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忍刀七人众和戴
    “但愿事情真的如同你所说的一样!”杜克深深看了大蛇丸一眼,种种迹象表明,大蛇丸对他的身体兴趣浓厚。

    “呵呵呵,我没有必要欺骗你。”大蛇丸收回舌头,单手按在杜克肩上,两人化作白烟消失。

    波之国边境,木叶和雾隐交战的外围区域。

    一队三人小组仓皇逃窜,队形散乱,似乎身后有洪水猛兽正在追捕他们。迈特凯、惠比寿、不知火玄间,短暂布置了一个粗糙的陷阱,又开始狼狈的逃命。

    今天是三人的不幸日,他们在上忍队长的带领下,执行巡逻周边的任务。原本这是一个很平常的任务,但糟糕的是,他们遇到了绝对无法抗衡的敌人,雾隐人气组合——忍刀七人众。

    忍刀七人众,全称是‘雾之忍刀七人众’,顾名思义,是雾隐村七个使用忍刀的忍者组成的特殊小队。

    忍刀七人众是一个可继承性的称谓,专门为水之国雾隐村完成一些高难度的任务,七人都配有一把非常适合自己忍法的名刀,都是实力不相上下的精英上忍。当他们聚在一起,同时出动时,即便是火影级别的强者,也要慎重对待。

    这样的强大的敌人,自然不是一个上忍外加三名下忍能应对的,结果也没有任何意外,带队的上忍当场战死,凯三人则开启了逃亡之旅。

    说是逃亡,倒不如说是猫抓耗子的游戏,忍刀七人众没有急于杀死三人,反而不断戏虐驱赶,将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期间,所有救援的木叶忍者,均被七人众杀害,换来的是一阵阵志得意满的残忍笑声。

    “可恶,我已经不想再逃了。他们根本就是在利用我们吸引村子的同伴,不能这样下去了。”凯狠狠一脚踏在泥水中,每每想到支援的木叶忍者被杀害,他就心如刀割。

    “可是就这么放弃,一定会被他们杀死的。继续逃下去,说不定会遇到强力的支援,还有生还的可能。”惠比寿扶着墨镜劝说道,话虽如此,他却紧握双拳,带着浓浓的不甘。

    “我也不打算继续逃了!他们设计好了路线,让我们在外围绕圈,外围没有大部队,只有巡逻的小队。而单独的小队,正和他们心意。”玄间拉开衣服,塞进了一沓起爆符,只希望临死前拉一个垫背。

    三人对视一眼,互相看到眼中的决然后,转身摆出了防御阵型。既然下定决心,那就大干一场,抱有死志的三人,心中已经无所畏惧。

    刷!刷!刷————

    急速的身影闪过,七个或高或矮的雾隐忍者现身,他们背着各式造型独特的忍刀。随着他们出现,淡淡的杀意缭绕在树林中。

    今天的波之国久违的没有下雨,万里无云的晴空,高悬的烈日照耀下一团火热。但凯三人却一点都没有感受到阳光的温暖,反而身体从头到尾彻骨的冰凉。

    “木叶的小老鼠们,不打算继续逃命了吗?”西瓜山河豚鬼张嘴狞笑,露出鲨鱼般尖锐的利齿。他背后背着绷带缠绕的鲛肌,足有两米五的高大体型,在视觉上就能给人无法战胜的庞大压力。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那就太无趣了,我还以为这个游戏能多玩一会儿。”栗霰串丸失望,缓缓拔出了身后的长刀缝针。

    “他们不是还活着吗?小心一点,不要一下弄死他们,这个游戏还能勉强继续下去。”无梨甚八也拔出了爱刀飞沫,这个性格凶残、冷血弑杀的忍者,常与栗霰串丸为搭档,在雾隐村都声名狼藉,被合称为冷血二人组。

    “真的是雾隐七人众……”惠比寿颤颤巍巍说道,脚下一软,跌坐在泥地中。

    “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玄间吊着千本,紧紧咬住,暗暗伸手在衣缝中,挡在惠比寿身前。

    凯没有说话,同样挡在惠比寿身前。两个队友并不宽厚的背影给惠比寿注入了一股难言的勇气,他站起身掏出苦无,配合着重新摆好阵型。

    “想不到连木叶的下忍小鬼都知道我们的大名,我们也算是名人了吗?这对忍者来说可不是好事。”枇杷十藏将斩首大刀插在地上,斜倚靠着刀背。三只小老鼠,激不起他战斗的**。

