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此处应有本子
    枪声沉寂,杜克安然无恙,在多蒂缩成针尖的瞳孔中,杜克张开五指,十颗子弹从他掌心滑落地板上。

    叮铃!叮铃!叮铃————

    子弹落地地板上,敲打出清脆的旋律,而然这声响在多蒂听来,无异于死神镰刀锁链拖行在地。

    “女士,你这样除了让气氛尴尬,什么也改变不了。”杜克耸耸肩,一脸善意真诚:“对于漂亮女士,我一向很绅士,所以别让我动粗,好吗?”

    多蒂倒吸一口凉气,杜克展示出的力量让她生不出反抗的念头,换在平时她很可能没节操的投降了。但唯独杜克不行,他杀了卡特,多蒂死也不会向他投降。

    多蒂眼中闪过决然之色,她一言不发跨步冲至杜克身前,右拳虚招打向杜克面门,遮蔽他的视线。左手跟进,攥着薄如蝉翼的刀片抹向杜克的脖颈,狠辣十足的招数千锤百炼,毫不拖泥带水。

    可惜,杜克就算不用见闻色,本身还兼职武道家、忍者、武林高手等多项近战职业。多蒂虽然精通各种搏击技巧,但两者差距犹如鸿沟,大到杜克单用速度也能碾压她。

    多蒂攥着刀片的手腕被握住,没有挣扎也没有反击,迎着靠在杜克怀里,右手揽住他的脖子,红唇轻吐,贝齿微张,喷出一团香气。

    杜克轻吸了一口,品味了片刻,分析道:“很厉害的神经性毒气,剧毒、无刺激性、微甜,吸入者会麻痹神经,量大甚至可以瞬间至死。味道不错,还有吗?”

    “呵呵,你喜欢就好。”多蒂脸色僵硬,羞涩笑了两声,抽动手腕想要脱身,奈何被杜克紧紧攥着,像铁钳一样捏得她手腕青紫。

    杜克抄过手放在多蒂背后,在她一声惊呼中,杜克狠狠在翘臀上捏了一把。请注意,这不是调戏,因为杜克从她背后掏出一把折叠刀、一卷钢丝线、三根泛着蓝色幽光的细针。

    “女士,你身上的宝贝还真多,你是哆啦a梦吗?”杜克实在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一些旅游纪念品,挺有意义的。呃,要是你喜欢,可以送给你。”多蒂眨着大眼睛,扑闪扑闪对着杜克放电。

    两人胸前紧贴没有一丝缝隙,杜克能清楚感受到温香软玉的诱惑,但杜克感到胸前的触感不对,硬邦邦的,就像怼着两个铁球。

    在多蒂鄙视的眼神中,杜克伸手探进她衣领,拿出了两颗……手雷。

    “女士,你真是……出人意料。”杜克彻底无语了。

    “这是手雷形的胸垫,最新的款式。你知道的,女人需要自信。”多蒂强撑着解释起来,只是理由稀烂。

    “胸垫会有倒计时吗?”杜克举着手雷,计时器的数字正在缩小,时间还剩五秒。

    “所以说是最新的款式,旧版没有计时器。”多蒂紧紧抱着杜克,撤去媚态伪装,原本柔情似水的眼睛,此刻无比清澈,带着一丝解脱的意味。

    多蒂不知道手雷能不能炸死杜克,但就算炸不死,她也要用自己的血溅对方一身。

    咔嚓————

    寒意弥漫,在倒计时还剩一秒的时候,两颗手雷被冻成了冰坨。杜克将两坨冰疙瘩丢在地上,见多蒂还闭眼紧抱自己,忍不住轻咳了两声:“女士,你抱得太紧了,要矜持。”

    多蒂顺着声音看向地板,发现两颗冰疙瘩顿时傻眼了,漂亮的红唇又一次张成了o型。手雷附近的地板上,凝结了一层寒霜,森森的严寒顺着她脚面传至全身。

    “如果你没有其他花招了,那我们就好好谈谈吧!”杜克推开怀里的多蒂,后退两步以示诚意。

    早已抱着同归于尽念头的多蒂哪里有心思和杜克多说,哪怕敌人强得她无法反抗,她还是要奋力一搏。多蒂欺身上前,扭转腰身侧身踢出一脚,高跟鞋底探出锋锐的箭头,呼啸着袭向杜克腰眼。

    杜克一把握住多蒂的脚腕,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两指夹着箭头微微一折,箭头应声而断。另一边,多蒂顺着脚腕上的支撑,借力跳起,弯起膝盖直直撞在杜克两腿中央。

    咣————

    三秒钟后,杜克一脸无奈,看着半蹲在地捂着膝盖,浑身颤抖却强忍着没出声的多蒂。暗暗为对方的智商感到忧心,子弹都打不破的肉一身,真不知道对方哪来的自信……或许是脑子一热。

    耷拉着右腿,多蒂咬牙切齿站起来,这一次她没有掩饰情绪,愤恨的视线如同看待杀父仇人,低喝一声,由扑了过去。显然,今天她和杜克必须有一个倒下。

    “缚道之一·塞!”

