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最终奥义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杜克疑惑道,第一次见到朔望月的始解,就能推测她的真实能力,不愧是任职时间最久的队长之一。杜克有些失望,本想隐藏实力方便以后用来阴人,看来是小看这些强者了。

    “我的皆尽并非是消去对手的血肉,而是治疗……”见杜克有些不解,卯之花烈耐心道:“斩魄刀的卍解是在始解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无论方式是否发生变化,但能力的类型终归不会改变。我的始解的能力是治疗,卍解自然也是治疗。”

    “那和你看出朔望月的能力有什么关系?”杜克被绕晕了,你的斩魄刀能力我不关心,我只想知道是哪里露出破绽的。

    “你应该发现了,自己的灵压增长了吧?”卯之花烈问道。

    “的确是有增长,难道……”杜克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难不成卯之花烈卍解的能力也和灵压有关?

    “皆尽的能力和回道相似,都是通过恢复灵压从而达到愈合伤势的目的,只要浸泡在皆尽之中,你的伤势和灵压会全部恢复,但浸泡的时间过长,就会因过度恢复而溃烂。作为这血池的主人,我可以自由把控恢复的时间,如果我愿意,可以让你瞬间进入过度恢复的状态。”卯之花烈潺潺道来,指出了杜克的破绽:“如果你的斩魄刀能力是治疗那未免太荒谬了,皆尽的能力不是伤害,同样也是治疗,在这里,治疗系的斩魄刀只会加剧溃烂。那么能抗衡皆尽的斩魄刀,其能力也必然和灵压有关。”

    “原来如此!”杜克恍然大悟,没想到还有这一出。随后松了口气,原来卯之花烈能看穿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恰巧两人能力相近。那么只要卯之花烈不说,以后还能用治疗这个说辞来唬人。

    “皆尽的能力你已经知道,不给我解释一下你斩魄刀的能力吗?应该还有别的用途吧!”见杜克听完和没事人一样,卯之花烈不满皱了皱眉,太不自觉了。

    “斩魄刀可是每个死神戏命相关的存在,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告诉你。”杜克耸了耸肩,我又没说交换情报,是你自己这样理解的,怪我咯。

    “真是不讨喜的奸诈小鬼!”卯之花烈眼角抽了抽。

    “卯之花队长不也是吗?明明一开始还说皆尽的能力是消融血肉……几千年的老奸巨猾!”向来不会在嘴上吃亏的杜克立马回应了一句,嘲笑了卯之花烈的年龄,成功作死。

    无形的杀意从卯之花烈身上散开,杜克只觉一股寒意从头到尾浇了个透彻。看到卯之花烈脸色阴沉,连忙改口:“我随便说说的,花姐你别激动。其实很简单,因为朔望月的卍解需要大量灵压,所以我一直将多余的灵压存在里面,也就是说,她能恒定维持我的灵压。很不幸,你所谓的过度治疗,对我而言是不存在的。”

    “也就是说……你还不能卍解?”卯之花烈眼前一亮,问道。

    “是啊!因为朔望月有些特殊,所以……我估摸着这辈子卍解和我是有缘无分了!”杜克无奈道。

    “这样我就放心了!”卯之花烈轻笑了一声,笑靥如花。

    “?”杜克皱眉,放心什么,难不成还有翻盘的后手?还有,女人翻脸当真比翻书还快,古人诚不欺我!

    “如果你不会卍解,那么在皆尽中,你是不可能击败我的。”卯之花烈斩钉截铁说道,两人的能力都是无限制恢复伤势,那么接下来的战斗无疑会陷入惨烈的消耗战,而拥有卍解的她在耐久上更占优势。

    “人生三大错觉,有人敲门、他喜欢我、我能反杀!”杜克竖起三根手指,接连说道:“卯之花队长犯了第二项和第三项哦!”

    “怎么,在这种局面下,你还有自信击败我?”卯之花烈露出浓厚的战意,笑道。至于杜克口花花的第二项,被她华丽的过滤了。

    “统御四方的神一兽,你已经破解了白一虎和朱雀,另外两位你就不想见识一下吗?”杜克压低朔望月,灵压缓缓从其中喷发,狂风在他身后汇聚成四道朦胧身影。

    “华而不实的招数,见与不见又如何,不过是你的垂死挣扎罢了。”卯之花烈单手一挥,掀起血海,皆尽的能力对杜克无可奈何,但对他满含灵压的剑术能占据压倒性的优势。在她看来,杜克是死要面子不肯认输,在做无用功,妄图出现奇迹。

    “单单一只的确太勉强了,但是若是四方神一兽齐聚呢!”身后的狂风轰然爆发,杜克猛地挥出一刀。

    东方青龙:甲乙木水银也,澄之不情,搅之不浊,近不可取,远不可舍,潜藏变化无尽;

    西方白一虎:上应觜宿,英英素质,肃肃一清音,威摄禽兽,啸动山林;

    南方朱雀:众禽之长,丹穴化生,碧雷流响,奇彩五色,神仪六象;

    北方玄武:北方黑帝,七神之宿,实始于斗,掌万物生长,镇众生生死。

    四象镇慑邪魔,有祛邪、避灾、祈福之能。辟邪恶、调阴阳,守卫太平,完克世间一切污秽。

    “无明神风流·四神!”

