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三代水影到来
    一角白鲸的杀伤力是巨大的,这种纯粹是以势压人的术,来得光明正大、堂堂正正。面对一只上百米的巨兽,除了闪避根本无从下手,但雾隐的冲锋阵容太密集了,有不少忍者退路被同伴挡住,没能闪开被砸成了肉馅。

    全场鸦雀无声,雾隐忍者纷纷投去震撼的目光。人类天生崇拜强者,这是骨子里的天性,忍者也不例外,杜克释放这么强大的术,足以让他们不敢妄动。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很多人都看到杜克是单手结印的。

    忍者结印是为了调动精神力和查克拉,但如果某个忍者精通一个术,就能精简印的次数,例如二代火影,他对水遁的研究达到了常人难以项背的程度,轻易就能将数十个印缩减到几个,几乎能瞬发高级水遁。

    杜克的单手结印,一方面是血继加成,另一方面要归功于法尔兰大陆的自己。元素法师对元素的掌控力几乎是随心所欲、挥使如臂,如同艺术般让人叹为观止,得到他的经验和领悟,杜克表示也许不久之后,他连印都不用结了。

    “这就是水影大人一族的冰遁吗?”

    “可恶,他的术范围很大,分散开不要聚在一起。”

    雾隐忍者远远后退,包围圈放大了不知多少倍,杜克默默注视着这一切,急速恢复耗损的查克拉。他知道现在再想脱身已经不可能了,为了迎战接下来的强敌,必须将精气神维持在最强才行。

    二战、三战期间前后,木叶有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白牙旗木朔茂、大名鼎鼎的三忍,这些震慑忍界的强大忍者。

    那雾隐呢?同为五大忍村,他们肯定也有影级强者,而且不止一个。忍刀七人众先不提,高不成低不就,除了大刀鲛肌的使用者,西瓜皮什么的让杜克有些兴趣,其他都不放在眼里。

    原因很简单,他们的情报都在杜克脑袋里,只需留意他们忍刀的能力,其余不值一提。

    除去这七把刀,雾隐明面上就一个三代水影,但肯定远不止如此。两只尾兽的人柱力、血迹家族的族长,都是隐藏极深的强者,不由得他不慎重对待。

    体内的查克拉恢复到巅峰,杜克猛地睁开眼,手臂爆出强大的力量,甩出冰刀,跟着冲进前方松散的阵营。

    “幻术·黑暗行之术!”

    双手快速结印,在黑幕落下前,加速身形握住冰刀,冲进了漆黑的黑暗空间。

    这一招黑暗行之术,只是辅助幻术,本身并没有杀伤力,是初代火影用来克制血轮眼,专门为基友宇智波斑开发的幻术。当然,除了宇智波一族,黑暗行之术对付没有瞳术的忍者,效果也出类拔萃。因为视觉是人类最重要的感官,一旦失去它,任何人都会手足无措。

    通过视觉,人类感知外界物体的大小、明暗、颜色、动静,获得对机体生存具有重要意义的各种信息,至少有80以上的外界信息经视觉获得。由此可知,视觉的重要不言而喻!

    方圆二十米的黑暗中,惨叫声接连响起,而后又瞬间平静。四周的雾隐忍者不再犹豫,刃具、爆炸符、忍术,一连串扔进黑暗中,只要能消灭敌人,他们才不管里面是否还有活着的同僚。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黑暗散开,杜克立身在一团寒冰中,厚厚的冰层挡住了雾隐的攻击。咔啦啦的脆响后,他毫发无伤从冰山里走了出来。

    看到满地的尸体,雾隐忍者们压住惧意,怒吼着冲向杜克,他们知道敌人已经无处可逃,与其放任他继续杀伤,倒不如一鼓作气拿下他。

    “太好了,他的身体被冻僵了……”

    “一起上,速战速决。”

    “只是个小鬼,就算查克拉庞大,忍术和幻术厉害,但体术一定不行。”

    一名雾隐忍者说出了在场大部分雾隐忍者的心声,挥舞着手里巨大的战刀,瞬身斩向杜克。紧随他的是十几名体术精湛的雾隐忍者,他们或是拿着苦无,或是拿着奇形怪状的刃具。

    长刀短剑、巨斧大锤……雾隐的刃具千奇百怪,杜克被围在中间,手里只有一把冰刀,显得势单力薄。

    他不退反进,挥舞着冰刀迎向敌人,让敌人领略了另一个时空的顶级剑术。

    刀锋避开大锤重斧,趁虚而入一击致命,切在敌人手腕或脖颈。血花绽放,招招进攻,每每都是有进无退。每一个和他对战的雾隐都觉得自己的动作慢他一拍,明明是先出招,却像是在配合躲开长刀,将脖子送到他面前,引颈就戮。

