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逆转生死
    现世1号26番,位置编号2128!

    和浦原喜助进行了愉快的交易后,杜克径直朝事发地赶去,怀里揣着单向联络终端。这是浦原喜助新发明的小设备,看似其貌不然,却能沟通现世与尸魂界。

    早在五十年前,尸魂界已经有此类产品了,同样出自于浦原喜助之手,那时他还是技术开发局的局长,位高权重、年轻有为,而且还没有戴上绿幽幽的帽子。

    五十年过去了,尸魂界没有推陈出新还是照搬老设备,浦原喜助却在现世将版本升级了好几代。最重要的一点是,新终端使用革新技术自带独立接收器,可以屏蔽十二番队的信号搜索。

    是不是很高大上,其实没那么多夸张!浦原喜助大略解释一番后,杜克就懂了,新版本的终端,说白了也就是个翻墙接收器。

    还有一点不足的是,新终端是单方向的,只有浦原喜助能主动联系杜克。至于原因,杜克也问了,浦原喜助给出了合理的解释。藏身暗处的敌人就在十三队中,而且也是一个技术达人,为了不被敌人发现,防护保密措施必不可少。

    对于这个忽悠人的借口,杜克是不信的,但也无所谓。他的目的只有浦原喜助手里的几个技术资料,至于后续是否和浦原喜助保持联系并不重要,就算能主动联系浦原喜助,他和对方也没什么好说的。

    无他,纯属信任问题!

    双方彼此并不熟悉,不存在信任基础,浦原喜助是个谨小慎微的人,他不会三言两语就对陌生人掏心掏肺,对打着神秘标签的杜克更是如此。

    杜克深知这是浦原喜助的底线,强要双向终端只会导致双方尴尬,索性也没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两人约好,等浦原喜助整理好资料,就联系他去现世交易,交易地点待定。

    至于伤势堪称惨烈的假面军团,杜克的能力很轻松就能治好,但浦原喜助没提,平子也一脸愤愤之色。杜克没有热脸贴别人冷屁股的癖好,谈好交易后转身直接离开了,他能猜到对方的防备,自从蓝染免费给假面军团每人整了一张骷髅脸,这帮人就不敢随便让人在自己身上动刀子。

    “什么情况?”

    来到事发地,杜克一脸疑惑。灵压感知中,蓝染和市丸银正大杀四方,砍瓜切菜似的清理着一大批低级普通虚,顺带着蓝染还俘获了一个萌妹的崇拜。是的,就是后来被蓝染捅了好几次的悲催妹子雏森桃。

    蓝染满级大号虐杀新手村的虚,连刀都没拔,逼格满满的样子看得雏森桃两眼放光,恨不得以身相许……以身相许可能严重了,但估计蓝染开口要来一发,可能她犹豫两分钟会点头同意。

    我待蓝染如初恋,蓝染虐我千百遍……说的就是雏森桃!可怜的小丫头,目前还没毕业涉世未深,是个心思单纯的傻白甜,很快就拜倒在蓝染成熟稳重外加细致入微的石榴裤下,被暖男光环忽悠的找不着北。

    一切似乎都在按照原著进行,没有出现蝴蝶翅膀,但杜克却傻眼了,因为时间对不上。按理说杜克在假面军团秘密基地耽误了不少功夫,战斗应该早就已经结束了,一回生们该死的死该亡的亡,能活下来的屈指可数。

    可当杜克到场的时候却发现,虚袭击一回生似乎没发生多久,蓝染前脚刚落地开始救援,他后脚就跟着来了。中间空余的大段时间,刚好可以弥补在假面军团耗费的时间,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难道通知我赶来现世的时候,虚还没有袭击训练场?要不要这么掐着时间算……”杜克暗骂蓝染老奸巨猾,不用想也知道,蓝染之前肯定躲在什么角落窥视他和假面军团的战斗。

    “咳……”

    苍白无力的呻吟从前方传来,杜克定睛看去,只见一个瘦小的身影躺在血泊中。一头及肩的茶色发丝,造型和常盘台的噼里啪啦还有几分相似,不过这位妹子的状态很不好。胸腹被虚的利爪贯穿,留下一个空洞,内脏缺少了半数,瞳孔扩散、心跳已经停止。从正常的医学角度,这个妹子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刚才的咳嗽声也不是什么回光返照,而是身体残余电信号作祟,让神经产生了记忆反应。

    “如果没有超过十分钟还有的救,看你运气了,妹子。”看着妹子死不瞑目的惨状,杜克颇为怜惜,拔出了朔望月将其始解。

    就在杜克将刀刺入妹子额头的时候,一声满含怒意的吼声从他身后响起:“你这个混蛋在做什么?前辈她已经死了,你连尸体都不放过吗?”

