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请排队等待叫号
    第二天,尼克弗瑞如期而至,一大早就亲自登门拜访。非酋原定将复仇者做大做强,拥有足够的底牌,再来和杜克见面,可惜事与愿违,雷神托尔的出现让尼克弗瑞坐不住了。

    上午九时,两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诊所门口,除了尼克弗瑞本人,他还带了三个信得过帮手。美国队长史蒂夫、黑寡妇娜塔莎、八级特工科尔森,剩余几个全副武装的高级特工没下车,虽然尼克弗瑞也知道他们的武器没太大用处,但依旧让他们在车里等待命令。

    这三人是尼克弗瑞深思熟虑选出来的,史蒂夫是最早接触杜克的人,也是目前尼克弗瑞所知最了解杜克的人,带上他有利于双方更融洽的交谈。科尔森很会说话,插科打诨能唱红脸,必要时候可以缓解冷场。至于娜塔莎,她今天做花瓶,因为不管在任何场合,有一位赏心悦目的美女在场,男性们总会下意识保持绅士风度。

    至于复仇者另外两位,斯塔克嘴巴没把门的,太招人嫌,尼克弗瑞觉得,带他来只能起到反效果。例无虚发的鹰眼,估摸着可能猫在某个角落,合理使用弓箭手,必备的基础是给他适当的空间。

    四人刚下车就停下了脚步,站在车前半天没挪一步,因为一条白色的狼犬坐在大门口,金色的瞳眸正默默注视着他们。

    史蒂夫三人同时看向尼克弗瑞,示意他先走,汽车里,全副武装的特工们,很没义气的摇上了车窗。

    别人不知道这只狼犬的可怕,尼克弗瑞四人心里有数。尼克弗瑞亲眼见过这只狼犬变身,知道他只是看似无害,实则是斩杀憎恶,能和绿巨人掰腕子的牛叉角色。史蒂夫三人在神盾局看过重播,纷纷紧绷着身体,随时准备应对戈尔德的暴起。在视频中,戈尔德有一段时间和绿巨人一样,只知道战斗没有理智。

    史蒂夫三人不着声色退后半步,尼克弗瑞脸都绿了,他虎着脸走到戈尔德身前,打了声招呼:“初次见面,戈尔德先生。我是神盾局局长尼克弗瑞,今天来拜访杜克先生。”

    戈尔德一愣,直言道:“你知道我?”

    “在曼哈顿大战之后,我们着重调查了那个女孩,根据手头可靠的情报,最后确认了你的身份。”尼克弗瑞没有隐瞒自己的调查。

    戈尔德站起身,脸色顿时一冷,他离开女儿为的就是不打乱她的生活,让她开开心心的活一辈子。不想还是被人察觉了,而且还是做事没有下限的神盾局。

    “你们不该打扰她,说实话我很生气。”戈尔德眼中凶光大盛,大有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的趋势。

    尼克弗瑞脸色不变:“戈尔德先生,你误会了。我承认神盾局在你女儿身边安插了眼线,但我从未想过以此要挟你。恰恰相反,那些特工是在保护你的女儿,你那晚保护她的动作被很多人看在眼里,我担心他们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戈尔德冷笑一声:“这么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了?”

    尼克弗瑞摇摇头:“不,我只是不想某些白痴激怒你,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戈尔德脸色稍微好了一些,尼克弗瑞说的没错,那晚他一心守护女儿,护犊护的太明显,哪怕猜不到他的身份,但也知道女儿在他心里的重要性。

    试着想想,掌握一个天真的小女孩,就能掌握她背后的强者。少量投资换来高额回报,足以让任何势力趋之若鹜,而这个世界从不缺勇于冒险的疯子。

    洗衣粉推销员在短时间内获得了惊人的力量,但本质上只是个社会底层的小人物,还是默默受欺负的那类。眼界不高,没啥坏心眼,三两句话就被尼克弗瑞忽悠的找不到北了,甚至还有些感谢对方。

    “你好,戈尔德先生。”史蒂夫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他在诊所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和杜克关系不错,他牵线搭桥也有为杜克考虑的打算。

    不论杜克来地球的目的是什么,史蒂夫都很感激他的恩情,史蒂夫很想看到神盾局和杜克和平相处。

    戈尔德慢步走到一边,趴在地上晒太阳,回道:“你好,队长!自从你请了长假,我就接过你的工作。”

    史蒂夫脸色古怪:“做保安?”

    “是啊,我负责看门。进去吧,杜克医生没有下令让我阻拦你们。”

    尼克弗瑞闻言暗叹:土豪,太奢侈了!这么牛叉的人物给我多好,复仇者还缺员呢!

    尼克弗瑞眼热看了戈尔德一会儿,很想对他举起保护世界和平的大旗,但想想正主还在诊所里,当他面招揽不太合适,只得悻悻作罢。

    四人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戈尔德打了个喷嚏,抖了抖鼻子,低声无语:“为什么光头还用洗发水?”