    “有什么关系,木叶的杂碎来多少杀多少。”通草野饵人双手搭肩,冷冷说道。冷血二人组打算出手,他就不抢夺猎物了,区区三个木叶下忍,还不够塞牙缝的。

    “呵呵呵,他们的葬礼我要了。栗霰串丸、无梨甚八,你们两个变态下手有点分寸,我要活的。”黑锄雷牙坐在巨石上,也没有抢夺猎物的**,只要求举办葬礼时,人还活着。

    “最变态的是你才对。”刚接替鬼灯满月的鲆鲽继承人小声说道,他是新人不敢违逆其余几人,选择了在一边看戏。

    “你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黑锄雷牙冷哼了一声,呵斥道。对于接替鬼灯满月的新人,他心里一百个不满意,虽然他不喜欢鬼灯满月,但对方的实力他还是很认可的。可新人就不一样了,实力差劲不说,还唯唯诺诺的,简直是在给忍刀七人众这个名号抹黑。

    鲆鲽的继承人没有回应,默默站在一边。他这幅模样引来其余几人的冷笑,除了黑锄雷牙,对他不满的大有人在。

    “既然你们这么谦让,我就不客气了。从哪一个开始好呢?”栗霰串丸打量着凯三人,面具遮盖下看不到他的脸庞,只能从语气中感受到嗜血的杀意。

    “喂喂,我可没说要让给你,这三个小鬼我都要了。”无梨甚八说完,狂笑一声,挥舞着爆刀飞沫斩向凯三人,誓要将三人炸成粉碎。至于黑锄雷牙的活祭,早就被他抛到脑后了。

    “混蛋,竟然抢我的猎物!”栗霰串丸不甘示弱,抬起缝针刺向三人,想要赶在无梨甚八之前,将三人贯穿。

    “木叶刚力旋风!”

    就在玄间伸手按在起爆符上,打算同归于尽时,一声爆喝从树林中响起。一道绿色的身影急速略过,掀起狂暴的飓风,狠狠踢飞了栗霰串丸和无梨甚八。

    “什么人?”

    “是谁?”忍刀七人众惊怒连连,尤其是被偷袭的冷血二人组,脸色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赤红的肌肤,面部青筋凸起,一身鲜绿的查克拉熊熊燃烧,连开六门,处在八门遁甲景门状态下的迈特戴,及时赶到。

    “老爸!?”看到挡在身前的戴,凯又惊又喜。喜的是危机之时,戴从天而降救了他们。惊的是戴的到来,意味着死亡人数要增加一名。

    “是戴先生!?”惠比寿和玄间看清来人后,多少有些失望。

    “不枉我连开六门,总算是赶上了呢!”看到儿子凯安然无恙,戴轻轻舒了口气,悬着的心重新落回肚子里。

    “老爸,你只是一个中忍,来这里干什么?”凯飞快说道,戴拼命赶来只能徒增伤亡,什么也做不到。

    “不要多问了,你们几个赶紧逃走,我来给你们争取时间。”戴大手一挥,头也不回说道。

    “逃?别开玩笑了,老爸!对方是七个上忍,还是雾影的忍刀七人众,老爸你一个人根本就挡不住。”凯怒吼道,父亲想要拼死为他换取一线生机,这让凯难以接受。

    “青春是不容退缩的,更何况凯你还在这里,我的后方没有退路。”戴语气平静,仿佛在诉说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哈哈哈……真是有意思,想不到还会有这样的发展?好一出父慈子孝,太煽情了,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西瓜山河豚狂笑,事情就是要这样才有意思,否则他们哪来的乐趣。

    “桀桀桀,是要先杀父亲,还是先杀儿子?好难选择啊!”无梨甚八狞笑几声,眼前的一幕吊起了他的胃口。

    “不如让我把他们锋起来,让他们父子看着对方死在眼前,怎么样?”栗霰串丸也大感兴趣。

    “喂,你们两个那家伙虽然是个中忍,但体术好像挺厉害,你们可别阴沟翻船了。”枇杷十藏出声提醒道,戴的查克拉给他一股不好的预感。

    “是啊!你们死了到位所谓,但是接替你们的新人万一也是个废物,那就不好玩了。”黑锄雷牙歪过头,对着鲆鲽的继承人沉声说道:“新来的废物,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鲆鲽继承人不敢说话,低着头沉默不语,像是没听到黑锄雷牙的讽刺。

    “切,果然是个废物。”黑锄雷牙骂了一句。

    “戴先生,不如我们放手一搏,也许还能消灭对方一两个人。”玄间皱眉说道,他不看好戴能拖延多少时间,既然大家都逃不了,还不如齐心合力,争取杀死一个敌人。

    “玄间,你有什么好主意吗?”惠比寿悄悄问道。

    “老实说,并没有!”

    “你们不要再多说了,这里就交给我了。”戴注视着七人众,目光在七人脸上一一扫过:“忍者就是在守护心爱之物时,才是最强的!”

    感谢‘疯狂/石头’、‘书友20171219132241605’、‘鞭打我吧女王大人’、‘过往烟云111’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