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幕后黑手猿飞日斩
    木叶45年!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轰动忍界的大事件!

    头版头条,三代水影在上千小弟的簇拥下,在家门口被木叶前线指挥官大蛇丸干掉了,死的干脆利落,甚至连尸体都被掠走,成了大蛇丸的战利品。紧接着同一天,大蛇丸又全灭了雾隐王牌部队——忍刀七人众,一口气消灭了雾隐村近半的顶级战斗力,把雾隐打落深渊。

    对于这个情报,一开始各大忍村是不信的,但随着他们在雾隐村密探的证实,以及雾隐村的动荡,这个消息被证实了真实性。同时有两个陌生的身影进入了各大忍村高层的视线,一个是名为御手洗杜克的少年,另一个是名为迈特戴的中忍。

    这两人后者隐忍二一十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以无名小辈的身份独自一人击杀了三名忍刀七人众,展示出的强力体术让人咂舌侧目。如此强大的精英忍者,放在各村都是顶级战斗力,本应享受着位高权重的待遇,却被木叶隐藏了二一十年,一直默默无闻,低调的让人胆寒。

    各大忍村的高层暗道猿飞日老奸巨猾,心机深不可测,若不是雾隐村趟雷,倒霉的很可能是他们。

    猿飞日斩:“……”

    至于御手洗杜克,那就更不得了了。在雾隐村透露的情报里,这名水无月一族的叛徒,先是独自潜伏进雾隐村,偷取机密情报。被发现后一人力战雾隐村数百名忍者,在众目睽睽下把三代水影打得重伤垂死,才让大蛇丸偷袭得手。

    当然了,雾隐村这话说得很模糊,只是隐隐约约提示了几句,但忍界聪明人太多了,他们很快就分析出了雾隐村的原话。木叶盗取了水之国的冰遁血继,并用他们本国的血继干掉了三代水影。

    各大忍村高层纷纷表示,用敌人的力量来击败敌人,猿飞日斩布局已久,在战胜对手的同时还要从精神上给予折磨,心机之深、手段之残酷令人不寒而栗。

    猿飞日斩:“……”

    雾隐村最后提了一句,木叶明面上只表露了一个水之国的冰遁,但暗地里有没有别国的就不清楚了。为此他们友善的提醒了其他忍村,例如砂隐的磁遁、岩隐的爆遁、云隐的岚遁等等……希望他们好自为之,不要被小偷盗走。

    老谋深算、老奸巨猾、老而弥坚、老树盘根的猿飞日斩会只满足一个冰遁血继?所有人都摇摇头,这不可能!

    于是乎,整个忍界都掀起了防火防盗防猿飞的口号,血继小偷之名不胫而走。

    猿飞日斩:“……”

    就在忍界被猿飞日斩缜密的心机震慑,人人自危时,又发生了一件足以改变战争走向的大事件——三代雷影独占岩忍上万忍者,力战三天三夜,体力耗尽而死。

    一人独战上万忍者,拖住了大军脚步三天三夜,扭转了倾覆败局的战争局势,这是什么级别的忍者?简直就是千手柱间再世,宇智波斑重生,六道仙人他老人家当年都……当年也就这么厉害!

    三代雷影有这么强?能堪比六道仙人?这显然不可能!

    于是岩隐村的指挥官黄土被骂成了傻x、山炮、二愣子,各种冷嘲热讽铺天盖地丢给了他。新任四代风影跳的最欢,他直言不讳,期待大野木将这名指挥官派遣到风之国战线来,风之国的人民需要他。

    大野木:“滚蛋,那是我儿子!”

    三代水影战死,三代雷影战死,再加上前两年不知所踪的三代风影,号称最强的三代影们,只留下三代火影和三代土影。这两人现在都不好过,猿飞日斩名声烂大街,从众口称赞的‘忍术博士’变成了‘血继土匪’。大野木也没好到哪里去,他被怀疑年轻时被人绿了,否则他这么精明的人,为何会生了个傻儿子!而且好事者有理有据,大野木和黄土的身高差太多,1.3米的老爹,有一个3.2米的儿子……

    别逗了,基因突变还是说相声?这事要不是老王干的,谁信啊!

