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义骸
    卡特无言以对,地球还没有外星来客造访过,至少她没见识过外星人,所以卡特对外星人的世界观一无所知。

    几人走进诊所,多蒂四下摸索,发现这还真是一家牙医诊所,全套设备一应俱全。

    “这地方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一点科技含量都没有。”多蒂吐槽了一句,转而问道:“门头上写着的约克是谁?是你的姓氏吗?”

    “不,约克是我养父的名字。”

    “哇哦,他一定是个超酷的人……还是说他其实也是外星人。”多蒂开始脑补外星家族隐居地球,从石器时代就开始观察人类的文明。

    “他只是个普通的老好人。”想起老约克,杜克不禁唏嘘:“他前段时间离世了,是出车祸。”

    “我很抱歉,多蒂他是无心的。”卡特狠狠瞪了多蒂一眼,但是对方看不到灵魂状态下的她。

    “杜克医生,请节哀。逝者已去,我们应该更坚强的活着,这样死去的人才会在天堂得到安息。”史蒂夫安慰道。

    “没事,幕后黑手已经自杀谢罪,老约克九泉之下也能安息了。”杜克不想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

    史蒂夫三人:“……”

    一阵冷场,多蒂自言自语:“说认真的,他可比九头蛇危险多了。”

    自杀?谁信呐!

    多蒂不信,卡特不信,史蒂夫……队长有可能会信!

    杜克带着三人走向地下室,这栋二层小楼早已被他翻修整改,从外面看这家诊所其貌不扬,实则内有乾坤。

    一楼是正儿八经的私人牙科诊室,类似于社区医院那种,专门接待看牙科的病患,只是规模小了点,刚刚装修好还没开张。

    地下室就不同了,看似空空如也的地下室内藏玄机,楼梯边两扇木门,一扇门内是传送阵。另一扇后面是他耗费无数精力建造的实验室,高五米,占地面积超过上千平米。在布鲁克林地下挖空这么大的地域显然不可能,所以建造这间实验室的技术也不是常规手段,是从死神世界浦原喜助那里得来的,假面军团基地使用的就是这项技术,而且面积远比杜克实验室要宽广。

    至于二楼,原本摆满的各类实验器材被他搬到地下室,现在只剩几间空空如也的房间,其中一间是杜克的卧室,虽说他不怎么使用。

    除此之外,这间诊所也被杜克布下了结界,隔绝能量散发,自带驱散闲人功能。除非是上门就诊的病人,或者指名道姓寻找杜克的人,例如快递员,其他人会下意识忽略这家诊所。

    至于杜克为何能在短短几星期内搞定这么大的工程,全赖他有大把的影分身,否则招标也得花大半年。

    推开楼梯边另一扇大门,史蒂夫三人第一眼就看到了四四方方深不见底的大洞。三人艺高人胆大探头朝下看去,隐约可见尽头处丝丝亮光,不过距离太远,目测不出实际深度。

    史蒂夫正要发问,就见杜克一跃跳下深坑,紧接着一股若有似无的力量缠绕在他身上,将他拉入深渊。卡特和多蒂也享受了同样的待遇,三人被柔和的力量托在半空,缓缓朝下方飞去。

    “杜克医生,你竟然会飞?”史蒂夫吃惊道。他知道自己对杜克的了解只是冰山一角,但每每杜克展示出新的能力,他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惊讶。

    “外星人会飞很正常,电影里都这么演,有什么好奇怪的。噢,我忘了,你七十年没看过电影了。”多蒂时刻不忘打击自己的情敌,看到队长吃瘪就心情愉悦,浑身说不出的爽快。

    大约过了一分钟,光线逐渐充足,几人飘落在地,眼前豁然开朗。一片四四方方的大型实验室内,数十名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聚精会神研究手头的项目,偶尔交流两声。

    如果这样倒也没什么,但所有的研究员都长了一样的脸,那就值得回味了,而且这张脸和杜克分毫不差。三人看到这一幕,都沉默不语,脑洞大开的卡特甚至猜测,杜克所在的星球,长相都差不多。

    “他们是我的分身。”杜克只说了一句,就决口不谈分身的事,他可以向三人讲解漫威世界的秘闻,但有关自己的能力,他很少提及。一来,是保持神秘感,让卡特身后的神盾局投鼠忌器,别上门自讨苦吃。二来,他也没兴趣花大把时间解说能力,反派死于话痨,能力说出来就不值钱了。

    分身们看到杜克连头都没抬,杜克径直绕过他们,走到摆放着实验成品的仓库,从货架上取下白色人形的义骸。义骸技术同样是浦原喜助提供的,他提供的这项技术明显是多年前的老产品,制造过程繁琐还不经用。但好处也显而易见,那就是技术含量不高,组要的材料很普通,给卡特做灵魂的容器刚刚好。

