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凯撒锐爪
    小女孩蹲在街头抽泣,远远听到一声狼嚎,那声音既熟悉又陌生,听得她心里堵得慌。如果她年龄大些,阅历多一些,或许会明白这悸动是什么,但现在的她还体会不了。

    四周的声音突然安静下来,只剩火光灼烧的噼里啪啦声。一旁逃命的人群就像喉咙被摁住,恐惧的睁大眼睛,冷汗湿透额头,踮脚向后退开。小女孩感觉前方被阴影遮盖,揉了揉眼睛抬起头,可爱的嘴巴惊得张成了o形。

    她看见一只体型高大,四肢修长的狼人,居高临下俯视她。

    戈尔德不顾女孩的惊讶,伸手将她捧在怀里,鼻翼抖动,转身顺着气味朝曼哈顿区外围赶去。

    魔改结束的那段时间,戈尔德利用短暂的在线时间,跑出去寻找自己的女儿。他没有现身也不敢靠近,只是远远躲在角落里偷看,女孩每次发自内心的笑容都让他无比满足,同时他也记住了收养女孩的夫妻,样貌和气味全部记得清清楚楚。

    现在夫妻二人的气味就在旁边,戈尔德要把女孩送过去。

    曼哈顿区外围,美军的封锁线拦住了大批人群。有白人有黑人,他们驻足观看议论纷纷,好事者拿着手机拍照,发上自己的社交圈。更多的,则是一面祈祷,一面等待自己的亲人安然脱身。

    一对年约三十的夫妻苦苦哀求士兵放行,声称他们的女儿在封锁区某栋大楼办公室里。

    士兵们冷漠推开二人,他们接到的命令是许出不许进,曼哈顿成了怪物战场,没有准许,任何人都不能擅自进入。尤其是小心提防穿黑西装的特工,一旦发现,立即驱逐,必要时可以自由开火。

    “求求你,拜托了,我的女儿还在里面,她在等我。”妻子流泪乞求,几乎要跪倒了。

    士兵眼中闪过不忍,劝道:“夫人,里面很危险,我们不能放你们过去。”

    妻子不断哀求:“我只想把女儿带出来,只要五分钟,求你了。”

    士兵拒绝道:“抱歉,夫人,我不能这么做,这是谋杀。请相信我们的军队,我们会帮你找到女儿。”

    丈夫倒是没多说什么,他眼珠四下扫了扫,翻身越过封锁线朝里冲。而然他的一举一动早被两旁的士兵察觉,还没等他跑两步,就被士兵按到,拖了回去。

    丈夫挣脱士兵,愤怒骂道:“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们将军的好友,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们回家种地。”

    士兵们不为所动,将他丢出封锁线:“那就更不能放你进去了,先生,请你在这里耐心等待。我们向你保证……”

    丈夫气急败脱下名贵西装,摔在士兵身上,打断他们的话:“保证什么?拿什么保证?要是我女儿掉了一根头发,我要你们统统陪葬。”

    该死的有钱人!

    士兵翻了翻白眼,恨不得一枪托放翻他,奈何对方似乎来头不小,只能忍下这口气。

    “上帝,那是什么?”

    “是个狼人……”

    “快跑,他朝我们这里冲过来了。”围观的群众齐齐惊呼,见势不妙转身就跑。

    士兵们回过身,只看到一抹银色的虚影,闪电般由远及近。士兵们还没来及举枪,身影就跨过他们停在了夫妻面前,紧随而来的狂风袭来刮得他们东倒西歪,狼狈摔倒。

    夫妻两人更是不堪,直面属于食物链顶端的猎杀者气息,让他们产生了幻觉。无边无际的冰原中,孤傲的狼人屹立在冰川之巅,狼人回头一瞥,仅仅是溢散的气势就让他们遍体生寒。

    士兵们倒吸一口凉气,举枪瞄准就要开火。手指扣压扳机时,被戈尔德金色的狼瞳扫过,顿时感觉半边身子都凉了,想要挣扎,却发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毒蛇盯上的老鼠,一动都动不了。

    这是自然界的生物本能,猎物面对猎食者的本能恐惧,是生死被掌控时的基本反应,哪怕身经百战的士兵也无法克服这种灵魂上的等级压制。

    夫妻两人战战兢兢,丈夫强拉着妻子,才没让她倒下。戈尔德收敛气势,在二人惊愕转为狂喜的注视下,双手递上他们的女儿。

    丈夫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快飞接过小女孩,一旁站都站不起来的妻子,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抢过女孩紧紧抱在怀里,泣不成声。

    “谢谢你救了她,太感谢了。”丈夫抱着妻子和女孩,激动地语气哽咽。

    戈尔德静静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三人,夫妻二人对女孩的疼爱让他既满意又哀伤,他非常渴望这时候替换二人的位置,但是……看了看街边镜子里的自己,戈尔德沉默了,他没有资格。

    一只直立行走,凶神恶煞的狼人。

    戈尔德深深看了眼小女孩,压下心头的痛楚,转身就要离开。

    “请等一下!”丈夫站起身,喊住了戈尔德。

    戈尔德停下脚步,回头盯着丈夫,眼中隐藏着名为羡慕的情绪。

    丈夫不顾妻子的拉扯,两腿打晃走上前一步,深吸了两口气:“你的恩情我无以为报,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我叫戈……”戈尔德看向畏缩在妻子怀中的小女孩,语气一滞,继而转为无比的坚定,他冷冷说道:“我是兽人加鲁鲁!”

