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更木剑八
    越靠近流魂街边缘,流魂的实力越强,甚至出现了会始解的强大流魂。他们诡异的能力给杜克带来了一次又一次苦战,甚至好几次差点丢了性命。

    一次次在生死边缘的战斗让杜克的实力突飞猛进,不单单是剑道方面的,每次战斗过后,杜克都发现自己各方面的素质都有显著的提升,尤其是灵压,在战斗时增长的非常明显。

    对剑道技巧和招式变化的掌控力更加从容自然,一招一式挥使如臂,原本每招过后还要思考下一招,现在也从善如流,信手拈来宛如水到渠成,浑然一体。

    但是杜克很清楚,他只是掌握了本应得到的力量,他本身并没有突破。想要突破,必须让斩魄刀始解,杜克不由看了眼自己的斩魄刀,经历了这么多天,他愈发清晰感受到斩魄刀的呼唤,但每次到真名时都会卡住。所以他现在才会这样的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斩魄刀的名字。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杜克抚摸着斩魄刀,低声地呢喃着。

    将擦好的刀收鞘,胡思乱想了半天后,杜克抱着刀靠在树下闭目养神。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还没有人敢在混乱区陷入沉睡之中,因为不知道何时就要面临死亡。

    三天后,流魂街外围,某不知名的区域,杜克在树林里七拐八拐,再次迷路。

    “幸亏拜托射场帮我,否则七天时间还真不够用,这个鬼地方究竟是哪,竟然一个活人都看不见。”

    越靠近流魂街外围,活着的生物就越少,这两天来,杜克遇到的全部都是死去多时的尸体,一个能喘气的都没有。昼夜温差极大的荒漠、地表随处可见风华的岩石,以及稀稀拉拉的树木,整个地区环境恶劣,连一条可以指明方向的路都没有,如果不是没有看到虚,杜克甚至怀疑自己来到了虚圈。

    炙热的艳阳悬挂高空,将孤零零的树木拉出一道斜长的影子,杜克踩在干燥开裂的土石上叹了口气,眼见太阳就要下山,却连一处落脚的地方都找不到。昨夜的严寒在历历在目,零下十几度的野外,寒风能冻碎人的骨头,这种体验他不想再来第二次。

    “不管了,就这个方向吧!”这个区域没有所谓的道路,杜克犹豫了一会儿,随便挑了个方向,然后义无返顾的朝下一个区域出发。这个区域死气沉沉,相当压抑,空气空的灵子非常稀薄,不是久留之处。

    “叮——叮————”一阵阵刀剑相交的碰撞声自远处传来,伴随着凄惨的哀鸣。

    “有人?”正在因迷路郁闷的杜克顿时精神一振,有惨叫声,那就代表着附近有活人。

    脚下加快,连续几个瞬步,杜克已经赶到了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到眼前的场景,饶是杜克这样拥有几世记忆,饱受战争洗礼的人也不由一怔。放眼前方红色是唯一的主题,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一片犹如屠宰场的空地上,铺满残肢碎片,简直是人间地狱。虽然说这个区域死寂沉沉和地狱没什么区别,但比起眼前连空气都充斥血腥的地方,要好太多了。

    残尸碎肢,没有一个完整的人形,这就是杜克眼前的景象。上百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一个叠着一个,连空气中的灵子都带着令人作呕的腥味儿。

    “这股灵压,就像野兽一样让人不安,是谁在这里战斗?”作为顶尖剑客,杜克一眼就能看出,所有的死尸都出自同一把刀,而且都被极其残忍的一分为二,这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震撼。这些流魂死状极惨,与其说是被人杀死,倒不如说是野兽……或者是虚。

    “杀啊!杀了他,他坚持不了多久的!”

    “我们人多,不要怕。”

    “杀了他!”

    不远处,一阵阵喊杀声伴随着金铁交鸣,将杜克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只见前方百米远的地方,一场异常惨烈交战,刀光剑影下每一秒都有生命在消逝,一个个都杀红了眼,奋不顾死的向前冲。短短几个呼吸,就有上十人惨死,然而还有数十个人悍不畏死,围攻着中间那个高塔般的身影。

    杜克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前方那个大杀四方的身影,2米左右的身高,鹤立鸡群屹立在包围圈中,狂放的姿态一眼就能吸引所有的注意。杂乱不羁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饱饮浓稠的鲜血粘在一起。一道刀疤从他的额头横贯左脸,显得异常狰狞,肆意张扬的嘴角,脸上绽放着嗜血的笑容,挥舞着手中长长的斩魄刀。刀身上满是锯齿般的缺口,屠一杀着周围奋不顾死的涌上来的人,每每长刀斩下,就带走一片残肢。

