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逆拂和十二试炼
    防一个盗!字数没差!

    好吧,这都是废话,日差能有什么指令?白眼一睁,没有敌人,大家继续前进;白眼一闭,有两队敌人,战略转移先撤;白眼一翻,呦呵,有个落单的砂忍,抄家伙弄他。

    总而言之,因为日差的存在,小队从未遭遇过大规模砂忍,反倒是落单的砂忍经常遭遇他们。不愧是木叶数一数二的豪门大族,血轮眼拍马也赶不上的侦查能力,貌似还能透视,非常之……猥琐。

    一行四人在日差的指挥下,以最快的速度避开小股渗透的砂忍,赶往下一处据点。就在靠近据点时,日差突然止住脚步,睁大的白眼两边青筋毕露:“前方据点情况有变,超过60名砂忍正在和我们交战,立刻支援!”

    前方据点的木叶忍者数量约为80个,数量远大于砂忍,不出意外的话,胜利是必然的。所以日差也没有多想,立刻带着杜克三人冲进了战圈。

    “柔拳法?八卦空壁掌!”

    日差遥遥劈出一掌,这招空掌的加强版,威力和覆盖范围都不可同日而语,一个照面就掀飞了两名砂忍,他们大口吐着带着内脏碎块的鲜血,落地后便没了动静。

    整个战场上,到处是木叶忍者和砂忍的混战,杜克有心放个大招,但奈何都是不分敌我的招数。朝阿斯玛和红使了个眼色,双手快速结印,使出平时很少用的忍术。

    “水遁?黑雨之术!”

    五名聚在一起的砂忍察觉到上空落下的雨水,一开始浑不在意,直到雨水滴落才发觉不妥。黑色的细雨粘稠在身上,怎么也甩不开,刺鼻的气味冲进他们鼻腔。

    这不是普通的雨,而是夹杂了查克拉,更易燃烧的油。

    “火遁?凤仙火之术!”

    在杜克打出眼色的时候,阿斯玛和红心领神会,黑雨落下后,他们的火遁早已蓄势待发。发型也没梳理成一束一束,但杜克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无他,灵压太独特了,和他的主人一样,充斥着最原始的野兽凶性。

    围攻的人一个个的倒下,而更木剑八手里的长刀依旧毫无疲惫,周身浴血的他犹如地狱中的恶鬼。最后那些围攻他的人彻底的崩溃了,被吓破胆的他们不敢再留下,转身逃走,只恨爹妈没多生两条腿。可是杀到兴起的剑八怎么可能放过他们,虎入羊群将所有人一个一个全部砍成两段,整个战场上就只剩杜克和剑八两个活人。

    杜克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幕,直到剑八向他看来,才将手搭在斩魄刀上。如此完美的磨刀石,这不就是他一直想要的对手吗?磨砺剑道,在尸魂界再也没有比眼前这只野兽更合适的对象了。

    看到杜克丝毫没有胆怯,剑八露出满意的狞笑,一步跨过尸堆,不知名的斩魄刀重重砍下。杜克脚步微动,轻易闪开了这一击。

    “躲过去了,你看起来很不错,是个值得一砍的家伙呢!”剑八对于杜克躲开后没有攻击自己非常不解:“为什么不在身后给我一刀,这么好的机会?”

    “机会?”杜克慢慢拔一出斩魄刀,冷笑道:“如果真的给你一刀,倒下去的就是我了。”

    “被看穿了啊!哈哈哈……就是这样,这才是我期待的战斗,好久没有遇到你这样的强者了,这种游走在生死之间的快一感,请和我厮杀一场吧!!”剑八双目爆出见猎心喜的精光,兴奋地大笑道。

    话音未落,剑八已经向杜克高高举起手中的斩魄刀,携带者凌厉磅礴气势,呼啸着狠狠劈下。杜克举起手里的斩魄刀自下而上,狠狠撞了上去。

    的恶鬼。最后那些围攻他的人彻底的崩溃了,被吓破胆的他们不敢再留下,转身逃走,只恨爹妈没多生两条腿。可是杀到兴起的剑八怎么可能放过他们,虎入羊群将所有人一个一个全部砍成两段,整个战场上就只剩杜克和剑八两个活人。

    杜克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幕,直到剑八向他看来,才将手搭在斩魄刀上。如此完美的磨刀石,这不就是他一直想要的对手吗?磨砺剑道,在尸魂界再也没有比眼前这只野兽更合适的对象了。

    看到杜克丝毫没有胆怯,剑八露出满意的狞笑,一步跨过尸堆,不知名的斩魄刀重重砍下。杜克脚步微动,轻易闪开了这一击。

    “躲过去了,你看起来很不错,是个值得一砍的家伙呢!”剑八对于杜克躲开后没有攻击自己非常不解:“为什么不在身后给我一刀,这么好的机会?”

    “机会?”杜克慢慢拔一出斩魄刀,冷笑道:“如果真的给你一刀,倒下去的就是我了。”

    “被看穿了啊!哈哈哈……就是这样,这才是我期待的战斗,好久没有遇到你这样的强者了,这种游走在生死之间的快一感,请和我厮杀一场吧!!”剑八双目爆出见猎心喜的精光,兴奋地大笑道。

    话音未落,剑八已经向杜克高高举起手中的斩魄刀,携带者凌厉磅礴气势,呼啸着狠狠劈下。杜克举起手里的斩魄刀自下而上,狠狠撞了上去。

    的恶鬼。最后那些围攻他的人彻底的崩溃了,被吓破胆的他们不敢再留下,转身逃走,只恨爹妈没多生两条腿。可是杀到兴起的剑八怎么可能放过他们,虎入羊群将所有人一个一个全部砍成两段,整个战场上就只剩杜克和剑八两个活人。

    杜克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幕,直到剑八向他看来,才将手搭在斩魄刀上。如此完美的磨刀石,这不就是他一直想要的对手吗?磨砺剑道,在尸魂界再也没有比眼前这只野兽更合适的对象了。

    看到杜克丝毫没有胆怯,剑八露出满意的狞笑,一步跨过尸堆,不知名的斩魄刀重重砍下。杜克脚步微动,轻易闪开了这一击。

    “躲过去了,你看起来很不错,是个值得一砍的家伙呢!”剑八对于杜克躲开后没有攻击自己非常不解:“为什么不在身后给我一刀,这么好的机会?”

