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曼哈顿街头的加鲁鲁兽
    银色的闪电极速略过,降至地面后疯狂朝曼哈顿外冲去。戈尔德没有大战憎恶的想法,他智商在线的时间就要到了,在脑子还能保持清醒的时候,他只想把女儿带出去。

    戈尔德一心想跑,但是憎恶却不肯放过他,天空中至少一半的镜头被分走,这让憎恶颇为恼火,他决定碾碎抢了他风头的大狗。

    强壮而发达的腿部肌肉让憎恶一跳就能达到两公里,仅仅是几个起跳,他就赶上了戈尔德,将其堵在了一栋大厦前。

    戈尔德将昏迷的女孩放下,挺身护在身后,凶狠的狼目直视憎恶,龇起嘴唇露出犬齿,喉间发出隆隆的威胁声。

    “哈哈哈,你还不会想挑战我吧!”憎恶觉得很有意思,他没有在戈尔德眼中看到恐惧,有的只是视死如归。

    这里是曼哈顿区美军最后一道封锁线,兵力极为薄弱,指挥官调集兵力向这里狂奔。但记者们的速度更快,天空的直升机闻风而来,齐齐将镜头对准这里。

    享受着全美观众的注视,憎恶无限满足,他一步一步上前,张开手掌就要捏死戈尔德。身后就是女儿,戈尔德没有退路,紧贴憎恶的大手,攀爬在对方身上,用利爪勾住其身躯,从胸膛游走到背后,张开咬合力惊人的狼嘴,扯下片片血花。

    憎恶的力量足以撕碎戈尔德,但灵活性差了不止一筹,他双手齐动想要拍死身上的大狗,却总在千钧一发之际被避开。

    戈尔德的攻击没有任何威胁可言,源自于绿巨人的超强自愈能力让憎恶的伤口转瞬愈合,但心灵上的伤害就难以愈合了,心比天高的憎恶忍受不了这种屈辱。

    他连绿巨人都打败了,却被一只畜生伤到,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小伤也不行。

    愤怒不能让憎恶提升力量,反而侵蚀了他的理智,他咆哮着跳上半空,落地后震开身上的戈尔德,凌空抓一住对方,狠狠砸在地上。

    戈尔德狠狠摔在地上,吐出一口污血,咬牙强撑着站在憎恶前方,血液顺着颤动的四肢淌下,将银白色的皮毛染红。憎恶疑惑看了他一眼,转而看到后方,狞笑起来:“哦,原来你在保护那个小女孩。她是谁?某个达官贵人的女儿吗?”

    “怪物,离她远一点。”戈尔德张开狼嘴,吐出几个字。

    憎恶懵了,他万万没想到一只狼还会说话。

    三叉戟的尼克弗瑞也懵了,他掉头看向四周的下属,想要求证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吃惊的不仅仅是他,在场观看的特工们嘴巴无力的一张一合,最后惊呼起来。

    “我没听错吧?那只狼在说英语,还是地道的纽约腔!”

    憎恶恍然,顿时兴趣大增,本着反派作死的真理,戏虐道:“你真是让我惊讶,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能说话的狗,杀死你这样的奇珍异兽一定很有成就感。当然,还有那个女孩,我会一根一根捏碎她的骨头。”

    戈尔德瞳孔骤缩,发出愤怒的咆哮,径直冲向憎恶,可惜他伤势颇重,被憎恶随手一巴掌抽了回去,踉跄了两下没能再站起来。

    “太弱了。”憎恶不屑甩了甩手,大步上前就要抓起小女儿。

    “上帝啊,那个女孩谁去救救她!”电视机面前的观众没有尼克弗瑞的待遇,只能听到主持人的解说,看到憎恶欲要杀害一个小女孩,心都揪成了一团。

    躺在地上的戈尔德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憎恶走向自己的女儿,脑海中回响着憎恶的话语。

    “太弱了……太弱了……如果我能强一点那该多好!我就能保护她……”

    时间仿佛放慢,戈尔德视线逐渐模糊,他的在线时间快结束。但渴望力量的决心却愈发强烈,放不下的悔恨变成执念,一股原始的本能在体内某个角落爆发。

    远处的一栋大楼顶部,无人注视的角落里,杜克迎风站在那里,身边是双手抱臂的多蒂。

    “医生,你不出手吗?”多蒂僵着脸,小女孩让她想起来曾经的自己,那是一段不愉快的回忆。

    杜克正要动身,突然眉头皱起,然后缓缓松开,嘴角勾起笑容:“不用了,他的气正在变强。”

    “什么?”多蒂不懂‘气’是什么。

    “不要小看父爱!每一个女孩心中,她的父亲都是英雄,战无不胜的超级英雄……而父亲也在拼命扮演这种角色!”杜克说着让多蒂听不懂的话,最后笑道:“这也许就是进化的契机……和灵魂有关吧!”

