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三代水影
    “溶遁·溶怪之术!”

    照美冥张嘴吐出大片大片的粘稠物,看似毫无美感,威力却极其可怕。将火、土性质两种查克拉结合,组合成的溶遁具有强烈的腐蚀性。腐蚀性之强,连金属都不能幸免,而且因其粘性,如同凝固汽油弹,一旦沾上就绝无脱身的可能。

    忍者是一种神奇的生物,无论男女老少,只要举着‘神奇的查克拉’大旗,就能从嘴里吐出各种反物理的物质。简单的如火球、水球,复杂点的就像眼前这位,从嘴里吐出具有粘黏性和强腐蚀性的流体,话说回来,这位还能吐出强酸和强碱。

    难怪她找不到男朋友……

    杜克觉得自己大概猜到了事实真相,但是照美冥的溶怪之术已经近在眼前,一股强烈的刺激性气味弥漫在身边。

    水遁·水阵壁!

    几乎是瞬间,杜克就发动了水遁忍术进行阻挡,可惜他还是小看溶遁的威力,水阵壁被溶遁覆盖后,只是阻挡了一下,便有了消融的趋势。

    “不愧是溶解了须佐高达的血继,没想到她现在就能将溶遁发挥出这等威力……”杜克微眯眼睛,扫视了后方的青,双手飞快结印。

    丑——申——卯——子——亥——酉——丑!

    二代火影精炼的水遁结印,将四十四个手印简化为七个,再加上杜克本身的天赋,b级的水遁忍术即刻完成。

    水遁·水龙弹之术!

    若有若无的一声龙鸣,一条水龙迅猛跃出一水面,盘绕身体卷起水龙卷带着溶怪之术朝正在看戏的青冲去。

    “组合水遁·溶怪水龙之术!青队长,交给你了。”

    青惨叫一声,拔腿就跑,一连释放出五六次水阵壁挡在身前。溶遁的腐蚀力在半空就溶解了水龙,但也因为大量水渗入,稀释了不少。经过多重水阵壁,就失去了势头,落入河水中,蒸发起大量带着刺鼻气味的蒸汽。

    “水遁·雾隐之术!”

    青眼前一亮,结印发动了雾隐村招牌水遁,作为感知忍者,在茫茫白雾中,他占据绝对优势。

    杜克正和照美冥比拼体术,眼瞅着就要压倒她,拿下首杀,被浓雾一缠绕,顿时失去了对方的踪影。

    “沸遁·巧雾之术!”

    茫茫白色的雾气里,照美冥略带薄怒的声音响起。不知是酸性还是碱性的雾气散发开来,清空了杜克身边的雾隐之术。

    “不要管那个家伙,我们好好打一场。”体术上被压着打,照美冥很不服气,她还没被同龄人压制过,不论是体术还是忍术。

    “如你所愿。”

    杜克伸手按在水里,抬起后双手指缝中捏着六把冰制苦无甩出,脚下一踏,跟着苦无一同冲向照美冥。

    嗖!嗖————

    六把苦无在杜克超强的腕力下疾如闪电,一瞬即逝。只是一个瞬间,爆发出的疾风便吹开了照美冥的秀发。

    照美冥来不及结印,选择了一个半空中铁板桥,向后仰天斜倚,狼狈躲过苦无。弯折的腰身看得杜克一阵咂舌,这小蛮腰,柔韧和力量都非同小可,想必体力和持续力一定很强。

    照美冥背心贴近水面,腰肢如同弹簧一般,飞速直起上身,右手紧握苦无,对上杜克的拳头。

    这下要是插严实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杜克以后只能用左手撸了。在拳头即将接触苦无刃锋时,他弯腿矮了半身,拳头错开苦无,反手捏住照美冥手腕,关节一扭一推,打落苦无。同时腿弯处绷直,身形弹起左腿上抬,膝盖撞向照美冥的俊俏小脸。

    照美冥只来及抬手护住头部,被膝击撞离了水面,临空向后飞去。可是她的手腕还被杜克紧紧捏着,又被狠狠拽了回来。

    一只拳头在眼前飞速放大,照美冥半身因为牵扯作用力,无法闪躲,连简单的防御都不做到,绝望下闭上眼睛,静静等着这一拳打在脸上。

    轰————

    耳边呼啸的突破声响起,照美冥缩着头,突然发现想象中的痛意没有出现。睁开眼就见杜克笑意吟吟看着她,拳头贴着她耳边打偏了。

    “哼!”照美冥大觉不爽,好胜心强的她有一种被人比下去的失落。她红着脸抽回被杜克攥着的手,一言不发走到河岸边,退出了三人混战。

    “哟,看不出你还挺怜香惜玉吗?”青瞬身出现在杜克身后,语意里带着调侃。

    杜克飞速转身,一脚踢向青两腿中间,这一脚威力十足,显然是使足了力气。若是踢中,这辈子连撸都只能是幻想了。

    青脸色狂变,几乎是使出了这辈子最快的速度退后,闪开后脸色煞,心有余悸说道:“喂,怎么不说一声就攻击……你是想废了我吗?”

