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女人的年龄是秘密
    灵压消耗严重,卯之花烈的死霸装自然是残破状态,杜克偷偷瞄了几眼诱人的胴一体。在心里默念色即是空,最后告诫自己这位只是看着御姐,真实年龄已经是祖祖祖祖奶奶辈了,才依依不舍收回失礼的目光,脱下衣服盖在她身上。

    “真是可怕的能力,瞬间就将我的伤势尽数恢复,如果不是亲身感受到灵压的变动,我甚至怀疑这把刀拥有改变时间和空间的规则之力。”卯之花烈披着杜克的衣服坐起,收好自己的斩魄刀,带着点点疑惑看向朔望月。

    “哪里哪里,比起卯之花队长的卍解差远了!”杜克收起朔望月,将卯之花烈扶起。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卯之花烈摸了摸自己颈下,光滑而细腻,原本那里的伤疤也一并被复原了。

    “怎么了,卯之花队长?”杜克正扶着对方,见她愣住,不由问道。难道还有残留的伤口?不可能吧,朔望月不会犯这种低级纰漏!

    “这里的伤疤……”卯之花烈皱着眉,拉下衣领,顿时白花花的软一肉挤出了一条深不可测的沟壑。

    “队长请自重,我是个正直的人!”杜克捂住眼睛,批评道。

    “那就请你把手指缝合拢一点……”卯之花烈嘴角抽了一抽,将衣领拉好,半晌之后才叹了口气。

    “有什么问题吗……关于那道伤疤?”杜克见卯之花烈神不守舍,不由好奇道。

    “这条疤痕在我身上已经很久了,我一直没有治愈,对我而言,这是耻辱也是必须承担的罪责。”卯之花烈惆怅道,并没有责怪杜克,毕竟他也是出于好意。

    “非常抱歉,我不知道那条伤疤对你这么重要……那要不我在原来的位置捅一刀,你看行吗?”杜克说完,就得到了卯之花烈的白眼。

    “你不是很疑惑为什么我问及更木剑八的事吗?还有为什么我这个医疗番队的队长为什么这么嗜战?”卯之花烈盯着杜克的双眼,一眨不眨振振说道。

    “是有些好奇,八卦之心人人有嘛!不过这毕竟是队长你的**,如果不方便,可以不用告诉我。”杜克嘴上说着毫不关心,实际上竖起了耳朵,等待对方下文。

    “在加入护廷十三队之前,我本人好战成狂,为了追求势均力敌的对手,徘徊在尸魂界四处,死在我刀下的亡魂不知几何,那时我被称为是尸魂界史上空前绝后的大恶人!通过不断的战斗,我逐渐掌握了无数流派的剑术,直到将所有流派的剑术全部掌握,为此我给自己取了“八千流”的名字。”卯之花烈静静诉说着过往,语气平淡像是聊着家常便饭一般,吐出惊天秘闻。

    “卯之花……八千流……”杜克突然惊醒,更木剑八给那个小女孩取名为八千流,难不成这其中有什么渊源?

    “后来总队长组建了护廷十三队,而我则受邀成了十一番队的队长,也就是初代剑八!”卯之花语不惊人死不休,在杜克目瞪口呆中继续说道:“那时的护廷十三队只是一个不择手段的杀手组织,我们这些队长也不过是满手血腥的刽子手罢了!”

    “卯之花队长是初代剑八……护廷十三队是杀手组织?”杜克彻底震惊了,难怪卯之花烈的剑术超凡,原来是第一代剑八!而拱卫瀞灵廷安宁、守护尸魂界的十三队,竟然是恐怖组织出身……这剧情神展开啊!

    杜克想到自己一路走来,经历的三个对手,默然无语。更木剑八、鬼严城剑八、卯之花剑八……为什么都是剑八,难道和他们八字不合,天生犯冲?

    “再后来护廷十三队的宗旨改变,我们也成了保卫王庭的执法者!”卯之花烈似乎是陷入了回忆,低头无声了半晌,继续道:“平静的生活不适合我这种渴望战斗的人,有一次我借征讨流魂街恶徒为名,前往流魂街寻找让我中意的猛将,意外遇见少年的那家伙……也就是你所说的更木剑八。随后我们展开激烈的对决,而我几乎一败涂地,胸骨上方也留下了足以致命的伤口……”

    “果然是更木剑八……如果是他也就不足为奇了。”杜克点点头,卯之花烈的剑术之高,是他平生仅见,能够伤到她,想来除了那个野兽也不会再有第二人了。

    “但是……”卯之花烈继续回忆道:“更木剑八为了追求战斗的乐趣,将自己的力量封印压低到与我同等,我才侥幸胜出。真是讽刺!自称剑八的我……居然在战斗中无法让对手施展全力……”

