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多蒂·安德伍德
    “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卡特紧握史蒂夫的大手,虚弱的嗓音发颤,眼角滑下悲痛的泪水:“太久了,史蒂夫,时间太久了……”

    史蒂夫同样也无法抑制泪水,他深情款款倾诉着:“我不会丢下我的爱人,她还欠我一支舞呢!”

    “太久了,我已经跳不动了……”卡特惊觉自己已是垂垂老人,连忙捂住脸,不想爱人看见她衰老丑陋的一面。

    史蒂夫拉开卡特的手,单手放在她满是皱纹的脸上,手背轻抚,压住喉咙的哽咽:“不,一切都还来得及。”

    “来不及了,史蒂夫。我已经老了,而你还是那么年轻,你还和当年一样。”卡特脸颊贴着温暖大手,贪婪享受着最后的爱意,凄惨笑了笑,最后强忍悲痛将史蒂夫的大手拿开。

    在史蒂夫不解的神色中,卡特柔声道:“史蒂夫,七十年太久了,我无力承担你的爱了,你应该寻找新的归宿。”

    史蒂夫重新将手放在卡特脸上,坚持道:“不,你是我唯一的归宿。”

    卡特闻言,泪水止不住的淌下,趴在史蒂夫肩头嚎嚎大哭:“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久才回来?”

    杜克在一旁看得心情沉痛,忍不住走到窗边,拉开闭紧的窗帘。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说的就是现在的两人,史蒂夫跨越七十年回来,而卡特却垂垂暮年,时间拆散了两人。

    “杜克医生!”

    身后传来史蒂夫的呼喊,杜克回头朝着卡特老太太礼貌点了点头,才看向史蒂夫:“怎么了,队长?”

    “这是杜克医生,他是……他是我朋友,就是他把我从冰川里救出来的。”史蒂夫先是向女友介绍了一番,而后快步走到杜克面前:“医生,你能帮我吗?让我和佩姬跳完那段舞!”

    “拜托了,医生,我知道你一定能做到!”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无能为力,她是自然衰老,我可没办法让一个人重复青春。”杜克摇了摇头。

    “我知道重复青春不可能,但只要一支舞的时间就足够了。求求你了,医生。”史蒂夫恳求道。

    “怕了你了!”杜克叹了口气,实在没办法拒绝这个可怜人,原著中卡特至死都没和斯蒂夫完成那段舞,怀着深深的遗憾离世,的确是挺虐的。

    “是要施展什么魔法吗?”史蒂夫激动道。

    “不是魔法,是另一个种力量。在那个世界,人们将掌握这股力量的存在称为‘死神’。”杜克单手按在卡特头上,缓缓抽出手。

    “上帝啊!”在史蒂夫震惊的目光中,一个蓝色半透明的灵魂被杜克从卡特垂老的身躯里拉了出来。

    出乎杜克的预料,卡特的灵魂并不衰老,年龄也就二十来岁。而且更让他惊讶的是,史蒂夫这个没有灵压的人,竟然能看到灵魂。

    “奇怪……”杜克疑惑打量着冲上前想扶助卡特,却一次又一次捞空的史蒂夫,最后只能感慨主角这种东西不能用常理来推断,稀奇古怪的事发生在他们身上不值得大惊小怪。

    “杜克医生,我碰不到她……”史蒂夫急得上蹿下跳,他能看到爱人,却碰不到摸不着,也听不到她说话的声音。

    杜克压下疑惑,单手按在史蒂夫头上,对方没有反抗,直接被抽出灵魂。失去灵魂的两具肉一体倒下,而彼此可以触摸对方的二人,则一言不发紧紧相拥在一起。

    老实说,二十来岁的卡特的确是个大美人,分明的五官轮廓,美艳中带着一丝英气,难怪能让史蒂夫魂牵梦绕。

    卡特对于史蒂夫而言是独特的,她目睹了史蒂夫从弱鸡到猛男的进化过程,甚至在他还是弱鸡时就对他另眼相看,吸引她的不是队长的两坨胸肌,而是来自队长闪耀的灵魂。她见证并陪伴了史蒂夫从新兵蛋子到独当一面的光辉历程。她鼓励、信任并支持史蒂夫,当然也因史蒂夫的榆木脑袋而大发脾气。

    卡特稳重、敏锐、果敢,又不欠缺女人味,所以史蒂夫称她是自己唯一的归宿。

    “佩姬!”史蒂夫轻抚卡特的眉梢,将她揽入怀中。

    “史蒂夫!”卡特倒在史蒂夫怀里,幸福的闭上眼睛。

    七十年未见,两人本有太多的话要说,但话到嘴边又太多余。他们轻轻呼唤着彼此的名字,十指相合靠在一起,没有甜言蜜语和海誓山盟,一个拥抱就足够了。

    杜克在旁边吃了满满一袋狗粮,就在他考虑电灯泡是不是要离场时,突然一股浓烈杀气闪过。杜克惊讶转过身透过窗户看向对面的别墅,就看到一颗子弹破开玻璃,直直轰在他脑门上。

