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敌人很强,我需要盾牌
    太多不合理了!

    杜克狠狠吐了口槽,将手心贴在冰块上,寒冰在他的能力下飞速消融,蒸腾的寒气顺着掌心被他吸收,这是急冻鸟的能力。

    在宠物小精灵世界,‘冰之神’急冻鸟或许只是个二流神,但对冰的权柄无人可捍,这是本能、是天赋、是与生俱来的能力。从神学角度来说,这是创世神阿尔宙斯赐予的力量!

    有时候能力很不讲理,就好比现在杜克解冻队长,放到神盾局这是个大工程,需要无数专家出动,在不伤害队长身体的情况下,设计出完美的方案,在一大推精密仪器下才能做到。但放到杜克这就没那么麻烦了,在队长胸肌上摸了一把,一切难关迎刃而解。

    寒气瞬间从队长体内驱除,那颗七十年没有跳动的心脏开始运动,大脑、内脏、神经、血管……组织器官开始打卡上班!

    杜克从另一个视角能看到队长身上蓬发的生机,暗叹不愧是超级血清,恢复能力十分惊人了。

    想到超级血清,杜克突然觉得这东西有必要研究一下,如果能破解其中的奥秘,其余世界的杜克也能获利,至少能提升不少身体素质。

    想到就做到,杜克转身拿来五根针筒,连续抽取五管血液,才心满意足放入冷藏箱。他已经确认空间宝石被神盾局回收,藏到了某个犄角旮旯,这五管超级战士的血液聊胜于无,就当跑路费了。

    “嗯……”

    虚弱的呻吟声从喉咙中发出,紧闭的眼皮颤巍巍即将挣开,队长抿着嘴唇无神耷拉着:“水…水……”

    杜克倒了杯水贴在队长嘴边,虽然队长还没恢复意识,但生命渴望水的本能驱使他张嘴猛喝了两口。一下子喝得太急,队长呛到了,转身趴着咳了起来。

    这下子,他是真醒过来了。

    醒过来的队长晃了晃脑袋,翻身过来就看到自己所在的地方,似乎是医院。感受到手臂上针刺的痛意,队长瞬间从疲软变成全身戒备,他警惕看着杜克一言不发,肌肉紧绷进入戒备状态,余光扫过诊室,停留在盾牌上。

    史蒂夫最后的记忆是沉入冰原,醒来之后却在一家科技含量很高的医院,而且他可以肯定眼前的医生刚刚才抽了他的血。这一切都让队长如临大敌,他以为自己还在战场,并且很有可能被敌人俘虏。只是敌人脑袋不怎么好,没有束缚他,也没有持枪看守,唯一的一名医生看起来也是个弱鸡,最关键的是他的盾牌就在旁边,翻个身戳手可得。

    史蒂夫挑了挑眉,他有十成把握可以放倒眼前的菜鸡,然后劫持他离开敌人的基地,赶回家赴约,他记得很清楚,还有个约会在等他。

    “你的眼神让我很不爽……”杜克咂咂嘴,他能看懂队长眼中的轻视,想想没必要和一个老古董置气,不由善意提醒道:“我劝你最好别动手,会受伤的。”

    史蒂夫怎么可能束手就擒,他一个大步扑向冷藏箱,直觉告诉他被抽走的血就在那里。红骷髅的可怕让他胆寒,他不想世间再出现第二个,哪怕这个可能微乎其微,他也不敢心存侥幸。

    冷藏箱近在眼前,就在史蒂夫露出胜利的笑容时,一只看似孱弱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那手很漂亮,五指修长骨节分明,指尖很细,指甲也修剪的很整齐,白净的皮肤下青筋隆结如同溪流。能有这种手的男人要么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要么就是学校里的书呆子或是办公室文员,统归类为手无缚鸡之力的战五渣。

    史蒂夫抽了抽手臂,纹丝不动,再抽了抽还是纹丝不动。他目瞪口呆看向杜克,眼神里传达意味很简单——谢特,你tm是谁啊?

    史蒂夫对自己有多少力量很清楚,远超常人的力量让他能在没有任何辅助的情况下卧推1200磅。超快的速度加敏捷的神经反应,让他可以躲避子弹轨道,人体极限的身体素质,不说一拳打死牛,让人伤筋断骨不成问题。但就是这样一名超人,却被一只孱弱无力的手压住了。

    是见鬼了,还是见外星人了?史蒂夫陷入深深的忧虑,敌人前所未有的强大,他该怎么办?

    我需要盾牌!

