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血雾之乡
    刚一进门,三名水无月一族的忍者就脱去马甲,带着疲惫的倦色瘫坐在各自床头。领头的上忍看到杜克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开口说道:“天满,不用在意之前的事,作为下忍,你表现的已经合格了。”

    “枭队长,别劝他了,这小子一根筋,转不过来的。”

    “是啊,鸾说的很有道理!每个忍者都会遇到失败,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与其安慰他,倒不如让他自己冷静冷静,效果会更好。雏鹰只有经历折翼才能飞得更高,失败对他这种刚毕业的小鬼是好事,我们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两名中忍打开话匣,跟着说了一通。

    “好了,鸾、雀,你们两个也别伤口上撒盐了,大家都是同族,要相互照应。”上忍队长水无月枭摆了摆手,示意二人闭嘴。

    “相互照应倒是没问题,只要某人别拖后腿就行了。”

    “喂,鸾,你这话过分了,某人只是菜鸟,你不能要求太多。嘿嘿……”

    水无月的中忍鸾和雀,一唱一和讽刺道。这二人对后补进小队,实力差强人意的天满很不满,实力一般,性格还唯唯诺诺,一点也不像冷酷的雾隐。

    “我说了,闭嘴!”水无月枭冷哼一声,释放出淡淡的杀气:“如果你们对这个小队有什么不满,可以去长老们那里申诉,否则就老老实实听从我这个队长的命令。记住,我们是雾隐的雪之一族,别给水无月这个名号丢人,不然,我不介意给你们一点教训。”

    “我……明白了,枭队长!”鸾和雀被突然发怒的队长震慑,低下头应声,余光狠狠剜了杜克两眼。

    听着三人火气十足的对话,又莫名其妙树敌两个同族,杜克顿感郁闷。看来自家老表在水之国混的不咋地,连队友都看不起他,好在现在脱离苦海,成了蛇叔的小白鼠,真是可喜可贺。

    几句简单的对话,让杜克获得了不少有用的信息,例如三人的名字、性格和队内的职务、人际关系等等。

    迎着两个中忍不怀好意的眼神,杜克狠狠瞪了回去。连大蛇丸都在他面前客客气气的,这两个中算哪根葱,忍胆敢挑衅,这不是找死吗?于是默默将二人拉进黑名单,打算顺手找个机会挖个坑给他们跳。

    说起大蛇丸,一般情况下,这条蛇不是个恃才傲物的人,相反他很好说话,待人温和有礼,不会自持身份。猿飞日斩在三个弟子里最喜欢他,不是没有原因的,相比逗比自来也,大蛇丸怎么看怎么顺眼。

    看着同族不和睦,枭暗暗叹了口气,对杜克说道:“天满,怎么一进来就没见你说话?是伤口还在疼吗?”

    “不是,只是……”

    杜克话还没说完,就被枭打断:“你的声音怎么变了,感冒了?”

    杜克闻言心跳缓了一拍,急中生智解释道:“今天枭队长你们出去的时候,我闲来无事提炼查克拉,结果……”

    杜克没有说下去,举起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右手,单手凝聚出一团水球。为了匹配老表弱鸡的形象,他竭力装出吃力的样子,额头上细汗蒙蒙,好不容易才捣鼓出一团不稳定的水球。在三人震惊的注视下,杜克手里的水球缓缓停止转动,一缕寒气从中散发,冻结成冰团。

    “因为当时太过兴奋,没注意才受凉了……”杜克不好意思,挠着头。

    枭惊喜交加,站起身来到杜克身边,一把抓起杜克手上的冰球,反复确认后捏碎冰球,兴奋抓着杜克的肩膀:“你觉醒了冰遁的血继,太了不起了……在这个年纪就能觉醒家族的血继界限……你是个天才。”

    枭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为杜克高兴。而鸾和雀在惊醒后,看向杜克的目光就不一样了,饱含着羡慕、妒忌、后悔等各种情绪。四人小队都是同族,但觉醒冰遁的一个都没有,他们从来没想过,连队长枭都没能觉醒的血继,会出现在天满身上。二人知道,他们向来看不起的队友,觉醒了冰遁意味着什么,那是质一般的差距,在血继家族,更是等级上的差距。

    血继界限,一般只能由血缘关系借助基因来传承,因为其强大和不可复制性,即便是在整个雾隐都弥足珍贵。血继界限能力者拥有特殊的能力,这些能力超越了常规查克拉属性限制,将忍术升级到另一个层面,各大国和忍村对此都非常重视,将其视作仅次尾兽的战略武器。