    史蒂夫三人脸色古怪,想笑又没笑,偏过头不去看尼克弗瑞。

    尼克弗瑞脚步一滞,很想告诉对方,不是洗发水是生发水。但这个回答有驳他威严的逼格,在手下面前他忍住了。

    四人直接走到接待的收银处,这是必经之路,尼克弗瑞好不容易进门,不想给对方留下霸道的印象。

    多蒂站在收银柜台,穿着一身白大褂,露出让人如沐春风的甜甜笑容:“四位是来看牙医的吗?人有点多,请你们排队,等待叫号。”

    尼克弗瑞:“……”

    尼玛,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一个两个的都这么难搞。装什么傻,我是不是来看牙医,你会不知道?

    多蒂依旧笑容满面,对尼克弗瑞说道:“黑鬼,你牙这么白,还要看牙医,是蛀牙吗?”

    尼克弗瑞:“……”

    多蒂说完就没再理会尼克弗瑞,掉头看向娜塔莎,笑容冷却下来:“这不是我可爱的学生,娜塔莉亚·爱丽安诺芙娜·罗曼诺娃吗?听说你改名叫娜塔莎,说实话,这是我听过最难听的名字。”

    娜塔莎翻了翻白眼,见到久违的教官,一点也开心不起来,红房子是她的噩梦,同理多蒂在她心里也不是什么好鸟。

    “怎么,见到熟人,激动地说不出话了?我记得你以前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姑娘,怎么现在这么沉默了?”多蒂继续嘲讽道:“还是说现在名气大了,看不上以前的老朋友?”

    娜塔莎深呼吸了两口气,很想用自己的高跟鞋底狠狠踢在多蒂那张小人得志的脸上……狠狠的。

    见娜塔莎沉默不语,多蒂顿时得意的仰起头,暗道有一个靠山就是好,以前遇到神盾局的人都躲着走,哪像现在这么威风,训他们都不敢还嘴。

    史蒂夫插嘴道:“多蒂,我们来这是办正事……”

    “你闭嘴。”多蒂打断史蒂夫,黑着脸不爽道:“唯有你不许说话。”

    史蒂夫:“……”

    科尔森耸耸肩,默默降低自己本就薄弱的存在感,看到自己的偶像被人呛,他竟然有点激动。

    “想不到美国队长在日常生活中没有一点架子,亲民的如同普通人,不愧是我的偶像。”

    脑残粉不该来牙医诊所,他该去看神经科或是脑科。再不济,也该找个心理医生咨询一下。

    尼克弗瑞黑脸拉长,他来这可不是为了和多蒂鬼扯:“前苏联特工多蒂·安德伍德,你的名字至今还挂在神盾局的通缉令上。我个人建议,你最好和以前一样老实一些,否则我很乐意为你准备一个单间。”

    多蒂将两手放在尼克弗瑞面前,晃了晃光洁的手腕,挑衅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抓我?还是说今天出门没带手铐?没关系,我自首,你的单间在哪?”

    尼克弗瑞快气爆了,要不是在杜克的地盘,他早就掏枪了。

    娜塔莎两眼放光,看出尼克弗瑞心头恼火,小声道:“要不把她抓起来算了,我觉得她留在目标身边,早晚是个祸害。”

    娜塔莎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她是故意说给多蒂听的。果不其然,多蒂立马怒了:“小婊砸,信不信我马上关门放狗,把你摆成一百零八种姿势?”

    娜塔莎也来火了:“大言不惭,当年某人还被撂倒了,要不要我帮她回忆一下。”

    眼看两个女人就要开撕,尼克弗瑞拍着桌子,大声喝道:“都闭嘴!”

    他先是瞪了黑寡妇两眼,而后转头对多蒂说道:“多蒂女士,以前的事情,神盾局可以既往不咎。卡特女士为你担保,说你已经改过自新,我相信了她,现在是你证明她信任的时候了。今天来这里,我只想和杜克先生见一面,请不要做多余的事。”

    尼克弗瑞搬出卡特和杜克两尊大神,多蒂也不再胡搅蛮缠,她挑衅看了眼娜塔莎,发现对方没理她,转而对尼克弗瑞说道:“好吧,不逗你了!医生同意和你见面,我当然不会拦着你们。但是他在里面和一个女光头聊天,你们想见他,还要等一会儿。”

    尼克弗瑞觉得自己被轻视了:“我代表的是神盾局,全球最大的组织,什么女光头还能比我更重要?”

    说完之后,他觉得多蒂是在讽刺他没头发,脸更黑了。

    多蒂回头看了看里屋,大门紧锁:“女光头进门的时候,医生就告诉我,如果非酋来了,让他等一会儿。你别瞪我,这是原话!”

    非酋!?

    尼克弗瑞的脸从未这么黑过。

    感谢书友‘收16到25岁美少女’的打赏!舵主要双更,咸鱼挺了一下,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