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水无月一族
    云雾缭绕的雾隐村!

    枭带着杜克一路疾行,直奔村子外围的水无月一族住址。贵为雾隐村知名的血继一族,盛产强力忍者的名门望族,水无月族址在村子外围,似乎很难想象,但实情偏偏就是如此。

    血继界限以血缘为纽带,将不可复制的秘术传承给下一代,故而形成了垄断的忍者家族。这种家族式的传承,教导出的血继忍者对家族的忠心远大于对村子的忠心,对掌权者而言,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再怎么心胸宽大的领袖,也无法容忍部下效忠两个主人。所以,每个忍村在珍视保护血继家族的同时,也想方设法打压血继家族的实力,以防他们自视膨一胀,想要密谋造反。

    例如木叶的红眼病一族,他们就被排挤出村子的政治中心,举族搬迁到木叶村外围。明明是建立木叶的两大家族之一,功高劳苦,强者层出不穷,结果火影之位没他们的份儿不说,连个长老顾问的头衔都捞不着。唯一一块遮羞布木叶警务部,也只是有名无权的虚职。

    木叶警务部是干什么的?

    他们日常如下:巡逻、维护治安、疏导交通、整治绿化和制止街边摆摊……lo爆了有木有!

    不怪宇智波一族会造反,这待遇,换成千手一族,也咽不下这口气啊!

    同样的,雾隐村也是如此。鬼灯一族、水无月一族、辉夜一族等等,这些大家族的境遇都不怎么好,尤其是鬼灯一族,在二代水影阵亡之后,他们一族在雾隐的地位直线下降,族中的忍者不受高层待见,连忍刀七人众的荣誉都被剥夺了,前后的待遇差别让人唏嘘不已。

    雾隐忍村外围的河道旁,水无月家族府邸,祖徽六角冰晶图案悬挂在大门上。枭和两名族人短暂交谈了几句,就急不可耐带着杜克走了进去。

    一进门,满园子莺莺燕燕,百花争艳,道路两边净是娉婷袅娜、姿态柔美的黑直长。**、乙女、萝莉、御姐、熟一女……年龄段足以各种需求,再细分一下,还能找到轻熟、人一妻之类的迷之气息。浓浓的既视感扑面而来,看得杜克喉间一甜,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估计我这辈子是没救了!”看着一群平胸大姐姐笑语嫣然,杜克默默咽下毒血,泪流满面。

    枭没有注意到杜克的异常,带着他绕过几条小路后,停在一处宅院门前,低声嘱咐道:“天满,待会在大长老面前,你要礼貌一些,不能和以前一样咋咋呼呼,知道了吗?”

    “放心吧,枭队长。”

    枭满意点了点头,轻叩门扉:“长老大人,水无月枭求见。”

    “进来吧!”

    听到屋内的声音,枭推开门,带着杜克快步走入,在一名眉发花白的老者面前停下。水无月一族的大长老,年纪约有七十,笔挺跪坐在竹垫上。他半睁着眼睛,一脸倦容,举手投足间却带着身居高位的气势。

    “长老大人,枭有事禀报。”枭按着杜克的脑袋,和他一起弯下腰,抬起头后,将杜克觉醒冰遁的事详细解说了一遍。

    大长老闻言,浑浊的双瞳精光一闪,站起身走到杜克面前,抬手搭在杜克肩上,半晌后开怀大笑:“没错,的确是冰遁的查克拉,你叫天满对吧?小小年纪就觉醒了血继,前途不可限量。我水无月一族又诞生了一名天才,家族的强盛更进一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

    “长老大人,过奖了,我只是刚觉醒,距离一名合格的忍者还差得远呢!”杜克厚颜谦虚道。

    “不错,不骄不躁,是个好苗子。”大长老轻轻拍了拍杜克的肩膀赞赏道。随后转头对枭说:“枭,不枉我对你的提拔,这件事你做的很好。至于放弃任务的事你不用担心,自有我出面为你解决。”

    “那就劳烦长老大人费心了。”枭躬身答谢。

    “无妨,冰遁才是我族的根本,就算我在场,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区区任务和家族怎么能相提并论,就算那群老家伙不给我面子,水影大人也不会置之不理。”大长老说完,挥挥手示意枭退下。

    枭离开后,杜克和大长老面对相坐。因为水、火两国之间的焦灼的战事,水无月一族陨落了不少中坚力量,家族的实力一降再降,眼见一名年轻的族人即将崛起,大长老的愁思也退却不少。

    “从明天开始,以后每日清晨六点,我开始教授你水无月一族的冰遁秘术。”

    “好的,大长老大人,我不会迟到的。”心仪已久的冰遁秘术即将到手,杜克眼睛都要笑成月牙了。

    见杜克嬉皮笑脸的样子,大长老觉得有必要给这小子普及下水无月的光辉传统,省得他到时候不上心。说道:“天满,你对我们一族的血继界限冰遁了解多少?”

    “这个……冰遁是由水、风两种属性的查克拉合并而成的……”杜克说着说着就没话了。

    “还有呢?”

