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卍解·皆尽
    “无明神风流·白一虎!”

    神风汇聚的猛虎散发着凌凛冽的气息,张牙舞爪扑向对方。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眸,还有俯瞰一切的霸气,似乎只要它的怒吼,万众生灵皆会俯首在地瑟瑟发抖。

    卯之花烈的黑发吹得倒飞,面对这只斑斓巨兽,毅然举起斩魄刀迎了上去。刀剑与爪牙相碰,发出金铁交鸣的脆音。她精妙绝伦的剑术再次逞威,手腕翻转之间一撩、一挑、一晃,便将这只与她体型差异巨大的白色猛兽掀翻在地。白一虎叹息一声,似有不甘,被她的剑尖引导撞向不远处的一座小山。

    轰——————

    山石粉碎,浓烟卷起,狂风席卷后,半个山体塌陷,消失不见。卯之花烈就这么站在半山前,娇小的身躯对比远山,形成强烈的反差。

    “能够将完美操纵神风的无明神风流……丝毫不差、完美的及时看穿并接下招式……一招不漏,这还是第一次遇到!”杜克看着不远处温文尔雅的卯之花烈,难以置信。明明在独孤九剑下狼狈不堪,却轻而易举就将无明神风流的奥义击溃,这个女人绝不是明面上医疗番队队长这么简单的身份。

    “死神的大部分战斗都是能力与灵压的比拼,虽然彼此的招式不同,不过都是用这二者来进行攻击,运用凌驾于对手之上的灵压或能力,来进行一连串的攻击或防御。”似乎是看穿了杜克的疑惑,卯之花烈轻笑解释道:“你以前遇到的对手都是这样吧!只靠灵压和剑招就能轻易击败他们……”

    “作为一名剑客,你应该知道,剑道并不仅仅是指每一刀砍下去力度,又或者是什么瞬步的速度……而是对自身能力熟练的运用,对局势的判断,过硬的心理素质,借助外界力量达到目的的手段等等都是实力的一部分。当然,这其中也包含所谓的运气。”卯之花烈继续说道。

    “一名真正的剑客,除了具备强大的力量,更需要具备善于判断和思考的智慧,这样内外兼修,强的定义才完整。”卯之花烈语重心长说道。通过剑道的学习,使她摒弃了过往单纯的战斗方式,学会了在战斗中运用智慧的手段,也将这种智慧运用到对事物的判断与思考中,让自己的思维更加成熟完善。

    从她的经验和角度去看,杜克看似剑术高明且十分华丽,但和更木剑八一样,都属于蛮干的类型。真正的剑道强者除了以势压人外,更应该熟练运用脑子去战斗,而不是一味的砍来砍去。

    “说的很有道理……”杜克闻言赞同了一句,随后反驳道:“不过你说的这些都是你对剑道的理解,在我看来一名合格的剑客应当只出一剑就能结果对手……如果不行,那就两剑。”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所谓的智慧根本翻不起风浪,不过是徒增笑柄而已。我的智慧不会考虑那么多,只会用在如何增大剑招的威力上。”

    “可是你并没有做到你所说的那样!”卯之花烈似乎是在嘲笑杜克,指了指身后拦腰而断的山体,杜克并没有做到他所说的,一剑就解决她。

    “没有做到,是因为我还有成长的空间,终有一日我会成为只出一剑的剑客!而你……你的剑道看似理性,实则保守,充斥着对自身实力的不自信。如果打破不了自身的剑道领悟,你也就是这种程度了。”杜克冷冷说着,道不同不相为谋,两人的剑道不同,多说无益。

    卯之花烈沉默片刻,眼中精芒闪烁,最后沉声道:“既然我们都没法说服对方,那就用手中的剑来验证吧!”

    “早该如此了!”杜克提刀摆出一个诡异的姿势,空气瞬间变得灼热起来,点点火花在他斩魄刀上凝聚,声势越来越大,变成了火焰的旋涡。

    “无明神风流·朱雀!”

    经言星鸟者,鸟谓朱雀,南方之宿!

    不屈的火鸟振翅而起,裹挟着无尽金红火焰化作百米巨兽,圣洁无垢,化为烈焰长虹,烧灭卯之花烈的灵压,尖锐的鸟喙凶横嘬下!

    赤金色的巨喙钉在卯之花烈的斩魄刀刀锋,卯之花烈为了验证自身的剑道,倾尽自身所学,将上百种剑术在刹那间融汇,借着巧劲挥出绚烂的剑芒,把朱雀横切剖开,一分为二。

    “看来是我的剑道更胜一筹……”卯之花烈正要继续说下去,突然间发现剖开朱雀的斩魄刀上,火花越烧越烈,很快就燃起滔天巨焰。铺天盖地的火光中,不死的朱雀浴火重生,再次展翅翱翔。

    “什么?”卯之花烈远远向后跳开,避开炙热的利爪,急忙举刀招架,刀身抵住朱雀锋利的鸟喙,在灼热火浪的炙烤下,灵压如烈阳下的春雪,被飞速被消融着。

    “感受吧,不死鸟的生命力!”

