势。

    “不可能,怎么会这么强?”

    “怎么可有有这样的人,这根本就不是我们可以战胜的……”

    “逃啊,快逃啊……”

    惨状,单方面的屠一杀!一个个被杜克吓破胆的人转身逃走,很快乌合之众就一哄而散。

    “不要杀我,我投降了……”一个吓尿的流魂跌倒在地,两腿发软,对着杜克哀求道。

    杜克没有理他,轻轻擦拭了斩魄刀,收鞘转身离开。失去战斗信念的人,没有斩杀的理由,这会让他的剑道蒙羞。

    “去死吧!”逃过一命的流魂爬起来,捡起身边的断刀,从杜克身后偷袭,一刀劈了下来。

    一道锐利的目光扫过来,像无数把刀子一样在身上划过,空气变得无比沉重。杀气混合着灵压,冲天而起,那个偷袭者像是被人掐住喉咙一样,连呼吸的本能都忘了,涨红了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几滴汗水从额头滑落,张大的嘴滑稽可笑。

    随着杜克远去,脚步声的渐小,整片地方都安静下来了。逃走的人一个个走回来,在尸体堆中挑拣还能用的wu qi,几个人试探着走到那名偷袭者身边,想要拿走他紧握的断刀。轻轻一碰,偷袭者浑身像是断了骨头一般,倒在血泊中,双目无神空洞,一片灰色,已然断气。

    “他这是怎么了?”

    “死掉了……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死,明明没有伤口?”

    “那个男人是怪物吗?”

    ……

    杜克毫不留恋离开了这个村子,朝着远方出发。这些人虽然都经历过血的洗礼,但程度还不够,一味的杀戮不是他期待的战斗。他要的是势均力敌的搏杀,只有同等级别的强者才能激发他的潜力,将融合的剑道彻底掌握。

    “希望下一个区域会能让我苦战的强者,流魂街不应该仅限于此。”杜克想到那位路痴的更木剑八,因为在流魂街找不到值得砍的人才进入瀞灵廷,那时候的更木剑八已经拥有了队长级别的实力,所以流魂街肯定有强大的人,只是他还没发现罢了。

    “还有你,什么时候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已经等很久了!”杜克轻抚着斩魄刀,每当静下心,就能清晰的感觉到刀的存在,可是无论对方说什么,每到关键时候都模模糊糊,听不清名字。就像雾里看花,隔着一层纱,看得到却说不出来,明明就在嘴边,却不知怎么开口。

    求收藏、求推荐!

    还在找”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