    杜克听到这也颇为同情,对于一名剑客,这应该是莫大的耻辱了。难怪卯之花烈编起的发辫也不肯治好伤疤,原来是这个原因。

    “那一战,我体验到了前所未有喜悦,终于找到了能够取一悦长剑的对手……”卯之花烈说到这朝杜克盯了好一会,心里默默说道:你是第二个。

    “但是更木剑八却不同!环顾四周尽是一些杂鱼,连一个能试剑对手都找不到,我是他第一个能被称为敌人的对手……可是我却比他弱。他害怕一旦杀死我,就再也无法体会到战斗的乐趣,为了迎合我,他将自己的力量一点一点封印,直到与我相当。那时候,我绝望了,我竟是如此无能……”

    “如果是这样,那队长没什么好担心的。我和那家伙打过一场,他的封印已经解开了!强的不像话呢!”杜克出声安慰,试图解开她的心结。

    “那时我认为只有他才被称之为‘剑八’……而我存在的意义就是再次将他解放,因为没有人比我更合适!”卯之花烈秀目中爆发出精光,随后黯然下去,看着杜克摇了摇头:“直到遇到你,我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可笑!你比我更强,而且你的剑道证明你还有极大的潜力尚未挖掘……‘剑八’之名也只有你们两个有资格去竞争!”

    “但是……我对‘剑八’之名没什么兴趣啊!”迎向卯之花烈灼热的眼神,杜克挠着头讪讪笑道。

    “同一个时代不会存在两位剑八,这是不可动摇的铁则,也是我们这些剑客无法逃避的宿命。”卯之花烈听到杜克的话,气得拉住他,双目紧紧注视着他,连衣服滑落肩头也浑然不在意,继续说道:“你没有那种自觉吗?当你发现另一个强者时,手里的剑在渴望……杀死对方铸造神话,或者被对方杀死成就神话,手中的剑锋,必将指向其一!我的伤疤因你而消失,我的宿命也必然由你继承,因为你击败了我!”

    杜克推开卯之花烈的手,淡定拉起她的衣服,在对方不解的目光下,静静说道:“宿命?最强?真是幼稚,这些东西你想要给你好了。人活一世,手中剑应当为了自己珍视的东西而挥舞!我的剑从来都不是为了‘最强’这种无聊的东西而挥出的,我的剑是为了在我死后能挺直腰板而存在的!”

    “你真是……与众不同!”卯之花烈闻言,娇一躯一震,双眸深深看着杜克,仿佛要将他的身影印入灵魂。杜克的话字字珠玑,敲在她紧闭的心灵上,牢不可破的剑道之心,碎开一道裂纹。

    换做别人对卯之花烈这么说,她只会嗤之以鼻,但杜克不一样,这是一位比她还要强的剑客。在剑术的领域上,杜克无疑走得比她更长更远,他的话对每个剑客而言都如同警示真言,值得他们深思。

    “是队长你陷入魔怔了!人呐,应该按照自己认为美丽的方式活下去才对。”杜克重新整理好卯之花烈的衣着,看着长发披肩的面孔,竖起大拇指,夸赞道:“队长现在这样就很美丽哦!我都快心动了呢!”

    “少骗人了!”卯之花烈不信,撇撇嘴轻啐了一口,心里还有点小高兴。只要是女人,都不会介意被人夸赞美貌。

    “被发现了吗?”杜克摇头晃脑的说着:“这也难怪,演技太浮夸了,面对队长我很难入戏。谁让队长动不动就陷入几千年前的回忆呢?真是可怕啊,明明看起来很年轻,却是超级老古董,实际岁数说出来能吓死人,在尸魂界恐怕也就总队长的年龄比你大……”

    杜克喋喋不休说着,满腹牢骚,对卯之花烈这么大年级还能保养得像小姑娘一样很是费解,明明总队长都是个糟老头了,你怎么还可以这么好看。

    成功作死的杜克忘记了一个至理:女人永远都是最在乎年龄的生物。

    卯之花烈一开始还能微笑回应,到最后整个人陷入谜一般的黑气中,眼角暴起青筋,脸色阴沉的像是水里捞出来一样。

    “咦,你头上有蚊子。”卯之花烈打断杜克的唠唠叨叨,微笑指着上方。

    “会有蚊子?是特殊品种吗?”杜克疑惑抬起头,再低下头时,最后的视角是一只放大的拳头。

    嘭!

    会心一击,杜克号大破,沉没不能!

    大门外,杜克翻着白眼,口吐白沫,被一脸祥和的卯之花烈拖着一只脚走出。守卫们有心询问,被卯之花烈看来的眼神逼退,咽了口唾沫,默默行着注目礼,恭送二人离开。

    求收藏推荐!

    (本章完)

    还在找”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