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我们是同类
    “你会怕死?你在说笑吧?我可没感觉到你对死亡有恐惧,刚才的交手你也很快乐吧!你和我是同一类人!”剑八站起身,短短一会儿,他的伤口就已经止血,堪称野兽般的身体素质。

    “不会吧,我竟然这么危险?”杜克被说的一愣,有些不好意思讪讪道。

    “事实就是如此,再怎么掩盖也否认不了。你的斩魄刀能力很不错,这样我就放心了,可以放心去砍了,真害怕一不小心就杀了你,下一次再遇到你这样的强者不知要等多久。”剑八欣喜道,这一笑更显其凶暴。

    “多谢你的夸奖,这些话我替我的伙伴收下了。”杜克提着朔望月,摆好战斗姿势。

    “哼!斩魄刀不过是战斗的道具罢了,并肩作战的伙伴……只有那些实力不济的人才会这么说。那根本不是你我该说的话,你可是我认可的强者,竟然发出这种荒谬的言论!”剑八闻言不屑一顾,对杜克的自甘堕落十分鄙弃。

    “这句话我可不能当做没听见。”杜克眉头一皱,他不知道后期更木剑八是否知道了斩魄刀的名字,但现在的剑八无疑非常悲哀。

    “那些不知刀名为何物,一味坚信自身实力的人不会了解,彼此不相信的人在一起战斗,只会让削弱二者的战斗力。”杜克屏气凝神,蓄势待发,眯着眼说道:“看来我已经赢了!你不信任自己手里的刀,如何能胜过我!”

    “那你就来试试好了!”剑八狂啸一声,猛然挥刀砍下。

    感受到更木剑八斩魄刀上的灵压,杜克脸色微变,这种灵压,这样的斩击,又变强了。好在和剑八东扯西绕说了半天之后,他蓄势已久的招式也准备好了。

    “无明神风流——白一虎!”

    白一虎者,四象在西,属金,善战主杀伐,岁中凶神也!无明神风流——白一虎!以不屈的斗志、不衰的灵魂化为绝对要击毙猎物的白色猛虎。只要被那双野兽眼睛盯上的猎物,就会被它的爪子捕获,然后被利爪彻底撕碎。

    杜克刀光斩落,一只凶猛的白一虎跃然而出,锐利的爪牙撕风而来,带着四溢的剑气,高昂的虎头无声长啸,将剑八的灵压搅碎吞下腹中。

    ‘好可怕的招式!完全不能将眼睛移开,一不留神的话就可能会被吃掉。伴随着的狂风让我的身体无法动弹……这就是死亡的感觉,真不赖啊!’面对这只巨兽,剑八临危不惧,没有丝毫恐惧,反而兴奋着发出狞笑,身体微沉,灵压再次突破极限,手中斩魄刀划过一道绚丽的线条,挥刀劈向白一虎的利爪。

    吼————————

    虎啸当空!

    金黄色和白色的光芒闪耀了夜空,使得天空皎洁的月亮一时都被比了下去。远在其他区域的魂魄们,都能感受到空气中剧烈碰撞灵压带来的压抑感。弱小的魂魄们瑟瑟发抖,发自内心的惧意让他们不敢久留,遵循着本能开始逃离。

    尘埃散落,剑八转过身子,胸腔处两道巨大的撕裂口血液直流,肩骨、肋骨尽数断裂。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害怕,反倒是显得更加兴奋了。越是惨烈的战斗他就越是亢奋,鲜血与他而言是催化剂,而这种程度的战斗简直让他兴奋地难以自持。

    “离心脏就差了几公分,差点就死掉了!真尽兴啊!”剑八摇摇晃晃,明明失血过多,脸上却瞧不出丝毫萎靡,反而愈加神采奕奕,精力十足的样子让人怀疑受伤的到底是不是他的身体。

    “竟然被躲开了?”杜克微眯着眼睛,朔望月反射的月光折在双眸中,无比震惊。他看得很清楚,这招白一虎伴随着让人绝对无法闪避的神风,却被剑八用蛮力挣开了。在生死关头,剑八……又突破了……

    “看来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你越来越强了,再这样我真的一点胜算都看不到了。”杜克呼出一口气,摆出一个奇怪的架势,灵压开始不规则涌动,四周的狂风逐渐炎热起来。如果可以,杜克不想使用这招,威力无比,代价却是消耗使用者的生命。即便有朔望月这种犯规的始解能力,消耗的生命力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补回的。

    “哦!又是有意思的招式吗?不过我已经不想尝试了,不然真的会死呢!”灵压爆发收拢,剑八不再漫无目的散发灵压,反而将其聚拢围绕自身。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剑八也知道自己的伤太重,而杜克却可以不断回血,此消彼长,他很可能会被耗死。剑八不怕死,但不代表想死,他轰轰烈烈追求战斗的人生,还没享受够呢!

    “那就一招定胜负吧!斩!”金色的灵压喷涌而出,一柄巨剑划破漆黑的夜空。剑八挥舞着的长刀遥遥落下,冲天气势所向披靡,天空、大地,这一刀没有任何事物能够阻挡。

    “无明神风流————朱雀!”

