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鏖战正酣
    “无明神风流————蛟龙!”

    光影交错,两人间隔数十米,杜克和更木剑八两人背对背持刀站立,时间片刻静止。只是片刻,狂风骤起吹散尘埃,之后剑八的胸膛溅起数道血花,洒向空中。

    “听见了吗?那宛如神风的声音!”杜克拂去朔望月剑身上的血渍,轻声质问道。

    无明神风流是杜克在鬼眼狂刀世界习得的剑术,出剑奇快无比,凌厉异常,是臻至无上境界的杀戮之剑。让心像黑暗一样华为无,让招式像光明一样清澈,让身体像影子一样与自然相容……倾听所有的声音,用神的疾风斩断一切,这就是无明神风流!

    而这招蛟龙就是无明神风流的招牌剑术。将剑道的基本动作心、技、体提升到极点,唯有三者合一时才能够发挥出一剑。死去的瞬间被温暖神风包裹,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冷酷的痛苦与恐惧,无法闪避亦无法阻挡。

    “这股温暖而柔和的风……完全躲不开,就是你斩魄刀的能力?”剑八喘着粗气,从嘴里咳出大量鲜血,脸上既惊又喜,无比癫狂。

    “不,我斩魄刀的能力并非如此,无明神风流是剑术流派,那神风是剑招。”杜克看着自己的斩魄刀朔望月,面露古怪。朔望月和其他斩魄刀有很大的区别,并非是指能力,而是指卍解。一般来说,死神的斩魄刀都是先经历始解,然后与刀磨合,最后才能卍解。而塑望月却打破了这个规律,杜克在始解时就得知了朔望月的卍解,但他又做不到卍解。朔望月的卍解条件非常苛刻,苛刻到杜克甚至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达到卍解的要求。

    “无明神风流?不是斩魄刀的能力,而是一个流派,完全不明白呢!不过,有一点我很在意……你会几种流派的剑法?”剑八挠了挠脑袋回忆着,露出嗜血的笑容:“因为这让我想起一个人……她也是你这样,会很多种流派的剑法!”

    杜克被问得一怔,不知剑八说的是谁,不过他没怎么细想,直接回道:“硬要说流派,应该只有四种,有四个剑客传授了我他们的剑道。”

    “加上刚才那个什么飞天流,你已经使用了两个流派的剑法,我是不是能假设……剩下的两个流派威力更大?”剑八睁大眼睛,瞳孔缩小如针尖。他的血液在沸腾,毛孔在喷张,甚至就连握刀的手都微微地颤抖着,几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和激动。

    “就破坏力而言,他们的剑招都很一般……一个是剑道境界上的强大,另一个是内心的强大。”杜克指了指自己胸口那颗跳动的心脏,自豪道:“多亏了他们,我才没有迷失在杀戮中,能继承他们的剑道我无比荣幸!”

    “既然如此,那就用出来吧!让我领教一下你口中所谓的强大!”更木剑八眼中透露出强烈的战意,狂吼一声,脸上露出近似癫狂般的表情,猛然举起那把刀身如同锯齿一般的斩魄刀,与此同时金黄色的灵压猛然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将披在身上的衣服扯碎。灵压裹挟这不屈的战意,冲刷向四面八方,就连满是破碎土石的大地都被那股狂暴的灵压碾烂,化作灰尘飞扬。

    “那可不行,如果真的用出来,你可能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杜克提剑斩下,劈开剑八散布在四周让人窒息的灵压。

    “还真敢说!我偏要试试什么是……没有还手的余地。”

    剑八举刀冲来,狠狠劈下。毁天灭地的金色剑光刷下,一往无前。这一刀绝对是杜克见到的最耀眼的一刀,一刀劈下像是要把空间都切成两半,连天地都要为之变色。

    不可力敌!杜克脑中闪过,脚下变换微微一侧身避开,这一刀擦着他的身体落下,斩下几缕头发,杜克甚至可以感觉到肆虐的灵压切割肌肤的刺痛感。

    轰——————

    剑八这一刀斩落在地上,狂暴的灵压像是水银泄地一般铺散开来,炙热的金色灵压所过之处,一切都像是被灼烧一样,饱受摧残的地面纷纷龟裂,在更木剑八的灵压之中消融,散开的灵压在杜克周围形成一个包围圈,不甘受制的杜克立刻爆起白色的灵压与之抗衡。两人的灵压近距离撞在一处,顿时激起一阵剧烈的摩擦,爆发开来的能量逸散开来,将周围的地面下沉数米之深。

    方圆数十米地面在灵压的碰撞中悉数化为虚无,弥漫的尘土中,刀剑碰撞的叮叮作响。视线被遮挡不能阻止二人的搏杀,就算眼睛看不见也没关系,对手那带着独特颜色的灵压就像是黑夜中的明灯。

