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激战
    冰原上,海风呼啸,吹起阵阵凌厉的刺骨寒风。雾隐忍者一层一层包围在四周,中间留了一片区域极大的空地。

    谁输谁赢?在他们看来答案显而易见,除非是其他村子的影,否则这个问题不做考虑。?

    水影是雾隐村最强战斗力,也是屹立在忍者忍界巅峰的五名忍者之一。他们承认杜克的实力很强,但也仅仅是很强,距离三代水影还有不少差距,两者之间不是一个档次,没有任何可比性。

    短暂的对视之后,杜克脚下一踏冲向三代水影,半程中单手结印完毕,寒风吹起的冰粒在他身侧化为旋转的手里剑,数量约有上百,呼啸着激射而出。

    冰遁·燕吹雪!

    三代水影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结印释放了一模一样的术,只不过杜克单手结印,而他是双手。他结印的速度极快,双手虚影连连,短短一秒不到就将复杂的印完毕。

    冰遁·燕吹雪!

    同样的术,同样是利用外界自然环境制造的冰遁,三代水影一口气释放的冰制手里剑在数量上远远超过杜克。

    铺天盖地的手里剑如同稠密的冰雹,击溃杜克的手里剑,余势不止朝他压下。

    “单手结印的确能省出一只手,但术的威力会下降很多,所谓忍者,终究是比拼术的威力。”看到杜克被手里剑淹没,三代水影冷笑连连。

    叮!叮!叮!叮————

    手里剑撞在杜克身上,发出一阵阵刺耳的脆鸣,断成两截跌落在地。他身上冒着蒸腾的寒气,体表覆盖一层冰霜,像是穿着一件寒冰铠甲,几个大步便跨过密集的剑雨,挥刀斩向三代水影。

    刀锋转瞬即逝,三代水影不急不慢,侧身闪过刀锋,看着杜克低于常人的体表温度,脸色惊疑不定,一变再变。不过精妙的剑术让他来不及多想,几个闪身后,从刃具包里掏出一把苦无,和杜克近身对抗体术。

    杜克迥然于水无月一族的体质,让三代水影大为惊异。水无月一族能驾驭冰遁不假,但不代表不怕冷,只要是人,只要是血肉之躯就没有不怕冷的,而杜克却刷新了他的固定思维。

    全身体温下降到冰点,心跳不变,肢体非但没有冻僵,反而提升了防御力!

    他是怎么做到的?是血继变异还是人为造成的?又或者是他自己开发的新术?若是我们一族的忍者都和他一样,岂不是能彻底发挥出冰遁的威力?

    片刻思考后,三代水影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活捉杜克,从他嘴里撬出异于常人的秘密。而他选择擒拿杜克的方式,是……体术!

    叮!叮!当————

    刺、削、掠、斩、突、劈、拨!

    刀锋和苦无激撞,擦出连串火星,仅是一个照面,三代水影就被压制了。是的,他被杜克bug般的剑术压制了!

    前三招,三代水影尚能攻守自如,再过十招他只能放弃攻击,全力防御。三十招之后,围观的雾隐忍者就看到自家水影疲于招架,满场乱窜,被人溜着打。而且还是那种毫无还手余地,被按在地上想怎么打就怎么打的类型。

    雾隐们一脸呆滞,擦了擦眼睛,不敢相信残酷的现实。眼前这个狼狈的男子,真的是村子里的水影吗?该不会是冒牌货吧!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不,水影的身份不会有错……那就表明水影大人在体术上被人完虐了!雾隐忍者们深深咽了口唾沫,记下了杜克的面容。

    杜克长刀反挑,刀尖顶开三代水影手里的苦无,趁他中门大开之际,左脚立在原地,旋转半身踢出一脚,重重将他踹飞。

    踢飞三代水影,杜克没有立刻趁胜追击,将长刀插入冰中,双手飞快飞快结印,猛吸一口气,朝着三代水影吐出水遁忍术。

    水遁·水断波!

    “这个水遁是……”三代水影显然见过水断波这个术,顾不得落地不稳,双手飞速结印按在地上,召唤出一根根十米粗细的巨型冰柱挡在身前。

    “冰遁·冰柱!”

    三代水影的结印速度是杜克见过的忍者里最快的一个,明明是他结印在先,三代水影却后发制人,几乎是他发动术的同时,三代水影的术也完成了。

    水断波是二代水影的杀手锏之一,s级的高级水遁,将水压的破坏力发挥到了极致。高压水流细如发丝,却有切金断玉之威!以高压水流的强悍切割力来斩击对手,无论是怎样的防御,被这个术命中,下场都是一分为二。

    水断波的杀伤力极强,作战半径和距离视施术者的查克拉而定,在杜克庞大的查克拉支撑下,以肉眼难查的雷霆之速,瞬间画成半圆扇形,将前方阻拦的冰柱统统一分为二。

    一经接触,水断波的破坏力就展示在所有人面前。高压水流所过之处,热刀切黄油般,坚如磐石的冰柱便被分割成两半。因为速度太快,冰柱被分割后,竟然还连在一起没有断开。直到一缕寒风吹过,上半截才顺着整齐的切面滑下。

    三代水影跳上半截冰柱,镜面映出他的身影,血液顺着脸颊流下,滴落在肩头,只差一点,他的脑袋就要被切掉一半。

    “怎么可能,水影大人竟然……受伤了!?”