    每个忍村都有特色鲜明的血继界限,觉醒的方式方法也天差地别,几乎不存在可寻的规律,说白了就是看天赋。有人的刚出生连个忍者都算不上,就能觉醒血继,而有的人,忙碌半辈子,成为影级也不见得能觉醒。

    例如雾隐的辉夜一族,血继界限为‘尸骨脉’,但这种能力已经成为了辉夜一族自吹自擂的传说,因为很久没有人觉醒这项能力了。

    水无月一族要好一些,但也有限。作为雾隐举足轻重的大族,族中的人口非常可观,但成功觉醒冰遁的也就那么几十个,这些人被视为一族的中坚力量,身份地位远超普通族人。

    “有这么厉害吗?”杜克继续傻笑。在木叶看多了白眼病和红眼病,他一直认为觉醒血继界限,也就那么一回事儿,听起来很难,但还是一抓一大把。

    “你准备一下,我马上带你回族里,战场已经不适合你了。”枭欣慰拍着杜克的肩膀,转身披上马甲,就要带着杜克离开。

    “枭队长,这不符合程序,我们还在执行任务……”鸾说着说着,声音轻了下来。原因无它,枭此刻正满脸杀气看着他,冷漠的眼神,如同在对待一个死人。

    “村子的程序我比你更了解,就算不符合程序也不要紧,因为……水影大人不会责怪我。”枭冷冷说道。他是一个典型的家族式忍者,村子和家族,后者才是首选。

    这和水影有什么关系?听到枭的话,杜克眉头微皱。现任雾隐领袖,三代水影在原著中是个颇为神秘的角色,其他几代水影都有提及,唯独这位,是个连名字都没有的龙套。

    水之国地处海外,雾隐也远隔重洋,这位神秘的水影,在忍界也没什么名气,大家只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知道有一位三代水影,其余全是空白。是男是女、实力如何、善用什么忍术、都一概不知。

    那么,这位三代水影只是一个过渡的二流角色吗?显然不可能!

    在火影世界,五大国各个忍村,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三代目是历代最强的影。例如最强火影猿飞日斩、最强三代风影、最强三代雷影艾、最强三代土影大野木……

    当然了,这里面有些人最强之名名不副实,水分比海绵宝宝还足,但其他人可是货真价实。由此类推,三代水影就算不是最强,可差不了多少,在历代水影中,也是排的上号的牛人。

    “天满,我们走!”枭冷哼一声,带着杜克离开。如果两个部下还要阻拦,他不介意杀了他们,对家族忍者而言,唯有家族是效忠的唯一选择,村子……那是什么?

    杜克跟在枭身后,离开时,手放在背后,比了个中指。仇不隔夜,没机会挖坑,恶心恶心他们也是好的。

    “可…可恶!”

    ……

    ————————————————————————————————————————————————————————————

    五日后!水之国!

    重洋包围的土陆中央,茫茫葱绿的深山中,一片规模庞大的建筑群落耸立在这里。浓浓的雾气覆盖下,透露出一股诡异莫测,勾起人的好奇心想要一窥究竟。

    这里是雾隐之村!迥然于木叶的高层建筑、日光稀薄的潮湿环境,以及似有若无的寂静,为这个村子蒙上了神秘面纱。

    杜克跟着枭,在办完入村手续后,就急急忙忙踏入了雾隐村。边陲之地的水之国,有着和木叶泾渭分明的差别。首先第一印象是冷清,宽阔的马路上,行走的人群和忍者都不苟言笑,相互之间很少交流,商铺里招呼客人的店家,语气里也带着拒人千里的冷漠。

    想想血雾之村的外号,也就不奇怪了。生活在这个村子,没有一颗冷漠的心,绝对会被视为怪胎。

    看到这一副寂寥的景色,杜克大为失望,萧条的经济、稀少的人口,都和木叶有着不可逾越的横沟。失望的同时,不免有些庆幸,及早移民木叶,否则人格指不定扭曲成什么样。

    不过,恶劣的氛围阻挡不了杜克善于发现美的眼睛。一路扫视下来,他还是发现了不少可圈可点,让人眼前一亮的景色。

    例如妹子!

    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每个地区的美女都有独特的一面。木叶的美女形色各异,汇集了大陆各地所长,各有各的美法。而水之国的妹子则单一多了,她们身材高挑、衣着清凉,言行举止优雅,而且一看就知道水很多……呃,是皮肤紧致有弹性,嫩的能掐出水。

    感谢‘激浪2015’、‘nice半宅’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