    大野木为了转移众人对他家的八卦,转身就往猿飞日斩身上泼脏水,口口声声表明他们被某人煽动,才发起的大规模进攻。然后的行军路线被某个老狐狸透露给云隐,才导致三代雷影的事件发生。这是木叶的阴谋,是某人居心叵测的奸计。

    猿飞日斩:“……”

    不甘寂寞的砂隐又一次跳出来,哭诉三代风影的失踪和某个阴谋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正是他一手坑死了三代风影、三代雷影、三代水影。

    猿飞日斩:“……”

    三人成虎!风口浪尖上的猿飞日斩红了,他成为了策划忍界大战的幕后boss,心黑手狠的代言人,名号在忍界可止小儿啼哭。连木叶的忍者都被这些以假乱真的消息糊弄了,长老团抱着猿飞日斩的大腿,哭着喊着求放过,连志村团藏都不敢和猿飞日斩大声说话了,生怕一不小心被挖了坑。

    猿飞日斩:“……”

    忍界口水战打得如火如荼,脏水泼得不亦乐乎,真刀真枪的硬战却声势减小。先是木叶和砂隐停战,再是雾隐村和云隐村的高层和各大家族为四代之位大打出手,陷入争权夺利的内乱。忍界大战的走向扑朔迷离,在局势没有明朗的情况下,所有人都纷纷选择了驻足观望,没有贸然发动大规模战役。

    大规模战役没有,小股摩擦却日复一日,每天都在上演。雾隐村称得上是高手的忍者,都在发动明面暗地的势力,争夺四代水影之位,没工夫也没闲心继续和木叶、云隐开战。他们非常没有节操的,丢下了大片夺来的地盘,回老家内斗去了。除了三五天对木叶来一场有规律的袭击,表明自己还活着,雾隐村大部分时间都在装咸鱼,沉迷于内斗不能自拔。

    雾隐村第一个撤出忍界大战,让所有人意识到,战争很可能快要结束了。再来看各大忍村现阶段的敌人:

    木叶的敌人:云隐、岩隐

    云隐的敌人:木叶、岩隐

    砂隐的敌人:岩隐

    岩隐的敌人:木叶、云隐、砂隐

    雾隐的敌人:雾隐

    大野木:“这节奏不对啊!怎么才一眨眼,我们岩隐成了众矢之的?猿飞日斩果然打得一手好算盘,不能让他得逞!”

    人老成精的大野木立马撤出了风之国的部队,双方经过一番热情的和谈后,紧锣密鼓将大部分兵力集中应付云隐和木叶。新任四代风影敲诈了一大笔钱财和土地之后,心满意足玩起了休养生息,稳坐高台笑看三大忍村乱战。

    砂隐从忍界大战的发起者,变成了第二个退出战局的忍村,不过他们的退出只是表面,如果有机会,砂隐不介意再次提起屠刀重归战场。

    两大忍村因为各自的理由渐渐淡出忍界大战,那么最后的胜利者只能在木叶、云隐、岩隐三者中诞生。

    忍界的局势暂且不谈,最近杜克过得很糟心。

    在回到前线指挥部之后,迈特戴因为出色的表现和战功,忍者级别火箭似的一升再升,刚当上中忍没多久,就再次晋升成了上忍。凯、玄间、惠比寿则搭了顺风车成了中忍,穿上了绿马甲。

    杜克还是中忍,按理说他的功劳做上忍是绰绰有余,但猿飞日斩最近很不快活,被黑成了狗不说,在木叶多年营造的好好火影形象也被谣传成了心机深沉的伪装。百思不得骑姐的他最后终于相信了紫霄当年的那句话:那小子就是个坑!

    于是,猿飞日斩面慈心善地解释道,那孩子还小,过早晋升上忍对他未来的发展不好,先缓缓再说。

    对于上忍的事情,杜克并不在乎,忍者拼的是实力不是级别,在木叶下忍才有前途。让他糟心的是大蛇丸,自打回到指挥部,大蛇丸就以需要一名助手的名义,征调他脱离了日差小队,整天把他带在身边,掏心掏肺的教授他有关人体xx、生命xx、灵魂xx等各类研究。

    蛇叔的技术水准和教学能力不容置疑,杜克有茶太郎的底子在,学起来那是相当的快,几乎一个月不到就把他半辈子的积累掌握了。

    然后大蛇丸看待他的目光更炙热了,热得足以融化他。被三忍中的两位看中,是很多木叶忍者羡慕不来的事情,杜克却不这么觉得。这不是他得了便宜还卖乖,而是任谁二十四小时被阴仄仄湿乎乎的期待目光注视,精神上都不会好过。反正杜克每天都会做噩梦,这和实力无关,纯粹是大蛇丸的眼神太恶心人了。

    恶心归恶心,大蛇丸的教授,杜克一点也没落下,这些技术他很需要,如果将来的计划失败,这些技术可以作为第二方案。尤其是那些涉及到禁术领域的研究,大蛇丸不方便取材时,杜克甚至主动出手帮他抓捕雾隐忍者,两人颇有臭味相投的趋势。

    杜克孜孜不倦摄取大蛇丸的养分,同时还能举一反三,提出一些让大蛇丸都眼前一亮的建设意见,而且研究证明,这些意见都是对的,非常具有可操作性。这让大蛇丸非常懊恼自责,好不容易有一个能继承他衣钵真传的天才,却被他当时拒绝了,结果便宜了自来也,捡了个现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