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朔望月
    刷————

    鲜血四溅,剑八持刀驻地,踉跄了两下才站稳脚步。喘着粗气,惊讶道:“这是什么招数?”

    “飞天御剑流!我刚才使用的剑法流派,追求极限的速度,在你击中我的那一瞬间绝地反击,是不可能闪避的招数。”杜克解释道。所谓剑道无外乎快、狠、准三字,而飞天御剑流更是将其中的‘快’和‘狠’发挥到了极限,超越极限的一流速度,再加上其强大的攻击招术让人挡无可挡。

    “哈哈哈……”

    剑八笑了一会,低下头来看着自己身上的伤痕,再抬头看着面前的杜克,眼中的兴奋更加浓郁:“虽然不太明白,但无疑是了不起的招式。很久没有人可以砍伤我了,你果然是个厉害的家伙。”

    “多谢夸奖,不过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那真是求之不得!这种战斗的让我热血,再来的猛烈些吧!”呼和一声,剑八已经向杜克冲了过来,挥舞着手中的斩魄刀,一次又一次斩下,又快又狠不知疲惫一般。剑八疯狂的大笑着,密集细小的伤痕布满他的身体,不知流了多少血。不过他本人并不在意,或者说他还乐在其中,这很正常,以他那强悍的灵压和体质,那些伤口还构不成什么威胁。

    “如你所愿,你可别死了。”杜克看眼前的剑八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和日后还有不小的差别,想必距离他当上十一番队队长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还有极大的潜力尚未挖掘。即便如此,也是非常可怕的对手,面对这种怪物,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飞天御剑流龙锤闪!”

    “龙翔闪!”

    “龙槌闪!”

    “双龙闪!”

    “飞龙闪!”

    夕阳落下,荒漠上剑光冲天,斩击横越数十米,照亮了大片空地。杜克看着倒在地上血流不止的剑八,喘着粗气收起斩魄刀,一连使出这么多奥义,他持刀的右手都有些发麻了。

    “希望你好运,可别就这么死……竟然还没……”

    杜克话未说完就睁大双眼,难以置信看着剑八重新站了起来。剑八浑身浴血,刀伤卷起皮肉,甚至有几处能看到皑皑白骨。这种足以致死的伤势,没能击败剑八,反而唤一醒了他埋在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

    灵压!无法言表的强大灵压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从剑八身上散发出了无比浓重的灵压,这股灵压与之前相比,有着天壤之别,浑厚的程度就好像天空中有一片大海在落下。让视线内一切物体发出灵魂深处的哀嚎,树木、山石吱吱作响,崩塌成碎屑。

    “这也能算灵压……开什么玩笑?”杜克握刀的手在发颤,不敢相信眼前的状况。他知道剑八虽然不会始解,却在所有队长里都拥有数一数二的灵压,但这未免也太夸张了。杜克自负灵压已经达到队长级,但在这股灵压面前,他引以为傲的灵压简直如何孩童般可笑,是那样不值一提。

    “托你的福,好像想起了什么,不过那都不重要了。现在我们开始第二回合!”剑八扛着斩魄刀一步一步走向杜克,每踏一步,他的气势就提高一分。

    ‘不能让他继续下去了,否则我真的会死!’杜克强迫手脚止住颤抖,在剑八毁灭性的压力下,聚精会神挥舞出最璀璨的一击。

    “飞天御剑流九头龙闪!”

    剑术基本的九个斩击方向,包括当头直劈、自右向左斜下切、自左向右斜下切、左横切、右横切、自左斜向右上切、自右斜向左上切、从下而上、直面刺喉。杜克以飞天御剑流的神速在瞬间从九个方向发出斩击,让剑八无法防御也无法回避。

    “噗——”

    身影交错,刀光伴随鲜血。杜克转头看向身后,九道斩击全部命中,面对超越极限的斩击,剑八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剑八反应过来却没法闪避,就这么用身体硬接下来这九道斩击。

    杜克额头留下冷汗,斩魄刀传来的触感让他心惊不已。飞天御剑流的剑术只能堪堪破开剑八身上的灵压,留下了九道细微的创伤,这种伤口连轻伤都算不上。

    “你的剑的确很快,不过还不够,你的力道还不够!!!”剑八伸出舌头舔shi着手臂上的血迹,脸上露出了疯狂的笑容:“这种小伤是小孩子打架吗?别告诉我你就这点程度!你应该更加凶狠一些,你可以做到的!来吧,用最强的斩击杀了我!”

    杜克惊得呆立当场,他记得很清楚,剑八和一护以及十刃诺伊特拉的战斗,在那时剑八绝对没有这么强大。

    “干什么呀!失去斗志了吗?那可就太没意思了……”更木剑八说完,瞬间消失在原地,出现在杜克头顶,狠狠一刀斩下。

    “天翔龙闪!”

