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老年痴呆的卡特
    “医生,你能帮我吗?”史蒂夫深情款款注视着杜克,双目中饱含着热烈的期待,如同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

    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凝视下,杜克很快败下阵来。史蒂夫已经很可怜了,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帮他也无伤大雅,就当做善事了。

    杜克这么想也不是没有原因,实在是对方混得太惨。史蒂夫被冰封了七十年,也就是说七十年没打过炮了……不对,他冰封前也没打过炮。这么一算,这个老男人九十岁高龄,居然都不知道‘莎士比亚’!

    杜克觉得不拉他一把,有点说出过去,因为史蒂夫很可能是这个世纪最悲催的……处一男。

    “好吧,算我败给你了。我去帮你打听一下你女友现在的住址,你在诊所等我一会儿。”杜克看了看时间转身朝隔壁中国城走去,清晨六点,正好先吃个早饭。

    “医生,需要我帮忙吗?”史蒂夫追过来,头头是道分析起来:“虽然我不清楚佩姬后来做什么工作,但无论做什么她的身份都是机密,想打听她的消息恐怕不容易。”

    “给我两个小时,我很快就回来。相信我,我很擅长和别人交流!”杜克神秘笑了笑,阻止了队长的跟随,几个闪身就消失在街头。

    三个小时后,饥肠辘辘的史蒂夫在诊所冰箱里寻找吃的,他被冰封了七十年,饿坏了。可惜诊所的冰箱除了罐装咖啡就是速溶咖啡,史蒂夫无奈之下连喝五杯白开水,灌了个水饱。

    “队长,我回来了……”杜克一进门就看到正在狂喝水的史蒂夫,不由打了个饱嗝。中国城那家‘狗不理锅贴’味道真不是盖的,难怪生意好到要排长队。

    “医生,你迟到了一个小时!”史蒂夫耸了耸鼻子,杜克身上有股香喷喷的味道,让他食指大动。

    在史蒂夫期待的目光中,杜克从背后掏出厚厚一摞a4纸,放在他手上。史蒂夫忍住饿意翻看起来,惊讶的发现上面记载着女友佩姬的生平资料,从出生到退休,非常详细。涉及到英美两国国防部、世界安理会,还有一个名叫‘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的特殊部门。

    “你是怎么办到的?”史蒂夫目瞪口呆,他能看出这份档案是机密中的机密,位列最高等级,没有一定的身份连看这些辛密的资格都没有。这样一份世界级档案,却被打印在一摞a4纸上,让他觉得无比诡异。

    “没什么,我想要就拿来了,他们其实很好说话。”杜克没过多解释,直言道:“现在佩姬定居在英国养老,她的身体不是很好,我们最好赶快出发。”

    “现在就走吗?不要订机票?”史蒂夫有些慌张,一想到和佩姬见面,他反而有些胆怯。

    “先给你换身衣服……”杜克看了看时间,带着队长朝地下室走去:“现在纽约时间上午9点,伦敦大概是下午2点。很好,我们不用倒时差。”

    史蒂夫将a4纸放在一边,跟在杜克身后:“可是坐飞机去那最快要的要十个小时吧!”

    “没那么麻烦,很快的。”杜克打开地下室的门,拉着史蒂夫站在传送阵上,下一秒两人出现在伦敦一条深邃的小巷中。

    史蒂夫震惊的说不出话,同时更加认定杜克外星人的身份。

    “嗨,我看到了什么!你们两个是魔术师吗?”

    杜克和史蒂夫出现的时机很不巧,三个鬼鬼祟祟的男子凑过来,他们刚才目睹了一场大变活人。不得不说,老外的作死能力真强,换在别的地方,普通人早撒丫子跑了。

    “我朋友缺身行头,他要赶一场约会,能劳驾你们帮忙吗?”杜克视线扫过三人,和善笑了笑。

    “没问题,我们英国人最乐于助人了!”三人浑浑噩噩开始脱衣服,凑齐了一身勉强适合史蒂夫尺码的衣服裤子。

    史蒂夫接过衣服,踌躇道:“这不太好吧?”