    丧命的雾隐忍者是这种感觉,围观的却是另一种,他们觉得杜克的剑术说不出的潇洒写意,每一次出手都无法捉摸,而且出手极快,一闪即逝。

    虽说包围杜克的雾隐忍者大概超过500,但这500人不可能一拥而上,实际和杜克交手的人数只有不到20,这是包围圈的极限了,再大他们连回援都做不到。每有一个雾隐忍者倒下,就补充一个上去。

    阵型中,雾隐前仆后继,留下满地尸体。杜克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只是单纯的挥剑收剑再挥剑再收剑,似乎是进入了某种奇妙的境界。一具具尸体倒下,他身上的杀气就浓厚一丝,蒸腾的寒意透体而出,让包围圈外的雾隐忍者头皮发麻。

    “散开!全部散开!”一名指挥模样的雾隐忍者终于忍不住了,大喊一声命令所有人撤出一片空地。

    “呼~~~”杜克嘴中吐出一口浊气,看向四周惊惧交加的雾隐,单手再次结印:“冰遁·一角白鲸!”

    巨大的独角巨鲸再次跃出冰封的海面,呼啸着朝一方敌人压下,来不及闪躲的雾隐忍者只能目视阴影越来越暗,高空中的巨兽砸向自己。

    “冰遁·一角白鲸!”

    就在这时,一声满含怒意的低沉声响起,在杜克诧异的目光中,又是一只体型巨大的巨鲸跃起,将他释放的白鲸撞开。

    轰隆隆——————

    两只巨兽在半空解一体,碎成大小不一的断冰砸在地上,雾隐忍者虽被砸得头破血流,至少命保住了。

    杜克顺着声音看去,顿时暗道不妙,来人竟然是三代水影——水无月净衣。

    三代水影脸色阴霾,几个跳跃来到包围圈内,看着血染满身的杜克,还没说话就剧烈咳嗽起来。

    &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nbsp;   “这家伙不要紧吧……感觉随时会死掉啊!”杜克嘀咕了一句,神色却前所未有的认真起来。

    在雾隐村,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水影的选举完全是实力做主,村子里谁最强谁就是水影。所以后来完美人柱力仓失才能成为四代水影,原因就是他打败了所有竞争者。

    杜克有想过来敌的身份,最有可能会是人柱力,但三代水影亲至,还真不在他的构想内。一村之影不能随意出村,除非对方也出动村长,这是铁律。他们的身份太敏感了,一举一动都能引起无数不怀好意的目光,万一挂了,整个村子都会陷入群龙无首的危局。

    三代水影胸膛剧烈起伏着,余光打量着杜克四周的死尸,凝声道:“不论你是谁,你的身份是什么?你体内流淌着的终究是村子的血,跟我回村……我可以既往不咎。”

    一个强大的忍者,尤其小小年纪就展现绝强天资和实力的忍者,是每个村子无法割舍的未来。三代水影明知这么做会引发村子的不满,但还想尝试一下。因为杜克的实力值得他这么做,更何况杜克本身就是雾隐的水无月血脉,是他的同族,他希望在他死后,水无月一族能有人接过他的位置,让家族继续强盛。

    杜克手指敲了敲头上的护额,雾隐护额:“恐怕不行,要是加入雾隐,我家里那几口子日子就不好过了。”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万一我前脚踏进门,你后脚就关门放基佬,我上哪哭去。

    跟在三代水影身后,又来了几百名雾隐,密密麻麻的数量看得杜克一阵头疼。光是三代水影就够他喝一壶了,再加上这么多雾隐忍者……之前是九死一生,现在妥妥十死无生。

    “天满……是你吗?”新来的援军中,还有杜克的熟人,照美冥和青。二人一脸震惊,看着熟悉的队友面孔,在看向满地死尸,都是不可思议。

    “好…好庞大的查克拉,和之前完全不同!”青倒吸一口冷气,感知中杜克体内的查克拉近乎无穷无尽,连人柱力都不能和他相比。

    “是冥啊!没想到再见会这么快……”杜克看了眼照美冥,自我介绍道:“木叶,御手洗杜克!我不是水无月天满,只是长得像罢了。”

    “怎…怎么会?我们不是同伴吗?”照美冥颓然道,一脸失魂落魄。作为雾隐村数一数二的天才,她还没经历过背叛。也许多年之后,她会对忍者间的背叛习以为常,但现在不行。现在她还只是被呵护在手心的少女,没见过残酷的温室花朵。

    “御手洗……哼哼!很好,既然无此,我就成全你。”听到杜克自报家门,三代水影勃然大怒。血继忍者对家族的执念,让他无法忍受族人的背叛,尤其是杜克这种舍弃一族姓氏的行为。

    “全部后退,水无月一族的叛徒,由我亲手肃清。”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啊,不是,有一种爱叫我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此刻三代水影只想杀了杜克,为水无月一族正名。

    感谢‘九天荡魔祖师信’、‘阿北饿了’、‘我是你的六味地黄丸’、‘本命丰姬’、‘云霄玉狼’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