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战意正浓
    “你似乎还没进入状态?”卯之花烈握着长剑指向杜克:“现在清醒了吗?”

    “我只是非常疑惑,被称为瀞灵廷最仁慈的你……为何会是这样?”杜克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作为队长,卯之花烈实力强大不足为怪,但眼前这种强大的方式明显和她本人格格不入。杜克可以接受一个鬼道强大、瞬步强大、甚至斩魄刀有着bug能力的卯之花烈,唯独眼前这种接受不能。

    “仁慈……我不过是一个罪大恶极之人罢了!”卯之花烈自嘲了一句,对杜克说道:“如果你能赢过我,我不介意为你解答疑惑。”

    “如果输了呢?”杜克很光棍的问道,被卯之花烈带到这里,来一场莫名其妙的战斗,他心里是抵触的。输了也好、赢了也好,没有目标和意义的战斗,他不在乎输赢。

    “如果输了,就请死在这里!”似乎是看出了杜克毫无战意,卯之花烈沉声郑重说道,不似作假。

    “对于你的过去我其实没太大兴趣,不过……毫无意义的死在这里也不行,看来要认真了呢!”杜克屏气凝神,高昂的战意冲天而起。

    “最好不过!”待杜克的战意达到最巅峰,卯之花烈再次朝他砍了过去。

    两剑相撞,杜克暗道不妙,和之前诡奇狠辣,难躲难防的剑术不同。这次卯之花烈的剑招飘逸出尘,轻灵精妙,他没适应对方的变化,收招慢了一步,立刻陷入劣势,很快被变化无常的攻势打得难以招架。

    叮!叮!叮!叮!

    杜克就这么被压着打退了数十步,连忙默念独孤九剑的心决救场。

    好在独孤九剑不愧是武侠大融合世界最强剑术,杜克后发制人,以无招胜有招,三招之内就扭转了局面。在卯之花烈震惊的神色下,杜克长剑横空,剑尖轻点,挑开了她的突刺,紧随着一剑重重斩在她的右肩。

    呛————

    卯之花烈及时收剑,两剑碰撞后,双方各退十余米持剑警戒。卯之花烈则不可置信看着杜克,无论怎样的变招,杜克都能在出手的瞬间找出破绽,明明是防御反击,却更像是占据先机。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为何之前鬼严城剑八会选择卍解,实在是因为无可奈何,被打得太憋屈了。

    “你所使用的剑术,在尸魂界前所未闻,掌握所有流派剑术的我,竟然也有没见过的剑术。”卯之花烈感慨道,单手用回道治好了受伤的肩膀。不愧是医疗番队的队长,短短片刻就将伤势复原,白色的染血羽织下,露出的肌肤凝脂般白璧无瑕。

    “这个世界可是很大的,没见过我的剑术有什么好奇怪的?”杜克等卯之花烈恢复完毕后,瞬身出现在她身前狠狠砍了下去,算是还给她之前没有追击的留手之情。高傲的剑客,绝不会感恩对方的怜悯,他们会将这怜悯回赠予对方,并施加更强的伤害。

    面对杜克势大力沉的斩击,卯之花烈脚跟着地微微一旋,半身闪过。随后左手手背贴在杜克的斩魄刀上,看似娇小柔弱的身躯爆发出无法抗衡的巨力,手腕翻转,一掌推开了凌厉的刀锋。

    “什么?”杜克惊讶于卯之花烈的手段,这一手看似轻松,实则是需要无数次战斗的锤炼,只有临危不惧的冷静,和对自己极度的自信才能做到。

    剑道虽然是一门如何使用武器的学问,但更重要的是锻炼了修炼者判断和思考的能力。面对敌人时,要抛弃内心的恐惧与杂念。而且,在对战过程中所形成的对敌手心态以及行为的判断和预估,能够使自己镇定与自信,知己知彼,进而采取克敌制胜的策略。毫无疑问,卯之花烈就是这样一位剑道宗师。

    刷!

    卯之花烈不退反进,迎着中门大开的杜克,从下而上,斜着斩出一刀。刀未到,死亡的寒意率先袭来。杜克一步后撤,险而又险避开了紧贴胸前划过的白练,森然的剑意划开他的衣襟,留下一抹淡淡的血痕。

    “你的剑术似乎是先守后攻,比起破解对手的招式,在进攻上未免力有未逮。”卯之花烈似乎看穿了什么,点破道。

    “不,独孤九剑破尽天下所有剑术,有进无退,招招都是进攻,攻敌之不得不守……我的剑术还没到家,自然发挥不出其威力的万分之一。”听到卯之花烈这么说,杜克不甘沉默,如果不是还没练到家,分分钟把你摆成一百零八种姿势,让你唱征服。

    “世间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剑术?”卯之花烈不信,如果独孤九剑真如杜克所言,可以破尽天下所有的剑术,那她的八千流之名岂不是悲剧到了极点。

