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那混蛋摸我屁股
    死神世界!

    尸魂界!瀞灵廷!大贵族朽木宅邸!

    “又给你添麻烦了,杜克副队长。”朽木白哉弯腰致谢,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诚恳谢意。

    新婚第五年,他的爱妻就身染重病,寻遍整个尸魂界的名医,却没有一个能治好她,就连四番队的队长卯之花烈,对这种怪病也束手无策,这几乎是提前宣判了死刑。

    这对朽木白哉无异于晴天霹雳,五年的时间太短了,对相爱的人而言,五年不过弹指一瞬,短到相识就像是在昨天。无病无灾的死神至少能活上千年,朽木白哉无法承受爱妻就要死去的噩耗。生死两隔,只留下五年的回忆,这种残酷他不愿面对。

    就在朽木白哉绝望之际,卯之花烈向他推荐了自己的副队长,结果杜克虽然也治不好绯真的怪病,但朔望月的能力,却能压制病情的恶化。

    “你太客气了,朽木副队长,我也没有做什么。”杜克歉意道:“朽木夫人的情况与其说是疾病,倒不如说是她的魂魄出了问题,这种情况我也无能为力……或许十二番队技术开发局会有根治性的办法,他们对魂体的研究深入已久,在这方面比我们四番队专业更对口。”

    “话虽如此,但若不是你帮助,绯真她恐怕早已凶多吉少。这份恩情,朽木白哉铭记在心。”朽木白哉说着,又是低头致谢。

    “太客气了,朽木副队长。再怎么说,你也是朽木家的继承人,未来的六番队队长,总是谢来谢去不符合你的身份。”尸魂界是等级森严的社会,杜克不想因为朽木白哉的几次鞠躬,招惹某些闲来无事贵族的挑衅。他虽然不怕,但太麻烦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无妨,我现在的身份只是绯真的丈夫,代表不了朽木家。如果有什么风言风语传到你耳朵里,请务必告诉我,我会把这些麻烦给你清理掉。”朽木白哉认真道。

    “言重了,那么下次我再来拜访。”

    “请你多费心了。”

    告别朽木白哉,杜克转身朝四番队队舍方向走去。一路上,每到一个拐弯处,都蹑手蹑脚探头先看看有没有更木剑八出没。自从某个野兽砍翻鬼严城剑八,成为新的十一番队队长,杜克悠闲的小日子就到头了。

    更木剑八是一个合格的战斗狂人,来到瀞灵廷后,第一个目标就是当代剑八。水货的三板斧实力有限,满足不了他的战斗**,短短几招砍死对方后,意犹未尽找上了杜克,准备再续前缘。

    当然,在杜克看来,这根本就是孽缘。更木剑八的战斗,向来是不死不休,两个人必须有一个倒下,才算战斗结束。杜克脑袋抽风才会和他打,两人之间又没有私仇,只好整天躲着对方。值得庆幸的是,更木剑八是个路痴,哪怕杜克半路遇上,拐个弯就能甩开他,一直以来倒也相安无事。

    “这不是四番队的副队长杜克吗?偷偷摸摸在这里干什么呢?”就在杜克探头探脑的时候,一只纤纤玉手拍在他肩上,语气略带调侃。

    杜克回过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两团白花花的乳一肉几乎快要撑破了死霸装。橙色的短发下姣好的面容,勾起的唇角边是一颗性感的美人痣,精致的脖颈上系着桃色领巾,不是十番队的副队长松本乱菊,还能是谁。

    “吓我一跳,原来是乱菊啊!”杜克看向嘻嘻哈哈的松本乱菊,算算现在的时间,大概知道对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

    不用想,肯定是工作偷懒,跑出来闲逛了。

    “是在躲更木队长吗?”松本乱菊揶揄道,带着一丝八卦。

    “你还好意思说我,上班时间不好好工作,在这里闲逛,志波队长估计正满城找你呢!”杜克撇撇嘴,顶了回去。两人同为副队长,入职时间也相差不久,算得上是同辈,在副队长里关系很不错……狐朋狗友那种。

    “嘛,工作就是要有张有弛!整天绷着神经,有害我的盛世美颜。”松本乱菊没有否认正在逃岗,迎着杜克鄙视的目光扯了些歪理自恋起来,最后问道:“你今天的工作完成了没?”

    “上午去十三番队给浮竹队长看病,下午去朽木家治疗朽木夫人,今天的工作刚好结束。”杜克说着警惕看了眼松本乱菊:“你想干什么,突然问这些?”

    松本乱菊眼睛笑成月牙,抿着性感的嘴唇,诱惑道:“大家这么闲,今晚约吗?”

    杜克一脸无语,头一回听到能把翘班溜出去喝酒,说的这么清醒脱俗的。明明是个凹凸有致的大美人,不要脸的程度却让他自叹弗如。

    “喂,你那眼神什么意思啊?不约我就找别人了。”松本乱菊不爽道,女汉子气概一览无余。

    “约,干嘛不约!要是你喝醉了,被人占便宜怎么办?与其被别人占便宜,倒不如被我占便宜。”杜克恬不知耻说道,装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盯着面前的深沟。

    “你要是敢占我便宜,我就剁了你的狗爪。”松本乱菊毫不在意挺了挺胸,然后伸出手比划了一下,并指成刀狠狠一切。

    “切,我是吓大的吗?”