    他算是看出来,杜克哪里是善于和人交流,根本就是催眠加洗一脑。

    “这三个都不是好鸟,你不必要有负罪感。”杜克从一件夹克里掏出十几张的英镑,指着三人脚下,零零散散有七八个皮夹子。

    “感谢你们的慷慨,现在你们可以滚了,记得把今天的事忘掉。”杜克将英镑揣进自己兜里,毫不客气赶走三人。

    三个小偷闻言赔笑,蜷缩在地上滚走了……

    “医生…你…真的很危险。”史蒂夫倒吸一口凉气,七手八脚换上新衣服。他天生就是个衣服架子,几件嬉皮士的衣服愣是给他穿出了雅痞风格。

    杜克无视史蒂夫的话,拿起一顶棒球帽扣在对方头上,满意点点头:“多谢你的夸奖!走吧,女方还在等你,虽然你晚了七十年。”

    一听这话,史蒂夫顿时就蔫了,没有心思继续询问杜克的能力,心思沉重跟在对方身后。七十年的时间太久了,足以改变一切,他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佩姬,如果不是杜克在旁边,他一定转身就跑。

    两人搭乘计程车停在一幢独立小别墅前,这一条街全是门对门的小别墅。面积不大,环境却很优雅,安静的街道少有车辆,很适合颐养天年。

    史蒂夫跟在杜克身后,在门前踌躇几分钟不敢抬腿,杜克看不下去帮他按了门铃。很快就有一位女佣打开门,她先是警惕打量着杜克和史蒂夫,然后挂上专业性的礼仪微笑:“两位先生,你们好。请问有何贵干?”

    “呃,我们找……”史蒂夫觉得这是该自己出面了,但他话没说完就被杜克推到一边。

    杜克瞥了眼女佣放在背后的手,露出灿烂的笑容:“我们和佩姬·卡特女士有预约,专程赶来探望她。”

    女佣恍然,收起手心的报警器,一脸欣喜交加:“太好了,我是玛莎,家里的佣人。我是说你们能来太好了,卡特女士一直在等你们。”

    说罢,女佣客客气气迎着二人走进屋,直接带他们走上二楼,推开卧室房门,然后离开了。

    杜克四下看了看,别墅里装潢普普通通,颇有些朴素淡雅的味道,给人淡淡的温馨感。卧室里别无长物,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正在熟睡,她满是皱纹的脸上没有红润,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床头柜上摆放着大大小小的药瓶,可见老人家的身体真的很糟糕。

    史蒂夫怔怔看向熟睡的老妪,坐在床边双手合起对方的皱皮的手,低下头静静地一言不发。

    年迈的卡特轻咳一声,悠悠转醒,隐约感觉有一双温热的大手握住她,缓缓睁开眼皮问道:“玛莎,是你吗?是不是午睡的时间结束了?今天我想出去晒晒太阳,麻烦你扶我起来。”

    卡特的话换来一阵无声的抽泣,她不由将迷糊的焦距调准,结果看到了魂牵梦绕的身影。坚毅的面容,挺拔的鼻子,充满信念永不言败的目光,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仿佛回到了七十年前。

    “你是……你是……难道你是……”卡特颤巍巍接下史蒂夫头上的棒球帽,看到那头爽朗的金发,语气哽咽难以自持。

    来的路上,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的史蒂夫几次想逃走,但真的见到心爱的人,他忽然间冷静下来。压下心头的悲痛,脸上挤出温馨的笑容,双目饱含浓情,轻声细语道:“是的,是我,我回来了!”

    “你是……”卡特揉了揉眼睛,在史蒂夫希翼的目光下说道:“你是……谁啊?”

    史蒂夫:“……”

    导演,这剧本不对啊!

    史蒂夫张大嘴巴,僵硬转过头看向杜克,火山般爆发的情感突然卡壳,一拳打在棉花上,险些让他吐血,于是他忍不住爆了句粗口:“hatthefu一ck?”

    看这这对可怜的人儿,杜克叹了口气说道:“她已经记不得你了,因为她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病。”

    “那是什么病?”队长一脸懵。家穷人丑,一米四九,小学文化,农村户口,当年还是菜鸡的队长显然不是什么高学历。等他变身高大壮,又致力于反法斯西的伟大浪潮,也没有时间进修,所以他虽然很会打仗,但真心没上过几年学。

    杜克解释道:“阿尔茨海默病是一种起病隐匿的进行性发展的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临床上以记忆障碍、失语、失用、失认、视空间技能损害、执行功能障碍以及人格和行为改变等全面性痴呆表现为特征,病因迄今未明。”

    史蒂夫依旧是一脸茫然:“能说得简单点吗?”

    杜克耸耸肩:“俗称老年痴呆!”

    “啊…哦……你早这么说我不就懂了!”不知为什么,史蒂夫语气有些埋怨。

    就在这时,衰老的卡特突然握紧史蒂夫的双手,浑浊的双目爆发出无限惊喜:“史蒂夫,是你吗?你还活着……你回来了!太好了,你回来了……”

    史蒂夫:“……是的,佩姬。是我,我回来了!”

    明明应该是很温情的时刻,史蒂夫却只能握着爱人的手,心里仿佛一万只草泥一马奔腾而过,让他相当的无语。

    昨天翻个身还被人吐槽……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