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憎恶
    这一天,诊所关门的时候,多蒂又在抱怨卡特没来看她,并猜测其正在和史蒂夫鬼混。卡特离开后,多蒂和杜克的交流越来越频繁。换做以前她绝对不会这样,缺乏安全感的女人敬小慎微,从不敢单独和杜克相处,生怕一不小心惹对方生气,把她的记忆洗掉。

    多蒂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卡特的添头,而卡特则是史蒂夫的添头。添头的添头,意味着随时可以被放弃,但卡特和史蒂夫请了长假后,她逐渐发现杜克也不是那么难相处,除了爱捉弄人,意外的很好说话。

    人类天生崇拜强者,并服从强者。

    刻意迎奉的多蒂没有发现,自己在潜移默化中,把杜克摆在了上级的位置。她一开始只想找个靠山,但不知不觉中靠山成了老板。

    她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症。

    “我的人生遇到了重大挫折,我觉得这个坎,恐怕一辈子也跨不过去。”多蒂唉声叹气。

    “只要肯努力,这个世界上没什么是做不到的。”杜克压住笑意,他知道多蒂是触景伤情,卡特回来时小女人的模样,让她感觉失恋了,虽说这恋情纯属单相思,八字还没一撇。

    “没那么容易,我快绝望了。”多蒂瘫坐在沙发上,愁容满面。

    “说来听听。”

    “佩姬抛弃了我,另结新欢。”多蒂拍打着沙发扶手,气愤道:“说好的长相厮守、至死不渝、白头到老呢!为什么要找个男人,是因为黄瓜涨价,还是电x棒没电了?难道就为天冷能吃口热乎的?”

    杜克:“……”

    这女人还真是彪!

    “那个男人有什么好?不就胸前两坨肉比我大吗?呸,有什么了不起。杜克医生,你也是男人,告诉我胸大很了不起吗?”

    胸大真的很了不起!你这么平,冬天摔一跤都比别人滑的都远,就别和队长争了,你争不过他的。

    杜克很想这么说,但打击一位失恋的女性太不明智,他耸了耸肩没说话。

    “我要杀了他!或许这样,佩姬就会重归我的怀抱。”多蒂眼中闪烁兴奋的神采。

    杜克撇撇嘴:“如果你真这么做,卡特会杀了你。”

    多蒂闻言颓废道:“那我就没辙了……除了杀人我什么都不会。”

    杜克一脸古怪,暗道史蒂夫情商不及格,他追求卡特没问题,但有个拉拉也在追求卡特,还爱得要死要活。换一个花丛老手,遇到这种情况能笑得合不拢嘴,因为这是买一赠一,双杀的节奏!可惜史蒂夫不是斯塔克,没那多花花肠子,否则左拥右抱未尝不可。

    “咳咳,多蒂。”杜克装模作样劝道:“现在是法治社会,杀人是不对的,我不支持你这么做,你可以尝试别的方法……比如说,你可以努力帮史蒂夫吃出毛病!”

    “吃出毛病?”多蒂歪头思索了一会儿:“你的意思是让我下毒?”

    “不是下毒!”杜克就像一个魔鬼诱惑无知信徒,轻声道来:“你可以给他剥个橘子,待会就给他做海鲜,让他慢性中毒……”

    多蒂眼前一亮,杜克的话为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她迫不及待打开电脑,输入关键字搜索,寻找有哪些食材搭配会导致食物中毒。

    杜克靠在沙发上,带着满足的笑容打开电视。史蒂夫注射超级血清,体细胞对酒精和毒素免疫,超强的新陈代谢机能,对于绝大多数的疾病也具有免疫力。

    想到多蒂为史蒂夫做了一顿大餐,后者吃完后屁事没有,杜克就忍不住发笑。趴在地毯上的加鲁鲁抬起头,看到坏笑的主人,摇着尾巴探头伸到主人掌心,享受着主人的轻抚,喉咙里发出开心的‘呜呜’声。戈尔德和马克的灵魂融合后,记忆一团混乱,经常处于智商掉线状态,例如现在。

    “电视机面前的诸位观众,下面插播一条紧急新闻。”新闻主持人按住耳麦,三秒钟后丢下稿子,一脸兴奋拉开领带,语气急速道:“请大家不要换台,我保证这条新闻物超所值。”

    电视画面离开直播厅,镜头一转来到了纽约上空,下方是纽约的经济中心曼哈顿区。如果只是直播曼哈顿的繁华夜景,电视机前会有百分之四十五加百分之五十五的观众选择换台,但今夜的曼哈顿格外的不一样。

    它太热闹了!

    天上武装直升机盘旋,地下战车坦克隆隆驶过,敏锐的观众甚至在飘忽的镜头里看到了沙袋堆砌的临时阵地,大批大批的陆战士兵源源不断涌上街头,警察们倾巢出动疏散人群。

    发生了什么,纽约在打仗?敌人是谁?基地的拉灯,还是大洋彼岸的胖子?