    生死关头,在剑八的刀落下的一刻,杜克及时醒悟过来,使出飞天御剑流最快也是最强的奥义。天翔龙闪,是比神速更快的超神速拔刀术,比任何对手更快的剑招。

    绚丽的剑芒划过夜空,没有斩击到肉一身的触感,持刀的杜克就这么看着剑八握着自己的斩魄刀,以及那嘴角的狞笑。

    ‘不可能,天翔龙闪被徒手接住了……’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木头一般地站在那里不动。怎么可能?他是更木剑八?骗人的吗!和刚才判若两人,简直就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无论是速度、力度、反应都截然不同,就连灵压都提升到了无法企及的高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你最强的一击?的确很快,但是力道太差了!”剑八更木剑八舔一了舔嘴唇,嘴角勾勒出一抹残忍的笑意:“如果就这种程度,那就结束吧!”

    高高举起的锯齿刀刃落下,从杜克的肩头到下腹,斜着砍出了一道可怖的伤口。血,漫天的鲜血飞溅了剑八一身。杜克顿了一下,缓缓倒地,大量的鲜血流失,他的灵压也在急剧下降。

    “什么嘛!我还以为能躲过去……太无趣了!”剑八舔一着嘴角边的血渍,看了眼垂死的杜克,转身离去。

    ‘好强……好快……’

    ‘好冷……我就要死了……原来死亡是这种感觉……真是不甘心……’

    ‘明明还有很多想要做的事……’

    ‘抱歉了,大家,我可能要先走一步了……’

    瞳孔逐渐放大,杜克的意识开始发散,一切都变得模糊,黑暗笼罩他的世界!他漂泊在漆黑的空间内,随波逐流不知到往何处,沉重的眼皮越来越难支撑,生命的烛火微弱渐逝。

    “你究竟要睡到什么时候?还不快点喊出我的名字!”清冷高傲的女声不急不慢缓缓诉说着,如梦似幻犹如空谷幽兰在耳畔响起。

    “是谁?”杜克睁开眼,四周依旧是万年不变的漆黑。

    “你知道的,说出我的名字吧!”一只冰凉的皓腕如皎白的月光划破黑暗,轻抚在杜克脸颊上。

    “你的名字?”杜克试图穿透黑暗看清女子的面庞,却只能看到一点轮廓,被黑暗笼罩的轮廓。

    “我的主啊!这个世界是如此黑暗,你想让这里继续到何时,我一直在等待,期待你绽放光芒,驱散这无边无际的黑暗。”女子的身影越来越清晰,她伸手拉住杜克,洁白的素手紧紧握住杜克,倾诉道。

    “你的名字?”杜克闭上眼喃喃道,一幕幕景象从脑海中闪过。无数的记忆破碎揉成一团,再组成一片,他静静在这流淌的长河中躺着,回忆着灵魂深处的名字。

    “我主,我一直在你身边。喊出来吧,我的名字!”女子的面容显露出来,那是怎样的美丽啊!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随风飘拂,细长的凤眉,双瞳如星辰如明月,玲珑的琼鼻,清冷的紫色薄唇,完美无瑕的面庞脸晶莹如玉,肌肤如冰似雪。一身皎白的素衣,身材轻一盈,清丽绝俗。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当真是高高在上的神女,高贵圣洁!

    “说出来,我的名字是……”

    “我想起来了,你的名字是……”

    ……

    轰————————

    冲天而起的灵压吹散了天空的云朵,拔地而起的激昂剑意直刺苍穹。那覆盖着天际的大海被捅出一个窟窿,久久不能平复。剑八转身没走几步,就被身后爆发的可怕灵压吓到了,他猛然回身,就看到杜克拄着斩魄刀重新站了起来。灵压从他身上散发,没有止境的散发着。

    “你还没死?”剑八惊愕了一下,再次爆发出更胜以往的灵压,然后疯狂笑道:“就是这样的气势,我知道的,你就是我期待已久的家伙!”

    杜克泰然自若,勾起一抹淡笑,如对待ai ren般轻抚斩魄刀,横举在胸前,沉吟道:

    “向世界绽放光辉吧——朔望月!”

    轰————————

    灵压爆发,飓风过境般扫开天空地面,剑八单手横在眼前,被灵压逼退,双脚在地上犁出两道深沟。飓风过后,杜克的衣着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手里的斩魄刀由短变长,刀身散发着朦胧婆娑的莹莹月色,与天空高悬的明月遥呼相应。

    “久等了,第二回合开始。”杜克单手一抹,自肩头到下腹的伤口顷刻间愈合。锐利的黑眸紧紧盯着剑八,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间散发傲视一切的强势。

    “伤口消失了,有意思……斩魄刀的能力吗?那就说明你更耐砍了!”剑八见此没有畏惧,反而凶性大发,一个跨步砍向杜克的头顶。

    “无明神风流青龙!”

    还在找”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