    “抱歉,因为青队长突然出现在我身后,吓了一跳。这是条件反射,无心之举,没有掺杂任何主观恶意和私人恩怨,请不要放在心上。”

    “我信你就有鬼了。”青拉长个脸,胯下受袭,险些鸡飞蛋打,差点留下心理阴影,他觉得有必要教训一下眼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水遁·雾隐之术!”

    青再一次制造出一片浓雾,遮盖住了河面。岸边的照美冥视线受影响,暗暗皱眉,从心里她更希望杜克能赢。一方面是败给杜克,希望找个垫背的,另一方面,杜克手下留情,她嘴上不说,还是挺感激的。

    不过她也知道,这场战斗青的赢面更大,经验、忍术、查克拉全部差了两个等级。下忍不可能打败上忍,哪怕这场战斗只是队内切磋,哪怕青只是新晋的菜鸟上忍。

    青一脸势在必得,感知中杜克像没头苍蝇在浓雾里原地乱窜,他带着报复性的笑容,偷偷摸摸来到杜克身后,打算抬腿一脚报复对方。

    杜克真的是没头苍蝇吗?当然不是,他这么做是为了迷惑青,想顺便摆个姿势就败给对方。刚才击败照美冥已经是下忍极限了,再打败青,那可就不是一句两句能解释清楚的了。

    可万万没有想到,青的报复心这么强,杜克顿时大怒,在青抬脚的空挡,瞬间回身朝着某个不可言状的万恶之源狠狠就是一脚。

    “啊————————”

    浓雾外,照美冥听到一声凄厉的悲鸣,那惨叫声血泪齐下,饱含一着对逝去深深的思念,和对社会的绝望控诉。句句发自肺腑,字字掷地有声,当真是听着流泪,闻者伤心。

    “难道发生了意外?”照美冥坐不住了,冲向浓雾中,顺着断断续续的哀鸣找去。

    雾色渐渐稀薄,眼前的一切清晰起来,照美冥找到二人时,青捂着裆部跪在水面上,头颅埋进水里,只能从时不时颤动的身躯看出,他正忍受着难以言表的痛苦。

    杜克半蹲在旁边,不知从哪折了根树枝,一下一下戳着青,嘴里还问到:“青队长,你没事吧!该不会是碎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吧!”

    照美冥一脸无语,这是什么展开,和想象的不一样啊!

    青抬起头,五官扭曲看出人形,一脸崩坏:“你是怎么发现的?”

    杜克无辜回了一句:“这都是意外啦!当时感觉到背后有杀气……我就试着踢了一脚,没想到还真踢中了。话说……青队长,你在我背后抬腿想干什么来着?该不会是要报复我吧?”

    “小心眼。”照美冥闻言,对青投去了鄙视的目光。

    小眼神像刀子一样,刷刷戳在青心口上。

    青有苦难言,挣扎着站了起来,两股战战抖成了筛子,强撑着脸面说道:“怎么可能,我怎么会是小心眼!我只想拍你肩膀,吓唬吓唬你,开个玩笑。”

    “这种玩笑不能乱开,幸好我及时闪开了,要不然岂不是被你吓死。”杜克摸着扑通扑通跳的小心脏,大方道:“这次就算了,下次别这样了,好歹也是上忍,不能总是这么幼稚。”

    “我知道了……”青泪流满面,颤颤巍巍走了两步,发现有些肿,扭头说道:“今天就到这里了,你们先回去吧!”

    “青队长不一起回去吗?”杜克关心道。

    青一脸沧桑,看破红尘:“我想一个人静静。”

    “天满,你就是太善良了,这家伙就让他自生自灭好了。”照美冥双手叉腰,责怪杜克不该同情某人。

    “不能这么说,毕竟是同伴,万一……”

    “走啦,走啦!他是忍者,一个人也不会有危险。”

    照美冥拉着杜克走开,两人渐行渐远,青双眼含泪,心头悲凉之意袭来,正要低头痛哭,突然看到水面上一点残留的亮光。他弯下身子,从水里捞起一片薄薄的霜华。

    “这是……冰!?”

    水无月族址,和照美冥告别后,杜克回到家族,转了几个弯,来到大长老家门前。正要进去,门被人从里面推开,大长老和一个黑发中年男子走出。男子穿着水蓝色外套,黑色长发梳理在脑后,偏中性的面容略微苍白,带着不健康的红润。

    “水影大人,您的决定,家族必定全力支持!”大长老客客气气道。

    “族叔,我作为水影有些事不方便插手,家族的事就拜托你了。鬼灯幻月死后,鬼灯一族就不怎么老实……咳咳……”男子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捂着嘴咳嗽几声。

    “净衣…水影大人,你的身体……”大长老担忧道。

    “没事,这是后遗症,这么多年来一直这样,不必担心。强行接受了那力量,总得要付出什么。”

    “可是你的身体每况日下,族里也很担心。都是该死的鬼灯幻月,若不是他耍阴谋,抢夺了你的二代目之位,鬼灯一族能有今天?你的身体也不会……”大长老一脸恨意。

    “过去的事不必再说,输给他是我技不如人,再说他也付出了代价,和二代土影同归于尽,做了件好事。”

    杜克站在墙角,听到二人的对话猛地低下头,瞳孔骤缩,满脸震惊之色。

    水影……族叔……三代水影是水无月一族!

    水无月……净衣!

    感谢‘苍龙清影2号’、‘守望者≈双子’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