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上忍礼物
    告别大蛇丸,杜克独自返回家中,路过丸子店停下来给红豆买了一份,这才施施然推开家门。

    紫霄早已在家中等候多时,一脸严肃坐在沙发上,等红豆满心欢喜拿着零食走开,他才叫住了杜克。

    杜克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他要劝自己离大蛇丸远点,不等他开口,直接把手札丢给紫霄:“这是今天刚拿到的任务,我今晚就要启程赶往土之国战线,和水门师兄组成四人小队。”

    紫霄接过手札,看完后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只要杜克能远离大蛇丸,不被新任火影排斥,他就没什么好担忧的。父母把路铺好,孩子能走到哪一步,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今晚就走,这么急吗?”紫霄皱了皱眉,起身想让夏树给杜克做顿好吃的。

    “嗯!除了我之外,还有两名小队成员从别的战场抽调过去,我可不想最后一个到达。虽然我不喜欢等人,但更不喜欢让别人等我,毕竟是新的队友,第一印象很重要。”杜克很是老成的说道。

    紫霄闻言肯定地点点头,他没有大蛇丸敏锐的政治嗅觉,只以为这是自来也的主意,便没有想太深。在他看来,水门只是一个有前途的上忍,但从没想过水门会是下一任火影。

    “对了,紫霄叔叔知道水门小队的另外两人是谁吗?”杜克收拾着行装,很快就整装待发。

    “这我还真不清楚,我也是刚刚得知你的任命。”紫霄摇了摇头。

    暗部部长听起来很威风,是木叶的实权派,但充其量只是火影在暗部的代言人。整个木叶只有火影、长老团、火影助理,这几人才算得上真正的高层,为水门造势铺路,这件事紫霄还没有资格知道。

    杜克了然于胸,不再多言,和家里人告别后就出了村子。临行前,他又去了趟实验室,结果没发现大蛇丸,留下一张字条就离开了。

    字条上被他设置了封印术,只有大蛇丸才知道如何解读,内容很简单,让大蛇丸选择天之咒印容器的时候注意点,别让他发现红豆被当成了试验品,否则后果自负。

    咒印是大蛇丸以重吾为原型,人柱力战斗方式为理念,而研究的一种禁术。咒印的使用者在使用咒印时可以拥有强大的力量,既然是禁术,就一定伴随着风险,使用的时间越长对使用者本身的伤害越大。杜克可不想自家红豆成为牺牲品,而且后期大蛇丸从红豆身上复活,鬼知道有没有汲取红豆的生命力。

    杜克觉得自己的武力和两者的关系,大蛇丸多少也得卖他点面子,当然这里面武力占得比重更大。他不知道的是,历史早就被改变了,大蛇丸从未打算在红豆身上种下咒印,并非是杜克的武力威慑,而是大蛇丸鲜有遇到志同道合的人,不想为了一个咒印和杜克搞得不愉快。容器这种东西,在木叶一抓一大把,并非红豆不可。

    离开村子,杜克一路直奔土之国战线。

    自从木叶和砂隐、雾隐停战,岩隐就改变了战略布局,大野木被罗砂敲了一笔钱,和砂隐签订盟下之约,两国在五十年内互不侵犯。这纸盟约有多少约束和执行力不好说,但短期内可保岩隐没有后顾之忧,能放心和木叶、云隐开战。

    孤身一人上路,杜克没有顾虑,专挑大路走。遇上有人拦路,是木叶一方就停下配合检查,是别的村子的,那就看他心情了。运气不好想埋伏偷袭他的,不好意思,直接冻成渣。

    就这么一路疾行,不到三天他就看到了木叶设立在土之国的后方补给战线,也就是战场的最后一条防线。确定了他的身份,有忍者为他指明道路,距离第一线很近的某片区域,是水门班负责的巡逻点。

    杜克又花了半天时间,在第二天清晨时,才赶到目标位置。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他远远就看到水门带着卡卡西、带土、琳三人在那里说着什么。

    “卡卡西,规则固然重要,但并不代表一切。我和你说过,规则要视情况而定,某些突发状况下,不必一昧苛求规则。还有雷切那个术,你最好别用了……尽管有着惊人的破坏力和穿透性,但发动这个术需要极快的速度,这速度会让你失去对敌人的视觉捕捉。盲目追求破坏力,却失去精准度,太得不偿失了,等你把这个术发开完善再使用它吧。”

    “带土,你也别笑。你一直把自制力挂在嘴边,这很好,但不要总是光在嘴上说说,要实际行动做起来,你要让自己更强才行,尤其是你的内心,不要总想着逃避。”

    “琳,三人里面只有你最让放心。卡卡西是队长,但他还有很大的不足,我希望你从团队的角度出发,关键时刻给他把好方向,别让他误入歧途。”

    “最后,在分开前,我再重申一遍。对忍者而言,团队精神才是最重要的!”