    多蒂冲出半步,突然双手被无形的力量束缚,拉至身后锁住,强大的拉扯力让她只觉得胳膊要扭断了。失去平衡,多蒂收不住俯身前冲的势头,脸朝地板狠狠栽了下去,抬起头后,秀气的小鼻子通红通红的。

    多蒂挣扎着还想要爬起来,无意间扭动着水蛇般细腰,西裙紧包的翘臀勾起引人遐想的弧度,那双长腿在高跟下无限笔直修长……嗯,此处应该有本子。

    “女士,现在能冷静下来了吗?”出于对女士的尊重,杜克没有去看对方的中门大开的神秘领域,绕到她侧身,结果余光突然发现,没了手雷,多蒂胸前微妙的残念。虽然她身材的确很不错,但卡特能甩她十个五连发卡弯,连史蒂夫都比她雄伟。

    “你这只臭水沟里的蛆虫,让我摆出屈辱的姿势,难道是为了满足你肮脏卑微的**吗?”多蒂奋力挣扎,却徒劳的发现连站起来都做不到。

    杜克听得一脑门黑线,他也不辩解,提起对方的抗在肩上,转身朝卧室外走去。显然,没有看到卡特前,这个女人是不会好好和他说话的。

    “放我下来……”多蒂惊呼一声,以为杜克要兽性大发,结果发现杜克没有把她丢床上,反而带着她走出了卧室。

    视线一闪,重新调准焦距后,多蒂看到了安详沉睡的卡特,感觉到卡特鼻息微动,只是睡了过去,多蒂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她狠狠松了口气,突然在地板上看到一只憨憨大睡的傻大个。

    失去了灵魂,史蒂夫以一个不雅的姿势趴在地板上,呈‘太’字形。

    不知为什么,多蒂一看到史蒂夫,就像发现了宿命中的敌人,强烈的不安让她将对方的危险指数提升到最高,比杜克还高一个档次。

    “杜克医生,发生了什么?”史蒂夫看到杜克扛着一位美女进来,楞了一下。

    “她就是多蒂,真是可怜的家伙。史蒂夫你看,她一定是被狠狠教训了一顿。”卡特怜惜道,但怎么听都有一股幸灾乐祸的味道。

    史蒂夫扯着嘴角讪笑一下,一觉醒来,女友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杜克医生,你打算怎么处置她?”卡特说着无情的话,却略带关心看着多蒂,确认她没受到伤害,才平静下来。

    “清洗掉她的记忆,她知道的太多了。”杜克将多蒂丢在地上,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多蒂趴在地板上,她看不见史蒂夫和卡特的灵魂,不知道杜克在和谁说话,顿时一阵头皮发麻。多年的特工生涯,她遇到过最难缠的对象就是精神病患者,这些人没有固定思维,上一秒和下一秒简直是两个极端。

    多蒂拼命开动脑筋,想着如何脱身,既然卡特没事,她也没必要面对杜克。

    “清洗记忆……”卡特紧张道:“能放过她吗?我保证她会守口如瓶,不会乱说。”

    “她不是负责保护你的特工吗?”杜克疑惑问道,什么时候神盾局的特工这么好说话了。知情不报,要是被非酋知道,还能有命?

    “她可不是什么好人!”卡特似乎是陷入了回忆:“她叫多蒂·安德伍德,是出身‘红房子’的前苏联特工,和我争斗了半辈子的敌人。”

    “还有这事?”

    史蒂夫问出了杜克的疑惑,两人都不知道这段辛密,史蒂夫是因为睡了七十年错过太多,杜克则是只看电影不追剧,所以他并不知道漫威世界还有多蒂这个角色。

    “原来是个毛妹!”杜克仔细打量着多蒂,这一看才发现对方的脸型,确实有几分斯拉夫人特征。

    “既然是敌人,为什么你说她在保护你?”史蒂夫发觉卡特的话前后矛盾,问向自己女友。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卡特握着史蒂夫的手:“那时你已经坠落冰原,我和霍华德花了很长时间都没找到你。”

    “抱歉,我……”史蒂夫神色黯然。

    “我并没有怪你。”卡特安慰了史蒂夫一下,继续说道:“多蒂是个可怜人,她身在黑暗中,又畏惧着黑暗。”

    “她从小在克格勃接受间谍训练,被人当做杀人机器来驯养,没有正常人之间的关爱,没有正常人受到的教育,所有学到的技能都是为了任务而服务的。她希望自己是正常人,但是她再也做不到了,这让她痛恨自己,然而这种情绪对她是折磨,只能通过做更多的恶事来宣泄。”

    “她变得十恶不赦,她杀人从不手软,但……”卡特摇了摇头,想为多蒂辩解两句,却无法说出口,因为多蒂手上的血太罪孽深重了,她组织了语言:“她和我是两个极端,我行走在光明之中,而她……她很羡慕我!”

    “她潜藏在内心的情绪,在常年的压迫下畸形,直到遇到我彻底爆发了。她甚至多次故意被捕,只为了让我亲自审讯她。每当我审讯她的时候,她非常享受……”

    杜克插了句嘴:“我明白了,这个拉拉变态了。”

    感谢书友‘我是夜无痕’、‘秃驴麦走’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