    说完,卯之花烈如同为了验证一般,抢先出手,一把长剑在她手里上下翻飞,舞得密不透风。剑术变换之间,各种流派的秘剑层出不穷。时而如松之劲、如风之迅,深奥莫测;时而大开大阖、势道雄浑,正气凌人;时而如狂风暴雨,绵绵不息,紧迫逼人;时而阴险狠辣、诡异刁钻,无所不用。

    但是,即便卯之花烈使出浑身解数,却也无可奈何。杜克就像是汪一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任尔狂风巨浪,我亦巍然不动。一把独孤九剑扫、劈、拨、削、掠、斩、突,毫如剑理可言的简单招数,每每都料敌机先,乘虚而入,后发先至。

    ‘为什么……为什么不论我改用哪个流派的剑术都能被他轻松破解……真的有破尽天下剑术的剑理吗?那我自诩八千流的意义又何在?到头来我只是个井底之蛙吗?’

    越打越乱,卯之花烈的剑招逐渐不支,自信也被打得丧失一空。到最后,杜克简简单单的一剑在她看来却有着无穷变化,每一剑的背后她都看到无尽虚影。不知怎么进攻,不知下一招该如何出手,卯之花烈的剑道之心乱了……

    “就是现在!”杜克大步跨在卯之花烈身前,高举的长剑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狠狠斩下!”刀锋划破皮肤,斩开血肉,激昂的热血溅在杜克眼前,卯之花烈被他一刀劈开,倒飞跌落在地。

    一声低哼,卯之花烈久久才拄着剑站了起来,横贯胸前腹部的伤口十分骇人,散落的衣裳下偶有春光乍现,可惜本应令人大咽唾沫的美景在卷起的血肉下,一点也无法让人生出感觉。

    “真是完美的对手,也许在尸魂界只有你能让我的独孤九剑更进一步……”杜克半眯着眼,缓缓从顿悟中醒来。独孤九剑重意不重形,不拘泥于招数限制,更在乎使用者的心境。这套剑法不是死记硬背就能掌握的,以无招应敌,只有彻底忘记招式才能随心所欲,如行云流水一般发挥其威力。

    死神世界玩的是能力,极少有靠着剑术战斗的强人,杜克本以为独孤九剑在这个世界也就到头了,没想到还有花姐这样的牛人……精通这么多流派,可以给他喂招,真是好人啊!

    “的确是完美的对手,这样的战斗不知有多久没有感受到了!五百年……还是一千年……又或者更久?”卯之花烈再次以回道恢复伤势,原本冷酷无情的脸上露出极度嗜血好战的笑容:“我选择修炼回道,就是为了让身体的伤痛不影响战斗。为的就是在和你这样的强者战斗时,更多地享受战斗的乐趣。”

    “呃,花姐……你一不小心暴露年龄了!”杜克吐槽了一句,同时暗暗心惊眼前风格大变的卯之花烈。紧随而来的却是一股莫名的亢奋战意,正如她所言,这样的战斗让人迷醉。

    “你也兴奋了吧!”卯之花烈轻笑道,似乎是在嘲笑杜克之前故作清高。

    战意高昂的杜克没有回话,嘴角一抹狂傲的狞笑闪过,猛地挥刀落下。几番交手,卯之花烈展示了她惊人的战斗素养。论剑道,她有无数种攻击手段;论防御,她在队长中也数一数二的灵压极难攻破:更重要的是她精通回道,无论怎样的致命伤都能快速治愈,可以持久战中保持优势。面对这样的对手,杜克兴奋地几乎无法自持。

    “无明神风流·蛟龙!”

    让心像黑暗一样华为无,让招式像光明一样清澈,让身体像影子一样与自然相容,最后倾听所有的声音,用神的疾风斩断一切。无限的剑意裹挟着狂风,在杜克的意志下,肆无忌惮摧毁着眼前的一切。

    “就是这样,我的剑就是为了和你这样的人战斗而生的!”卯之花烈灵压直冲而上,扩散至整个无间,弧度诡异的斩魄刀横斩出无数剑气,正面迎上了狂风中的蛟龙。

    蛟龙是将剑道的基本动作心、技、体提升到极点,三者合一时才能够发挥出威力来的剑术。无法防御、无法阻挡是其特性。而然这一次却出乎杜克的预料,他的蛟龙被击溃了!

    精通无数流派剑法的卯之花烈不是更木剑八那种横冲直撞的野兽派,更不是鬼严城剑八那种靠蛮力的水货,她的剑气每一击都像是有着自己的思想,行走在无法用常理考虑的路线上,凭靠精妙无双的剑术,硬生生将蛟龙磨灭一空。让势在必得的一击,变得无功而返。

    “再接我一招……无明神风流·白一虎!”

    (本章完)

    还在找”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