    杜克躲在角落里听着,没有去打扰,听起来水门班之前似乎是遭遇了敌人。卡卡西和带土表现的都很一般,正在被水门训斥。不过听到水门说团队精神,杜克就很想吐槽他了,木叶的金色闪光,因无出其右的速度,基本就是个独行侠,团队精神……水门有吗?

    也不怪水门,在忍界强大的忍者大都如此。中忍下忍抱团取暖,但上忍们就不同了,尤其是影级强者,弱于他的队友跟不上战斗节奏,只会拖后腿;平于他的,战斗风格又不一定相合,强行配合只会变扭;强于他的,他会扯对方后腿。很少有强者会选择配合,他们一般都单干。

    所以木叶三忍才会那么出名,因为他们三个加起来,远比一加一更强!

    “什么人?”水门猛地转身,一把特制苦无捏在手里,对着杜克隐蔽的角落呵斥道。卡卡西三人摆出防御阵型,立在水门身后。

    杜克挠着头走出来,偷听被发现,挺尴尬的。

    “啊!是杜克————”

    看到杜克,最开心的莫过于带土,不等水门确认杜克的身份,他就咋咋呼呼跑向了杜克。

    杜克眉头一跳,心说带土也太虎了,难道就不怕敌人变身术伪装。想到这,决定让他长长记性,省得着了别人的道。

    杜克朝水门递出一个隐蔽的眼神,有心说教的水门瞬间领会,在他的默许下,杜克朝带土狞笑一下,身形转眼间消失不见。

    带土正诧异杜克的行为,突然听到卡卡西和琳的惊呼,耳边传来杜克阴仄仄的声音。

    “木叶体术奥义·千年杀!”

    剑及履及,杜克双手合成虎印,下一秒命中红心。在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中,带土飞了出去。

    水门:“……”

    卡卡西:“……”

    琳:“……”

    “水门师兄,我是前来报道的,刚才见你在忙,没好出声。卡卡西和琳,好久不见了。”杜克甩了甩手,没想到这货的菊一花如此硬朗,手指都肿了。

    “哈哈哈!”水门牵强笑了两声,若是他知道杜克让带土长记性的方式这么特别,打死他都不会坐视不管。

    琳礼貌的回了一句,一路小跑去照看带土。卡卡西朝杜克点头示意,偷偷比了个大拇指,同时将这一招体术奥义记在心上,冥冥中有股力量告诉他,这一招会派上用场。

    “水门师兄,看来新的小队,我是第一个到的。剩下的两个是谁啊?”杜克递上任务卷轴,没看到另外两名队友。

    “我也是现在才知道你是我的新队友,剩下的是谁,没人和我说过。”水门苦笑着摇摇头,对于高层的决策,他心里多少有了点猜想。怎么说呢?心情有激动也有彷徨,他今年才二十出头,梦想近在眼前,觉得有点不真实。

    这时,琳扶着步履蹒跚的带土走了过来。

    说起少年带土,这人乍一看不咋地,但仔细一看,你就会发现,还不如乍一看。

    带土在毫无防备下,吃了一发千年杀,以内八字怪异的姿势站着,两股战战时不时还哆嗦两下。虽然他一脸菜色,但杜克明显能感觉到,他还有点享受。不是因为觉醒了奇怪的体质,而是被琳扶着,痛并快乐着。

    “你这家伙在干什么啊!”带土悲愤欲绝,在琳面前出了这么大一个丑,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杜克用欠扁的语气说道:“这不是很久没见,用我们之间特有的打招呼方式,唤醒你的回忆吗?”

    “你别乱说,谁和你有这种打招呼的方式了!”带土慌忙解释,解释给琳听。

    “想不到这么长时间没见,你已经把我们四人小组忘得一干二净了。带土,你太让我失望了。”杜克说完不理会带土,掏出一个卷轴扔给卡卡西,在对方的疑惑中,开口解释道:“听说你已经是上忍了,在我们这一级,你是最早成为上忍的。这是我送你的礼物,里面封印了我的查克拉和通灵术式,是医疗专用的通灵兽,关键时刻说不定有大用。”

    卡卡西心里一暖:“谢谢!”

    感谢书友‘来看书5343’、‘言炼’、‘滕厚林’、‘非心动’、‘紫金大猩猩’、‘收16到25岁美少女’、‘大大的相’、‘阿北饿了’、‘花落林峰’、‘ray、晗’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