    杜克也知道自己的能力总是让人误解,但被这么一吼,多少还是有些不爽。回过头,就看到蓝染和市丸银带着一群遍体鳞伤的学员,朝他怒吼的是一头红发的阿井散恋次,颇有正义感的少年,热血冲动,目前还是一回生。

    除了恋次之外,其余学员也都怒目而视,不过他们摄于杜克肩上四番队的副队长袖标,没怎么吱声。

    “那个红头发的,小点声,不要打扰我救人!”杜克撇撇嘴,和蓝染点了点头就当打了声招呼。至于市丸银……杜克很想知道如果告诉对方,他来之前摸了乱菊的屁股,市丸银的表情会有怎样的变化。

    “少胡说八道,埴尺前辈已经死了,她是为了保护我们才被虚杀死的,离她的尸体远点。”恋次勃然大怒,虽然他知道杜克的身份可以轻松碾压他,但看着同伴的尸体被肆意凌虐,他做不到沉默。

    蓝染充当和事佬,单手按在恋次肩上,微微笑道:“这位同学,杜克副队长没有骗你,睁大你的眼睛看好了,哪怕在尸魂界,那也是被称为传说的斩魄刀!死亡不是你说了算的,如果他不点头,就算是神也带不走你的同伴。”

    蓝染话音未落,杜克刀下名为埴尺的常盘台少女娇躯晃动了一下。在一阵筋骨扭曲、血肉再生弥补空缺的超速复原后,那双空洞的眼神调准焦距,心跳、呼吸、灵压全部恢复。处于绝对死亡状态下的埴尺……复活了。

    “怎…怎么可能?”恋次张大嘴巴,眼珠子都要飞出来了。他这表现还算好的,几个心理承受力差的学员,因为接受不了虚幻的现实,吓得两股战战跌坐在地。

    杜克没理会这些目瞪口呆的学员,在埴尺一声痛呼声中,拔出插在她脑门的朔望月,身形晃动幻化出无数幻影,从训练场各地将一具具尸体或者重伤员带回。

    “分身术?这是几号鬼道?”吉良伊鹤、桧佐木修兵等萌新表示第一次知道还有分身鬼道。

    “不是分身,是速度太快在空气中留下了残影。”市丸银眯着眼,笑呵呵解释了一句。

    “骗人……”一帮新生震惊的五体投地,杜克的残影每一个都有血有肉,任凭他们用灵压感知,也分不出哪一个是残像。

    收集全部的伤员和尸体,杜克二话不说将他们抛向空中,并在下落的过程中,挥动朔望月挨个砍了一刀。就好像黑色星期五和电锯杀人狂合体,画面美得让人不敢直视,这哪里是救人,分明是在碎尸。

    新生们面带菜色,吓得瑟瑟发抖,恋次更是头皮发麻,想到刚才得罪了杜克,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个,市丸副队长!”恋次咽了口唾沫,心虚请教:“那位杜克副队长是个怎样的人啊?”

    市丸银挠了挠下巴,眯着眼略微思考了一番,慎重回道:“我和他不怎么熟,有关他的事也是道听途说,据说他本人很喜欢砍人……就是这样!”

    “完了,完了,完了……”恋次哭丧着脸生无可恋,还没毕业就得罪了一个副队长,还是超变态的那种,顿时觉得前途一片昏暗。

    “好了,银,别吓唬他。”蓝染拍着恋次的肩膀,和善说道:“不用担心,不知者不怪,而且杜克副队长不是小心眼的人。”

    恋次依旧苦着脸,他觉得蓝染是在安慰他。

    第一个被救活的埴尺,空洞的双眼逐渐清明,捂着脑袋蹲坐在地上。她记忆中最后的画面定格在被虚杀死,然后整个世界都黑了下来。

    听不到、看不到、说不出,意识慢慢的感觉不到自我,沉重的身体动弹不得,坠向没有尽头的黑色深渊。

    黑暗笼罩着少女,她抱着膝盖蜷缩在虚空中,孤独、空虚、无助、绝望,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直到一只泛着光辉的手掌按在她头顶,拉着她走出黑暗!

    那身影是如此耀眼夺目,让人自惭形秽!

    那一刻,少女仿佛看到了她的神!

    彻底清醒过来的埴尺,一抬头就看到了收刀入鞘的杜克。帅气的身影披着月光洒下的光辉,看得她心驰神往,脸颊微微红晕,小心脏不争气的咚咚直跳。至于满地乱颤的‘尸体’,被她直接无视了……

    看清杜克手臂上四番队的袖标,埴尺决定今年毕业就加入医疗番队。在这之前她从未考虑过四番队,但今天之后除了四番队她哪都不去。想到加入四番队就能和杜克朝日相处,少女的脸更红了。

    埴尺还在发花痴的时候,几个重伤员最先站起来,缺胳膊断腿的伤势焕然一新,失去的肢体重新长出。还有几个原本断气的新生,也紧跟着爬了起来,如果不看地上粘稠的血泊,这一幕还是挺感人的。

    蓝染拍着手,脸上带着由衷赞叹走过来:“杜克副队长的斩魄刀不论看几次,都震惊的说不出话。逆转生死,就像是神明的力量,让人敬畏!”

    “蓝染队长太抬举我了,我可做不到逆转生死。他们还有得救,谈不上死亡,真正死去的人,我也没办法。”杜克指了指地上,三名被爆头的新生一动不动,死得很彻底,死得他无能为力。

    “就算这样也很可怕!他们只是运气不太好……”市丸银跟在蓝染身后。

    感谢书友‘鞭打我吧女王大人’、‘独自旅行的路痴’、‘还有什么名字不重复’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