    火光、火焰!神圣的烈焰中,一只红色的火鸟冲天而起,每次煽动翅膀便留下明亮的火光,火光冲上云霄化作长虹,带着不屈的意志,迎向百米高的剑刃。红色的火光,金色的巨刃响彻夜空。大地在颤抖,天空在塌陷,巨刃直直劈下,将朱雀一分为二后落在地上,瞬间激起无数轰鸣。

    “我赢了……”

    剑八狂笑着,突然间发现四面被火光围绕。在火焰中,一分为二的朱雀浴火重生,再次展翅翱翔,流星般朝他扑来。剑八急忙举刀招架,刀剑抵住朱雀锋利的鸟喙,灼热的火浪炙烤着疲惫的身体,很快他就被巨兽的蛮力狠狠撞飞。

    “所谓朱雀就是有如不死鸟般,是死后会再次复活的生物,就算被斩断也会再一次从死亡的深渊中复活!”杜克的声音从不死鸟中传出:“你也感觉到了吧!不死鸟的生命!”

    ‘我不能呼吸……为什么……应该完全闪开了才对!为什么身体会动弹不得……’剑八被朱雀压在地上,崩裂的伤口,血还没洒出就蒸发一空。奋力挥出一刀金色剑气,他就被席卷漫天火焰而来的朱雀吞没。

    轰————————

    ……

    在高温炙烤下沙化的大地融化,形成绚丽的红色结晶体。杜克踩在冷却后的玻璃上,一步一步走进中央,剑八躺在那里。剑八的状况很不好,斩魄刀断裂,浑身上下都被烤成漆黑的碳状,微微起伏的胸膛,吸入高温的空气后,咳出两团凝聚的血块。

    ‘那些血,那股灵压,还有啊……那双鬼神般的眼睛!这就是我憧憬的……’剑八就这么躺在地上,看着杜克朝他走来,刀尖贴近鼻息,冰冷的寒意传遍全身。明明浑身热的快要死了,却被刀上的寒意惊醒。

    “这一招真是厉害啊,尤其是配合你斩魄刀的能力后,威力被无限放大了。”剑八吃力道:“还没知道你的名字呢?至少让我知道是谁打败了我……”

    “杜克!我的名字是杜克,你呢?”杜克吃力喘着粗气,地表上热浪翻滚,朱雀的威力果然恐怖,短短几秒就抽走了他不少生命力,想要恢复不知要多久。

    “名字……我没有呢!”

    “你这厉害,就叫剑八好了!”

    “剑八?”剑八闻言露出一抹淡笑:“不错的名字,我来自更木区,从今以后,我的名字就叫更木剑八……可惜,才知道名字就要死了……我还想再战斗下去……输的真惨啊!”

    “如果你知道自己斩魄刀的名字,说不定这次输的人会是我。”杜克看向剑八手里的断刀,如果剑八能始解,恐怕结果就不一样了。

    “斩魄刀的名字……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剑八微微抬起手,看着断刀喃喃道:“真是不想输啊!”

    片刻后,斩魄刀没有给与任何回应,剑八无奈放下,心若死灰。

    “杀了我吧!取下我的头颅!我快坚持不住了,比起这样悲哀的死去,被你杀死才是我想要的。”剑八看向杜克,恳求道。

    “如你所愿!”杜克说完,一刀刺进剑八的头颅中。

    ……

    第二天!艳阳高照,晶化的沙海边缘,一个高大的身影躺在树下,披散的头发,从额头贯穿左脸的刀疤,正式被杜克刺穿头颅的剑八。

    “这是魂魄死后的世界?”

    剑八睁开眼,单手挡住稀薄树叶遗漏的刺眼阳光,翻过身打算再睡一会儿,昨夜的战斗精疲力尽,他需要好好休息。

    “已经中午了,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啊!”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剑八猛地起身,拔起身边的锯齿长刀,砍了过去。杜克吃着好不容易找来的食物,手忙脚乱闪了过来,一头栽倒在地,把身边的清水打翻了。起身后大怒道:“喂,你够了!刚睡醒就这么有精神吗?”

    “我没死……”剑八看到杜克愣了一下,最后的记忆是昨夜杜克照着他脑门插了一刀,很深。

    “是朔望月的能力,只要还有口气,就能救活,是不是很羡慕。”杜克自豪道。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救了我……不过这种事想了也没有意义,既然还活着,那我们继续之前的战斗吧!”剑八愣神,随后舔着干涸的嘴唇,露出招牌式的狞笑,他的战意再次翻滚沸腾起来。自从那次战败之后,这么多年的流浪,经历了无数战斗,他终于再一次品尝到了失败的苦果!

    “那个……比起战斗,你不觉得你脚下那个更重要吗?”杜克指了指剑八脚下,一只粉毛小**正抱着剑八的脚踝。

    “……”剑八。

    (本章完)

    还在找”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