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对战假面军团
    “那家伙的剑术……”平子几人惊起,杜克的剑术平淡无奇,一招一式简单明了没什么特点,既不华丽也不张扬,但杀伤力却出奇的惊人,狼狈的日世里就是最好的证明。

    “看走眼了,那家伙是个剑道高手。”

    “日世里这么快就虚化了……”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平子七人虽惊讶杜克的剑术,但也没有多少担心。日世里浑身浴血是挺凄惨,但也就看着凄惨,刀口不深没有伤筋动骨。死神的战斗就是灵压的战斗,在他们的感知中,杜克的灵压也就一个副队长级别,而虚化的日世里强了他不知道多少倍。等级上的差距太大了,单靠精妙的剑术是弥补不了的。

    “去死!去死!去死————”

    日世里挥舞着馘大蛇,一刀接着一刀砍下,虚化后她的速度力量大幅提升,每一刀都带着厚重的破风声。

    如水般柔和的朔望月和馘大蛇截然不同,优雅舞动出清幽色银钩,不急不慢总是在最后关头挡下攻击,给人下一招就会落败的感觉。但事实上,这种感觉持续了很久,预料中的结局都没有如期到来。

    久攻不下的日世里躁动不安,明明只要再加把力就能打倒的弱鸡,却出乎意料的有韧性。她尝试着加大力量增加速度,但都无功而返,朔望月如同龟壳般,拦下了她所有的斩击。

    “情况不对,那家伙有问题。”全程观看的平子眉头攒起。

    看杜克的袖标,是四番队的副队长没错……可是,为什么这么强?医疗番队都这么厉害了,那战斗番队呢?岂不是要上天了?

    现在的护廷十三队有这么强?七人心头百感交集,那感觉就像是看到前女友傍上高富帅,过着没羞没躁的幸福小日子……很失落。

    “是斩魄刀的能力吗?”

    “准备支援日世里……小钵,再把结界加强。”

    场中,日世里挥出一刀后,三步并作两步连连退了十余米才止住脚步,面具下的眼神闪烁着浓浓戒备。作为当事人,没人能比她更了解这场短暂战斗的诡异,对面的杜克就像漆黑的深渊,即便她提升到极限,也摸不透对方的底线在哪。

    “错觉吗?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深不可测!

    这就是日世里唯一的念头。

    “日世里,回来吧!那家伙不简单,换我来。”平子面色凝重,他又何尝看不出来对方的可怕。

    一开始日世里没有全力以赴,吃了个暗亏后将战斗节奏提升到极限,但就算这样,杜克依旧是闲庭信步,全程保持着笑脸。仿佛对他而言,全力以赴的日世里和普通的日世里都一样,无法造成威胁。

    “可恶,我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日世里怒道,骨质面具张开嘴,邪恶的灵压急速压缩成一团暴躁的红色能量球。

    死神虚化后得到虚的能力,日世里使用的就是其中一种————虚闪!

    “去死吧!”

    狂暴的虚闪凌空射出,猩红的光芒散发着森然邪意,冲击波造成的长链,将整个仓库印染成红色。

    杜克既不闪躲,也没有防御,朔望月横刀身前,刀身切在虚闪冲锋的势头,翻转刀身将其弹飞。

    轰————

    虚闪在他身后斜角爆炸,震得结界不稳,废旧的仓库哪经得起这种折腾,砖瓦碎石纷纷从天花板上砸下。

    “我的虚闪…竟然被……”虚化时间已过,日世里脸上的面具消失,露出一张惊慌失措的脸。因为太过惊讶,大脑一片空白,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虚闪竟然被弹飞了……用斩魄刀!?”有昭田钵玄是鬼道行家,但不代表他不会斩术。斩拳走鬼,死神四大技能中,斩术位列第一,是所有死神最重要的技艺。作为曾经的鬼道众副鬼道长,他很清楚,用刀身弹开虚闪难度有多高。

    “这种剑术是在开玩笑吧……我已经不知怎么形容了!”凤桥楼十郎一脸惊愕,反正他自觉这辈子是不可能做到。

    “……”剩余几人都没有答话,还在震惊中没有醒来。

    “不是纯粹的剑术,还有灵压上的压制……”平子脸上从未有过的凝重,在切开虚闪的一瞬间,杜克的灵压急速飙升,最高峰甚至超过了他卍解时的灵压。

    他在隐藏实力,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尸魂界又要出现另一个阴谋家?还是说他和蓝染是一伙的?

    平子脸色凝重,心中却翻起了无边大浪,一个个可怕的念头连连闪过,不一会儿汗水就浸湿了衣衫。

    “难道他的斩魄刀能在瞬间提升灵压?”矢胴丸莉莎转头问向有昭田钵玄,她也感觉到了那一瞬间飙升的灵压。她的斩魄刀是直接攻击系,对鬼道系斩魄刀了解不多,巧的是队友里有一位鬼道大拿。

    “……”有昭田钵玄没有回话,盯着杜克手里的长刀默不作声。

    刷!刷!刷————

    七人没有多余的闲话,瞬身来到日世里身前,包围住杜克。多年的相处让他们产生了绝对的契合,只是一个眼神就明白对方的心意。杜克单枪匹马闯进他们老巢,而且怎么看都是心怀不轨的阴谋家,这时候他们已经没有顾忌尸魂界的想法,打算全力击杀他。

    矢胴丸莉莎:“击溃他,铁浆蜻蜓!”