    电视前的观众们集体高一潮了,战火点燃了他们体内的破坏因子,一个个嚎叫着呼朋唤友,扭开啤酒在家里开起了趴地。天生爱作死的人民甚至期待,战斗能打上一天一夜,完全没想过如果曼哈顿毁于一旦,会对美国经济造成怎样的毁灭性冲击。

    杜克脸色一变,感知中有股很强大的气在曼哈顿街头肆虐,这股气所过之处,不断有弱小的气锐减消失,这说明死亡人数在不断递增。

    杜克给自己添了一杯咖啡,默默坐回沙发,叫来多蒂一起看热闹。那股庞大的气非常陌生,其强度远远超过史蒂夫,杜克一点印象也没有,但随着镜头拉近,他得以解惑这股气的主人是谁。

    绿巨人浩克的死敌——憎恶!

    近四米的庞大躯体让憎恶在混乱中十分显眼,柱子般粗壮的手臂和大腿上肌肉横生,庞大的力量让他随手就能掀飞一辆汽车,延伸出表皮的背脊和四肢上的骨刺,狰狞且充满攻击性。

    这个大家伙在曼哈顿街头横行无忌,士兵们布置的孱弱防线连阻挡他一秒都做不到,战车被撕碎,飞机被从空中拉下,如同玩具模型,被扯了个稀巴烂。美军凶猛的火力在他身上连个白印都没留下,被他一个人打得节节败退。

    “这就是力量!我是最强的!”憎恶对着镜头狞笑,没有攻击电视台的直升机,似乎有意在全世界面前展现自己无可战胜的力量。

    憎恶本名布朗斯基,是个年龄偏大的精英战士,随着年龄的增大,他开始渴望力量,渴望重回巅峰。在注射了少量超级战士血清后,他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他比年轻时更加优秀,但井底之蛙怎能知道什么才是力量。

    在绿巨人面前,他弱小的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绿巨人只是一脚就打碎了他的美梦,让他变成了小丑,令人绝望的差距摧毁了布朗斯基的骄傲,同时也放大了他的野心,为了追求力量,也为了证明自己,他私自注射了绿巨人的稀释血液样本。就这样,被力量奴役和驱使的憎恶诞生了。

    与浩克不同的是,憎恶的转变是稳定的,但是布朗斯基不能在人类和憎恶状态之间来回变化。优点是他能保持理智,在战斗中使用军队里的格斗技能。缺点也很明显,他不会因愤怒变强,力量不像浩克那样波动,他的力量有上限。

    对于颜值控来说,憎恶还有个致命弱点,那就是太丑了,虽然残暴的外形威慑力十足,也比浩克更加霸气,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屎黄色。绿巨人至少能让大家联想到喜闻乐见的隔壁,但憎恶就恶心多了,他只能让人想到下水道。

    “哇哦!这个大家伙真是……”多蒂张着嘴巴,看到憎恶一拳捶扁越野车,探着脖子兴奋道:“真是……太酷了!”

    多蒂不是美国人,作为继承了战斗民族血液的毛妹,她看到憎恶在曼哈顿街头四处破坏,还有些高兴。

    “杜克医生,你知道这家伙是谁吗?”多蒂兴高采烈问道。

    “他叫憎恶,是绿巨人的衍生品……应该算是。”

    “绿巨人……难道又是美军的杰作?”多蒂闻言瞬间领悟,连忙拍手叫好:“美军的脑袋又被驴踢了?还是他们觉得自己没有敌人,给自己造了一个?这就是自作自受,不知道今晚过后有多少人要被撤职。”

    杜克记得这一幕,憎恶肆虐街头,美军调动不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被压着打。最后绿巨人出现扮演救世主,先被虐一顿,再来个反杀。

    早在前些年,杜克就从各种报道上得知班纳博士变成了绿巨人的消息,在他的实验室里还有一管对方的血液样本。只是绿巨人的诞生意外性太大,不具复制的可能,变身后还会失去理智,杜克很快就放弃了这种无意义的研究。

    “太劲爆了。”多蒂拿出爆米花,乐呵呵的当着围观群众。

    杜克伸手在沙发边摸了摸,没有摸到熟悉的狗头,疑惑道:“加鲁鲁兽跑哪去了?”

    “什么加鲁鲁兽?”多蒂一眨不眨看着电视机:“如果你说那只狗,它刚才跑出去了。”

    杜克掉头看着电视机,憎恶肆虐的街区有些眼熟……草,戈尔德的女儿,雀斑脸小女孩不就住在那嘛!

    感谢书友‘收16到25岁美少女’、‘还有木有’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