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死于没文化
    “冰遁·冰河世纪!”

    杜克双手插入水中,冰遁查克拉在他操控下,如一把离弦之箭激射而出,弥漫的寒意呈扇形半圆面扩散,在海面上铺开一条天堑通途。

    这一次他没有覆盖式封锁海域,而是选择性地冰冻了西瓜山河豚鬼逃亡的路线。好钢用在刀刃上,冰遁查克拉集中,温度更低,冰封效果更强,杀伤力也更强大。

    杜克踩在冰面上,和大蛇丸追着跑了过去。感知中,西瓜山河豚鬼已经被封,但强大的体魄和生命力让他没有完全禁锢,仍在拼命反抗,不得已杜克只能一边赶路,一边注入冰遁查克拉加固冰封。

    跑出了上千米后,二人在通透的坚冰中看到了顽强挣扎的大号河豚,随着他一声声怒吼,冰面不断被挣开一道道细密的裂纹。若不是杜克持之以恒弥补查克拉修复破损,恐怕很难压制这个蛮力怪物。

    “杜克君,这个术能维持多久?”大蛇丸对西瓜山河豚鬼的变态发育兴趣盎然,想活捉对方来一场深入的交流。

    “如果我一直输入查克拉,他永远只能做一个河豚罐头。不,应该叫做冰鲜河豚……大蛇丸大人有兴趣来个刺身吗?”杜克自信说道。

    冰遁+庞大的查克拉,完全就是水遁忍者的噩梦,哪怕是日后的鬼鲛,杜克都能打得他怀疑人生。

    滋滋————

    正所谓帅不过三秒,大蛇丸正要赞叹两句,就看到冰面下冒出一阵阵紫色的雾气,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将西瓜山河豚鬼身边的冰层腐蚀空。紫色的毒液融入冰水中,泛着渗人的幽暗色泽。

    “开!”

    西瓜山河豚鬼双手合十,低喝一声,四米有余的庞大躯体暴增数倍,一团巨带刺的青色肉球,撑破冰面弹了出来。

    “会膨胀,果然是河豚。”

    “有点像秋道一族的秘术!”

    杜克跳开后,快速冰封了附近的海域,锁死全部可以逃生的退路后,才仔细打量起前方的肉山。

    就表现出的实力而言,西瓜山河豚鬼不比鬼鲛逊色多少,但他的心比鬼鲛差太多了。没有贯彻忍道,视死如归的执念,西瓜山河豚鬼和鬼鲛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强者除了实力,还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两者相辅相成,如同人的两条腿,缺一不可。

    “哇————”

    肉山迅速缩小,西瓜山河豚鬼现出原形倒提着鲛肌,张嘴吐出一口带着冰渣的污血,神色萎靡,面如金纸。

    “他中了自己的毒?”大蛇丸面带古怪,作为玩毒的行家,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精英级别的忍者被自己的毒整残。

    “是河豚的毒素,属于神经毒素,毒性很强。河豚对自身毒素的耐受力是普通鱼类的1000倍,但毒素达到一定浓度,也是能把自己毒死的。理论上这种情况很少发生,除非是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杜克说道最后,看了眼被毒素腐蚀的凹陷深坑……

    我咧个去,好大一个鱼缸啊!

    人丑就要多读书!古人诚不欺我!杜克心有余悸,西瓜山河豚鬼翻盘的底牌,威力的确不俗,全力之下毒死一个忍村不在话下。可惜他没有经历过九年义务制教育的熏陶,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最后把自己搭进去了。

    没文化真是太可怕了!

    “原来还有这样的说法,你知道的真多……”大蛇丸闻言,顿时两眼放光,像是看到了知己一样。

    “没什么,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杜克一脸高冷,不着痕迹装了个逼。

    装完杜克就后悔了,因为大蛇丸在听到‘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这句话之后,整个人都激动的颤栗起来,黑发乱舞,金色的蛇瞳灼热地让他不敢直视。

    如果一个人的思想不能引起大家共鸣,要么是他太荒唐,要么就是太超前。所以在忍者的世界研究科学注定要承受孤独和寂寞!

    从社会学上说,人是群君动物,渴望交流、渴望融入集体,也渴望被认可。大蛇丸也不例外,他独自一人,疯狂渴求能倾诉梦想的同类,但没人能理解他,认为他是一个疯子。

    哪怕是作为同伴纲手,这位医疗圣手、解剖达人,也不能认同他的理念,更不要提门外汉自来也了。纲手还能站在学术角度上反驳两句,自来也却将全部精力投入了‘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以及取‘长补短互知深浅’上,苦下功夫,狠抓实干。立志成为一名光荣的灵魂导师,也就是家。

    现实让大蛇丸一度绝望,他的高傲如何能对一群猴子诉说,他宁愿让自己孤独。这是一种头脑聪明的社交障碍,俗称天才病。简单来说,就是有病!

    有病不要紧,抓紧治就行。但大蛇丸不觉得自己有病,他陶醉在孤高中难以自拔,同时又渴望同类,渴望真正了解他的人。

    于是久而久之……他就变态了!