    面对强敌,史蒂夫首先想到了他的盾牌。于是他并指成刀斩向杜克手腕,想要脱身,但手刀斩下后,他觉得骨头要断了。

    “放轻松,队长,我没有恶意。”看到队长憋红的脸,收起手在背后蹭来蹭去,杜克轻声安慰了一句。考虑对方刚醒来,可能脑子还没转过弯,他也没有恼怒。

    史蒂夫不是甘愿放弃的人,他伸出背后的手按在杜克的肩上,然后仰头撞在杜克脑门上……于是美国队长悲催的倒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他的脑袋是钢铁做的吗?”史蒂夫眼冒金星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去捡盾牌,弯着腰向后退,远远离开杜克,五米的安全距离让他安心不少。

    “队长,你……”杜克抬手刚要说话,就看到史蒂夫如同惊弓之鸟,一脚踹开诊室的门,跑了出去。随后外面诊所的玻璃大门‘哗啦’一声碎了满地。

    感知中,史蒂夫的气越来越远,杜克也没有去追,看向墙角的盾牌,没说完的话轻声吐出口:“你东西忘拿了……”

    诊所大门口,杜克无语看着满地玻璃渣,拿出电话拨通:“是家装公司吗?是的,我就是前段时间找你们装修的牙医诊所,你们的钢化玻璃门很不结实,刚刚碎掉了……没有不可能,真的碎了……什么,你明天才能来……难道你要让我今晚用窗帘遮门吗?”

    一番扯皮后,家装公司表示只能明天上门,如果真是质量问题,他们免费换一个新的。无奈下,杜克只好拿起扫帚清扫门前的碎玻璃。

    就在他手工完成时,气喘吁吁的史蒂夫跑了回来,他停在诊所门口,看向杜克的眼神充满震惊和恐慌。

    “队长,要进来坐坐吗?”杜克提着扫把,没等对方回话转身走进屋。

    史蒂夫犹豫了一下,跟着走进诊所,外面的世界和他想象中有点不一样……真得只是有点不一样。如果不是街上的人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说着英语,他甚至以为自己来到了外星球。

    他想找个人问问时间地点,结果刚开口,对方就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还有人反问他整人游戏的摄像机在哪。天见可怜,那些人说的话拆成单词史蒂夫能听懂,但是连成句子他一个也不明白。

    这个世界怎么了?

    史蒂夫晃荡在街头,鬼使神差的回到了诊所门口,直觉和本能告诉他,他能在这里找到答案。

    “请坐,队长!”杜克拿着一扇木板遮住大门,用绳子拴劳,布鲁克林的夜晚可不太平,如果没有门,第二天屋子都会被搬空。

    “呃,这扇门我会赔钱的。”史蒂夫看着木板大门,脸上有些发烧,但还是厚着脸皮坐下了。

    “要来杯咖啡吗?”杜克拿起茶壶倒了杯咖啡放在队长面前,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谢谢……”史蒂夫愣愣接过咖啡,一口灌下,瞬间浓郁的苦味冲上大脑,苦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已经七十年没有吃过东西了,不要这么着急,对肠胃不好。七十年前没有这个牌子的咖啡,你可能喝不惯,慢慢来。”杜克坐在诊所的办公桌上,随意说道,就好像他面前是一个病人。

    “你说的七十年是什么意思?”史蒂夫身体一僵,寒意袭上心头,他大概猜到了什么,但努力不往那方向去想。

    “就是字面意思,你的飞机坠入深海,我找到你时,距离坠机事故已经快要七十年了。”杜克凝视史蒂夫闪躲的眼神,一字一句残忍的揭露了真相。

    史蒂夫咽了口唾沫,强颜欢笑:“这玩笑并不好笑……要知道我不是爱说笑的人……”

    杜克没有说话,就这看着对方,端起咖啡吹了吹热气,轻轻抿了一口。

    “七十年了……那真是漫长。”沉默许久,史蒂夫低下头,压低了声音有些沙哑。他很不愿相信杜克的话,但刚才的见闻告诉他杜克说的是真的。他依稀能认得出外面是布鲁克林区,生他养他的家乡,只是太陌生了,除了某个他当年挨揍的小巷,其余一概不认识。

    “准确的来说,还不到七十年,大概六十五年左右。”杜克一口喝光咖啡,看向沙发上坐着的颓废男人,史蒂夫的身影佝偻,时不时颤抖两下,显然是接受不了现实。

    “怎么样,队长,要出去走走吗?”杜克站起身,拉下卫衣帽子盖在头上,拿起衣架上的外套丢给史蒂夫,对方身上的服装太耀眼,他可不想跟着被当成cos爱好者。

    史蒂夫接过衣服没动,或许是畏惧外面,他怔怔没有动作,呆立在原地。

    “怎么,难道你还想睡一觉明天再逛吗?”

    “不了,就现在吧!我觉得我已经睡很久了。”史蒂夫穿上外套,遮住身上的战斗服,跟着杜克走出门。

    作为一只有追求的咸鱼,我决定翻个身。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