    “机会?”杜克慢慢拔一出斩魄刀,冷笑道:“如果真的给你一刀,倒下去的就是我了。”

    “被看穿了啊!哈哈哈……就是这样,这才是我期待的战斗,好久没有遇到你这样的强者了,这种游走在生死之间的快一感,请和我厮杀一场吧!!”剑八双目爆出见猎心喜的精光,兴奋地大笑道。

    话音未落,剑八已经向杜克高高举起手中的斩魄刀,携带者凌厉磅礴气势,呼啸着狠狠劈下。杜克举起手里的斩魄刀自下而上,狠狠撞了上去。

    日差嘴里模仿出三长两短的鸟鸣声,这是木叶忍者的接头信号,很快对面就传来了回应,一阵音讯对话后,一队木叶忍者就冒出了头。两只小队的头领打了个照面,日差将封印在卷轴里的物资交付后,两人又互换了指挥部的命令和前线最新情报。

    杜克猫在高处的阴影中,打量着这个陌生的木叶领队,他的动作精简干练,一言一行都透着不信任和冷漠。大概是在前线太久,经历太多生死,他的眼神给人一种没有生机的麻木感,像机器多过像人。

    杜克不由对他投去悲哀的目光,这种没有生存欲的忍者,下一次再来,恐怕就看不到他了。

    随后,日差简单组织了下队形,小组四人又向下一处据点奔波。

    因为战线拉得太长,所以木叶忍军据点分布的相当单薄和零散,这也导致了日差小队的活动范围变大,任务很重。好在队长日差是日向一族,换成别的小队,还真干不了这活。

    白眼在战场上不愧是战略级血继,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日差的眼睛。发现有查克拉的生物,立刻进行规避,以护送物资和情报的任务为优先,但如果人数处于优势,日差也不介意赚几个人头。

    短短两周的相处,杜克三人已经熟悉了日差的行事风格,在他发号指令后,能迅速配合其展开行动。

    十几团火焰被砂忍闪避,落在满是油污的地上,迅速引燃起燎燎大火,五名砂忍亦没能幸免,身上的油遇火即燃。衣服、头发,紧接着就是他们的皮肤,全身的神经剧烈刺激下,五名砂忍惨叫连连,火焰如同跗骨之蛆,不到三秒就将他们烧成火炬,冲出火海后便倒在地上。

    灼热的空气中弥漫一股焦臭,砂忍的身上还发出‘噼里啪啦’的油脂燃烧声。

    杜克三人第一次配合这个忍术,砂忍临死前凄厉的哀嚎,以及空气中的肉香,让红小脸煞白,胃部翻江倒海,连杜克都忍不住快要吐了。不过,还是那句话,这里是战场,四面八方都是敌人,没有时间给他们缓和。

    这支突然出现的援军吸引了砂忍头目的注意,两名上忍立刻冲了上来。日差想要回援,被其中一人发出的风刃挡住了去路。来者也是个高手,日差被他缠住,一时脱不开身,只能目送另一名上忍杀向杜克三人。

    “水遁?水龙弹!”

    身后阿斯玛和红还没缓过劲,杜克压下恶心感,双手再次结印。一条奔腾的水龙以杜克三人为中心旋转,高昂的龙头张开尖牙利齿,发出无声的咆哮,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向砂忍上忍。

    终究是一名上忍,这名砂忍就算比不上紫霄,其反应速度和对战经验也极为丰富。看到杜克结出水遁印后,他停下前冲的身体,两手十指翻飞,结出土遁手印。

    “土遁?土流壁!”

    平坦的地面升起一道宽阔的高墙,水龙弹撞在墙壁上无功而返,碎成了水花。土遁克制水遁,这是忍者世界的常识,而且这名砂忍是掌握了性质变化的高手,他的土流壁坚固程度堪比岩石,想打破可不容易。

    “土遁?土龙弹!”

    砂忍上忍站在高墙上,双手不停,再次结出土遁忍印。泥土汇聚成的龙头,从他身侧探出,张开大嘴,喷吐出一颗颗土质高速飞弹。弹丸的速度极快,杜克三人根本来不及结印,便被土质弹丸命中,拦腰撞碎。

    撞碎……怎么会撞碎?砂忍上忍惊疑,仔细看去,才发现被土龙弹击碎的三名木叶忍者,全部变成了散乱的冰块。

    是替身术!来不及思考为什么会有冰做的替身,砂忍下意识跳下高墙。下一秒,一颗熊熊燃烧的高温火球从土流壁上空略过,如果他没闪开,下场不言而喻。

    “幻术?霞从者之术!”

    上忍暗道惊险,突然耳边传来轻响,那声音似乎带着无穷魔力。砂忍脑子里想着不要看,身体却快一步,掉头朝声音来源看了过去。一双红色的眼睛,随后是光影扭曲,眼前人群耸动,一个又一个木叶忍者,挥舞着长刀向他冲来,铺天盖地的数量无法估计。

    “解!”

    凌晨发布的都是防盗章节……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