    一道金色的斩击划破烟尘砍向杜克的背后,只见他脚下不动,手臂微转做出诡异的动作,手中的斩魄刀却划出一个弧线,反手背在身后,恰到好处的挡下了来自更木剑八的斩击。

    接下这招的杜克微微踉跄,向前挺了一步,心中再次升起不妙的警觉。剑八的招式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开大合,没有固定的套路,但从剑八的斩魄刀上杜克感到了极大的威胁。没有始解外形没变,还是一如既往的残破的刀刃,但用刀的人却又变强了,速度、力量,短短几次交手,杜克就能轻易察觉剑八惊人的进步。

    剑八就像赛亚人一样,在战斗中每时每刻都在提升自己,杜克始解后带来的差距,正在被剑八急速追赶,用不了多久这差距就会抹平。然而最让杜克恐惧的是,他完全感觉不到剑八提升的上限,剑八的强大似乎没有尽头,那把破烂的锯齿长刀在他手里像是世间最锋利的刀刃。

    手中斩魄刀自上而下劈落,两把刀猛地碰撞在一起,杜克肩膀微颤,虎口传来痛意,差点握不住自己的斩魄刀。果不其然,这一次从斩魄刀上传来的力量又增强了,强到和之前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这家伙是怪物吗?他的力量又一次占据上风了……’

    杜克心中还在惊叹剑八这一记斩击的强劲,耳边就听到一阵轰鸣的风声,在杜克分神的一瞬间,剑八被阻拦的刀再一次劈下。

    ‘速度也变快了……虽然没有力量那么夸张,但照这个苗头下去,我根本就没有取胜的机会。’

    杜克低身躲开,任由剑八的刀从头顶呼啸而过。头皮上感到了一阵隐隐的刺痛感,虽然刀锋尚未及体,但是挥刀时产生的剑压就已经让杜克浑身毛孔收紧,冷汗直流。

    杜克尚未多想,就察觉到一股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立刻瞬步远远跳开。下一刻,剑八的斩魄刀贴着杜克的脸颊划过,那一道道参差不齐的锯齿痕映射在眼眸里,纹路清晰可见。下一秒,杜克只感到眼睛火一辣辣的刺痛,眼前被红色覆盖。

    刷!

    血洒当场,杜克捂着右眼,手缝中不停溢出鲜血。痛意袭上大脑,杜克来不及多想,急忙手臂翻转,握着斩魄刀撑在地上,腰部一个扭转,猛地抬脚踢向来不及收刀的剑八。

    看到鲜血,剑八怪叫一声,尚且不及收刀就听见一脚破空的声音。没有阻挡,剑八就这么任由杜克势大力沉的一脚踢在自己胸口,身体不由自主被狠狠踹飞。

    在地上翻滚几圈,剑八单膝跪地,半蹲着身子,那一脚正好踢在他胸膛的伤口上,差点让他闭过气去。抬手抹了点刀剑的血渍放进嘴里,露出狰狞的笑容:“真是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砍瞎了你一只眼睛。那么现在,能否让我见识一下所谓的毫无还手余地呢?”

    “瞎的是你才对,你忘了我斩魄刀的能力吗!”杜克拿下右手,本来应该被剑八砍瞎的有眼完好无损,只剩一点血迹未干。

    “呵呵呵!哈哈哈!真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剑八见此,露出狂喜的面容:“这样梦寐以求的能力,你太棒了。”

    “梦寐以求……没想到你这样的野兽也想要这样的能力?”杜克举起朔望月,好奇道。在他映象里,剑八似乎不是这样的人。

    “谁会想要这种能力,倘若我不会流一血,没有死亡,那还怎么享受战斗的乐趣?那对我而言才是最没意思的。只有经历血与痛,在生死间徘徊的战斗才能叫真正的厮杀。我所谓的梦寐以求,是指遇到你这样的对手,因为这样我们就能一直厮杀下去了。”剑八的声音略显嘶哑,说话间一股凶悍的气息散发出来,寻常人只是被这股气息波及就已经失去斗志了。

    “我就说嘛,这才符合你这只野兽的审美。死神的斩魄刀是以自身灵魂为原形铸造而成的,很明显我是个怕死的人,看来我们的兴趣不和呢!”杜克握着朔望月,看向剑八的斩魄刀,他似乎能听到那把刀在诉说什么。不过这都是错觉,斩魄刀是灵魂的具现,如论如何它都只会对自己的主人诉说,外人是不可能听到它的声音。

    有关朔望月,有兴趣的可以百度一下,是古代先民的智慧哦!顺便求收藏、推荐!

    (本章完)

    还在找”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