    朱雀被一次又一次斩碎,又在火焰中不断涅槃而生,不过几个回合后,卯之花烈已是疲于招架,仅剩的灵压被朱雀烧灭,眼看着就要香消玉殒。

    “卍解·皆尽!”

    灵压!浓稠的灵压像血液一样从卯之花烈的斩魄刀上淌下。一滴、两滴……随后宛如百川聚海将不死鸟淹没。血河瀑布般落在地上,奔腾冲向四面八方,很快就将视线内的沙地淹成血海。

    “好危险,差点就尸骨无存了!”卯之花烈提着还在滴血的斩魄刀,立在血池中央。犹如学海中的冰山雪莲,极具冲击性画面,让她本人生出异样邪恶不祥的美感。

    “这是什么?”杜克脚腕没在血液中,鲜红血液就像是刚从体内淌出,带着丝丝温热。感受到死亡的阴影,杜克果断始解了自己的朔望月。

    “余兴到此为止。”卯之花烈单手拂过斩魄刀,拉出一条长长的血线,踏在血池上,迎风跃起,一刀劈下。

    虽然还不清楚卯之花烈卍解的能力,但有朔望月犯规一般的能力,杜克无畏任何挑战,提刀与卯之花烈酣战起来。

    独孤九剑!飞天御剑流!两种追求超越极限速度的剑法,在他手中来回变换。无招胜有招,看穿对手的剑术,给人一种先知先觉的无力感。卯之花烈妄图以快打快,却正中杜克的下怀,在高速的对决中,破绽百出,很快就带着一身伤势,退到后方。

    “真是不可小觑的剑术……”卯之花烈站在血池中央,在杜克震惊的目光下,周身或深或浅的伤口全部复原,破损的死霸装变得崭新,因受伤导致剧烈波动的灵压也趋于平和,精气神在一瞬间就重回巅峰。

    “卍解的能力……”杜克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对方卍解后的能力竟然和他的朔望月有异曲同工之妙。

    “如果回道能治疗我的伤势,那么在皆尽下我永远不会在战斗中死亡。”手中的斩魄刀不停涌现血花,卯之花烈静静说道:“而你,则会融化在这血海之中!”

    “什么?”剧烈的痛意从双脚蔓延开,杜克低头一看,不禁大骇。不知何时,他的双脚血肉筋脉化作血水,只剩下皑皑白骨。紧接着,双臂、躯干、面孔,所有的骨肉都在消融。

    “认输吧,你没有胜算的!我不想杀你,毕竟你是我的副队长……”

    胜利就在眼前,卯之花烈杀机也沉静下来,可是话音尚未落下,就见杜克朝她做了个鬼脸,而后,蔓延至全身溃烂势头止住,像录像回放一样,血肉长出、随后是筋脉、皮肤、毛发,短短三秒,杜克再次复原。

    “真是抱歉啊,卯之花队长!副队长斩魄刀的能力和你差不多哦!都是不会死在战斗中的那种。”恢复如初后,杜克感觉自身的灵压竟然还有了小幅度增长,疑惑看了眼脚下的血池,有古怪!卯之花烈卍解的能力,绝对不仅是她说的那么简单,重组消融的血肉是不会让灵压变强的。

    “……”卯之花烈无言看着杜克,卍解似乎被克制了……这就尴尬了!

    “哈哈!抱歉,抱歉!我也不知道会这么巧!”杜克一脸欠揍的模样,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的斩魄刀……”卯之花烈盯着杜克手里两米长的朔望月陷入沉思。

    “朔望月的能力是恢复我自身的伤势,只要有口气在,我就不会死。而且,除了我这个主人,她还能恢复别人的伤势,非常适合救死扶伤的四番队,不是吗?”见卯之花烈看过来,杜克伸了伸手里的朔望月,自豪道。

    “只是恢复伤势吗?你似乎漏了什么没说?”卯之花烈摇了摇头,嘲笑杜克不老实,这时候还藏着掖着。

    “什么意思?”杜克得意洋洋的脸色瞬间收敛,严肃说道。治疗伤势只是明面忽悠人的说辞,他从未和别人提及过朔望月的真正能力,没想到会被卯之花烈一眼就看穿了猫腻。

    “你的斩魄刀和灵压有关吧!虽然我不清楚是哪方面的能力,不过无论是哪一种,都很可怕啊!”

    感谢西小w 的打赏!

    (本章完)

    还在找”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