    杜克回以蛇叔惺惺相惜,情不自禁的眼神……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他被大蛇丸炙热的视线扫射地头皮发麻,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莫名的寒意从脚底板直冲脑门,一连后退了三步。想想对方的前科,暗骂自己嘴上没把门的。

    就在这时,垂死的西瓜山河豚鬼打破尴尬的局面。他颤声看向杜克,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可置信:“想不到我的术这么轻易就被你破解了,还是以这种可笑的方式……”

    “……”杜克。我什么也没干,都是你脑补的!

    “水无月一族出了你这么一个厉害的忍者,三代水影就算死也能瞑目了!”

    不,他真的是死不瞑目!

    “不过,虽然这一代的忍刀七人众全部战死,但下一代很快就会崛起……只要这些刀还在……”西瓜山河豚鬼弥留之际,也许是大彻大悟,也许是良心发现,决定为村子做些什么。

    他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将鲛肌狠狠扔下水面,从刃具包里掏出一颗信号弹,放在怀里引爆了。

    一面冰墙挡在杜克和大蛇丸面前,爆炸的信号弹没有对他们造成任何损伤,连衣角都没吹动,反倒是高高升起的信号弹,让大蛇丸脸色略微僵硬。

    西瓜山河豚鬼当场死亡,红色的信号弹在高空中引爆,方圆数十里之内,只要眼睛没瞎,抬头都能看到一团绚丽的红色烟火,持续了数十秒才散去。

    七把忍刀刀尖在内,围成一个圆,这个独有的印记,是忍刀七人众的标志。

    嘭!嘭!嘭————

    杜克的感知内,七把忍刀连同鲛肌在内,全部化作白烟消失,就像是通灵之术,被召唤走了。

    “这是通灵术吗?”杜克好奇问向大蛇丸。

    “是忍刀通灵卷轴,雾隐用来回收忍刀的特殊通灵术,向来掌握在鬼灯一族手中……大意了!”大蛇丸不愧是忍界小百科,为杜克答疑解惑。

    “忍刀已经被回收,马上就会有大规模雾隐忍者赶来,我们也赶紧离开吧!”,收起西瓜山河豚鬼的尸体,大蛇丸皱了皱眉,这一天的成果让他很满意,他不想继续战斗了。

    杜克点了点头,分身找到几个同伴,聚在一起快速朝木叶阵地移动。他的查克拉、精神力、体力即使剧烈消耗也能快速恢复,但经历了一天之内大大小小的战斗,还是感觉到了疲倦。

    一路上,大蛇丸带头领路,杜克负责给戴治疗伤势,连续开启两次七门,铁打的人也受不了,何况他只是个血肉之躯。

    戴动弹不得,自然得有人背他,他的儿子凯是不二人选。不得不说,两团绿色叠加在一起,视觉冲击力不是一般的强,玄间和惠比寿都快吐了,连意志坚如磐石的大蛇丸都脸色微变,不敢去看他们。

    木叶阵地大门口,几人急赶慢赶,总算在雾隐忍者大规模集结前冲出了包围圈。逃出生天后,凯、惠比寿、玄间三人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一天过山车似的经历,狠狠把他们摧残了一番。

    戴在杜克的治疗下,伤势有所好转,已经能独自行走不用搀扶了。看到儿子凯四仰八叉躺在地上,怒从心起,一把将对方从地上拉起,然后一拳打在他脸上,怒斥道:“凯,你这个混蛋小子!你已经11岁了,竟然连背着老爸我急行赶路50公里都做不到。还算是一个合格的体术忍者吗?你这个失败的家伙,我听到了青春的哭泣声!”

    凯捂着脸,惊恐解释道:“可是老爸,这一路上都是我在背你,没换别人啊!”

    当然没换别人,每当凯投去求助的目光,玄间和惠比寿都在假装扣指甲、吹口哨。杜克表示他要治疗伤员,虽然很想搭把手,但是有心无力……当时他满嘴胡话,说不会影分身。

    戴眼中充斥着熊熊热焰,又是一拳打过去,咄咄逼人道:“青春是没有借口的,因为你缓慢的行进速度,我们回到指挥部的时间比计划晚了5分钟,这都是你平时不努力造成的。”

    “那是因为老爸你一直在喊疼,所以我……”

    凯话说到一半,戴的拳头就塞进他脸上,打出了两道鼻血。

    “闭嘴,我说了不要给我找借口。”

    “对不起,老爸。”

    看在半蹲在地上委屈道歉的凯,戴一时心软拉起他,语重心长说道:“凯,不用道歉,我不是在批评你,只是希望你更加努力。”

    “老爸,我……”凯的泪腺止不住流下,声线哽咽。

    “凯,对自己的努力道歉实在太失礼了,不是吗?”戴热泪盈眶。

    “老爸!”

    “凯!”

    父子两相拥抱头痛哭,随后戴拉起凯,迎着夕阳说道:“凯,青春不容许哭泣,让我们围绕阵地跑上500圈吧!”

    “好的,老爸,青春正在燃烧,我现在浑身都是力气。”

    “凯——”

    “老爸——”父子两相拥在一起。

    “……”大蛇丸。

    感谢‘冰影刃’、‘r闪闪着腰’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