    “呃……还有……”杜克挠挠头,他的冰遁觉醒稀里糊涂,连招式都是其他世界影射的,关于冰遁他知道的真心不多。

    “哼!不学无术,连一族的血继都知之甚少。”大长老冷哼一声,开口详细说起了水无月一族的冰遁。

    “我们水无月一族,在雾隐村尚未建立时,就活跃在忍界,打下了赫赫威名。因为家族独有的血脉,能够轻易控制水,并使用威力巨大的冰遁,被称为‘雪之一族’。当雾隐村建立后,我们便一跃成为村内首屈一指的豪族,就连远在木叶的千手一族也要给我们三分面子。”

    “好厉害,好厉害。”杜克一脸浮夸惊叹,暗骂老头吹牛不打草稿。这一大通话,前面还能听听,最后一句纯粹是给自己脸上贴金。雾隐村建立时,千手两大强人都还在虎狼之年,身体倍棒,吃嘛嘛香,随便挑一个就能吊打水无月全族,凭什么要给水无月三分面子?难道因为长得漂亮?

    杜克的惊叹让大长老非常满足,他捋了捋胡须,继续说道:“冰遁的血继非常强大,你不了解冰遁,所以想象不到那是怎样一股伟力!”

    能比木遁牛吗?能压制尾兽的查克拉吗?能把须佐高达摆成一百零八种姿势吗?如果不能,请不要排泄不知名气体!臭!

    大长老说一句,杜克就偷偷吐槽一句。

    “家族的忍者,即便是没有觉醒冰遁,也会因为与生俱来的风、水两种查克拉,轻易成为实力不俗的忍者。而且,在水遁方面,我们有着远超所有人的天赋,甚至可以做到单手结印发动水遁。这一点,在整个忍界,也只有我们一族能做到!”大长老拍着瘦骨嶙峋的胸脯,自豪道。

    只有我们一族?不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见的吧!二代火影的忍术卷轴里,就记载了很多水遁单手结印的心得。老头,我读书多,你休想骗我!

    “而觉醒冰遁的族人,除了控制大量的水以外,还能任意改变水的形态、温度和状态变化,柔和无形的水化为坚不可摧的冰,这就是我们之一族的骄傲——冰遁!当然,这些都只是冰遁最表层的应用,家族的忍者在日积月累下,开发出更适合我们一族战斗的秘术。”

    “是吗?”杜克疑惑下,忍不住开口问道:“为什么我觉得绝对的寒冷才是冰遁的最终奥义。所谓冰,不就是低温吗?一旦温度降至绝对零度,构成物质的分子和原子都会停止运动,冻结一切的严寒,才是最强的!”

    “傻小子,这种事怎么可能?按照你这么说,那火遁岂不是温度越高越好?如果真是这样,还没等火遁烧死敌人,施术者自己就被高温杀死了。”大长老摇摇头,否定了杜克的幻想:“绝对零度只是一种理论,不可能有人能办到,至少水无月一族历史上没人做到。如果真有人能做到……先死的一定是他自己!所以,你说这些都不实际,老老实实修炼家族的秘术,别胡思乱想了。”

    “我明白了,我会好好学习家族的秘术。”杜克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至于怎么想,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这样的话,你就去休息吧!我会让人给你重新安排住的地方,觉醒了冰遁,你的身份不一样了,以前的房子不用再去了。”大长老说道:“我这把老骨头可不像你们年轻人,要好好睡一觉才行。”

    “那我先走了,大长老,祝你睡个好觉。”杜克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最好一睡不醒。

    出了门,杜克两手搭在脑后,一边走,一边回想着绝对零度的可能性。就这么一边出神一边走,直到一个死胡同才缓过神。

    “糟糕,我刚才忘了问……我现在住哪?好像以前住哪也不知道啊?”杜克傻眼了,难道要找人问问自己住哪?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杜克回过头,就看到一个年级二十多岁,身穿水蓝色和服的族人停在自己面前。秀丽的面容,标配的黑长直,从胸前的规模来看,这个族人应该是女性……如果没有变态在胸前塞棉花的话!

    “天满少爷,大长老给你安排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请您跟我来!”女子双手叠在身前,微微躬身,礼貌说道。

    “少爷?”杜克指了指自己,老表竟然还有隐藏身份?

    “您是觉醒了血继的天才,当然要称呼您为少爷了!”女子解释了一句,突然想了什么,慌忙说道:“我是大长老给您安排的侍女,我叫水无月晶子,以后还请多指教。”

    “晶子……”杜克嘴一抽,这名字好强大。

    “您有什么吩咐?”水无月晶子躬身请示道。

    “没什么,只是有些……不适应。我是水无月天满,以后就拜托你了。”杜克何止是不适应,简直就是不适应。觉醒冰遁之后待遇立马翻天覆地,从孤儿变成少爷,这一族也太现实了吧!

    “您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请跟我来,我来为您带路。”水无月晶子侧身请礼,让开半个身子。

    感谢‘滕厚林’、‘淑女剑’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