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美国队长的养老金
    走出诊所大门,史蒂夫看到杜克用铁链栓门,突然感觉气氛很微妙,他尝试着让气氛好起来:“我想你知道我的名字,你可以喊我史蒂夫,不用总叫我队长。已经七十年了,我早就不是什么队长了。”

    “我叫杜克,是个牙医。”杜克挂上大锁:“你一直都是队长,我上学时,历史书上还印有你的照片。在纽约博物馆专门设有你的展厅,你粉碎了纳粹的野心,停了下轴心国征服世界的脚步,你是这个国家的象征和世界的英雄。”

    史蒂夫惊讶了:“那是我吗?我可不记得我有这么伟大,我可做不到这些,胜利是因为所有人的不懈努力,不能归功于一个人。还有你真的是个牙医?我以为你是外星人。”

    杜克没理会史蒂夫的吐槽,继续说道:“书本上就是这么宣传你的,某些人把你神话了,将你打造成一种精神和信仰。”

    史蒂夫无言,有些彷徨:“为什么是我,明明有这么多英雄?”

    “因为你的故事最具传奇性,也有可能是因为你已经死了。死掉的信仰只能供人瞻仰,活着的说不定会参加总统竞选……大概就是这样。”杜克犀利的言语如同一把尖刀,挑开了血淋淋的现实。

    史蒂夫听完突然莫名烦躁,心里有股郁气,却又不知朝谁发泄。陡然听说自己成了独一无二的英雄,他还有些窃喜,但英雄的背后却是利益上的博弈,这让他回想起当年在歌舞团的生活,那时他也是个象征。

    “嘿,杜克医生!今晚我们第三次见面了,你真的不考虑来点洗衣粉吗?”推销员戈尔德从角落里窜出来,开心打着招呼:“哇哦!你家大门怎么了?..来你家反恐了?”

    “洗衣粉?”史蒂夫不明觉厉,现在推销员太勤奋了,大晚上出门拓展业务。

    “伙计,生面孔啊!要来点洗衣粉吗?”戈尔德转身看向史蒂夫,上下打量了几眼,摇头不再废话。一个专业的推销员必有狠辣的眼光,戈尔德一眼就能看出来史蒂夫的外套不合身,不是偷就是借的,腿上的裤子是老掉牙的款式,连公园的老爷爷穿的都比这时髦。

    一毛钱都没有的穷鬼!戈尔德暗骂。

    “洗衣粉是什么?”本着不懂就问的美好品德,史蒂夫看向杜克。

    “不用听他胡说八道,他叫戈尔德,是这条街的小混混。洗衣粉就是海x因,以你超人般的身体素质,当饭吃也没事。”杜克解释道。

    史蒂夫没说话,戈尔德先怒了,他喷着唾沫指着自己声辩:“医生,我不是街头混混,我是黑社会。”

    戈尔德搞笑的样子逗乐了史蒂夫,美国队长笑呵呵看着身前的混混,他能感觉到对方的品性不坏,顶多是误入歧途,离黑社会差远了。

    “戈尔德,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黑社会吗?”杜克觉得有必要给面前的白痴讲解一下,省得他哪天被警察抓走还不知道错在哪。

    “真正的黑社会?”戈尔德愣了。

    “黑社会就是开着千万豪车,一身名牌西装,身兼社会要职,怀抱数十个女人,身边一群保镖,人前名声显赫,高学历、高素质、高修养,经常被各大媒体高歌颂德的慈善家。嗯……还有,他们每次做好事都会被记者拍到。”杜克一口气不带停,语速飞快说着。

    “那像我这样抽烟打牌,满嘴脏话,半夜出来卖洗衣粉,衣服上没几个洞都好意思和别人说话的人呢?”戈尔德突然觉得杜克说的很有道理,便虚心请教,他想知道自己的定位。

    杜克:“是x逼!”

    戈尔德:“……”

    告别了垂头丧气的戈尔德,杜克带着史蒂夫走在布鲁克林的大街上。凌晨四点的纽约灯火通明,繁华的主街道上来往的人群络绎不绝,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印在史蒂夫脸上,让他的脸显得苍白无力。

    两人逛了半天,杜克带着史蒂夫乘地铁来到博物馆。大半夜博物馆自然大门紧闭,但这难不倒杜克,他和门口的警卫亲切说了句,警卫就像伺候老板一样,堆笑迎着二人走了进去。

    “你是怎么做到的?”史蒂夫好奇道,一开始警卫的态度很强硬,但杜克说了两句废话,对方就态度大改,脸上笑得褶子都出来了。

    “我善于和别人沟通,这是语言上的魅力!生活没有那么多争吵,有时候人与人只差一点理解。”杜克诚恳说道,顺带喂了队长一碗鸡汤。

    史蒂夫白眼一翻,没信杜克的鬼话,他能感觉到杜克对警卫做了什么,只是太隐秘他没发现。

    警卫打开博物馆的灯,开启广播和幻影灯,引着二人来到美国队长展厅。史蒂夫静静看着关于他的描述,那些吹嘘的歌功颂德被他直接忽视,一言不发看着其他展面。有好友巴基的,也有咆哮突击队的……缅怀着脑海中的回忆,史蒂夫沉默许久。

    “有什么感想?”杜克问道。

    “太多了,我不知道怎么描述。”

    “隔壁街就是纽约警察分局,你可以去那表明你的身份,很快就会有人来接你。”

