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漫威开始
    模拟狩猎虚战斗训练被真的虚袭击,原本惨重的伤亡因为杜克被降到了最低,死亡人数为三,没有伤员。尸魂界的穿界门很快打开,十二番队的队员陆陆续续进场,摆弄着奇形怪状的仪器,侦查这次事件的起因。

    不过这都和新生们无关了,今晚惊心动魄的一幕吓坏了他们,在几名死神的引导下,回归尸魂界。蓝染、市丸银还有杜克,三人被询问了不少问题,直到第二天天明才回到各自队舍。

    假面军团的事,杜克没打算多说,因为没证据,而且有证据也没人信,中央四十六室全部被镜花水月控制。在尸魂界,蓝染说话比山本元柳斎重国还好使,杜克脑子抽了才去举报他。

    从蓝染叛出尸魂界,到最后被主角开挂放倒,护廷十三队惊人的没牺牲一个正面角色,死的全是虚圈那边的……哦,死了市丸银和东仙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蓝染在维护世界和平上,出了很大的力,他是英雄,牺牲小我造福世界,成功实现了幸福最大化。

    这是何等伟大的情操!

    所以杜克没打算揭露他的计划,反正结局是大团圆,跟着剧情走就行。万一他作死玩脱了,导致剧情大变,死了几个重要角色,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七天后,杜克怀里的终端发来讯息,浦原喜助已经将资料准备好,随时可以进行交易……

    ——————————————————————————————————————————————

    漫威世界!

    布鲁克林区第九大道,杜克的诊所位于这里,隔壁第八大道就是鼎鼎有名的中国城。这个区域不是经济中心,平均建筑高度很低,少有高楼大厦,如果蜘蛛侠来这,来几回扑几回。

    因为肤色的缘故,杜克的病人也主要集中为黄种人和黑人,当然也有口袋比脸干净的白人。换言之,他的诊所接待的都是穷人。

    老约克当了一辈子牙医,杜克虽没有继承他遗志的想法,但也没有将诊所关门,反倒是分出影分身每天接待两三个病人。一来是掩人耳目,二来以此纪念老约克。

    当夜。

    杜克穿着灰色连帽卫衣走出家门,出门时他顺手将帽子拉起盖住上半边脸。别误会,他没打算做一个行侠仗义的超级英雄,他只是去买咖啡,连续多日的‘内部装修’,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家中堆积如山的咖啡已经耗尽,他需要补充货源。

    “嘿,杜克医生,等等我。”

    杜克刚锁上门没走两步,迎面就走来一个猥琐的身影。杜克认得他,这条街附近的居民都认得他,洗衣粉贩子戈尔德,一个嬉皮笑脸的白人。

    这条街是戈尔德的地盘,洗衣粉生意被他承包买断了。听起来不明觉厉,但实际上他也就是个下层供货商加炮灰打工仔,每天起早贪黑赚的利润都被上面人拿走了,他挣得钱也就勉强糊口。

    虽然干着天怒人怨的工作,不过这老兄还有些节操,人品也凑合,至少没向未成年人兜售过他的产品。据这位老兄自己声称,他当年也风光过,是某家投资公司的高级投资顾问,可惜公司破产他手里的股票成了废纸。紧接着噩耗接连不断,他的房子汽车被充公抵账,老婆也跟着保险代理人跑了,短短三天他从社会精英沦落成一无所有的流浪汉。当然也不全是,他还有个女儿和一条狗,为了养活包括他在内的三张嘴,他不得已加入了帮派,从小小的业务员做起,为了美好的明天而奋斗。

    嗯!听起来还挺励志的!

    “有事吗?如果你想推销洗衣粉,我劝你最好别浪费时间。”杜克头疼看着对方,回绝了这位勤勉的推销员。他清楚的记得,某日给戈尔德的女儿补虫牙,这货因为手头拮据,竟然想拿洗衣粉抵账,直接被杜克黑着脸赶出了大门。

    “你误会了,我是来还医药费的!”戈尔德毫不在意杜克鄙视的眼神,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工作而自卑。卖洗衣粉怎么了?伟大的总统先生亚伯拉罕·林肯,当年不也当过码头工人吗?