    “那我就告诉卯之花队长,让她教训你。”

    “……”

    ……

    夜半!瀞灵廷街头,两个东倒西摇的身影相互搀扶,勾肩搭背并肩走在一起。路过的死神闻到两人身上浓郁的酒气,纷纷加快脚步躲离两个酒鬼。

    乱菊脸颊微醺,带着淡淡的桃红,涟漪的杏目迷离看着前方,试图调准焦距,美人微醉的模样很是诱人。可惜下一刻,一个粗鲁的酒嗝,打破这幅美景。

    “我说,你的手在干什么呢?”乱菊不满道。从酒店出来,就有一只不老实的手搭在她腰上,时不时在蜜桃臀上揉两下。

    杜克眨巴眨巴眼,一脸委屈:“乱菊,你误会我了,我不是那样的人。其实我这只手是假肢,完全不受我控制,往下滑我也没办法。”

    说话间,杜克的手又在丰臀上捏了一把。

    “这是最新的套路吗?你该不会真以为我喝醉了吧!小心我告诉卯之花队长,你趁我喝多了占我便宜。”乱菊一巴掌拍开杜克的手,脚下打晃,差点把两人都带倒。

    杜克踉跄了一步,赶紧扶了乱菊一把,只觉得手掌间一团温软,吓得赶紧收回手,老老实实摆在对方腰间。

    “切!”

    乱菊朝杜克比了个中指,看向天空的圆月,思念起心中的人影,喃喃自语道:“为什么老娘这么漂亮,那家伙却视而不见呢?”

    杜克听闻乱菊的愁思清醒过来,规规矩矩扶着她的肩膀,收起了占便宜的心思,想要开口又欲言又止。杜克知道乱菊说的是青梅竹马的市丸银,原著中两人最后都没走到一块去,确实很可惜。

    “那个混蛋————”乱菊突然大吼一声,像是发酒疯一般,拉扯着杜克的衣领:“他整天和一个男人形影不离,该不会是被掰弯了吧?那老娘怎么办?”

    杜克闻着鼻尖混杂着酒气的香风,一脸无可奈何,只好劝道:“你喝多了,别胡思乱想,他一定还是爱着你的。”

    “我才没有喝多……那家伙就是个混蛋……嗝……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啊?就在这里劝我……你也不是什么好鸟,和他一样,都是混蛋。”

    “好好好,你胸大,你说什么是什么。”被这么一闹,杜克的酒意瞬间就清醒了。拉着还在耍酒疯的乱菊,准备送她回十番队。

    “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乱菊神志不清,傻笑起来:“前几天在流魂街遇到一个灵力很突出的白毛小鬼,那小子已经能沟通斩魄刀了。可惜他不会控制,差点害死他奶奶,真是个笨蛋。我推荐他去真央灵术学院报道,将来一定会成为厉害的家伙。到时候我是队长,他就是我的副队长了。哈哈哈……”

    “这个事情,你之前在酒桌上和我说过了,冬狮郎对吧!”

    “ngo,就是那小子!我说过了吗?完全不记得了耶……”

    “所以你喝多了!”

    “怎么可能,才那么一点点,我可是千杯不醉的酒量,你要是不信,我们可以再来第二场。”乱菊不服道。

    “酒不醉人人自醉,想醉的人哪有喝不醉的。”杜克略有所指,摇了摇头,情这个字还真是害死人。

    “说的都是什么鬼东西,一个字也没听懂。”

    两人走走停停,路过四番队队舍,杜克本打算先送乱菊回去,结果刚路过门口,紧闭的队舍大门就打开了。

    卯之花烈笑语嫣然走了出来,看到趴在杜克肩上的乱菊,眯着眼一团和气说道:“这不是十番队的松本小姐吗?还有我的副队长,还知道回来啊!”

    不知为什么,杜克突然感觉到一股惊人的杀意弥漫在夜空中,卯之花烈的背后仿佛升起了无数黑雾。杜克摇了摇头,驱散眼前的幻觉,刚要开口,背后的乱菊先扑了出去,环手抱住了卯之花烈。两人的身高差,乱菊这么一抱,卯之花烈的脑袋就被埋进了敞开的衣领里,埋得很深很深。

    杜克倒吸一口凉气,这一刻时间静止,他仿佛感觉到了世间满满的恶意。

    卯之花烈僵硬抬起头,眯着的笑眼微微睁开,抽了抽嘴角问道:“松本小姐,你这是干什么?”

    乱菊指着杜克,无穷的委屈顷刻间爆发出来,泪水潸然落下:“我举报,那混蛋刚刚趁我喝多了,一直摸我屁股。”

    “……”杜克。

    大姐,你是要玩死我吗……你真的喝醉了?

    感谢‘our、sky-只属于我们’、‘拳拳到肉真男人’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