    “那是什么水遁,为什么我从未见过?”

    “开玩笑的吧?”

    “从刚才开始,水影大人就被那个少年压制了。”

    片刻寂静后,雾隐忍者们响起了稀稀拉拉的交头接耳声,顾忌三代水影,他们不敢大声喧哗。

    “很强的水遁……体术也是。考虑到你的年龄,我无话可说。”三代水影就像没听到周围的声音,目光中只有杜克一人。

    “被躲开了啊……”杜克稍微觉得可惜,这么好的机会下次可就没了。

    “只差一点,你就能取下我的脑袋,不过这样的机会我不会再给你了。”三代水影说着,神情严肃了许多,熟知他的人知道,三代水影开始认真了。

    “之前就想问了,水影大人的冰遁是雪之国的冒牌货吧?为什么不用血继?水无月一族不都是以自身血继为豪吗?”杜克大感英雄所见略同,不愧是能坐上水影职位的水无月,和食古不化的大长老不是一路货色。

    在三代水影释放一角白鲸时,他以为对方从宇智波窃取了血轮眼,毕竟他一直眯着眼,真没想过他会雪之国的冰遁。

    “我的忍术从不在意来路,是不是真正的冰遁并不重要,实用才是根本。只是家族的忍者查克拉量太少,制造不出适合发挥这种术的环境,所以不适合使用这种冰遁。”三代水影淡淡说道,脸颊的血痕被寒气凝固不再流血。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哦,你看得很开啊!既然不适合水无月一族,你为什么会掌握这种冰遁?难道你早就料到会有今天?”杜克挑了挑眉,不解道。明知道查克拉量少,还掌握了这种冰遁,难道有冰遁强迫症,要学会天下所有的冰遁才罢休。

    “等我抓到你,会告诉你的。”三代水影不愿多说,单手接了个‘子’印,瞬身消失在冰柱上,留下一团水花。再次出现已经来到了杜克身后,手里的苦无直刺他后心。

    水遁·水瞬身!

    杜克抄起冰刀,反手向身后斩下,锋锐的刀锋将三代水影拦腰斩成两截,分开的两半身体化成水花。杜克心头一凝,感知内敌人出现在身后,不等回身就听到耳边呼啸的拳风。

    “水遁·豪水腕之术!”

    将体内的水分集中在臂膀上,压缩强化后,每一拳都能爆发出足以斩断钢铁岩石的恐怖怪力。

    三代水影的胳膊变得极为粗壮,撑破衣袖,一根根肌肉线条铜浇铁注。重拳轰碎杜克回挡的冰刀,拳头势如破竹,贯穿后背从胸前打出。

    咔啦——

    被击中的杜克满身裂痕,化为碎冰倒地。三代水影眯着眼,又是一拳打向身侧的冰柱中,将冰山打断后,露出了躲在其中的杜克。

    杜克嘴角带着一点血渍,露出得逞的笑容,右手一团彻骨寒意的查克拉团朝着三代水影按去。

    冰遁·螺旋丸!

    危险!

    正面命中这个术绝对会死!

    三代水影从陌生的冰遁上上感觉到了危机,精气神一瞬间就提到了最高,这种性命攸关的危机时刻,最能考验一个忍者的临阵反应。

    三代水影脚下连踏,身形暴退,在几乎不可能的时间内,双手结印挡在身前,发动了己身最强的防御性水遁。

    “水遁·水镜之术!”

    在杜克惊讶的目光中,身前出现一面由水流汇成的圆形水镜,镜子里他本人清晰可见,衣着面容分毫不差。如果只是这样,杜克并不惊讶,但镜子里的他竟然跃出镜面,手里握着同样的螺旋丸。

    是实体!?螺旋丸也是真的!

    杜克大惊之下,停下思考立刻操持螺旋丸迎面而上。两颗同样体积、同样寒气四溢的螺旋丸碰撞在一起,僵持片刻后,轰然炸开。

    暴虐的寒气将杜克和三代水影远远撞开,寒气弥漫向四面八方席卷,肆无忌惮将所过之处化为寒冰,同时将冰冻的一切扭曲成麻花,在原地制造出一个毫无规则形状可言的丑陋冰山。

    冰山两侧,杜克和三代水影透过寒冰,将对方的气机牢牢锁住。

    “那个水遁……”杜克眼里精光直冒,我无论如何都要学到。

    “这个冰遁……”三代水影眼里精光直冒,水无月一族无论如何都要学到。

    四周的雾隐忍者何曾见过两个顶级冰遁忍者的交战,此刻他们纷纷屏气凝神,大气不敢喘一口,注视着场中对峙的二人。

    感谢‘土豆羊’、‘我是你的六味地黄丸’、‘nice半宅’、‘沉默的潜水挺666’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