    戈尔德坚信自己的落魄是暂时的,这是上帝对他的考验,等他积蓄一笔初始资金,他就能一飞冲天重新回到华尔街。到时候他的女儿能住上宽敞的大房子,家里的狗也能有一个温暖的小窝。

    “你确定?虽然那笔医药费不多,但你也不富裕吧?”杜克古怪打量了眼对方。

    明明天不冷,戈尔德却穿着件真皮夹克,很厚实的那种。如果这样倒也没什么,但他的夹克和牛仔裤上捡了好几个大洞,从粗糙的做工来看,明显是后期人为的。这也算是老美的街头特色,这帮出来混的如果不在身上剪两个洞,出门都不好意和人打招呼。

    “我最近找了个兼职,手头宽绰不少。”戈尔德说着找出几张皱巴巴的美金塞给杜克。

    杜克也没拒绝,接过对方的钱顺手塞进口袋,他本以为对方会一直赖账,没想到过了这么长时间对方还记得,这不由让他好感大增。

    收完钱杜克善意多嘴了一句:“虽然不关我事,但我还是想提醒你,别陷得太深,你还有个女儿要你养活。”

    戈尔德楞了一下,大概是很久没有人这么和他说话了,他收起嬉皮笑脸换上一张真诚的表情,感动道:“感谢你的关心,杜克医生。不过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可没胆子抱着打字机去街头火拼,只有芝加哥人才会那么疯。”

    “但愿吧!”杜克耸耸肩没说什么。

    他是没说,但戈尔德却打开了话匣子,谈起来自己的兼职:“隔壁街的‘健身酒吧’你知道吧,我每天能在那挣到一笔不菲的佣金。”

    戈尔德侃侃而谈,他不是纯粹的混混,属于半路出家,除了脸皮厚之外没有特长,他不够狠。因为好欺负,所以他的洗衣粉品质并不好,生意也一般般。为了供女儿上学读书,他经常赚些外快。

    杜克听到‘健身酒吧’这个名字,脸一下子就绿了,刚刚拿钱的手在裤子上狠狠蹭了蹭。‘健身酒吧’不是健身爱好者的聚集地,而是专门招待哲学基佬的场子,那里满满是肌肉和汗水,连警察都不敢在晚上进去……

    想到对方盛开的菊花,杜克脸色一变再变,但最后还是没说什么。一个为了女儿连尊严都能抛弃的父亲,这时候说再多都是侮辱他,哪怕是安慰的话语。

    “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杜克僵着脸和对方告别,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感觉对方身上有屎味……大概是错觉吧!

    “再见乐医生,下次你要是出门买东西和我说一声,只要付些小费我可以帮你跑腿。要知道布鲁克林的街头可不太平,你这么瘦弱最好不要晚上一个人出门。”戈尔德挥挥手离开了,朝两个黑人兄弟走去,亲切打起招呼,推销自己的洗衣粉。

    杜克摇了摇头,如果不是未知空间,恐怕他的下场比戈尔德好不到哪里去。纽约的确是遍地黄金,但黄金下埋着的皑皑白骨太多了。

    二十四小时便利店!

    杜克打包了店里所有的咖啡,全部是速溶的。付账时,顺便将皱巴巴的美金递给了收银员。

    “先生,不要再来点别的什么吗?例如现磨咖啡豆,如果你一次购买200美金的咖啡豆,本店将免费赠送你一台现磨机。相信我你会喜欢上它的,无噪音耗豆少,磨出的咖啡醇香浓郁,还可以调节浓度。我最喜欢意式咖啡那一款,简直酷毙了!”收银员不是第一次和杜克打交道了,杜克每次都会采购大批咖啡,并在极短的时间内消耗完,可惜都是不怎么值钱的袋装速溶。

    杜克没有理会收银员,他的注意全被便利店的电视吸引了。

    “下面插播一条紧急新闻!据本台记者最新消息,斯塔克工业的掌舵人,著名慈善家和军火商托尼·斯塔克先生在阿富汗失踪,同行的美军全部牺牲,疑似遭遇恐怖分子袭击……”

    “美军在现场并没有找到托尼·斯塔克先生的遗骸……”

    “据分析,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绑架……”

    “斯塔克工业的股票狂降,暴跌百分之……”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近期托尼·斯塔克先生的辉煌事迹!四岁独立制作电路板,六岁制造引擎、十七岁成为麻省理工的优秀毕业生……继任斯塔克工业首席执行官,创造智能武器、高级机器人……维护自由、保护美国和世界和平做出了巨大贡献……改变了军火业的面貌,成为新时代的领军人物……前段时间他又一次获得顶尖奖……”

    “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托尼·斯塔克先生是否已经死亡,如果他还活着,那么他现在在哪……”电视上,主持人语速飞快读着稿件,涨红的脸上兴奋莫名。

    收银员也跟着激动起来,他不可置信拿出手机,拨打了朋友的电话,让他们调换电视台收看新闻。其实调不调台都无所谓,因为所有的电台都在播报托尼被绑的事情,花花公子又一次预定了明天的头条。

    “钢铁侠即将诞生,剧情要开始了!”杜克喃喃自语,拉下帽子走出便利店。

    感谢书友‘沉默的潜水挺666’、‘魘嘯’、‘秃驴麦走’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