    “这家伙是更木剑八……难怪灵压和野兽一样,真是他的风格。”虽然外貌还有些年轻,发型也没梳理成一束一束,但杜克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无他,灵压太独特了,和他的主人一样,充斥着最原始的野兽凶性。

    围攻的人一个个的倒下,而更木剑八手里的长刀依旧毫无疲惫,周身浴血的他犹如地狱中的恶鬼。最后那些围攻他的人彻底的崩溃了,被吓破胆的他们不敢再留下,转身逃走,只恨爹妈没多生两条腿。可是杀到兴起的剑八怎么可能放过他们,虎入羊群将所有人一个一个全部砍成两段,整个战场上就只剩杜克和剑八两个活人。

    杜克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幕,直到剑八向他看来,才将手搭在斩魄刀上。如此完美的磨刀石,这不就是他一直想要的对手吗?磨砺剑道,在尸魂界再也没有比眼前这只野兽更合适的对象了。

    看到杜克丝毫没有胆怯,剑八露出满意的狞笑,一步跨过尸堆,不知名的斩魄刀重重砍下。杜克脚步微动,轻易闪开了这一击。

    “躲过去了,你看起来很不错,是个值得一砍的家伙呢!”剑八对于杜克躲开后没有攻击自己非常不解:“为什么不在身后给我一刀,这么好的机会?”

    “机会?”杜克慢慢拔一出斩魄刀,冷笑道:“如果真的给你一刀,倒下去的就是我了。”

    “被看穿了啊!哈哈哈……就是这样,这才是我期待的战斗,好久没有遇到你这样的强者了,这种游走在生死之间的快一感,请和我厮杀一场吧!!”剑八双目爆出见猎心喜的精光,兴奋地大笑道。

    话音未落,剑八已经向杜克高高举起手中的斩魄刀,携带者凌厉磅礴气势,呼啸着狠狠劈下。杜克举起手里的斩魄刀自下而上,狠狠撞了上去。

    轰————

    两把斩魄刀带着截然不同的灵压撞在一起,掀起的气流将地表震出深深的沟壑。尘埃被碰撞的灵压冲开,杜克和剑八就这么僵持在原地比拼力气,谁都不肯后退半步。

    “哈哈哈哈,你果然和那些杂碎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更木剑八发出一阵狂笑声,不断用力压下手里的斩魄刀,眼中满是兴奋,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郁。

    当!

    刀剑在半空擦出火花,杜克和剑八各退一步,遥遥相对。只是试探的一击,双方都感受到了来自对手的压迫,这场战斗不能松懈,因为……会死!

    杜克重新收刀,然后大拇指缓缓推开刀柄,右手五指紧握刀把,沉重的气势伴随着灵压如同一把巨剑冲天而起,下一刻就要斩破苍穹。感受着令人窒息的灵压,更木剑八扭了扭脖子,手上加了几分力,紧握着手中的斩魄刀,眼中有几分郑重,脸上的笑意却越来越灿烂。

    随即,剑八也爆发出远超以往的灵压,金色的灵压在空中组成骷髅形。两股灵压在半空相会,激烈碰撞的灵压将周围的东西全部震飞出去,掀起一阵飓风。

    “好恐怖的灵压,我都不知道这个区域还有你这样的人!我以为他们都被我杀光了!”剑八面露凝重,灵压不能代表实力,但实力强大的魂魄必定有着强大的灵压。像杜克这么强的灵压,他已经很久没遇见过了。

    “怎么,害怕了?”杜克将斩魄刀全部拔一出,气势提升到了巅峰,这一刻他感觉自己能将整个世界斩开。

    “害怕,怎么会?这是兴奋啊!”剑八摸着脸上被灵压割伤的血痕,勾勒出残忍的笑容。

    “我也很兴奋呢!”

    杜克回以微笑,瞬步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剑八身后,斩魄刀对着他的背后狠狠斩下,剑八头也没回,举刀从腋下刺出。刀尖相撞,二人僵持片刻后,开始毫不留手疯狂挥动着斩魄刀。

    “叮——叮——叮————”

    刀锋碰撞,火花四溅,剑气弥漫在两人身上留下大大小小无数细微伤口,超快的挥剑让两人的身影逐渐模糊。

    “飞天御剑流·龙巢闪!”

    以快打快,杜克眼中精光闪过,斩魄刀挥舞无数刀影。剑八被眼前的剑芒刺痛双眼,紧接着四肢躯干,全身上下传来剧痛,热血不要命的飞溅,喷出老远。

    还在找”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