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蛇叔你好,蛇叔再见
    火遁·火龙之术!

    数十丈的火焰转瞬即至,还未近身杜克就察觉到了火遁的灼热,身边的浓雾在火遁的炙烤下迅速蒸发,连冰遁制造的冰块也有融化的倾向。

    在杜克的感知中,浓雾外出现了三名不怀好意的敌人。火遁正是出自其中一人之手,火遁造诣远在阿斯玛之上!

    杜克不敢以身试法,高速移动连跳闪避,同时双手飞速结印,从嘴里吐出急速的超高压细水柱,顺着原路攻击回去。

    水遁·水断波!

    这招二代火影的得意水遁,外形如同利刃一般的高压水线,杀伤力强大,其冲击力和水压都极其强悍。

    和一般的水遁术不同,水断波靠的不是大量水冲击,而是另辟蹊径,将强大的水压集中在一点,遵循以点破面的宗旨,形态变化创造出连风遁都自愧不如的切割能力。所以破坏力极其强大,能有效地切裂对手,是一种攻击距离远、范围广的高攻水遁,很合杜克的战斗风格。

    “土遁·土流城壁!”

    也不知靠的什么办法,浓雾外的敌人发现了杜克的忍术,在他吐出水断波的同时,加强版的土流壁在地面上制造了一股宽厚的高墙。

    用土遁克制水遁!敌人的想法很好,但规律也要视情况而定,克制不代表压制。土遁能有效阻拦水遁,可水断波和普通的水遁不同,强大的切割力连钢板都能一分为二,更何况一面泥土岩石构成的土台。

    嘶!

    一阵布帛撕裂的声音,土流城壁斜着分割成两段,土石顺着光滑的切面倾斜,躲在土流壁后的三名敌人狼狈越上高台,看向杜克的目光充满忌惮。

    “好厉害的水遁,是个棘手的家伙。”土遁忍者摸了摸脑门的冷汗,要不是队友提醒,他刚才就要被分尸了。

    “雾太浓,看不清敌人长什么样,不过冰遁的查克拉绝对不会有错。里面有我的同族,想办法把他们救出来,等敌人联手就来不及了。”

    浓雾外敌人驻足不前,杜克想了想没有冲出去,转身掉头朝仅剩的雾隐上忍冲去。在浓雾中和看不见的敌人战斗太吃亏,解放阿斯玛和红这两个战斗力至关重要,至少不用再分神保护他们。

    日差一下就明了了杜克的意思,事实上,在杜克解决持刀雾隐的时候,他已经和敌人交手了几个回合。

    “柔拳法·八卦六十四掌!”

    日差的六十四掌或拍或戳,封印住对方几个查克拉运行的重要穴位,并将他朝杜克的方向击飞。

    冰遁·急冻拳!”

    充满浓烈冻气的拳头拿下三杀,打中雾隐后背,低至零下的冷冻力,将敌人包括心脏在内的体内器官全部冻结。

    保险起见,杜克侧身一脚将身前的冰块踢碎。在忍界,诡异的能力很多,冰封不死很有可能,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身体碎成一堆打码的骑兵还不死,那就屈指可数了。很显然,这名雾隐上忍没有这样的boss模板,领了便当就退场了。

    在他死亡后,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逐渐稀薄淡化,随着雷雨落下,几个呼吸后便消失一空。

    雨水中,三个虚影瞬身闪来,杜克站在大雨中,脸上面无表情,迎着三人双手虚握,身上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查克拉。

    很多木叶忍者讨厌波之国的鬼天气,但杜克却如鱼得水。雨季里的波之国,每天暴雨不断,地表涨潮的河流、隐藏在底下的河道,连空气中都是浓浓的水汽,在这个国家,他的冰遁破坏力被提升到了发指的地步。

    “冰遁·人造冰……”

    “等一下,杜克!”日差瞬身闪到杜克身前,张开回天弹飞了三名高速冲来的敌人。在杜克疑惑的目光中,日差嘴角一抽:“是木叶的忍者,不是敌人。”

    “自己人?”杜克闻言也是无语,再看爬起来的三名忍者,头上戴着的护额还真是木叶标志。最让他无力吐槽的是,其中一名木叶忍者和日差一样,患上了白眼病,赫然是日向一族的忍者。

    日向一族的洞察力,杜克深有体会,一公里内基本不存在死角。显然这三人正是发现了他们小队遇袭,才出手相助。但……

    尼玛,为什么向我开火?你不是白眼吗?难道看不出大家都是自己人?