    六车拳西:“灰飞烟灭吧,断地风!”

    爱川罗武:“击碎他吧,天狗丸!”

    凤桥楼十郎:“弹奏吧,金沙罗!”

    除去体力耗尽暂时不能虚化的日世里,假面具团剩余的七人中,有四人始解了自己的斩魄刀。平子没有始解,蓝染身在暗处,他不想过早暴露自己的斩魄刀。至于剩下两位,久南白和有昭田钵玄,或许也是为了隐藏,但更有可能的不擅长使用斩魄刀战斗,毕竟他们一个是鬼道高手,一个精通近身白打。

    没有交流,也没有沟通,战斗直接打响!

    首先是矢胴丸莉莎瞬身而出,巨大的铁桨击破空气,划出声声爆鸣!

    始解后的斩魄刀外形是长枪型扁刃,前端类似於桨的形状,刃锋宽厚寒光奕奕。在古代就有一种名为‘铁桨’的冷兵器,在兵器谱上还有排名。不过矢胴丸莉莎与其说是铁桨,反倒更像马槊。

    这把奇型兵器看得杜克一阵无语,该怎么说,真不愧是整天捧着成一人杂志的色女,连兵器都是又大又粗又黑又硬。

    杜克侧身避过枪尖,朔望月贴着铁桨枪身滑下,激擦出的火花四射,斩向矢胴丸莉莎持着枪身的双手。眼看矢胴丸莉莎即将断手,一根金色长鞭从阴影中窜出,宛如毒蛇吐信,灵活缠绕上杜克握着朔望月的右手。紧绷的长鞭不知是什么材质,柔软不失坚韧,竟硬生生拉住了即将砍下的快刀。

    是凤桥楼十郎的斩魄刀——金沙罗!

    矢胴丸莉莎险些断手,却没有丝毫慌乱,就像她预料的一样,队友的援手就在身边,这是默契也是演练过很多次的战术。虽然战术上她诱导杜克露出破绽,再由其他人抓住破绽给予致命一击,她也需要承担主攻风险。但小心眼的女人可不会在乎这些,她只记住了杜克的断手之恩。

    矢胴丸莉莎冷哼一声后,铁桨划过半圆,斩向杜克后背。

    杜克就像背后长了眼睛,顺着铁桨的斩来的方向撤步,侧身一脚踢飞矢胴丸莉莎。右手拉着金沙罗,爆发出骇人的筋力,直接把凤桥楼十郎拽飞在空中。

    凤桥楼十郎大惊,虚化出鹰兽状面具,这才止住溃败的脚步。即便虚化大幅增加了他的身体素质,让他的力量前所未有的强大,但他还是感觉到力不从心,仿佛在和一头巨兽角力。

    “快,他的力量太强了。”

    凤桥楼十郎话音未落,一道白色虚影瞬间出现在杜克头顶,虚化后的久南白半空旋转,扭动腰身,全身的力量汇聚至腿上,右腿战斧般劈落。踢击未到,轰鸣的音爆骤然卷起无数尘埃。

    “白·超级飞踢————”

    杜克眯着眼抬起头,暴风中隐约可见绿色的灵压在凝聚,除了踢击还有虚闪。虚闪为斧刃,斩击为斧柄,这是一次漂亮的二连击。

    朔望月连同右手被禁锢动弹不得,杜克只剩空落落的左手,不过他并没有选择闪避,左手握拳迎头而上。吱吱喳喳的磨牙声中,虚闪被一拳打爆,焦黑的拳头破开尘埃,五指张开铁钳般紧扣势大力沉的踢击。

    轰————

    杜克发出一声闷哼,巨大的力量游走在他身体四肢,顺着双脚的牵引注入四面八方,寸寸龟裂的地面蛛网般紧罗密布,蔓延至整个废旧仓库。

    久南白脚踝被握住,扭动了两下没有挣开,反倒是大手上不断收紧的握力,疼得她龇牙咧嘴,感觉骨头都要被捏断了。

    “笨蛋拳西,快一点,我的骨头要断了。”久南白疼得大喊,被杜克抓住脚腕狠狠砸在地上,脸上的面具直接碎裂,退出了虚化状态。

    “混蛋,吃我一刀!”

    六车拳西握着堪比匕首的始解,迎面刺向杜克脑袋。刀虽短,却有细碎的无形风刃围绕在刀身,没人会怀疑这把刀的切割力。

    刀身近在咫尺,默契的配合没有给杜克留下闪避的空间,在他瞳孔中刀影越放越大。

    危急时刻,杜克爆发出一股巨大的灵压,冲溃锋锐的风刃后,张嘴咬住短刃,竟是用上下颚的牙齿擒住了六车拳西的断地风。

    凤桥楼十郎拉紧金沙罗,缠住杜克握刀的右手,久南白双腿反剪扣住杜克的右手,前方六车拳西握着断地风,顶住他的脑袋,让他无法动弹。

    “就是现在!”

    平子真子不知何时出现在杜克背后,手里的斩魄刀直刺杜克背心。无情的刀刃切开皮、肤肌肉组织,贯穿心脏,最后穿过死霸装,刺出半个刀尖。

    鲜红的心间热血沿着刀尖留下……

    感谢‘书友150702152610359’、‘孤独中的温暖’、‘魘嘯’、‘耶梦伽德’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