    说完这句话,戈尔德转身就走,双脚用力在地面踏出一个深坑,一跃跳上一栋大厦楼顶。寒风吹袭,积蓄的悲情惊涛骇浪般冲刷心底,戈尔德的心在滴血,他需要发泄。

    很快,半眯着的金色瞳仁锁定了目标,正在酣战的绿巨人和憎恶。戈尔德怒火中烧,就是这两只怪物,让他的女儿陷入险地。

    尤其是憎恶,戈尔德想想就咬牙启齿,他清楚的记得,憎恶攻击过小女孩。他从未这么愤怒,也从未这么想杀死一个人。

    戈尔德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像是发出宣战的号角,连续几个跳跃冲进战圈。加鲁鲁兽进化成兽人加鲁鲁,成熟期进化成完全体,他的体型不增反降。对比绿巨人和憎恶接近四米的身高,肌肉横生的壮硕四肢,他显得又瘦又小,但当他一出场,绿巨人和憎恶就停下了对峙,警惕着齐齐退后半步。

    三只怪物各自站立一方,呈三角之势,戒备另外两方。

    一声篝火爆鸣,没脑子的绿巨人率先发起攻击,怒吼一声抓起身旁的汽车抛出,在戈尔德躲开汽车后,张开大手冲了上去。

    戈尔德顺着体内的本能,脚下轻点地面,连续飘动身躯,躲开绿巨人势大力沉的重拳。一个简单的加速技巧,诱使绿巨人中门大开,他抬起强有力的直立后肢,侧身旋转一脚踢在绿巨人胸膛。

    绝招——加鲁鲁飞踢!

    绿巨人如遭重击,巨大的身躯便像炮弹一样飞出,砸到了墙上,本就残破的商店因此而坍塌,直接将绿巨人压在了底下。

    另一边,被绿巨人压着打的憎恶一阵口干舌燥,戈尔德赏心悦目的格斗技巧让他压力倍增。和绿巨人不同,他是有脑子的,丰富的战斗经验让他的眼光无比狠辣,心知格斗技巧比不上戈尔德,立马打定主意近身贴近。

    戈尔德只是稍显身手,就被这位老兵便判定力量上有缺陷,下肢稳健踢击威力十足,弱点是上肢。

    当然,这都是他自以为的。

    憎恶踏步瞬间冲至戈尔德身前,拳脚组合,近身纠缠,拳风重击撕扯出真空地带,没有留下施展踢技的空间。一连串贴身短打毫无章法可言,却牢牢圈住了戈尔德,让他脱不开身。

    憎恶得意一笑,拳脚挥动的速度更快,虽然都被灵巧闪开,但他也确认自己是对的,戈尔德的狼爪威力不足,样子货,远没有下肢强力。

    憎恶没注意到戈尔德眼中的嘲讽,用力挥出一拳,双手抱臂一钳,结果被戈尔德缩身躲开。没等再次变招,就被一对狼爪扣住了前胸。憎恶低头看去,迎着他的是一双杀意十足的金色双瞳。

    戈尔德双手左右交叉,利爪嵌进憎恶胸膛的肌肉,双爪之上能量聚集,寒芒闪现狠狠抓下。

    “凯撒锐爪————”

    一声爆喝,六道猩红的锐爪冲天而起,撕裂黑暗的夜空,血色染红了半边天空。

    血肉横飞,憎恶的胸膛几乎被成数段,锐利的切口斩断骨骼,连同心脏在内的重要器官全部震成粉屑。连接心房的大动脉被斩断,污血喷射洒出,憎恶连惨叫的声音都没发出。

    红色的能量冲击余势不止,带着憎恶一路倒飞,撞在不远处的大厦上,砸破墙壁,只留下一个大洞。凯撒锐爪的余波切在大厦侧面,划开坚硬的钢筋水泥,留下深深的六道爪痕。

    这一幕震惊了电视机前的所有观众,以及军区的诸位大佬,还有神盾局的尼克弗瑞。非酋瞪着独眼,紧紧锁定屏幕上的戈尔德,粗重的喘息声,诉说着他的内心并不平静,他仿佛打量一件稀世珍宝,眼中无比渴望。

    “局长,这是那个女孩的全部资料。”希尔将几张薄纸放在尼克弗瑞身前的办公桌上。

    尼克弗瑞急忙看了起来,女孩的资料很简单,从出生到现在,纯洁的像白纸一样。但尼克弗瑞还是把握了几个关键字。

    布鲁克林区第九大道……生父戈尔德……死亡……福利院……被收养!

    卡特的例子近在眼前,尼克弗瑞不由得想到了某人,诊所和戈尔德死亡的地点太近了。

    巧合?偶然?

    尼克弗瑞的字典里从没有这两个单词,特工之王心里有了思量,觉得是时候见一面了。

    感谢书友‘收16到25岁美少女’、‘魘嘯’、‘520052005200’、‘食书怪鼠’、‘书友20170614000118905’的打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