    短暂的枪声后一片宁静,狂撒狗粮的二人亦被惊醒。

    “杜克医生?”史蒂夫又惊又怒,突如其来的状况点燃了他的怒火,他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多蒂,是多蒂!该死的女人,她怎么敢这么做?该死的,她一定是误会了。”灵魂状态下的卡特猛地站起身,拉住暴怒的史蒂夫,开口解释:“亲爱的,我很抱歉,你的朋友他……他……他是怪物吗?”

    “呃,老实说,我觉得他应该是外星人。”史蒂夫喉结鼓动,眼神呆滞。

    在二人震惊的目光下,杜克拿下贴在额头上的子弹,在手里颠了颠,微微勾起嘴角:“我去对面看看,还是第一次被人用狙击枪爆头!她的杀气隐藏的很好,一不留神被她得手了。”

    “请不要伤害她,她是在保护我。”卡特醒悟过来,上前拦住杜克,惊讶的发现灵魂状态下的自己竟然能碰触到杜克。

    “杜克医生……”看到女友投来求救的目光,史蒂夫犹豫了一下,恳求道:“请不要杀了对方,可以吗?”

    “放心,我不是嗜杀的人,只是打个招呼而已。对面那位女士很有意思,队长,她的年龄几乎和你差不多,但外表却意外的年轻,是个不错的研究素材。”杜克转身走出门,出门前对二人说道:“在我回来之前,或许你们可以来一曲双人舞。”

    对面别墅,落地窗拉开了一脚,点点阳光照射在昏暗的屋内。架好的狙击枪旁,一名成熟美艳的女子瞠目结舌,处在当机之中。白衬衫加小西裙,都市精英白领的装扮,将她曼妙的身姿包裹得凹凸有致,妩媚中带着精简的干练气息。

    她的年纪大约二十左右,但气质远不是小女人可比的,这股气质让她看起来非常成熟,似乎任何年龄段女性的优点都能在她身上找到。谜一般的女人,让人看不出她究竟有多大,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是一位不逊色起年轻卡特的大美女。

    酒红色的长发盘在脑后,妖娆的精致脸蛋,一双媚意的杏目,尤其是涂抹成深红色的致命红唇,散发着无与伦比的诱惑力。

    毫无疑问,她是能让男人疯狂的尤物。

    多蒂·安德伍德轻启红唇,张成惊讶的o型。作为一名王牌特工外加顶级狙击手,她深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是多么重要,但原谅她,她还处在震惊中。就在刚才,她亲眼看到了改变她世界观的一幕,狙击子弹像口香糖一样,黏在了他目标的额头,连红印都没留下。

    虽说她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不按常理出牌的怪物,她本人也见过不少,但那些人被狙击枪打中多少也是会受些伤害的,不像杜克,连皮都没破。

    “那个怪物……是什么?他是谁?为什么她要杀佩姬?”

    一连串疑问闪过,多蒂惊愕了十秒有余,惊醒过来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很危险,她很想为佩姬报仇,但报仇的前提是先活下去。

    多蒂拿起桌上的特制女士手枪,时间紧迫不容她多想,在一楼的地板下,有她隐藏的暗道,只要进入暗道,她就能脱离险境。未知的敌人实力太恐怖,她没有正面战胜的可能,但她自信只要给她一段时间,她就能将神秘人的身份挖掘出来,并掌握对方的弱点,设局手刃仇人。

    可惜,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残酷的。就在多蒂冲到卧室大门口时,门被从外面打开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让她瞳孔骤缩,一连暴退数步,举枪指向门外。

    杜克推开卧室门,大摇大摆走了进来,看也没看多蒂举起的女士手枪。出于习惯,他先打量了屋里的装饰和布局,从心理学的角度,这些细节能显示屋子主人的性格。

    多蒂的卧室非常简单,简单的不像出自一位漂亮女士之手。一张单人床铺,摆满书本的书架,除此之外就是落地窗前超大号的望远镜,超大的主镜让人怀疑这是不是天文望远镜。

    以杜克不纯洁的思想来看,卧室里超大号的望远镜简直是吊丝梦寐以求的偸窥神器。神器在手,别说暗恋女神小内内的牌子,甚至是女神有几根卷毛都能数清楚。

    “这位女士,请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杜克微微一笑,在多蒂惶恐的注视下,露出森白的牙齿。

    嘭!嘭!嘭!嘭!嘭————

    感谢书友‘阿北饿了’、‘快乐多多1’、‘一夕斩月’、‘耶梦伽德’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