    “我只是个过气的大兵,现在这个社会已经不需要我了。”史蒂夫惨笑一声,颓然坐在椅子上,博物馆的见闻清晰准确的告诉他,他只是个过去式。信息化、科技化的时代,没有能承载他的船……咳,没有他的用武之地。

    说白了,他就是个只会打仗的士兵,除了执行命令他没有一技之长。

    七十年一睡不起,他和世界脱节太严重,他的思想还停留在七十年前,无论是认知方便还是心里层面,都格格不入,他甚至都不知道洗衣粉是什么。

    没有朋友没有家人,一切都是空白,一个人站在世界对面,想要融入却无从下手。

    曾经的英雄现在只是个迷茫的流浪汉,他无家可归。

    孤独、畏惧、迷茫、不知所措……杜克从史蒂夫的眼睛里看到了无数负面情绪,这让他很惊讶,这还是无所畏惧的美国队长吗?他的自信和坚韧去哪了?

    杜克想到曾经看过的那部神作,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在监狱里五十年的老人,出狱后无法克服对现实的恐惧,在一家小旅馆上吊自杀了,死前面带微笑。同样的,还有一部《海上钢琴师》讲得也是类似的情节。

    史蒂夫的情况比他们也就好一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当你一觉醒来,人类已经迈入太空殖民时代,你会作何感想?没有身份、没有亲友、没有人知道你是谁……欢声笑语与他们无关,人情冷暖只剩孤独,这不是人间,这是地狱!

    “或许你该看看心理医生,我认识几个不错的家伙,可以介绍给你。当然了,他们的费用很高,按小时计费。不过不用担心,我觉得以你的高龄,会有不少退休工资和养老金可以拿。”杜克说着说着脸色无比怪异:“他们欠你不少工资,说不定会补偿你一套房子,现在纽约的地皮老贵了,有套房子也不错。你只是睡了一觉,醒过来就能少奋斗五十年,其实也蛮不错的……”

    史蒂夫听着一头黑线,养老金什么的,他一时接受不了,他的心理年龄才二十多岁。还有五十年才能买一套房子,现在纽约的房价有多贵?

    “我现在不想接触国家的人,还是算了吧!”史蒂夫颓然叹息:“以前我可以全身心投入为国效力,但现在不一样了,时代已经不需要我了。”

    “那么史蒂夫,接下来你想去哪?”杜克觉得自己似乎改变了剧情,如果史蒂夫不再是美国队长,那一定会很有趣。

    “我……我也不知道。”史蒂夫茫然看着自己的展厅,这个世界只有对他的回忆,而他本人是多余的。

    就在杜克想要说些什么到时候,史蒂夫突然走进一个播放室,门前海报上印有一个军装美女的大头照,是他的女友佩姬·卡特。

    杜克没有走进展厅,就在门外靠墙站着,里面是个悲伤的故事,他可不想安慰一个感情受创的老男人。

    许久之后,史蒂夫走了出来,眼角有些红肿,步履蹒跚,身形更加佝偻了。连番打击下,即便是他的精神再强大,也有些吃不消。

    杜克没说话,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队长,要不要去酒吧喝一杯。”

    史蒂夫苦笑:“我的细胞对酒精和毒素免疫,喝不醉。”

    “那真是悲剧。”杜克怜悯道,喝不醉的酒和矿泉水有什么区别。

    “你叫我史蒂夫就行了,我不是队长了。”史蒂夫这话似乎若有所指。

    “好的,队长。”

    “是史蒂夫……”

    “明白,队长。”

    “算了,你开心就好。”史蒂夫无奈放弃了,很想一拳k在杜克脸上,但是又怕疼。

    两人走出博物馆,斯蒂夫走在大街上,冷不丁问了句:“杜克医生,如果我去警局,你就不怕暴露身份吗?”

    史蒂夫不是傻瓜,相反超级战士血清给他无与伦比的清醒头脑,他的智商碾压绝大部分人,只是和社会脱节让他看起来有点呆头呆脑。他能感觉到杜克的不凡,但就是这么强大的人却隐身在一家纽约街头的小诊所,不论从哪个角度,都太可疑了。

    “不会,临走时我会清洗你的记忆,没人知道是我救了你。”杜克耸耸肩,表示这些都不是问题。

    史蒂夫脸皮抽抽,讪笑了一下:“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对吧?”

    杜克没有回话,两人就这么静静走着,直到朝阳放晴他们回到诊所门前。史蒂夫转身看向街头的小巷,当年他在那里挨过揍。

    “杜克医生,我有个不情之请。”史蒂夫一路沉默,最后下定了某个决心。

    “先说好,我是不会收留你的。顶多请你吃个早饭,然后你该去哪去哪。”看到史蒂夫欲言又止,杜克抢先说道。

    “不是这个……”史蒂夫一脸无语,调整了下语气:“我想和佩姬见一面,你能帮我吗?”

    “哈?为什么你觉得我能帮你?”

    “直觉告诉我你可以。”史蒂夫怀念道:“她是我在这个世界唯一的执念……我还欠她一支舞。幸好我还有机会弥补,否则我真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感谢书友‘百味的苹果’、‘无奈坐等失败’、‘大爱二次元10032’、‘魘嘯’、‘贝尔的心’、‘第九代汉语字典’、‘何z相离’、‘秃驴麦走’、‘书友150306215947582’、‘书友1616272648’、‘书友1210328334’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