    玄武在上、朱雀在下、白一虎在左、青龙在右,四方神一兽乘着狂风,带着无可阻拦的威势降下。划破皆尽的血浪,咆哮冲向了位于中央的卯之花烈。巨兽奔腾,神威不可一世。

    “没有用的,只要含有灵压,就不可能会冲破这血海!”卯之花烈时置于狂风暴雨中,大喝一声,汹涌的灵压从斩魄刀上转化为滔天血海,数百米高的血色巨浪压向四方神一兽。

    血海和四方神一兽由远及近,最终相汇撞在一起。在铺天盖地的海浪中,四只浴血的神一兽翻江倒海,尽显威能,血浪崩溃、神一兽消融,似乎无穷无尽的血海爆出一大片一大片浪花,筑起的百米海啸在神一兽的怒吼中坍塌。

    卯之花烈大惊之下,不再保留灵压,彻底释放全部,让血海达到最大范围反压下去,试图镇一压四只凶神。

    轰隆隆————

    上一秒的风平浪静换来的却是下一秒的面目全非!巨浪呼啸,以催枯拉朽之势迅速掠过无间远方,被震塌的远山在狂涛的洗劫下,席卷一空!

    许久之后,水静无波,翻天覆地的血海再次平静下来。卯之花烈捂着身前四道贯穿身躯的伤口,吐了口血,伤口迅速恢复,她本人则狂笑道:“真是强大的对手,你已经成功的取一悦了我,太满足了!不过……还是我赢了!”

    杜克从学海中爬出,吐了几口血水,站在上,镇静道:“肤浅,我的攻击还没结束呢!”

    天空中,亮出一道金色的光辉,原本灰蒙蒙暗无天际的在这一刻被照亮。大地的最东边,犹如冉冉的一轮红日,透过无间死气沉沉的雾霭缓缓升起,喷薄而出。恍惚间,只能看到一个金色的火球徐徐而起,把映成一片光明。

    刹那间!金色光柱从天而降,直一插地心。耀眼的金光中,一只栩栩如生、巨大无比的神龙昂首咆哮。

    “这道前所未见的强光是……”卯之花烈被白光刺痛双眼,恍惚间听到了震彻天地的风吟声。脚下的血海在金光的照耀下化作蒸汽,隐隐有着崩溃的趋势。

    “怎么回事?大气的流动……声音……连时间都停止了!”似乎是瞬间又是过了很久,卯之花烈似快或慢抬起头,就对上一双神圣肃穆的眼睛,巨龙的双眼不含任何怜惜,只有着摧毁一切的冷漠。

    “无明神风流·黄龙!”

    四灵既布,黄龙处中!

    只有让信念达到极致,同时发动白一虎、朱雀、青龙、玄武四神的神风后,才能唤醒的另外一股神风。

    和日月星辰对话,和江河湖海晤谈,和每一棵树握手,和每一株草耳鬓厮一磨,领悟宇宙之大、生命之微、时间之贵、死亡之近。

    超越极限方能领悟的无我之境,只有这时才能挥出最灿烂的一剑。

    “接招吧,我最强的一剑!”杜克静静看着,卷起的海浪掀飞他,随波逐流漂到远处。

    轰——————

    狂风在呼啸、大地在颤抖、远山纷纷崩塌,连关押最恶囚犯,号称尸魂界最坚固的都摇摇欲坠。血海无力的翻腾着,卷起排山倒海之势,意图反抗这煌煌天威。只是天威何其广阔无垠,区区海洋又算得了什么,翻手之间便被镇压。

    风平浪静之后,又成了灰蒙蒙一片,杜克站起身,朝着中心瞬步赶去,很快就找到了摊倒在地的卯之花烈。此时花姐卍解的斩魄刀已经变回原形,身受重伤的她披头散发非常狼狈,死霸装多处不着片缕,露出的肌肤上血痕遍布。

    “输了……”卯之花烈似乎是在喃喃自语,披散的秀发盖在脸上,看不出表情。只有耳边落下的泪水,可以表明她此刻的心情,非常失落。

    杜克皱了皱眉,一刀捅在卯之花烈的胸口上方,借助朔望月的能力,将她的伤势复原。不过生怕对方继续求战,所以他只恢复了她的伤势,没有把灵压也一起复原。

    (本章完)

    还在找”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