    “啊,这不是日差吗?我刚才还以为是谁呢?”日向一族的忍者站起身,看了看日差,又看了看杜克,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为什么雾隐村的小鬼带着木叶护额?

    这个问题在三名木叶忍者脑海里一同响起,他们警惕看着杜克,三人站位分开。大有日差大喊‘他是细作’就动手的趋势。

    “误会了,他是自来也大人的弟子,不是雾忍!”日差想通了关窍,赶紧解释道。随着他一通噼里啪啦的解说,三名木叶忍者才不好意思道歉。

    得,这亏吃的还没处讲理了!杜克无语望苍天,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他的心仿佛被刺刀狠狠的宰。

    要不跳槽回雾隐村算了,总觉得这张脸在前线很容易被友军误伤啊!杜克暗自忧愁。

    “真是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是雾隐那边的。哈哈哈……下次不会了,请务必见谅。”日向一族的忍者也很委屈,白眼不是彩色呈现,他看不到杜克头上的护额,只能看到查克拉流动的人体形象。在他睁开白眼时,看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杜克满身寒气的查克拉,这场面他见过,雾隐村的水无月一族,别无分号,妥妥的敌人无疑。所以,在比较了释放雾隐之术的敌人后,他将杜克列为了第一攻击目标。

    再然后,就发生了上面的误会。

    日差和同族熟络交谈起来,两人简单对了遍暗号,汇合成一队,就朝身后的大部队移动过去。

    三名木叶忍者正是冲着大部队来的,他们的任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务就是引路。和风之国战线不同,水之国战线的指挥部没有绝对固定的落脚点,这和地理气候有关。雾隐靠着独有的水遁感知忍术,总能轻易找到木叶忍者的落脚点,如果不想暴露位置,就不能在一个地方长留。

    大部队集结后,得知指挥部就在不远处,加快速度半天就能赶到,索性不再犹豫,全力朝目的地进发。在暴雨中行军,速度快也快不了多少,但好处也显而易见,那就是不用清理痕迹,雨水会将一切冲刷干净。

    靠近指挥部,越来越多的木叶忍者现身,其中有不少很好辨识的日向忍者,和衣服上绣着祖徽,臭屁哄哄的宇智波一族忍者。除了这两个木叶大族,阿斯玛还给杜克指出了不少猿飞一族的同胞,以及同样辨识度很高的犬冢一族,身边跟着狗的就是。

    日向一族出现在这里,杜克可以理解,他们的白眼是对抗雾隐的大杀器,起到影响战局走势的重要作用。但宇智波一族在这就没道理了,血轮眼是拷贝眼,洞察力远不如白眼,在浓雾中和普通忍者没啥区别,有日向一族在,他们的能力就多余了。再加上精通的火遁被水遁克制,在这个大海啊全是水的国家,他们的战斗力还会降低,十成功力能发挥出七八成就谢天谢地了。

    这一刻,杜克感觉到,来自村子满满的恶意。

    宇智波一族很不满,同样不满的还有犬冢一族,他们灵敏的鼻子在水之国同样毫无用武之地。不少犬冢一族的忍者表示,前段日子族长赚钱太多,族里的金库已经被高层盯上了。

    到达目的地,杜克本想和阿斯玛、红一起去躲雨,结果被日差拦住,一起带向了指挥部。他的水无月血继在这个战场上很坑,随时有可能被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当成敌人,日差觉得很有必要带他去指挥部报个备,省的有不长眼的来送死。

    是的,日差觉得如果同村忍者和杜克发生冲突,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的几率会惨遭殴打,而且杜克的忍术多是非死即伤的类型,太过危险。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悲剧上演,报备是必须的,至少在发生误会时,有高层能证明杜克的身份。

    指挥部门口,两名守卫拦下日差,确认身份后,才有一名守卫走进去通报。半分钟后,守卫得到命令,拉开大门放行。

    指挥部内,两边是空着的座位,正中央点燃着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照亮了前方指挥官惨白的面容。他有一头和杜克一样乌黑的长发,紫色的眼影延长到鼻翼,带着勾玉状耳环。最让人记忆深刻的是他那双眼睛,金色的纵长瞳孔,只需一眼,就让人联想到某种冷血的爬行动物。

    “大蛇丸大人!”日差躬身行礼,语气中带着丝丝敬意。

    “桀桀桀……是日差啊!有段时间没见了,听说你在自来也那里立了大功!”充满磁性的声音带着异样难言的魅力,大蛇丸先是看了眼日差,便饶有兴趣打量起杜克,蛇瞳满是惊喜。

    “蛇叔你好,蛇叔再见!”杜克被大蛇丸看得浑身不舒服,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恨不得赶紧离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