    血泊中的戈尔德,像是陷入了魔怔,逐渐失去神采的瞳仁中,银色的光辉越闪越亮。戈尔德身上的伤势开始愈合,蒸腾的白烟升起,将他全身环绕。一道银色的光辉破开白烟,引下月色的光辉,若有似无的危险气息弥漫在空气中。

    憎恶首当其冲感受到了危险,他谨慎的退后两步,注目看向光辉中走出的庞大身影。电视机前的观众也察觉到了气氛不对,貌似有个大家伙要登场了。

    “吼——————”

    冲天而起的狼啸吹散白烟,在全美观众的呆滞下,一只身高超过三米,体型修长的巨狼出现在电视机中。尖锐的锋利爪牙,被青、银白色的毛皮覆盖的身躯,霸气凶猛而且非常……帅气。

    比起憎恶,它的确称得上帅气。

    多蒂张大嘴巴:“那是什么?医生,你从没说过,你的狗还会变身。”

    “加鲁鲁兽,生活在寒冷冰原地带的成熟期数码兽。”看到加鲁鲁兽登场,缔造者杜克格外兴奋,他迫不及待采取战斗数据。

    “成熟期……数码兽,这都是什么意思?”多蒂一头雾水,在她眼中杜克更神秘了。

    全美的观众也一头雾水,今晚怪物扎堆似的,一个接着一个出现。他们齐齐噤声,突然发现自己对纽约一无所知。

    尼克弗瑞黑着脸,失控的局面越来越扑朔迷离。憎恶是军部滥用职权制造的怪物,他心知肚明。但加鲁鲁兽是什么?生活在地球上的未知物种,还是人为制造的生化怪兽?

    “这还真是有意思,你稍微让我兴奋了。”憎恶喃喃自语。

    戈尔德努力维持着最后的清醒,瞬间越过憎恶,张嘴衔住女儿就要跑走。哪怕体内涌一出源源不断的力量,他的第一个念头也不是和憎恶大战八百回合,而是把女儿安全的送出去。

    “为什么总想着逃走,是畏惧我的力量吗?”憎恶一把拉住戈尔德的尾巴,猩红的双眸中战意熊熊,他需要一个合格的对手,击败对方证明自己的强大。

    “滚开,你这怪物。”戈尔德牙缝里吐出愤怒的字眼。

    憎恶大笑:“我是怪物,难道你不是吗?”

    说完,憎恶爆喝一声,双臂肌肉线条扭动,用力拉扯手里的尾巴,将戈尔德摔了出去数百米。

    半空中,戈尔德转动身躯保持平衡,灵巧的四肢轻轻落在地上。憎恶紧随其后扑了过来,一拳横扫,巨大的力量带起带起一阵飓风,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这一拳将小女孩也纳入了攻击范围。

    戈尔德害怕伤到女儿不敢闪躲,利爪紧扣地面,低头用宽阔的背脊硬扛下了这一拳。这一拳的威力超乎想象,巨大的力量深入戈尔德体内,狠狠地搅动着他的五脏六腑。

    戈尔德前肢弯曲,强挺着放下狼嘴中的女孩,才朝边上吐了口血。憎恶一次又一次攻击小女孩,彻底激起了老实人的怒火。余光瞥了瞥还在昏迷中的女儿,戈尔德怒吼一声朝憎恶扑去,张嘴咬住一条粗壮的胳膊,顶着他冲向路边的商铺,一连撞开四五道厚实的墙壁,双双摔入另一条街道。

    戈尔德压着憎恶,尖牙利爪不停撕扯着憎恶的血肉,最后更是狠狠咬住憎恶的肩骨,犬齿刺破表皮,切开肌肉,卡住坚硬的骨骼。

    血腥气刺激体内的原始野性,戈尔德大口大口吞咽着憎恶的鲜血,甩动狼头试图连骨头扯下大片血肉。

    血肉横飞,场面一度血腥!

    憎恶惨叫一声,双手钳住狼嘴的上下颚,用力一蹬,踢在戈尔德的腹部,将其踹飞。

    戈尔德的身体倒飞出去,砸扁一辆巴士车,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后,趴伏在地面。金色的狼目中,属于理智的神经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杀戮的野性。

    舌头舔了舔利齿上残留的血渍,压制的野性洪水般泄闸汹涌而出,戈尔德踏出三两步,前肢踩在巴士车上,仰起头对着月光狂啸。

    狼嚎声响彻在曼哈顿上空,嗜血的模样吓得附近的美军人人自危,脸色苍白的士兵们,拄着枪对准戈尔德,在上级的指示下战略性后退。

    上级的指示清晰明白,让两只怪物大战内耗,没有分出胜负之前,所有士兵不得进攻。就在士兵们缓缓退开时,不知哪个倒霉蛋手抖了一下,扣动扳机子弹连射打出。这一幕崩坏了其余士兵脆弱的神经,所有人大吼大叫着齐齐开火。

    “挺火!全部挺火!混蛋,谁让你们开火的!”耳麦中传来指挥官怒喝。已然被吓呆的士兵充耳不闻,他们扣住扳机的手指就没松开过。

    钢铁洪流狂风暴雨般泼射在戈尔德……不,智商已经下线的加鲁鲁兽身上,被蓝白色的皮毛轻易挡下。

    加鲁鲁兽的毛发被认为是稀有金属,硬度堪比钢铁却又十分轻巧,别说美军制式的弹丸,就算火箭炮也能挡住。

    美军士兵们不知道这点,他们只知道弹夹打空了,也没有伤到前方巨兽一根寒毛。更糟糕的是,那只巨兽好像被他们激怒了。

    加鲁鲁兽调转狼头,满是杀意的双目扫过美军士兵,涎水滴落在地,喉间发出呜呜地进食欲。

    感谢书友‘花落林峰’、‘收16到25岁美少女’、‘镜界边缘’、‘书友2017080619183838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