    这具义骸在史蒂夫三人看来,就像是长期泡在福尔马林中的尸体,还是剥了皮的那种,肌肉纤维清晰可见,裸一露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前方很是渗人。

    想到自己要住在这具躯体中,卡特老大不愿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哪怕她已经是老太太了。史蒂夫和多蒂也连连摇头,君不见紫霞仙子变成猪八戒,至尊宝都吐了。

    杜克一把抓住卡特的灵魂,将她塞进义骸,瞬间这具义骸就‘滋滋’冒出白烟,从医学标本变成了凹凸有致的大美人,还是穿着紧身衣的那种。

    “这是梦吗?”

    卡特一时间没适应新的身体,倒在地上费劲撑着站了起来,她惊讶看着自己的双手,从脸颊一路摸过全身,她能感觉到心脏强有力的跳动,以及指尖传来的细腻触感。

    杜克适时递上一面镜子,镜子里的模样让卡特既熟悉又陌生,那是她二十岁的样子。时光倒流到从前,卡特恍惚不语。

    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眉角之间青春靓丽,美艳又不失飒爽英姿,再加上傲人的上围,卡特在年轻时的确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反正杜克就听到了耳边两声狂咽口水的声音,一个是史蒂夫,另一个是……多蒂。

    “这是什么?”卡特连忙问道。

    “这是义骸,灵魂出现在正常人面前而临时使用的容器,看似丑陋却会根据灵魂的模样自动变化,就外表而言和真人难分真假。但还是有区别的,因为不是真正的**,所以长久地躲在义骸里,会渐渐导致使用义骸艰难,无法支配义骸动作,最终灵魂处于游离散漫状态,不过可以用固定剂固定灵魂在义骸里的吻合位置。总的来说,只要每隔半月补充一次灵子,基本不耽误使用。”杜克说到这突然朝史蒂夫挑了挑眉,露出男人都懂的微笑:“队长,卡特女士现在几乎和常人一样,所以你懂的!”

    史蒂夫一脸懵,纯洁如他,完全不能领会杜克的荤腔:“懂什么?”

    多蒂在一旁点着头,擦了擦嘴边的口水:“杜克医生,这种设计简直完美!太人性化了,我懂了。”

    史蒂夫追问多蒂:“你懂了什么,能告诉我吗?”

    杜克一脸黑线,该懂的没懂,不该懂得却懂了。

    回到二十岁,卡特重拾了年轻的自信,她强压下心头的喜悦,迈着优雅的步伐慢步来到史蒂夫面前,眼中化不开的柔情蜜意。史蒂夫太优秀,垂垂老矣的她不敢留在身边,但现在又能重述前缘了。

    多蒂看得咬牙切齿,抬起一步又放了下来,她了解卡特,也知道这些年来对方压抑在心里的苦闷,虽然很不爽,但也没有打扰,只能撇开头,眼不见心不烦。

    我不是成全他们,只是为了能让佩姬开心。多蒂自我安慰。

    “佩姬……”史蒂夫激动地手足无措,就如同当年第一次认识卡特,他张开双臂,就要将卡特揽入怀里。

    啪!

    美人没有投怀送抱,反而赏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卡特一巴掌扇在史蒂夫的脸上,拉着他的衣领,怒道:“骗子!你放了我的鸽子……七十年!”

    史蒂夫捂着脸,无比委屈:“还不到七十年,我算过了,只有六十五年。”

    “那还真是抱歉,我错怪你了。”卡特闻言脸色一冷,转身就走了。多蒂立马屁颠屁颠跟上,围着她嘘寒问暖。

    史蒂夫站在原地,想追上去,伸了伸手又放下了。

    杜克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难怪你这么多年一直打光棍,刚才你应该拉住她,然后把她吻成一滩水。还有,女朋友生气的时候不要和她顶嘴,顺着她让她发发脾气,再说两句好话哄哄也就过去了。你看多蒂,她可比你厉害多了。”

    “佩姬不是肤浅的女人,她不喜欢甜言蜜语。医生,不是我吹,我打光棍是因为我一直在睡觉,要不是发生那件事,我早就和佩姬结婚了。”郁闷的史蒂夫嘴硬道。

    “是啊,是啊,然后没过两年,你们就离婚了。”杜克恨其不争,给他判了死刑。

    就在杜克给史蒂夫传授泡妞经验的时候,多蒂和卡特又走了回来。

    “医生,当初建造这里的时候,你就没想过安装一台电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